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深山獵戶粗大hh蜜婉【公嗲嗯啊輕點】

    “說什么呢?”李可欣翻了個白眼,問我李子楊是不是經常欺負我,我知道她想干什么?就是想幫我出氣。

     

    我平時張牙舞爪的都是仗著高瑞霞的名頭,自己哪里真打過什么架,看見李子楊滿臉是血,我有點擔心出人命,就說沒有。

     

    李可欣哪里管的了那么多,直接掙脫我,走上去對著李子楊肚皮狠狠踩了兩腳,疼得李子楊哇哇大叫。

     

    李可欣又用腳崴了崴,一只手撐著膝蓋,微府著身子,嘴里罵道:“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這是姐弟,以后敢動他一次,老娘扒了你的皮。”

     

    我一陣汗顏,這也太彪悍了,到底誰是男人,誰是女人啊,饒是這里都是李可欣的好姐妹,我也覺得面子有點掛不住,為她感覺丟臉。

     

    說完以后,李可欣狠狠又踢了李子楊幾腳,扯著我就往外走,我扭頭看了眼李子楊,剛好發現他憤怒的目光,心里不免有點擔心,看來這事沒這么容易解決。

     

    “可欣姐,你最好小心點。”我說。

     

    “沒事。”她無所謂的擺擺手,我心里微微嘆了口氣,不知道該怎么辦!

     

    在樓道口和李可欣分開以后,我直接回了班里,上晚自習之前高瑞霞就來了。

     

    她直接就把腿敲在了我的大腿上,靠著墻壁好像睡著了。

     

     文學

    那白花花的大美腿看的我呼吸是一陣急促??!

     

    我強行收回目光,輕輕碰了她小腿一下,她條件反射般的睜開雙眼,喝道:“臭小子,干什么呢?”

     

    我把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邊,然后笑道:“霞姐,這次你可真要幫我,不然我就慘了。”

     

    高瑞霞鄙夷的看著我說:“你就是太慫了,李子楊這種人就是欺軟怕硬,你怕什么?”

     

    我有點無語,我又不是你,我是你,我也不怕李子楊??!

     

    “霞姐……”我委屈巴巴的看著她。

     

    “靠,真受不了你,要我幫你可以,等會請我吃飯。”她捂著瑩白的額頭,有點受不了我,雞皮疙瘩掉了一地,渾身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估計是被我惡心的。

     

    “行。”我不假思索的點頭答應了下來,嘿嘿一笑,心想,有高瑞霞幫忙,李子楊也沒什么辦法。

     

    快要下自習的時候,我正思考著帶高瑞霞去吃什么東西呢,沒想到李可欣給我發了個信息,讓我下課陪她去一個地方。

     

    我哪有時間,就找了個借口給推托了。

     

    下了第一節晚自習,我和高瑞霞根班長請了假,往學校外走去,因為手上沒錢,我只好帶著高瑞霞在校門口擺攤那吃燒烤,為此,也沒少被鄙視一頓。

     

    我們倆坐下來,點了一些燒烤,又要了幾瓶啤酒,正吃的高興喝的帶勁,身后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

     

    “沈耀……”這個聲音很大,尾音拉的很長,我一扭頭,直接嚇的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李可欣瞪著一雙大眼睛,怒氣沖沖的朝著我走過來,一只手揪著我的耳朵,一只手掐著腰,和潑婦似的對我說:“你行啊你,不是生病在醫務室掛水嗎?怎么掛到這來了。”

     

    “姐,疼疼疼,松手……”我感動耳朵都快掉了,疼的眼淚往下流。

     

    旁邊,高瑞霞很沒良心的拍著桌子哈哈大笑。

     

    “跟我回家。”李可欣揪著我的耳朵,不由分說的把我往家扯。

     

    一路上,一個勁的罵我白眼狼,沒良心。

     

    回到家里,李可欣哼了一聲,沖著我說:“行了啊你,讓你陪我出去沒時間,陪美女吃飯就有時間了。”

