•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蛇把卵產進人類肚子里|鈺慧73全集目錄列表

    男女之間這點事兒,不情不愿是犯罪,郎情妾意是良配,其實根本就沒有本質上的區別。

     

    現在看來,林菲對高峰根本就沒有這個意思,未免美中不足,也是能想想罷了,想到這里只好問道,“菲菲,現在已經半夜了,我也要回家休息了,你準備到哪里去,我送你吧。”

     

    “姐夫,學校宿舍已經鎖門了,我能到你家借宿嗎?”林菲非常不好意思的說,高峰是自己姐姐的前夫,現在又是單身男人,當然不方便自己借宿。

     

    可是林菲沒有辦法,不到姐夫家里借宿,就只能住酒店了。

     

    想起來這家酒店給自己的恥辱,她寧愿住在大街上。

     

    高峰巴不得和美麗的小姨子發生點故事呢,立即說道,“當然沒有問題。”

     

    林菲見到高峰雀躍的樣子和火熱的目光,突然不確定到姐夫家里借宿究竟是對是錯了。

     

    兩人出了酒店,酒店工作人員根本就不知道客房里發生的事情,也就沒有進行阻止和詢問。

    高峰的車是極速公司配送的機車,本來后衣架上是可以載人的,但是放置了收納箱,空間就不大了。

    高峰首先上了機車,不好意思的說,“擠了點兒,將就著吧。”

    林菲點了點頭,直接坐在了高峰和收納箱之間。

     文學

    剛一上去,就感到了難堪。

    因為空間實在是太小了,后面是收納箱,前面是姐夫堅硬的脊梁,到處都是高峰汗水的味道,要多尷尬又多尷尬。

    高峰感到林菲柔軟的像棉花似的胸部僅僅貼著自己的脊梁,這種感覺簡直不要太好。

    機車非常平穩的上了路,強烈的男人味兒醺的林菲醺醺欲醉,暗道姐夫的身體真的好強壯啊,和同學們的小鮮肉根本就不同。

    情不自禁的拿杜亮和姐夫比較,杜亮只是細皮嫩肉,姐夫這種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機車行駛在路上,開車的男人高大帥氣,坐車的女孩青春漂亮,立即形成了非常靚麗的風景線,可惜午夜時分無人欣賞。

    “姐夫,你的駕駛技術真好。”林菲由衷贊嘆說,因為高峰駕駛的機車又快又穩,就算非常狹窄的空間都能輕松穿過。

    “嘿嘿,熟能生巧,不算什么,還有更厲害的呢。”高峰笑著,為了表現自己的機車技術,接連做了幾個危險動作。

    “??!”林菲嚇的連連驚叫,下意識摟住了高峰的腰。

    高峰覺得兩只軟軟的胳膊環繞住了自己,爽的差點沒有呻吟出來,只想對林菲說再緊點再緊點再緊點……

    高峰洋洋得意,當然是故意的,就是想要林菲緊緊摟住自己,享受林菲胸前的彈性。

    林菲明知道高峰是故意的,卻不好意思說出來,只能緊緊摟著高峰。

    她突然覺得姐夫和以前不同了,以前姐夫對自己總是彬彬有禮,現在卻變得主動和大膽,甚至都敢故意吃自己豆腐了,可自己翩翩又惱不起來,畢竟姐夫是自己的恩人。

    “糟糕!”

    可能是高峰太得意忘形了,結果樂極生悲,前面的路面突然出現了個深坑,只好急剎車才免于車禍。

    林菲沒有防備高峰急剎,直接撞在了高峰堅硬的脊背上,撞的酥胸麻酥酥的又疼又癢又麻。

    直到過了深坑,脫離危險,她終于惱羞成怒,在高峰的耳邊嬌嗔說,“姐夫,你是不是故意的?”

