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學長直接在這里辦了你廁所:學長被雙龍作到哭

    高峰眼睛大睜,正怕自己錯過了細節美景,要不是林菲緊閉著雙眼,他還以為是林菲要故意勾引自己呢。

    然而,罩罩的掛鉤在背上,又豈是容易解開的,努力了幾次都沒有成功。

    高峰望著林菲急得直瞪眼,恨不得上前幫助林菲解開掛鉤。

    俗話說得好,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林菲的不懈努力,罩罩掛鉤終于被解開了,一對又白又大的玉兔跳了出來。

    雖然不如姐姐林芳的高聳入云,卻也極具規模,有了成熟的味道,就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

    高峰望著兩座高山,口水忍不住的流了出來,誰不想吃高山上的葡萄啊。

    林菲還是覺得熱,還不不安的扭動著身軀。

    可是身上僅有的衣服,也只有小內內了,再脫就真是全裸了。

    隨著兩只大長腿的亂蹬,小內內終于被兩只修長的大長腿蹬了下來,下身最隱秘的部位也是若隱若現。

    高峰傻眼了。

    剛才已經見到的,剛才想要見到的,現在都見到了,就這樣活生生的展現在自己面前。

    極品女人之所以是極品女人,當然是有標準的,無論是容貌,身材,皮膚,體味,發質……都要完美,才能稱得上是極品女人,而眼前的林菲就是這樣的極品。

    就像是藝術品。

    短短幾分鐘的時間,林菲已經不著寸縷,肌膚是晶瑩的粉色,緊致光滑,就像是無暇的美玉。

    高峰目瞪口呆,剛剛消退的情欲再次升騰起來。

    喃喃自語,“乖乖,姑奶奶,喝醉了也不用脫衣服吧?你這是在引人犯罪你知道嗎?”

    不過,他卻沒有阻止林菲,畢竟衣服是林菲自己脫的,看看又不違法。

     文學

    林菲身上已經沒有衣服,只能雙手在身上胡亂摸索,櫻唇微微張開,發出了非常迷離的音調,噴出了灼熱的溫度,好像在乞求男人。

    要不是他意志堅定不想犯罪,恐怕早就化身為狼撲了上去。

    即使不想違法,還是惹的內心如火,下身如鐵,仿佛身體都快要爆炸了。

    就算是島國的小電影,也完全不如這樣近在咫尺的欣賞,甚至都能聞到林菲身上的幽香。

    “好熱,好難過……”

    雖然林菲身上已經不著寸縷,但還是喃喃自語說熱,雙手在完美的嬌軀上胡亂摸索,好像是要驅趕身體中的溫度。

    高峰終于覺察到了不對。

    杜亮說林菲喝醉了,但是進來這樣長的時間,根本就沒有聞見酒味,恐怕林菲不是喝醉了,而是……

    想到這里,立即在房間里四處搜尋。

    果然,墻角的垃圾簍里有異常,里面竟然有張烈性春藥的說明書。

    “靠!小逼崽子!竟然敢下藥?”高峰忍不住的爆粗,這才知道林菲根本就不是喝醉了,而是被下了烈性藥。

    怪不得,林菲的行為這樣大膽,這樣異常,竟然在睡夢中脫光了自己,原來是被下了藥。

    說明書上說的清清楚楚,藥物屬于烈性春藥,貞潔烈婦都要變蕩婦,一旦服用,要么和男人上床,要么沖涼水澡以解之,否則對身體有極大的壞處。

    高峰閱讀完說明書,本就蠢蠢欲動的心,再次變得熱火朝天。

    要是在林菲渾渾噩噩的情況下占有林菲是迷奸,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但是,要是為了救人而占有林菲的身體,肯定不算違法犯罪,而是助人為樂。

    想到這里,內心再次活絡起來。

    剛才險崖勒馬,絕對屬于情非得已,因為不做君子就要做罪人,現在做雷鋒都能占有林菲,何樂而不為呢?

    這個想法剛剛冒出來,就像雨后春筍般嗖嗖嗖的瘋長,再次將熾熱的目光落到了林菲的嬌軀上。

    又能和小姨子上床,又能幫助小姨子解毒,何樂而不為呢?

    高峰內心如火,下身忍不住的堅硬起來,恨不得立即撲上去和林菲做最原始的運動。

    “不干白不干,干了也白干,干!”