     

    “可欣姐,你別生氣了。”我嘿嘿笑了兩聲,往前走了一步。

     

    “滾。”她拿大眼睛瞪我,氣的鼓鼓的胸口一上一下。“你說,你是不是沒良心。”說到氣處,她拿手指在我腦門上狠狠戳了下。

     

    我趕緊把請高瑞霞吃飯的原因解釋了一遍,李可欣聽了以后說了句沒把我鼻子氣歪的話。

     

    “沒用的東西。”說真話從口袋里摸出一包東西,拍在我手里,說:“姐看這妞長的還不錯,改天把這給她吃了,直接上了她。”

     

    “??!”我傻缺缺的看著李可欣,又看了看手里的東西,說:“可欣姐,這是……啥??!”

     

    “啥你妹啊,我看你才傻,你說什么東西。”李可欣氣的拿腳踹我。“當然是那種吃了以后爽死的藥。”

     

    噗嗤!

     

    我差點吐出一口老血,你妹的,你一個女人,居然隨身帶著這種藥,你這是要干嘛?

     

    我正想問呢?李可欣伸了個懶腰直接往臥室走去,還警告我,盡快把高瑞霞拿下,直接進了臥室。

     

    我看著手里的東西,琢磨著李可欣的話,這注意倒是聽起來不錯。

     

    可要是被高瑞霞知道我想下藥上了她,會不會拿刀削我??!況且這玩意靈嗎?

     

    我想了下,決定自己試一試,要是真有那效果,自己等會弄一發還不爽死?

     

    我趕緊倒了杯水,將藥給倒了進去,覺得有點尿急,準備小解一下回頭在喝。

     

    可是當我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整個人就懵逼了。

     

    李可欣仰著頭,咕咚、咕咚兩大口就把那杯水給喝了,小臉一瞬間就紅了起來……

    我吃驚的看著李可欣,她居然把那杯水就這么給喝了,小臉一瞬間就紅了起來,在暖色的燈光下,很是迷人。

     

    “呼……渴死我了。”李可欣放下杯子深深出了口氣,繼而偏頭望向我。“怎么了?干嘛這么看著我。”

     

    “可欣姐,你……沒事吧!”我有點心虛的望著她,心里有種按捺不住的興奮感。

     

    看她小臉紅成這樣,該不會是那藥效發揮了作用吧!她要是忍不住,把我給……

     

    光是想一想我就忍不住的渾身哆嗦了下。

     

    “沒事??!”她很隨意的擺擺手,繼而扯了扯上衣,露出圓潤的香肩。“怎么這么熱??!”

     

    你奶奶的,這藥這么猛?

     

    我都看見李可欣鼻子上冒出汗水了,飽滿的胸脯,隨著呼吸一上一下,看的我雙眼發直。

     

    “喂,看什么呢!”李可欣挑著眉頭,往我這邊走來,剛好踩到落在地上包著藥的那張紙上。

     

    她拿開腳一看,氣的用手指著我說:“臭小子,你……剛才那杯水里,你下藥了。”

     

    “可欣姐,我……”

     

    “你要死了你。”她快速的沖了過來,在我肩膀上重重來了一下。“你有病吧你,我讓你給她下藥,誰讓你在家里用這玩意了。”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挺難為情的,擔憂的看了眼李可欣。“可欣姐,你……沒事吧!”

     

    她的臉越來越紅了,呼吸也變的急促起來,一股股溫熱的鼻息噴吐在我臉上,讓我一陣燥熱。

     

    我發現她的身體似乎在隱隱間顫抖著,努力壓抑著什么?

     

    “扶我進屋里。”她咬著銀牙,命令著我。

     

    我趕緊攙扶著她往臥室走去,她的半個身子幾乎依偎在我身上,那胸前的飽滿擠壓在我手臂上,弄的我渾身不自在。

     

    你奶奶,這藥可真猛??!看李可欣兩條修長的美腿走路打著哆嗦, 我心里打起了小酒酒,今晚會不會有戲??!

