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哦,我還要給我,快點|薄靳言和簡瑤的第二次

    看著她走到座位那邊收拾課本,朝班外走去,當時,我就在想,她要真被開除,我也不念了。

     

    我正在胡思亂想,班門口卻傳來高瑞霞微微發冷的聲音。“你怎么來了,你來干什么?”

     

    我抬起眼望去,教室門口站著一個看起來三十多歲的女人,雍容華貴,脖子間掛著一條比筷子還粗的金項鏈。

     

    “小霞……”女人柔聲道。

     

    “讓開。”高瑞霞冷聲道,見女人不讓開,直接撞了過去,把女人撞的后退了幾步,朝外快速走去。

     

    女人焦急的看了眼高瑞霞離開的背影,說:“趙老師,我一會再來找您。”說完,她快速的朝著高瑞霞追了過去。

     

    我沒忍住,也追了過去,在樓道那邊,聽見了爭吵聲。

     

    “小霞,你別這樣好么?”女人哀求道。

     

    “呵,別在我面前裝可憐,你喜歡錢,那就去找你的大老板,我和你沒任何關系。”高瑞霞猛的推開她,手里的課本灑落了一地。

     

    這個女人直接撞在了墻壁上,紅著眼道:“在怎么說,我也是***??!”

     

    ***!我以為她是高瑞霞小姨呢!因為這個女人看起來太年輕了,和我媽比起來像是小了十來歲。

     

    “你是我媽?”高瑞霞停下身,繼而猛的轉過身來,一步跨到她跟前,大聲呵斥道:“你還是知道你是我媽!當初你那么狠心丟下我和我爸,想過我是你女兒嗎?你還有臉說你是我媽!”

     

     文學

    “我……”她張著嘴,眼淚奪眶而出。

     

    “夠了。”高瑞霞大聲呵斥,猛的甩開她,走了。

     

    我望著眼前的一幕,只愣了片刻,便了追了出去。

     

    我大喊了幾聲,高瑞霞卻越跑越快,一直跑出了校園,我一直追到校園外那片待開發區,才看見,她坐在馬路牙子上,將臉埋在雙腿上。

     

    “霞姐,你……沒事吧!”我小聲喊了一聲,知道她心情不好,我想拍拍她后背,卻又把手縮了回來。

     

    “滾!”她喝道。

     

    “霞姐,我滾不好,要不交我唄!呵呵……”我想逗她開心,還呵呵笑了兩聲,后來,她抬起眼,緊緊皺著眉頭,我才知道,其實這并不好笑。

     

    看著高瑞霞,清麗的陽光落在她的臉上,折射出點點晶瑩,她居然哭了。

     

    我忽然有點心疼她,這么一個大大捏捏的女孩子,原來也有這么脆弱的一面,或許,她的大大捏捏,只是為了掩飾內心中的脆弱。

     

    “霞姐,你別傷心了,有什么好傷心的嘛!”我說。

     

    “你懂什么?滾……”她不耐煩的沖著我叫道,甚至揚起手想打我,只是始終沒有落下來。

     

    我苦澀的笑了笑,微微嘆了口氣,說:“其實,我一出生我爸就死了,你沒媽,我沒爸,是不是很巧??!你別傷心了,你那么恨她,就該開開心心的活著,讓她看看。”

     

    聽到我這么說,她居然愣了一下,目光奇特的盯著我,然后忽然站起來,說:“對,我為什么要哭,我要活的開開心心的,比她過的更好。”

     

    “嗯!”我在旁邊直點頭,深深吐出一口氣,望著天,不知道我爸究竟是什么樣的人,其實我也好想他。

     

    “臭小子,那你給姐說說,今天早上的賬怎么算。”我還在發呆,突然,高瑞霞就扯住了我的耳朵皮,疼我齜牙咧嘴,我哭喪著臉說:“霞姐,我也不是故意的??!”