    雖然高峰就是故意的,但是承認了就傻了,裝傻說,“菲菲你說什么?我好像聽不懂你的意思啊。”

    “你是不是故意急剎車?”林菲開門見山的說。

    “當然不是了,這段路面不太好。”高峰當然不承認了。

    林菲不知道高峰說的是真是假,卻又不好繼續詢問,只好算了。

    高峰暗暗得意,知道林菲對自己沒辦法了。

    接下來的路面越來越爛,機車顛簸不已,時不時的凌空跳起。

    就算林菲摟緊了高峰的身軀,仍然固定不住自己的身體,兩只白兔不停的在高峰的脊背上碰撞。

    不久就有了反應,渾身酥麻燥熱起來,已經顧不上思考高峰是不是故意的問題了。

    既然無法拒絕,就干脆享受吧,反正姐夫自前面,看不到自己的窘迫。

    此中銷魂,難以言說。

    高峰內心暗喜,知道自己輕薄林菲的機會到了,專門挑有坑的地方行駛,導致機車顛簸的越來越厲害。

    尤其是強烈顛簸的時候,林菲還會忍不住的嗯嗯啊啊的叫,就像島國小電影的女友叫床的音調,越發惹得高峰意亂情迷,下身直接硬了起來。

    本來鼓起來的位置在前面,林菲根本就不知道,但是小弟弟實在是太魁梧雄壯,高高豎起來貼在了小腹上。

    幾次劇烈的顛簸之后,林菲的手不由自主的錯了位,直接摸到了高峰的小弟弟上。

    剛開始她不知道是什么,還好奇的捏了兩下,想了想終于明白了,忙不迭的縮回了手,面孔變成了大紅布,“姐夫,你真壞!”

    就是這隨意揉捏的兩下子,高峰卻差點繳槍了,內心打呼傷不起啊傷不起,單身汪就是傷不起……

    不好意思的笑道,“這是自然反應,你可不能賴我。”

    “胡說八道,肯定是你胡思亂想。”林菲當然不信,恨不得咬高峰兩口,想了想在高峰的腰上使勁扭了一下。

    “疼疼疼!饒命??!”高峰故作姿態,其實不算特別很疼,疼痛中還有幾分刺激。

    “誰叫你不老實。”林菲嘴里強硬,還以為高峰真的疼,玉手又在高峰的痛處輕輕揉了揉。

    高峰爽的要死,卻又害怕林菲再次突然襲擊,只好苦苦忍住,痛并快樂著。

    一路行駛,旖旎無限。

    高峰只想永遠的走下去,只想道路沒有盡頭。

    然而,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兩人最終還是來到了高峰家樓下。

    高峰又是一個故意急剎,最后的享受了林菲胸前的碰撞,最終將機車姿勢優美的停在了樓下。

    林菲下了車,臉蛋兒還是紅撲撲的,還在為剛才的事情而感到害臊。

    高峰的家是套兩居室的小戶型,建筑面積只有七八十平,里面小巧玲瓏,家具也比較的簡陋。

    即使這樣小巧玲瓏的兩居室,都不是高峰買的,而是臨時租的。

    臨海居,大不易。

    按照高峰的經濟條件,根本就在臨海市買不起房子,這也是前妻林芳選擇離婚的原因之一。

    高峰回到家里,肚子已經咕咕亂叫。

    平時送外賣的時候,不能趕在飯點吃飯,原本是送單結束就吃晚飯,今天因為救林菲,就餓到了現在,實在是餓壞了。

    “菲菲,你餓不餓?我都快餓死了!”

    林菲被杜亮下了藥,晚餐同樣沒有吃,現在也是餓得前胸貼后背,不好意思的說,“姐夫,你要不說,我還真忘了,還是中午吃的飯呢,好餓啊。”

    “那正好,我下面給你吃吧。”高峰笑了笑說,當然是故意這樣說的,要是林菲說好,就是同意吃自己下面,不是面條,而是身體下面,想想都覺得激動。

    林菲還是純情少女,當然沒有聽出姐夫話里有話,點了點頭笑道,“謝謝姐夫。”

    “小意思,不用謝。”高峰笑了笑說。

    要是林菲真愿意吃自己下面,自己要說謝謝才對。”

    高峰哼著小調進了廚房,不久就就煮了兩碗西紅柿雞蛋面,端上了餐桌,兩人面對面的坐下吃飯。

    林菲抽著鼻子聞了聞,情不自禁的說,“真香!姐夫煮的面真香。”

    “小意思,姐夫有絕招。”高峰得意洋洋的笑了笑,被林菲這樣的大美女夸獎,說不虛榮是假的。

    兩人面對面的用餐,林菲下意識的問道,“姐夫,你和姐姐離婚以后,過的還好嗎?”