     

    我將李可欣扶進屋里坐在床上,她媚眼如絲的瞪著我,兩條修長的美腿緊緊的糾纏在一起,帶著顫音讓我出去。

     

    我靠,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我怎么可能這么容易放過。

     

    “可欣姐,要不要我幫忙??!”我有點猥瑣的盯著她,看她這樣子,好像都忍不住了。

     

    她緊緊的咬著嘴唇從嘴里吐出一句話來。“你怎么這……么不要……臉。”

     

    我趕緊接著說:“姐,為人民服務是我的光榮,只要你開心。”

     

    說這話的時候,我自己都面紅耳赤,擱在平時,我肯定不敢這么大膽,主要是我看李可欣好像有點把持不住了。

     

    “滾!”她隨手從床頭抓起一根棒子朝著我扔了過來,嚇的我撒丫子狂奔,跑了出去,順手把門給帶上了。

     

    咣當!

     

    我也不知道那是啥玩意,撞在門上咚的一聲,幸好我跑的快,不然就死翹翹了。

     

    我微微松了口氣,感覺身體某個部位難受的要命,我有點不甘心??!

     

    腦子里,我甚至可以想象得到,李可欣現在正在做些什么?

     

    我艱難的吞了口唾沫,有些不甘心,心想,看一下總無所謂吧,反正也不掉塊肉。

     

    腦子里冒出這么一個想法,我偷偷將門打開一個縫隙,往里看去。

     

    鼻血差點就冒了出來。

     

    李可欣躺在床上,兩條白暫修長的美腿高高的翹著,手中拿著一樣東西,在那個地方輕輕晃動著,嘴里發出一些迷人的聲音。

     

    我簡直是血脈噴張,恨不得立馬沖進去替李可欣服務。

     

    可是我哪里有這個膽子,不說蔣姨和李可欣對我的好,讓我不能這么對她,就這事讓我在外打工的媽知道,也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

     

    我微微嘆了口氣,有些不甘的在外看著,咕咚一聲咽了口唾沫。

     

    李可欣仿佛察覺到了一般,陡然睜開雙眼朝著我這邊望來。

     

    她的頭發亂糟糟的,鼻尖上滿是汗水,小臉紅撲撲的,一雙大眼,充滿著無盡的嫵媚。

     

    我嚇的急忙就跑,可李可欣卻把我給叫住了。“臭小子,你給我過來。”

     

    啊……

     

    我心里有點兒小激動,難道是要我進去幫忙?

     

    我緊張又興奮的走了進去,李可欣坐在床邊,翹著一個二郎腿,那白花花的大美腿就橫在我眼前,只可惜,最關鍵部位被她用被單給擋住了,黑色的絲襪被她丟在地上。

     

    我掃了一眼,便收回目光,說:“可欣姐,啥事??!”

     

    “你妹的,錯了沒。”她從床上拿起一根皮鞭,往我腿上抽了一下,嚇我的趕緊躲了過去。

     

    “你還敢躲?”李可欣冷笑一聲,說:“臭小子,看來我今天得好好調教調教你。”

     

    啥?調教?

     

    我還沒理解她嘴里的調教是什么意思,她忽然把被單一掀,露出白暫豐腴的大腿道:“剛才,你在屋外看了那么久,感覺我的身材好看嗎?”

     

    我有點發呆,沒想到李可欣忽然說這種話,可身體某個部位卻難受的要命。

     

    見到我那反應很劇烈,李可欣臉上頓時浮現一絲得意,伸出腳在我腿上蹭了幾下。

     

    我感覺呼吸有些粗重,真的害怕自己控制不住,把李可欣給上了,問她干嘛?