     

    聽到我這么說,高瑞霞哼了一聲,勉為其難的松開手,瞅著我那,表情要多嫌棄有多嫌棄的說:“你知道不知道,你那臭死了,讓老娘聞了一夜……”

    當時我整個人都懵逼了,心里忽然冒出一個念頭來,她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哎……”高瑞霞深深嘆了口氣,一臉鄙夷的說:“臭男人就是臭男人,你多久沒洗澡了。”

     

    她臉上的表情要多嫌棄有多嫌棄,我好無語,隔著褲子也能聞到臭的嗎?

     

    我也沒在想這些無聊的事情,想到高瑞霞被開除,我心里有點虧欠,說:“霞姐,那你被開除以后打算怎么辦??!”

     

    “姐早就不想念了,這下剛好自由了。”高瑞霞一臉輕松的表情,斜著眼睛瞅著我道:“姐走了以后,別在讓人欺負,聽見沒,別盡丟姐的臉。”

     

    “我……”我心里一陣感動,不知道該說什么?“霞姐,你為啥對我這么好??!”

     

    “姐只是看在你平時挺聽話的份上,幫我買東西,你可別誤會。”她拍拍我的肩膀說:“姐走了,沒事記得想姐。”

     

    她消散的一個轉身,踱著步子往前走去,看著她的背影,我好想追上去,挽留住她,可是心里又生出一絲無力感。

     

    我能怎么辦?校長和趙媛雅開除的高瑞霞,我有什么能力改變?

     

    我在那站了好久,看見高瑞霞的身影徹底消失,這才慢慢往學校里走去。

     

    在教學樓前,剛好碰見高瑞霞媽和趙媛雅在說些什么,因為是上課期間,我沒敢呆在那邊,就往班里走去。

     

    一上午我都在發呆,中午放學時,我正要去吃飯,王震跑過來跟我說,李子楊轉校了。

     

    這個本來對我而言算是很不錯的消息,這會卻因為高瑞霞被開除,我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我輕輕點了點頭,便和王震往學校食堂走去,剛好碰見了王東他們三個。

     

    雖然我們昨晚才認識,可因為高瑞霞的原因,我們現在一點也不陌生,幾個人坐在一塊。

     

    我把高瑞霞因為我被開除的事情說出來以后,王東就安慰我不要太自責,說霞姐也不想看見我現在這個樣子。

     

    我勉強笑了笑,暫時將那些煩心的事情拋到九霄云外,因為我也改變不了什么。

     

    一下午也沒發生什么特別的事情,因為李子楊已經轉學,我也不擔心他在找李可欣的麻煩。

     

    可就在下午放學,一個挺漂亮的女生很突然的跑到我們班門口大喊著我的名字。

     

    我奇怪的走出去,因為我好像并不認識這個女生,問她是誰,找我什么事情。

     

    她焦急的也沒說她叫什么名字,就對我說:“沈耀,你趕緊去東陽網吧,你姐被李子楊那群人堵住了。”

     

    “艸!”我大罵了一聲,根本沒來得及問什么其其它的,飛奔向東陽網吧!

     

    東陽網吧離我們學校不是太遠,走路也就十幾分鐘路程,我一路跑過來,只用了五六分鐘。

     

    跑到東陽網吧門口的時候,發現網吧對面那片荒地上圍了一群人,我趕緊從地上撿起一塊碎磚頭,朝那邊跑去。

     

    擠開人群,我便發現了李子楊,他的臉還腫的和豬頭一樣,身后跟著一群陌生的面孔,還有一個女生,頭發有些凌亂,不是李可欣還能是誰。

     

    “李子楊,你干什么?”看著李可欣被欺負,我急忙就想沖向李可欣,把李可欣給拉出來。

     

    可他們反應很快,立馬有一個男生揪住了李可欣長長的頭發,疼的她一叫。

     

    “沈耀你來干什么?你走??!”李可欣沖著我叫,可我能走嗎?