    “不好。”高峰實話實說,當然不好了,最起碼晚上睡覺沒有女人可以啪啪,只能辛苦了五姑娘。

    再說,離婚又不是他的意思,而是林芳趨炎附勢,移情別戀,要是覺得好就怪了。

    林菲當然知道兩人離婚的原因,不好意思的說,“姐夫對不起,都是姐姐太物質了,只知道追求物質生活,卻不知道知足常樂,平平淡淡才是真。”

    高峰微微驚訝,沒有想到林菲會向自己道歉,也沒有想到林菲會數落自己姐姐的錯誤,更沒有想到林菲對生活的感悟這樣深,直接道出了人生的真諦……

    這和前妻絕對是不同的。

    高峰和前妻生活了幾年,對前妻的性格當然了解,非常固執,做對了就得理不饒人,做錯了就無理取鬧,趨炎附勢,不知道知足常樂的道理,只知道追逐好的物質生活。

    想到這里,越發覺得林菲純情,絕對是人生伴侶的最佳選擇,內心里的想法就越來越多了,平靜道,“該道歉的是你姐姐,不是你。”

    “你恨姐姐嗎?”林菲接著問。

    “當然!”高峰實話實說,“我恨你姐姐的移情別戀,追求物質,也很自己的沒能耐,沒本事,留不住你姐姐的心……”

    “姐夫,你是個好人。”林菲安慰高峰說,雖然林芳是自己的姐姐,但是兩人離婚確實不怪高峰。

    當時知道姐姐要離婚的時候,無論是家人還是林菲都是不同意的,但是姐姐的性格非常固執,還是堅持離了。

    “好人有什么用?好人沒好報!”高峰自嘲的笑了笑。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姐夫你是好人,就肯定有好報。”林菲面色認真的安慰高峰,眼睛里散發著異樣的光彩。

    高峰笑了笑,沒有言語,暗道:“要是好人有好報,你做小姨子的干嘛不和姐夫抱抱?”

    不過,望著林菲面色認真的樣子,還是覺得內心感動,終于發現林菲和姐姐林芳的性格不同,最起碼不虛榮,不像前妻的愛慕虛榮,追求物質。

    要是自己娶得不是林芳,而是林菲就好了,肯定鬧不到離婚的地步。

    想到這里,越發覺得林菲好,目光也越發的火熱起來。

    林菲當然能發現姐夫目光中的異常,立即害臊的低下臻首,還真說不清來姐夫家里借宿究竟是對是錯了。

    要是姐夫想杜亮般突然獸性大發,自己可沒有力量反抗,就算打官司都打不贏,因為自己是自愿來借宿的。

    還好,高峰只是目光火熱,最終也沒有做出出格的事情來。

    林菲心中的石頭終于落地,暗暗想到,知道姐夫是個好人。

    晚餐結束,林菲立即站了起來,“姐夫,我來刷碗就行了。”

    說完,就收拾了餐桌,跑到廚房洗刷去了。

    高峰微微驚訝,內心溫暖起來,因為前妻林芳四體不勤,從來都是兩手不沾陽春水,幾年以來都不肯下廚洗碗,都是高峰這個大老爺兒們親力親為。

    不久,林菲洗完碗筷出了廚房,問高峰說,“姐夫,時間已經不早了,我犯困了,我住哪個房間???”

    高峰笑了笑,指著副臥室說,,“副臥室沒人住,你住吧。”

    說完,打開了副臥室的門,帶著林菲進了副臥室。

    林菲見到副臥室里鋪的整整齊齊的床鋪,面色驚喜的躺了上去,使勁伸了個懶腰,“好舒服!”