     

    她媚眼如絲的盯著我,讓蹲在她跟前,將兩條白暫修長的雙腿的放在我的肩膀上。

     

    我剛好可以看見李可欣神秘的地方,她穿著一件半透明的白色丁字褲,遮擋住一個惹眼、朦朧的地方。

     

    我還是處男,哪里見過這一幕,忽然覺得有些口干舌燥。

     

    “喜歡嗎?”李可欣若有如無的聲音徘徊在我耳邊,卻充滿著致命的誘惑。

     

    不得不說,在李可欣這樣的女人面前,我近乎毫無抵抗之力,幾乎本能的點點頭。

     

    “剛才你不是想給姐跪舔么?剛好姐也沒舒服夠,現在……”她咬著殷紅的嘴唇,仿佛要滴出血來,吐氣如蘭道:“來吧。”

     

    她后仰著身子,一只腳勾著我的腦袋,靠近那神秘的地方……

    這羞恥又曖昧的姿勢,讓我渾身激動的一陣顫抖。

     

    看著她白暫光滑的大腿,我的呼吸一陣粗重,就在我把持不住想要整個人都埋進去的時候,客廳的門鎖一陣轉動。

     

    我知道,是蔣姨回來了。

     

    當時,嚇的我大腦一片空白,雖然蔣姨和我媽開玩笑的說過,以后長大了,要讓李可欣做我媳婦,但那只是玩笑話,誰也沒有當真,要是真讓她看見我和李可欣做這種事情,鬼知道會怎么樣??!

     

    會不會把我給掃地出門??!

     

    “艸!還不起來。”我還在發愣,李可欣一腳就把我踹了出去,慌慌張張的站了起來,整理了下衣服。

     

    我還沒來得及從地上爬起來,蔣姨已經打開門走了進來,見我摔在地上,蔣姨以為李可欣又欺負我了,說了李可欣兩句。

     

    我擔心李可欣一生氣把剛才的事情說出來,趕緊說:“姨,可欣姐她沒欺負我,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了一下。”

     

    李可欣橫了我一眼,那表情好像再說,算你小子識相。

     

    蔣姨笑著說了一聲這樣啊,換了雙拖鞋走了過來,見李可欣臉紅撲撲的,關心道:“可欣,你臉怎么這么紅,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媽,我沒事。”李可欣說話的時候,蔣姨把手放在了李可欣的腦門上摸了下。“你這孩子是不是發燒了,怎么這么燙,你屋里不是有藥嗎?”說著話,蔣姨站起來就要往李可欣屋里走去。

     

    李可欣嚇的臉色一變,急忙拉住蔣姨,讓蔣姨休息一下,讓我去拿。

     

    我也被嚇的不輕,擔心蔣姨看出些什么,聽到李可欣讓我去拿藥才回過神來,急忙往她屋里走去。

     

    推開門,我愣了一下,艸!床單都濕了一片,這剛才那是有多爽啊。

     

    在桌子上還擺著一樣東西,我當時都傻了,居然是跳彈,難怪李可欣讓我來拿藥,原來是怕蔣姨發現這個。

     

    我沒多想,趕緊將這玩意放進了抽屜里,拿著藥走了出去。

     

    蔣姨讓李可欣吃點退燒藥,當時她吃藥的時候,我就在捉摸著,李可欣會不會藥物中毒……

     

    一直到吃過飯晚飯,見李可欣沒什么不對勁,我就回屋里了。

     

    躺在床上,我腦子里一直想著剛才的事情,要不是蔣姨回來的這么巧,我會不會已經把李可欣給上了??!