     

    她一個女孩子,被十幾個男生欺負,就算是陌生人,我也做不到視而不見。

     

    “叫***啊,臭婊子。”李子楊抬手一巴掌,‘啪’的一聲甩在李可欣的臉上,頓時,她白暫的小臉印出一個巴掌印來。

     

    李可欣睜著一雙眼大眼睛,瞪著李子楊,吐出一口血水。

     

    我看的心里一疼。“李子楊,你放了她,有什么事情你沖我來,和她無關。”我咬著牙,無數的情緒堆積在胸口,恨不得沖上去咬死李子楊。

     

    “憑什么?”李子楊鄙夷的看著我。“現在高瑞霞已經被開除,我剛才已經打聽到她回家了,現在還有誰能幫你?”

     

    我心里一沉,本來還想用高瑞霞威脅一下李子楊,現在看來是行不通了。

     

    看著李可欣被他們幾個人揪著頭發,我心里一疼。

     

    “你看……這樣可以嗎?”在眾多詫異的目光的中,我舉起手里的磚頭,狠狠砸在了自己的腦袋上,鮮血四濺。

     

    “沈耀,你干什么?你傻啊你。”李可欣眼睛一紅,罵我沒用。

     

    可我能怎么辦?

     

    “艸,你TM的當老子是嚇大的?”李子楊冷笑的望著我,我毫不猶豫的又給了自己一磚頭,血,流的更兇了。“現在夠了嗎?”

     

    四周看熱鬧的人很多,卻沒用一個人出手幫忙,只是靜靜的觀望,或彼此議論,或臉上帶著一絲看戲曲般戲謔的表情。

     

    我立在場中喘著粗氣,感覺雙耳發鳴,隱隱間,我仿佛聽見李可欣對著我罵,罵我沒用,罵我蠢蛋,哭著我對著我說:“你要是在這樣,就不要叫我姐,從我家里滾蛋。”

     

    “你不是狂嗎?”李子楊走上前來,一只手揪住我的頭發,一只手在我臉龐上重重拍打。

     

    我死死的咬著嘴唇,感覺牙齒咬碎了落在肚子里,李可欣讓我還手,可我能嗎?

     

    “艸!”李子楊用膝蓋撞在了我的肚子上,疼我全身痙攣,蹲在了地上,他順勢一腳將我踹翻,一只腳踩在我臉上。“沈耀,要不是有高瑞霞罩著你,你算什么?”

     

    那一會,李可欣哭的好兇,看見她哭,我鼻子一酸,差點沒忍住也跟著哭了,可我還是忍了下來。

     

    我就是覺得心里有點酸,自己這么沒用,連保護李可欣都做不到。

     

    就在我萬念俱灰的時候,人群外一陣騷動,緊跟著傳來一聲大喝。

     

    “李子楊,我草泥馬。”

     

    王東領著一群人,如狼似虎般的撲了過來。

     

    李子楊急忙放開了我,他不傻,王東帶來的人明顯比他多,他轉身就跑。

     

    至于李子楊帶來的那群人,見李子楊都跑了,也亂了,一個個朝四面八方跑去,而王東領著一群人追了過去。

     

    我躺在地上,感覺天旋地轉,一雙溫暖的手臂,將我緊緊的摟在懷里。

     

    那一會,我感覺她的懷抱好溫暖,心里充滿了溫馨。

     

    她就那樣抱著我,眼淚吧嗒吧嗒往下落,滴在我臉上,哭著說:“你好傻……”

    我也覺得自己挺傻的,可誰讓李可欣和蔣姨對我那么好呢!見到她沒事,我心里一點也不后悔。

     

    那兩磚頭,我將自己砸的挺重的,現在緊繃的神經放松下來,感覺腦袋暈乎乎的,后來發生了什么我不太清楚,暈倒在了李可欣懷里。

     

    只感覺到一個柔軟的身子,架著我一直往前走。

     

    我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再次醒來的時候,躺在一張病床上,頭上纏著繃帶,血也止住了,李可欣坐在我身邊。

     

    她見我醒來,激動的說:你沒事吧,頭還疼嗎?