    一伸懶腰不要緊,寬大的體恤立即卷了上去,露出來精致的肚臍眼兒,就像是含苞未放的花骨朵,非常精致可愛。

    高峰的眼睛都直了,內心忍不住的怦怦直跳。

    雖然剛才見識了林菲的裸體,但是這樣美麗的嬌軀,又如何能瞧得夠?

    “姐夫,你出去啊。”林菲終于發現了高峰的目光,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走光了,立即站了起來,拉了拉體恤下擺,嬌嗔著將高峰推出了副臥室,咔嚓鎖上了門。

    高峰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回到主臥室躺下了,卻久久難以入睡。

    想到林菲就住在自己隔壁,就忍不住的內心燥熱,可惜林菲對自己沒意思,否則就美妙了。

    良久,高峰才渾渾噩噩的睡著了,夢里綺夢連連,都是林菲的面龐,都是林菲的身影,都是林菲的嬌軀……

    林菲回到副臥室,躺到床上,久久難眠。

     

    想到不久前發生的事情,還是覺得恍然如夢。

     

    想到自己純潔的身體都被姐夫看光了,就忍不住的害羞,身體里面好像點燃了熊熊篝火,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

     

    她不知道是藥效還沒有完全消失,還是自己對姐夫的身體有了情愫,渾渾噩噩中突然感到高峰推開了副臥室的門。

     

    林菲又驚又臊,自己不是已經鎖門了嗎?姐夫為何還是進來了?難道是留了備用鑰匙?姐夫這個時候來干嘛?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干柴烈火,還能干嘛?

     

    果然,高峰進了副臥室,直接就坐到了床沿上,嘿嘿笑道,“菲菲,我的好妹妹,姐夫好喜歡你,你知道嗎?”

     

    說著,一雙大手就落到了林菲的酥胸上,隔著衣服肆無忌憚的起來,好像是找到了男人最喜歡的玩具般。

     

    “姐夫不要。”林菲下意識的就要拒絕,想要推開姐夫作祟的大手,但是突然覺得渾身都沒有了力量,連根手指都動彈不得了,忍不住的內心大驚,難道自己又中了迷藥?

     

    “我就要,我已經離婚好幾個月了,好久都沒有和女人上床了,這樣下去會憋出來毛病的。”高峰嘿嘿笑著,并不停止撫摸,甚至將手都伸進了體恤和胸罩里,直接短兵相接的攀上了林菲的高山。

     

    “姐夫,你不能這樣對我,你是我的姐夫,我是你的小姨子,我們這樣是亂倫啊。”林菲用手阻攔不住姐夫,只好用道理阻攔。

     

    “要是以前你這樣說,我還有所顧忌,但是我和你姐姐已經離婚了,現在我未娶你未嫁,就算做了夫妻都是人之常情,怎么會是亂倫呢?”高峰還是笑嘻嘻的,大手已經放開了高山,滑到了林菲平坦的小腹,還有繼續向下的意思。

     

    “不行啊,我還是黃花大閨女呢,你不能毀了我。”林菲又說,希望能阻擋高峰的侵犯。

     

    “以前是,馬上就不是了,姐夫會用事實告訴你,做女人比做女孩更快樂。”高峰已經將手伸進了裙子,在內內的邊緣來回打轉,手上的溫度和力度刺激的她嬌喘不已。

     

    “姐夫,你是好人,你不能這樣做。”林菲又說。

     

    “我不想做正人君子了,也不想做你姐夫,現在我只想做禽獸,否則,面對你這樣美麗的小姨子而沒有行動,就太禽獸不如了。”

     

    “我不情愿和你上床,你這是違法好不好?”林菲只好用法律來,希望高峰懸崖勒馬

     

    “我剛剛救了你,你好意思恩將仇報?你好意思報警?”高峰還是振振有詞。

     

    “我……”

     

    林菲還想說話,但是高峰好像已經沒有了耐心,直接低下頭吻住了她的櫻桃小口。

     

    陣陣的男人味兒充斥了林菲的口腔。

     