     

    想著想著,我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半夜里,我起床去廁所路過蔣姨的房間時,聽見蔣姨正在和我媽打電話。

     

    當時我腦袋也不太清楚,只聽蔣姨說,真的不打算去找他了嗎?我媽在電話里的聲音,我隱隱約約間聽見了一些,說我長大了,沒必要再去找他了。

     

    這些話我聽的不是很清楚,也沒太在意,去小解了一下便又回房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吃過早飯就去上學了,一上午也沒見到高瑞霞的身影,估計又是去哪里瘋去了。

     

    中午放學,我正跟著人流往外走去,打算去學校外面吃飯。

     

    李子楊領著幾個陌生的身影,手里拿著鐵棒直接擋在了我們班教室門口。

     

    其中一個個子很大的男生,拿著鐵棒指著我們班的學生,大吼道:“都TM給我坐下老實點,我們只找沈耀。”說著話,他拿著鐵棒砰的一聲砸在了課桌上,那聲音嚇了我一大跳,心跳都加速了。

     

    我心里一慌,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這會,就是想跑也跑不了,因為他們一群人完全擋住了教室門口。

     

    班里的學生被這么一嚇,瞬間安靜了下來,害怕的看著李子楊他們一群人,一個個老老實實坐了回去,大氣不敢出一聲。

     

    李子楊從班外走了進來,一眼便認出了我,領著一群人立馬就將我圍了起來。“草泥馬的現在慫蛋了。”他一棍砸在我的課桌上,震的我雙耳發鳴。

     

    班里的人當時都在場,我感覺臉火辣辣的,不想那么丟臉,站起來有些強硬道:“李子楊,你想怎么樣?”

     

    “怎么樣?”李子楊冷笑一聲。“我去尼瑪的。”下一秒,他直接一腳踹在了我肚子上,疼的我渾身抽搐,緊跟著,一棍落在了我后背上,直接把我打趴在地上。

     

    我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打的起不來,他們一群人圍著我拳打腳踢,其中一個家伙,拿著鐵棒砸在了我腦袋上,血直流,嚇的班里那些膽小的女生發出一聲尖叫一聲。

     

    有人想往外跑,去找老師,但立馬被站在教室門口的兩個男生給攔住,甩手給了兩巴掌,不甘的又退了回去。

     

    那會,我心里特別的憋屈,真想爬起來和李子楊拼命,我們班這么多人,愣是被他們幾個人給鎮住了。

     

    就在我被打的受不了的時候,門口站著的那兩個男生喊了一聲。“楊哥,有老師來了。”

     

    他們所有人立馬停了手,李子楊揪著我的頭發,不屑道:“放心,找過你以后,還有你姐,咱們走著瞧。”說完,他朝著我吐了一口唾沫,領著一群人揚長而去。

     

    我躺在地上,死死的捏著拳頭,心里從來沒有這么憋屈過,無數種情緒堆積在我的胸口。

     

    不甘、憤怒……

     

    然而更多的卻是一種恥辱。

     

    我們班這么多人,居然被七八個學生給嚇住了,沒有高瑞霞的高一五班,似乎任人踐踏……

     

    咔咔!

     

    清脆的高跟鞋聲,急促的傳進我的耳朵里,一道香風撲鼻而來,緊跟著,一雙柔軟的手臂將我從地上攙扶了起來。

     

    我知道,是趙媛雅,她是我的班主任。

     

    “趙老師……”剛才那個被打了一巴掌的男生站了起來,急忙說道。

     

    “回頭再說。”說完,她攙扶著我一句話沒問,將我送到了醫務室。

     

    等我傷口處理好了以后,趙媛雅才問我怎么回事,我這才將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趙媛雅讓我在這好好的,站起身就走了,看的出來,她很生氣。

     

    在她走到醫務室大門口的時候,我忍不住喊道:“趙老師,我……謝謝你……”

     

    聽見我的聲音,她停了下來,側身望著我半響……

    趙媛雅望著我半天,后來還是一句話沒說,折身離開了。

     

    我內心一陣苦澀。

     

    趙媛雅班里的學生都一視同仁,你學習成績差她可以耐心輔導你,可唯獨不能忍受學生打架,這也是我們班為什么沒有混混的原因,當然除卻一個高瑞霞。

     

    我猜,我這回在趙媛雅心中印象肯定特不好吧!