     

    我搖搖頭,看見她這么關心我心里暖暖的,覺得自己挨這兩磚頭不冤。

     

    我問她后來怎么樣了。

     

    李可欣也不太清楚,我想了想打算給王東打個電話問下情況,李可欣讓我好好休息,電話還是她替我打出去的。

     

    打完電話后,已經快放學了,已經下午五點多,李可欣去買了飯菜,看著她小心翼翼的喂我吃飯,那長長的秀發懸在胸前,當時的我,心里有一種悸動,想將這個女人抱在懷里,一輩子和她長相廝守。

     

    “可欣姐……”我忍不住張口喊道,她抬起眼,問我怎么了?我張開嘴,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深深吐出一口濁氣,沒敢說。

     

    我就是有點怕!

     

    雖然和李可欣有些曖昧的事情發生,但那更像是一種打打鬧鬧,我怕和她說出那樣的話以后,她會生氣,甚至從此不理我。

     

    見我這樣,李可欣還有點不高興的嘟著嘴,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嘛,我嘿嘿笑了笑,沒想到她居然當場發彪。“笑什么笑,看你傷成什么樣子了。”

     

    她努力裝出一副很生氣的表情,可她的眼神卻出賣了她,我能看出來,她很關心我。

     

    為了不讓她擔心,我笑著說:“我沒事。”

     

    “你是不是傻啊,有你這么拿磚頭往自己腦袋上砸的么?”她咬著牙,心疼又氣憤的望著我。

     

    我也不知道說什么?嘿嘿笑了兩聲,雖然聽見她罵我傻,可我心里還和吃了蜜一樣。

     

    “還笑。”她氣的揚起手想揍我,卻沒處下手,手就那么懸在半空,警告我說:“以后別這么傻了?聽見了沒。”

     

    “可欣姐,你舍的打我嗎?”看見她這樣子,我有點得意。

     

    “誰說……我舍不得了。”她咬著一排白燦燦的小米牙,恨恨的在我腦門上彈了下,我故作驚訝的啊了一聲,說疼死我了。

     

    我沒想到,她居然反應那么大,一下子就站了起來,俯身看我腦袋上的傷口,擔心道:“你沒事吧,我去叫醫生過來。”

     

    當時我都懵了,因為她的動作,領口敞開一個大口子,露出白花花的一片,一股淡淡的奶香味撲鼻而來,見到她轉身就要走,我一伸手,就把她給拉住了。

     

    四目相對,房間里的似乎有種蠢蠢欲動的情調,在慢慢升騰。

     

    當時我就在想,自己是不是喜歡上了這個女人,我們雖然同住一個屋檐下,但沒有任何血緣,蔣姨也曾開玩笑似的和我媽說過,將來要把李可欣嫁到我們沈家,可我一直不敢去想那些,因為我覺得配不上她。

     

    可現在,看著她,那顆本該死寂的心,卻再次燃燒了起來。“可欣,我……”

     

    “答應我,以后別這么傻了,好么?”她柔聲道,坐在床邊,用手撫摸著我的臉龐,夕陽的晚霞,赤紅若火,落在她俏美的臉龐上。

     

    那一瞬間的美,竟讓我不禁癡呆,不摻雜任何欲望的希望占有她,長相廝守。

     

    “沈耀。”我還在發呆,房間外,忽然傳來一道聲音,緊跟著,四道身影直接走了進來。

     

    王東望著眼前的一幕,嘿嘿一笑,用手摸了摸鼻子,對著我一眨眼說:“好像來的不是時候,要不我們先出去吃個飯?”