    她想反抗,卻無能為力,就像虛脫了般任憑輕薄。

     

    同時兩只大手繼續作祟,一手攀登上了高山,一手深入了草原,上中下三管齊下,她三方同時失守,飄飄欲仙起來。

     

    林菲大驚,一著急,就醒了。

     

    這才發現,原來是場夢。

     

    副臥室的門還鎖得好好的,但是天色已經亮了。

     

    她非常的迷惘,想到夢里的內容,還是覺得無地自容,感受著下身的泥濘和滑膩,又是刺激又是害怕。

     

    要是高峰真像夢中般大膽妄為,自己又該何去何從?

     

    拒絕還是答應?

     

    原本對高峰的感情主要是感激,感激高峰從杜亮的手里救了自己,現在卻越來越復雜,自己都不了解自己的內心了。

     

    林菲微微休息了片刻,終于覺得小腹鼓脹,決定到衛生間方便,隨即出了副臥室,來到衛生間,卻發現了非常嚴峻的問題,衛生間的門鎖竟然是壞掉的,只能關,不能鎖。

     

    也就是說,就算自己想要方便,也不能鎖門,高峰隨時都有可能推門進來,一覽自己的方澤。

     

    她想了想,還是覺得不安全,又走到主臥室門口聽了聽,沒有任何動靜,想來姐夫是不會突然醒來的吧。

     

    想到這里,立即回到衛生間,關上門,拉下短裙和內內蹲了下去,邊方便,邊回憶著夢里的情景,內心還是非常茫然。

     

    俗話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難道說自己真的對姐夫有了情愫?

    早晨天蒙蒙亮,高峰被尿憋醒,匆匆忙忙來到衛生間。

     

    一時間,他忘記了林菲的存在,連衣服都沒顧得穿,光著脊梁,僅僅穿著內褲,進了衛生間。

     

    剛剛推開衛生間的門,就發現林菲正在里面方便,這才想起來林菲正在家里借宿,這才想起來衛生間的門鎖已經壞了。

     

    林菲蹲在馬桶上,裙子和內內褪到膝蓋位置,露出大片白皙修長的大腿,白花花的晃眼。

     

    至于大腿深處的景色,因為坐姿的問題,深邃而不可見,只能隱隱約約見到一抹黑色,越發惹人遐想。

     

    高峰知道自己犯了錯誤,卻沒有立即改正的樣子,而是報著將錯就錯的想法,目光火熱的望著林菲的大腿,仿佛能融化掉林菲的衣服似的。

     

    雖然昨天已經見過了林菲的裸體,卻沒有覺得失去新鮮感,反而更加的想要再覽芳澤,最好永遠都能見到。

     

    林菲覺得陣陣男人氣息撲面而來,尤其是姐夫內褲里面鼓鼓囊囊高聳的嚇人,頓時覺得身子都軟了,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做。

     

    兩人就這樣靜止了十幾秒,最終還是林菲回過神來,朝著高峰嗔道,“還不出去?”

     

    說完,奮力關上了門,內心撲通撲通直跳。

     

    雖然知道高峰已經見過了自己的嬌軀,但是因為沒有意識,倒是不覺得如何難堪,現在眼睜睜的見到姐夫看自己的身體,當然對內心的沖擊非常大。

     

    尤其是高峰明明見到了卻不回避,還在直勾勾的欣賞,這種眼神實在是太可怕了,要不是自己及時將其轟了出去,他懷疑姐夫會不會突然獸性大發。

     

    高峰出了衛生間,回到臥室,趕緊穿好褲子和體恤,再次回到客廳,等著林菲出來。

     

    剛才的驚鴻一瞥,還是見到了大片春光,原本就晨勃的家伙就越發的堅挺了,甚至隨時都爆發的可能,單身漢的控制力就是不行。

     

    不久,林菲出了衛生間,面孔還是紅紅的,經過客廳的時候使勁白了高峰兩眼,卻沒有說話,就回到了副臥室哐當關上了門。

     

    高峰微微驚訝,卻不明白林菲的意思,這小妮子究竟是惱了還是沒惱?要是惱了就得不償失了。

     