    高峰終于忍不住了,虎吼一聲撲了上去,吻如雨點般的落在了林菲的額頭上,面龐上,脖子上,酥胸上……

    嘴巴剛剛接觸到林菲的肌膚,陣陣幽香就直往鼻孔里鉆,身體里面就像炸開了火藥桶,仿佛要將高峰燒的化為飛灰。

    好久沒有享受過的感覺了。

    好爽!

    他親吻著林菲,滿口都是幽香,恨不得將自己融化在林菲身上。

    他撫摸著林菲,滿手都是滑嫩,恨不得將林菲揉碎在自己的身體里。

    意亂情迷,一觸即發。

    最終,他分開了林菲的大腿,挺著自己快要爆炸的下身,慢慢湊了上去。

    他知道,下一刻,才是真正的飄飄欲仙,內心里面忍不住的大吼,“菲菲,姐夫來了!”

    也許是女人的第六感,下意識的覺察到了危機,關鍵時刻林菲竟然微微的睜開了眼睛,迷離的杏眼不知道是醉是醒,只是喃喃說道,“姐夫不要……”

     

    一句“姐夫不要”,就像炸雷炸響在高峰的耳邊,震的他兩耳轟鳴,直接從天堂落到了十八層地獄。

     

    他傻眼了!

     

    此時此刻,林菲竟然提出拒絕?

     

    老天不是在玩自己吧?

     

    雖然林菲神志不清,但是渾渾噩噩中還知道拒絕,若是他還要落井下石,就不是助人為樂了,而是強奸,比迷奸還要罪大惡極。

     

    他再次停了下來,胸膛劇烈的起伏。

     

    良久,高峰終于遏制住了欲望,恢復了神智。

     

    慢慢后退了兩步,光著屁股,欲哭無淚。

     

    媽的!早不拒絕,晚不拒絕,馬上就要步入正題了才拒絕,這是要玩死人的節奏??!

     

    這樣容易陽痿早泄好不好?

     

    都說小姨子是姐夫的半個情人……呸!

     

    林菲就像是高峰的仇人,而且是不共戴天的那種類型,難道說這就是前小姨子和小姨子的區別嗎?

     

    望著林菲的痛苦,其實內心更加痛苦,又想和小姨子上床,又不想犯罪,實在矛盾到了極點。

     

    良久,高峰還是說服了自己,無論如何,絕不犯罪!

     

    他下了床,穿回了自己的衣服,暗暗都佩服自己了。

     

    媽的!老子的定力就是好,比柳下惠都好,柳下惠見了自己都要伸出大拇指,說聲牛叉。

     

    “好熱!好難過!”

     

    林菲再次發出了痛苦的呢喃。

     

    “你難過?你就不知道姐夫難過?只要你答應了姐夫的要求,咱倆都能好過,你不答應,就只有都難過。”高峰郁悶說道,也不知道林菲能不能聽見自己說話。

     

    說完,索性回過頭來,不再面對林菲的嬌軀,以免自己忍不住的犯罪。

     

    可是,林菲的呻吟越來越痛苦,音調中都都帶著哭腔了。

     

    “菲菲啊菲菲,你這次可把你姐夫玩死了。”

     

    最終,高峰還是于心不忍,決定無償幫助林菲。

     

    既然不能用第一種解毒方法,也就只能用第二種了——涼水澡。

     

    想到這里,立即將林菲的嬌軀扛了起來,朝著浴室走去。

     

    林菲的身軀非常柔軟,又不著寸縷,高峰立即可恥的起了反應,就像抱著炭火。

     

    兩人來到浴室,高峰將林菲的嬌軀放到冰涼的地面上,將太陽能的水溫調到最涼,朝著林菲的裸體噴灑起來。

     

    林菲的身軀微微顫抖,果然慢慢的清醒過來,睜開了眼睛。

     

    首先,她非常迷茫,接著就見到了提著花灑朝自己的噴水的高峰,立即捂著自己的身體尖叫起來,“??!姐夫!”

     

    ……

     

    ……

     

    兩小時前,臨海大學校園的林蔭道上。

     

    林菲下了課,正要回到寢室休息,同班同學杜亮突然擋住了她的去路。

     

    林菲微微皺眉,自然知道杜亮覬覦自己的美色已久,經常對自己發曖昧短信,但是杜亮是住別墅開豪車的富家子弟,換女朋友就像換衣服似的,根本就不是林菲喜歡的類型,也向來對杜亮不假辭色,立即面色不悅的問,“杜亮,你又想要干嘛?”