     

    “我只是看看他傷口有沒有事情。”李可欣有些尷尬的辯解了一句,急忙把手從我臉上移開,走了出去。

     

    我微微嘆出一口氣,可是看見王東、韓世超、李強以及王震來看我,心里還是很開心。

     

    看著王東他們走到我跟前,坐在床邊,我笑著說:“東哥,你們沒事吧!”

     

    “沒事。”王東擺擺手,一只手拍拍我的腿,看著我說:“倒是你,怎么樣了?”

     

    “我也沒事,挺好的。”我嘿嘿笑了笑,王東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你這就家伙也真夠狠的,對自己下手都這么猛。”

     

    “沈耀,說真的,我現在才知道霞姐為啥說你是她小弟,就連我都開始佩服起你了。”韓世超很認真的說。

     

    我有點無語,我也沒承認過自己是高瑞霞小弟??!看韓世超這小子的表情,好像做一個女人的小弟還很光榮似的。

     

    我沒糾結這事情,問李子楊后來怎么樣了?我擔心事情鬧的太大,到時候又連累了他們四個。

     

    “跑了。”王東吐出一口氣,本來想抽煙來著,結果看了看我,又把煙給放下去了,隨手拿起床頭柜上的蘋果,泄恨似的咬了一口。

     

    “瑪德,這次算這孫子跑的快,不然抓住這小子,我廢了他。”李強有些不甘。

     

    “耀哥,雖然李子楊跑了,可是他帶來的那些人,一個沒跑掉,都被打成了豬頭,嘿嘿……”王震咬著一個蘋果,喜滋滋的插了一句嘴。

     

    我感激的看了他們四一眼,心里很是感動,我擔心他們又去找李子楊,于是說:“東哥,李子楊我自己親自去找他算賬,這事你們別插手。”

     

    “小耀,你可想清楚,李子楊這家伙可不會和你單挑。”王東皺了皺眉頭。

     

    韓世超他們也勸我別沖動,其實我想的很簡單,就是用自己的實力,和李子楊好好打一架,他那么對李可欣,我不親手揍他一頓,我咽不下這口氣。

     

    “我知道東哥,我心里有數。”我點點頭,聽見我這么說,王東也不在說什么,在我肩膀上拍了兩下,說有需要直接告訴他。

     

    后來,我們又聊了很多,都是在聽他們再說怎么揍那群癟三,一直聊了一個多小時,因為晚上還有晚自習,王東他們就走了。

     

    臨走之前,還不忘讓我在這好好休息,說到時候來接我出院。

     

    我心里暖洋洋的,有這么一群兄弟的感覺,真是好。

     

    王東一群人前腳離開,我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我拿起手機一看,是那個‘兩腿之間、罪惡深淵’給我發來的信息,她竟然說……

    她給我發了個信息,說今天沒時間,明天晚上見面。

     

    我現在才想起來,今天晚上約了‘兩腿之間、罪惡深淵’,要不是她發信息給我,我都忘記了。

     

    看看我現在這個樣子,我說沒事,那就今晚再見。

     

    她沒回我信息,我也沒追問下去,一直在捉摸著怎么找李子楊報仇。

     

    等到李可欣回來,我才收斂了心神,當時天也不早了,我說:“可欣姐,你去上課吧!”

     

    她皺了皺眉頭。“你一個人在這沒事么?”

     

    “沒事的。”我笑了笑。

     

    她擺擺手,拿起一個蘋果,一邊削皮一邊說:“我還是在這看著你,心里放心些。”削完皮,她把蘋果遞給我,笑著說:“吃一點。”

     

    “嗯!”我心里暖暖的,接過蘋果咬了一口,甜甜的,可更甜的卻是心。

     

    吃過蘋果的時候,我和李可欣聊著天,只是她一直心不在焉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事情瞞著我一樣。

     

    她沒說,我也沒問。

     

    一直到晚上十點,李可欣才催促我睡覺;那晚,她一直陪在我身邊……

     

    第二天早上,她要去學校上課,臨走之前囑咐我在這好好呆著。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