    想來想去,高峰還是想不明白,還是解決肚子問題比較重要,立即進了衛生間,一屁股坐在了馬桶上。

     

    但是,馬桶墊子上的溫熱提醒了他,這是林菲剛剛使用過的馬桶。

     

    馬桶坐墊上面是溫暖的,這肯定是林菲的體溫,腦海中卻在想象著林菲的曲線,從來沒有覺得方便也是如此的美妙。

     

    雖然林菲出去的時候已經沖干凈了馬桶,但是衛生間里還隱隱飄著陣陣腥臊的味道,不但不覺得惡心,反而非常刺激,猛烈的調動著男人的荷爾蒙。

     

    因為高峰太沖動了,導致小弟弟硬的厲害,久久尿不出來,又是刺激又是難過。

     

    良久,他才出了衛生間,剛剛來到客廳,就聞到了香噴噴的味道,原來林菲已經在廚房里忙碌早餐了。

     

    高峰暗喜,知道林菲沒有著惱,否則肯定不會主動出來做飯。

     

    他來到廚房門口,欣賞林菲的姿態。

     

    林菲穿著清爽的衣服,上衣是寬松體恤,下身是牛仔短裙,露著白花花的長腿非?;窝?,腰上系著圍裙,圍裙帶子系著腰肢,越發顯得纖腰細細,越發顯得臀部豐腴。

     

    高峰的眼睛都直了,林菲的身材太棒了。

     

    終于林菲發現了廚房門口傻站著的高峰,面色發紅的嗔道,“還不來幫忙?”

     

    “來了。”高峰尷尬的笑了笑,立即進了廚房,幫助林菲打下手。

     

    這種感覺非常溫馨,比自己沒離婚的時候都要溫馨,因為前妻林芳從來都不喜歡下廚,自然沒有廚房里的溫馨情景。

     

    時間不長,香噴噴早餐就端上了餐桌,炸的色澤金黃的荷包蛋,還有兩碗熬得稀爛的小米粥。

     

    兩人面對面的坐下享用早餐。

     

    林菲邊吹氣邊小口小口的咬著荷包蛋,紅潤的櫻桃小口別有風情,美女就是美女,一顰一笑都是美艷不可方物,用餐姿態同樣如此。

     

    高峰邊吃邊細細打量林菲,五官精致,脖頸長長,鎖骨深深,胸部高高,纖腰細細……

     

    至于腰部以下,因為桌子高度的原因,根本就窺探不到。

     

    越是看不到,高峰的心里就越癢癢,想要一窺究竟,想了想就有了主意,故意將筷子掉在了桌子下面,接著鉆到了桌子下撿筷子,卻不急著站起來,而是將目光盯緊了林菲的裙底。

     

    林菲穿的是短裙,長度剛剛蓋住膝蓋,高峰立即見到了白皙粉嫩的小腿,已經裙子掩蓋的隱隱約約的大腿,甚至大腿根部粉色的小內內,甚至能想像出里面的形狀。

     

    風光無限好,只是藏得巧,可惜他看的太投入了,時間也太長了,最終引起了林菲的注意。

     

    林菲見高峰長時間不出來,立即彎了彎腰側面看看發生了什么,結果就見到了高峰正在偷窺自己的裙底,目光熾熱,口水橫流。

     

    她大羞,立即緊緊夾緊了雙腿,嗔道,“姐夫,你壞死了!”