     

    “菲菲,我是真心喜歡你的,此情此心天地可鑒,做我的女朋友好嗎?”杜亮死皮賴臉的說。

     

    “抱歉,你不是我的喜歡的類型,我們兩個永遠都沒有可能的。”林菲說的非常直接,因為杜亮已經是第無數次對自己表白,早就煩的要死了。

     

    “求求你了菲菲,給個機會吧,我們先從朋友做起好嗎?”杜亮低聲下氣的說。

     

    林菲微微驚訝,沒有想到杜亮這樣示弱,一點不像平時高高在上的樣子,想了想說,“做朋友,當然沒有問題,但是你可不能得寸進尺,更不要打著做朋友的幌子繼續糾纏。”

     

    “沒有問題。”杜亮立即拍著胸膛保證,眼珠子骨溜溜的轉著說,“菲菲,我請你喝咖啡吧,帝豪咖啡館的咖啡非常不錯的。”

     

    “算了吧,沒時間。”林菲立即拒絕,雖然被逼無奈和杜亮做朋友,但是根本就不想和杜亮有任何方面的接觸,以免著了道兒。

     

    “求求你了菲菲,只是喝杯咖啡,你不是說我們是朋友嗎?朋友之間喝杯咖啡都不行嗎?”杜亮又哀求說,態度非常誠懇。

     

    “好吧,只此一次,下不為例。”林菲想了想說,不想杜亮的面子太難堪,最終還是答應了杜亮的邀請,卻沒有發現杜亮眼神中的陰森。

     

    杜亮是富家子弟,開的車是路虎,立即將自己的路虎開到林菲身邊,邀請林菲上車。

     

    林菲上了路虎,內心沒有波瀾,因為她對豪車根本就沒有興趣,這輩子只想和真心對自己好的男人廝守終生而已。

     

    可惜,這種單純對自己好的男人還沒有出現,出現的都是杜亮這種花花公子。

     

    兩人來到繁華的市區,一家非常高檔的咖啡店,杜亮點了兩杯咖啡,兩人面對面的品嘗起來。

     

    帝豪咖啡的味道確實不錯,絕對比林菲平時喝的速溶咖啡好得多,但是林菲對物質沒有特別的要求,只是報著平常心來品嘗。

     

    一杯咖啡沒有喝完,林菲感到內急就去了趟衛生間,回來的時候就發現杜亮的神色有些慌張,卻也沒有多想,接著喝起了杯子中的咖啡。

     

    不久,就感到了意識模糊,身體發熱……想來就是自己去洗手間的時候,杜亮向自己的咖啡里下了春藥。

     

    至于杜亮是如何將自己帶到酒店來的,俗話說得好,有錢能使鬼推磨,想來難不住杜亮這樣的富家子弟。

     

    渾渾噩噩中,林菲好像做了個夢,非常旖旎的夢。

     

    有個男人和自己顛鴛倒鳳,極盡纏綿……

     

    正要突破最后的屏障的時候,突然覺得冷水澆頭,就醒了過來。

     

    接著,就發現自己不著寸縷,姐夫高峰正對著自己的裸體沖涼水。

    至于杜亮到哪里去了,姐夫為什么出現在這里……就不是林菲能知道的事情了,也許只有問問姐夫才知道了。

     

    想到姐夫見到了自己赤身露體的樣子,林菲還是覺得難為情。

     

    畢竟,高峰是自己的姐夫,還是前姐夫,這就太尷尬了。

     

    對于姐夫高峰,林菲當然不算陌生,姐姐沒離婚的時候,有時候還到姐夫家里串門呢。

     

    一直以來,林菲都覺得姐夫彬彬有禮,又非常的寵愛姐姐,但是兩人卻離婚了。

     

    自從姐姐和姐夫離婚以來,林菲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見過高峰了,這次見面卻是在這樣尷尬的情景下,真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才是。

     

    高峰見狀,當然知道林菲內心所想,立即解釋說,“菲菲,你中了春藥,只有沖涼才能解毒。”

     

    林菲微微驚訝,果然覺得內心如火,知道高峰沒有欺騙自己,但還是覺得害臊不已,立即說,“我自己沖就行,姐夫你先出去好嗎?”

     

    “當然行,既然你醒了,你就自己沖吧。”高峰當然沒有理由說不,只好出了浴室,臨出門的時候,還戀戀不舍的看了兩眼林菲的嬌軀。

     

    因為高峰知道,一旦出了這個門,恐怕這輩子就再也沒有機會見到林菲的嬌軀了。

     

    雖然剛才他已經見到了,但是這種完美的嬌軀,又豈能看得夠呢?