     

    我深深吐了口濁氣,在醫務室打了個破傷風,又掛了幾瓶消炎的藥水就離開了,也沒心情吃飯,便回到了班里。

     

    當時,班里不少學生,我聽見他們議論李子楊,說是被學校處分了,還補償了我醫藥費,我對這些事情沒放在心上,唯一擔心的就是李可欣。

     

    李子楊說過,不會放過李可欣。

     

    我正打算拿出手機給李可欣打個電話,讓她小心李子楊報復,班外,忽然響起了一個清脆的怒喝聲。“誰干的。”

     

    高瑞霞大步流星風風火火的走到我跟前,‘砰’的一聲,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嚇了我一跳。

     

    我還沒反應過來,見我坐著發呆,高瑞霞一把揪住我的衣領,氣憤的將我提了起來。“草泥馬的,老娘問你話呢?”

     

    “霞姐,你別這樣。”被她這樣揪著提起來,我渾身不自在,想掙脫她。

     

    “是李子楊。”這時,班中響起了另一個男人的聲音。

     

    我扭頭望去,正是今天想跑去找老師結果被打的那個家伙,他叫王震。

     

    此時,他站了起來,目光有著灼熱的望著高瑞霞。

     

    “李子楊,呵呵……”高瑞霞冷笑一聲,重重將我按坐在凳子上,滿眼失望的望了我一眼,轉身而去。

     

    我急忙喊了一聲‘霞姐’,高瑞霞停下來背對著我道:“別讓姐瞧不起你。”說完,她大步朝外走去。走到門口那的時候,扭頭望了一眼王震,道:“不錯,姐很欣賞你。”

     

    說完,她大步邁出步子,我很擔心高瑞霞做出什么事情來,急忙追了出去,結果她已經不見了。

     

    一下午前兩節課我都沒見到高瑞霞的身影,一直擔心她鬧出什么動作來。

     

    第二節下課期間,是課間操時間,我隨著人群做完操正打算回教室,學校大門口那,傳來一片騷動。

     

    緊跟著,一群像是綁匪似的小混混,一個個沖進了學校里。

     

    那邊瞬間圍了一群的人,場中央,似乎發生了什么?

     

    我往那邊走過去,擠到里面才看清楚,當時我整個人都懵了。

     

    總共二十來個小混混,站在高瑞霞身后,手里拿著鐵棒,其中兩個還拿著砍刀,怪嚇人的。

     

    場中,高瑞霞揪著李子楊的頭發,一連摔了他幾巴掌,鼻血都打出來,喝道:“草泥馬的,李子楊,你當老娘的話是耳旁風?”

     

    “瑞霞……”

     

    啪!

     

    一個響亮透徹的巴掌,直接輪在了李子楊的臉上,他的半邊臉都變了行。

     

    高瑞霞寒著臉道:“誰允許你這么叫的。”

     

    李子楊跪在地上,嘴角直流血,顫顫克克道:“霞……姐,我知……道錯了。”

     

    “草泥馬的。”高瑞霞兇狠的一把揪住他的衣領,硬生生的將李子楊從地上扯了起來。“老娘給你十分鐘找人,十分鐘以后不管結果如何,自己滾到這來,要是玩消失,老娘就是把丹陽三中翻個底朝天也要找到你。”

     

    說完,她重重將李子楊推翻了出去。我看了眼李子楊,他滿臉是血,嚇的趕緊跑了。

     

    我看李子楊已經受到了教訓,而且這里圍了這么多人,老師肯定會知道的。

     

    我不想因為我的事情牽連到高瑞霞,她有這份心,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想到這些,我朝著她走去說:“霞姐,算了吧!”

     

    “滾!”高瑞霞朝著我大吼了一句,緊跟著隨便指了下說:“你們兩個,把這小子拉到一邊去,別再這礙眼。”

     

    身后那群人,立馬走過來兩個人,把我拉到了一邊站著,看著他們身上的紋身,一看就都是社會上的小混混!也不知道高瑞霞是怎么和他們認識的。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