     

    高峰大囧,知道自己被發現了,不好意思的站了起來,一邊起身邊想著如何對林菲解釋,起身的過程中腦袋卻不小心撞到了桌角,疼的捂著腦袋倒吸涼氣。

     

    “叫你不老實,這就是報應!”林菲哭笑不得,原本非常惱怒姐夫偷窺自己的內內,現在卻惱不起來了。

     

    再說,高峰已經離婚幾個月了,這幾個月都沒有和女人上過床,對自己的身體感興趣是自然現象,書上說經歷過男女之事的男人的自制力都很薄弱的,果然是這樣啊,想到這里對高峰的行為就釋然了。

     

    既然姐夫偷看了就偷看了吧,反正昨天已經見過了,而且自己又不會掉塊肉,只要不對自己有實質性的侵犯就是了。

    早餐結束,林菲要到學校上學,高峰還不到上班的時間,笑道,“菲菲,我上班的時間還早,我送你上學吧,回來正好到公司點名。”

    林菲想到昨夜機車上的尷尬,下意識的就要拒絕,但是不知為何竟然沒有說出口,而是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

    高峰立即從地下室退出機車,帶著林菲朝著臨海大學駛去。

    有了昨夜機車銷魂的經歷,高峰當然知道如何利益最大化,故意朝著坑坑洼洼的位置騎,享受著林菲的嬌軀對自己的碰撞。

    林菲自然知道姐夫是故意的,恨得牙癢癢,卻又沒有辦法阻止,只能默默忍受著姐夫的騷擾。

    兩人來到臨海大學門口,高峰才依依不舍的停了車。

    想了想,又叮囑林菲說,“對了菲菲,要是杜亮再欺負你,你就通知姐夫,姐夫幫你教訓這個人渣。”

    “謝謝姐夫,姐夫再見。”林菲笑道,對姐夫的關心非常感激,雖然姐夫對自己的身體不懷好意,但是對自己的關心卻是真的。

    道別了高峰,就蹦蹦跳跳進了校門。

    高峰望著林菲嬌俏的背影,久久沒有離開。

    昨日種種,就像做夢,現在到了夢醒時分,還是不愿意醒來,這是因為夢太美了。

    現在林菲走了,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見面,更不知道以后還會不會再見面,說不悵然是不可能的。

    身為男人尤其是男人中的男人,誰不幻想著能和美女小姨子發生點故事呢?

    ……

    ……

    林菲剛剛進了校門,就遇到了自己的好閨蜜薛麗麗,同樣是個美女,五官精致,身材窈窕,大長腿,小蠻腰。

    薛麗麗見到林菲從機車上下來,驚叫說,“菲菲,你夜不歸宿,原來是和極速騎士鬼混去了,要是咱們學校的男生知道了,肯定要傷心死。”

    兩人情同姐妹,開起玩笑來生冷不忌。

    “麗麗,你可不要胡說啊。”林菲面色大羞。

    “是不是胡說,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剛才有個極速騎士騎著機車送你到學校門口,我可是都看見了。”薛麗麗笑道。

    “那是我姐夫好不好?”林菲急著解釋說。

    “你姐夫?你還摟著這樣緊?”薛麗麗驚訝問。

    “你才摟的緊呢。”林菲又羞又惱。

    “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事實,你肯定對你姐夫有意思,這是亂倫??!”薛麗麗笑道。

    “胡說八道,滿嘴放炮,你要是再胡說,我就不理你了。”林菲說。

    薛麗麗還真不怕林菲不搭理自己,笑道,“對了,我記得你說過你姐姐離婚了啊,這么快就有了新姐夫?”

    “什么新姐夫?難聽死了!這還是我原來的姐夫好不好?”林菲沒好氣的說。

    “原來是你姐姐的前夫啊,怪不得摟這樣緊,還真不算亂倫。”薛麗麗笑道。

    “薛麗麗,你再敢說這個詞兒,我就撕爛你的嘴。”林菲怒道,薛麗麗一口一個亂倫,聽著別扭死了。

    “好好好,不說你姐夫了。”薛麗麗還真害怕林菲著惱,陪笑著換了話題,“對了,昨天你不是和杜亮出去喝咖啡了,是不是有進展了?”

    薛麗麗不提起來杜亮還好,一提起來,林菲立即怒火沖天,氣的飽滿的胸膛起伏不定,罵道,“不要再提杜亮這個人渣了,不是個好東西!”