     

    林菲將姐夫高峰趕出門,立即咔嚓鎖上了門,站在花灑下面沖起了涼水澡。

     

    良久,內心的火終于熄滅了,也慢慢回憶起來了事情。

     

    肯定是杜亮對自己下了藥,又將自己帶到了酒店吧……

     

    還是想不明白,姐夫為何出現在這里,只能等出去了問問姐夫了。

     

    想到高峰已經把自己的身體看光光,還是覺得心如鹿撞。

     

    雖然對高峰的印象不錯,但絕對沒有達到投懷送抱的地步,現在突然知道姐夫見到了自己純潔的身體,還真不好面對。

     

    良久,林菲終于穩定了思緒。

     

    既然不想對姐夫投懷送抱,干脆就當剛才的事情沒有發生過吧,至于能不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事情了。高峰出了浴室,在客房里等待,浴室里響起嘩嘩啦啦的水聲,當然知道林菲正在洗澡,完美嬌軀再次顯現在腦海中,仍然覺得內心火熱。

     

    想要繼續幫助林菲洗冷水澡,已經不可能了。

     

    想要離開酒店回家休息,卻不愿意不辭而別,就算要走也起碼要等林菲出來說再見吧。

     

    其實,他根本就不想離開,而是還想和林菲發生點故事。

     

    就算沒有故事,能再欣賞幾眼,能再聊聊天,也是非常美妙的事情。

     

    可惜,都已經是奢望了。

     

    現在林菲醒了,再也不是隨便自己擺弄的睡美人了。

     

    不要說繼續發生美妙的故事,現在還不知道林菲對自己的態度呢,要是洗完澡出來和自己算賬,到時候就麻煩了。

     

    雖然救了林菲是事實,但是見了人家女孩子的身體也是事實,要是林菲不肯諒解,高峰還真沒有法子。

     

    良久,林菲沖涼結束,披著浴巾出了浴室,房間里立即充滿了好聞的沐浴露的味道。

     

    長長的秀發披散在肩上,無論是面龐還是脖頸,因為熱水的沖洗,顯露出一種緋紅的顏色,晶瑩紅潤,就像玉石。

     

    清水出如蓉,天然去雕飾。

     

    雖然裹著浴巾,但是露著香肩,形若刀削,吹彈可破,還裸露著兩條白生生的大腿,這種似露非露的狀態,比全裸的時候還要誘人。

     

    高峰直接就直了眼。

     

    林菲望著高峰直勾勾的眼神,當然能覺察到姐夫的欲望,不知為何卻不覺得反感,而是覺得非常害臊,只好撿起了床上自己的衣服,再次回到了浴室。

     

    再次出來的時候,已經穿戴整齊。

     

    高峰打破了尷尬問道,“菲菲,沒事了吧?”

     

    “沒事了。”林菲還是非常害臊,可是內心里有無數疑問,還是迫不及待的問道,“姐夫,這里哪里?我怎么在這里?你又怎么在這里?我同學杜亮呢?”

     

    高峰知道林菲不記得中了春藥之后的事情,實話實說,“我來酒店送單,正好遇到杜亮對你意圖不軌,于是就趕跑了杜亮,卻發現你中了春藥,就只好按照說明書上的方法為你沖涼解毒……”

     

    對于自己想要乘人之危的思想斗爭,高峰當然沒好意思說,以免影響自己在林菲心中的光輝形象。

     

    林菲微微思索,還是覺得高峰說的都能對的上,知道高峰沒有欺騙自己。

     

    但是,高峰對結果說的不清楚,林菲還以為自己被杜亮糟蹋了,淚水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肆意的躺在滑嫩的面龐上,“杜亮這個人渣!我不活了!”

     

    高峰知道是林菲想岔了,還真害怕她想不開,接著解釋說,“菲菲你先別哭,我來的時候,杜亮還沒來得及對你使壞呢。”

     

    “真的?”林菲半信半疑。

     

    “真的!”高峰目光清澈的說。

     

    林菲仔細想了想,終于知道高峰沒有沒錯,因為下身不疼,床上也沒有落紅,這就說明自己沒有失身,這點生理常識還是有的,剛才只是亂了分寸罷了。

     

    良久,她終于相信了事實,內心又是高興又是害臊,高興的是自己依舊純潔,害臊的是姐夫已經見到了自己純潔的身體。

     

    甚至,還有淡淡的失落……

     

    高峰面對自己這樣的美女竟然都沒有乘人之危,是不是自己的魅力太弱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