    “怎么啦?要說杜亮長得也不錯啊,還是富家子弟,住別墅,開路虎,你怎么就不喜歡呢,你這樣惱杜亮,不是對你霸王硬上弓了吧?”娟子驚訝問,當然是開玩笑,卻不知道說到了林菲的痛處。

    林菲和薛麗麗是閨蜜,倒是不想瞞著薛麗麗,怒道,“這個人渣竟然在咖啡里下藥,想要迷奸本姑娘。”

    “你被杜亮迷奸了?”薛麗麗的嘴巴大張,目光震驚的望著林菲,還以為林菲已經失身了。

    “你才被迷奸了呢!”林菲哭笑不得,解釋說,“我姐夫是極速騎士,正好到酒店送單,就趕走了杜亮……”

    “杜亮竟然對你下藥?人渣!太人渣了!”娟子驚呆了,就像是聽故事。

    “這種人渣,我這輩子都想不搭理他。”林菲惱怒道,想起來又陣陣恐懼,拍著胸部說,“要不是姐夫來得快,我就真完蛋了,但是,學校已經鎖門了,我就只好借宿在姐夫家。”

    “你姐夫英雄救美,于是你就以身相許,好浪漫的愛情故事啊。”薛麗麗花癡般的說道,終于知道林菲住到姐夫家的原因了。

    “滾!你才以身相許呢,整天就想著這點事,花癡!”林菲嗔道,薛麗麗的腦洞實在是太大了,開口閉口就是男女那點子事兒。

    說完,再也不搭理薛麗麗,直接來到教室上課,其實內心里面非常復雜,就像打翻了五味瓶。

    她的內心五味陳雜,時而覺得姐夫是姐姐的男人,無論如何自己都不能染指,時而覺得姐夫和姐姐已經離婚了,郎未娶,妾未嫁,自己好像也沒有理由拒絕……

    一時之間,竟然癡了,至于教授在講壇上講的什么,鬼才知道!

    ……

    ……

    杜亮坐在教室的最后排,隔著幾排座位望著林菲,望著林菲靜如處女般的背影,悔恨的想要自己抽自己。

    昨天落荒而逃,惴惴不安了大半天,現在才回過神來:他為林菲下了烈性春藥,自己卻嚇跑了,豈不是說便宜了高峰?

    雖然高峰是林菲的姐夫,但是姐夫和小姨子,不就是那回事嗎?

    現在,林菲肯定不是處了,已經便宜了高峰。

    杜亮越想越不對勁兒,越想越覺得自己太憋屈,簡直就是助人為樂的雷鋒叔叔。

    不行,絕對不能就這樣算了,無論如何他都要得到林菲的身體。

    雖然林菲的初夜已經沒有了,但是能得到林菲的嬌軀,他還是非?;馃岬?,就算是在教室里,他的下身就堅硬如鐵了。

    他想了想,終于有了主意……

    而林菲,還不知道自己又被杜亮盯上了,還在糾結于如何面對自己的姐夫呢。

    傍晚下了課,林菲正要回女生宿舍,一輛路虎直接攔住了她的去路,杜亮直接從車上跳下來,“哈嘍菲菲,我送你吧。”

     

    林菲見到杜亮,立即怒火沖天,“杜亮,你還有臉見我?你這個人渣!”

     

    “雖然你罵我,但是我對美女向來是寬容的,就不介意你的言辭不當了。”杜亮笑嘻嘻的說,根本就不覺得愧疚。

     

    “滾開,我這輩子都不愿意見到你。”林菲說著,就要離開。

     

    “菲菲,我想和你談談你和你姐夫的事兒。”杜亮突然在林菲的耳邊說。

     

    “杜亮你別瞎說,我和姐夫怎么了?”林菲面色微紅,還真不好意思和杜亮爭執,畢竟姐夫和小姨子屬于敏感話題,不好啟齒。

     

    “不好意思當著大家伙說啊,走!咱倆上車說。”杜亮說著,直接回到了路虎上。

     

    林菲還真害怕杜亮當著同學們亂說,想了想還是上了副駕駛,沒好氣的問道,“杜亮,你究竟想干嘛?”

     

    “你是不是和你姐夫上床了?”杜亮開門見山的說。

     

    “你別胡說。”林菲面色大變。>>>>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