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來不及了我現在就想要你【虛有其表i車臉紅心跳】

    嫂子皺眉看著我,隨后開了口:“小俊,你不懂婚姻意味著什么,尤其對一個女人。如果你愛我,就當昨晚的事情是一場夢,現在夢醒了,我們都回歸各自的生活,好嗎?”

    “你是想讓我把昨晚的事情當成一夜情嘛,我做不到!”

    “你和范小龍算什么,在外面偷腥,回家就說你們只愛對方?唐心怡,你說我不成熟,我看你才幼稚!范小龍的心早就不在你身上了,就算你想挽回這段婚姻,最后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嫂子被我說得無話可說,但表情依然復雜。

    “如果你不愛我,昨晚就別跟我上床,別給我任何希望??晌覀円呀洶l生了關系,你竟然讓我當做什么都沒發生,你覺得可能嗎?!”

    “你別說了,難道你還看不出來,我是利用你報復范小龍嘛。范小俊,我不是好女人,不值得你愛,忘了我吧。”然后她哭著跑進臥室。

    我整個人都石化了,原來她跟我上床是想報復范小龍,我***竟然還以為她喜歡我,才跟我上床的。

    那一刻,一種從未有過的心碎感席上心頭,疼得無法呼吸。

    之后的幾天里,我都假裝自己是個透明人,在這個家里就是空氣一般的存在,任何人也不理,只是埋頭找工作,我無法接受唐心怡給我的說辭,更加無法接受她仍舊回到范小龍身邊的事實……

    大概一星期后吧,范小龍說一個重要的客戶請吃飯,對方要求帶上家屬,他希望嫂子陪她去,思考了一陣,嫂子也就答應了。

    他們走后不久,我忽然接到小姨的電話,讓我去上次去過那家音樂吧找她,有重要事跟我說。

    那天小姨略施粉黛,五官帶著立體感,特別漂亮。外面穿著一件薄外套,里面是一件吊帶,露出深深的事業線,特別吸引眼球。

    我坐下來,直截了當地問:“小姨,找我什么事?”

     文學

    小姨攪動著咖啡說:“最近唐心怡一定傷透心了吧,你應該受益不少哦?”

    “受益?小姨我聽不懂。”

    小姨莞爾一笑,隨后繼續說:“你哥鞋廠的生意特別淡,再這樣下去就得倒閉了。正好我有個朋友就是做這方面生意的,我把這個朋友介紹給你哥,希望能對他的鞋廠有點幫助。”

    這話對我來說沒什么意義,鞋廠是養父母留給范小龍的,說白了跟我沒有一毛錢關系,我關心這個做什么?

    “我知道你對鞋廠沒興趣,但你肯定對你嫂子有興趣。”

    “什么意思?”我皺了皺眉頭。

    “我那個朋友答應從你哥的鞋廠訂貨,但他有個條件,讓唐心怡陪他睡覺。”

    一聽這話,我想也沒想直接開口:“范小龍同意了?”

    小姨見我神色緊張,她反倒不慌不忙地攪動咖啡,然后才說:“你知道范小龍最看重的是什么?是事業。如果原材料價格再漲價,幾個月內,必定倒閉。”

    “他已經帶你愛的女人去陪那個服裝商吃飯了,到時候他假裝醉酒,讓嫂子替他代酒,等嫂子喝醉后,服裝商就帶她開房,反正現在唐心怡已經跟他鬧翻了,自己的老婆不用白不用。”

    真是個人渣,居然出賣自己的結發妻子!

    我緊緊攥著拳頭,一拳砸在桌上:“無恥!小姨,他們在哪,我得去救嫂子。”

    “急什么,現在才幾點鐘,還沒到嫂子失身的時候。”小姨白了我一眼,“那人是我介紹的,可我又把這件事告訴你,知道為什么嗎?”

    “為什么?”

    “很簡單,我想讓他們離婚。”

    “離婚?!”

    “對,沒想到唐心怡這么能忍,小龍都出軌了也無動于衷,也沒來找我的茬兒,嘖嘖,少見。幫你也是幫我自己,告訴唐心怡真相,讓她趁早離開小龍,你也英雄救美,怎么樣?”

    聽完這話,我心里“咯噔”一下,這一切都是小姨設計好的!

    可我卻根本沒辦法去討厭小姨,如果范小龍沒這個念頭怎么會聽了小姨的安排?圈套就在那兒,跳或者不跳還是要看他本人……

    見我面色沉重,小姨又開了口:“如果范小龍和唐心怡離婚,對你的好處我就不用說了吧。你只要不暴露我,我就告訴你嫂子在什么地方。”

    拳頭緊了緊,這件事情我無能為力,只能答應了小姨,隨后拿著她告訴我酒店的位置和房間號,火急火燎地趕過去。

    房間在酒店五樓,沒有房卡,我只能蠻力砸門,可砸了一會兒里面卻沒有一點動靜,難道是他們還沒過來?

    我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氣,正當我慶幸的時候,從電梯的方向走出來兩個人……

    女人穿著黑色裙子,身材高挑勻稱,柳腰蓮臉,容貌精致,正是嫂子。只不過她已經喝醉了,被一個五十來歲的男人攙著,朝這邊走過來。不用想,這個男人就是小姨說的那個供應商。

    男人注意到了我,但卻沒當回事兒,面帶淫笑的直接掏房卡開門。

    正當他要關門時,我直接一腳踹在他肚子上,連同嫂子都倒在地毯上。我跳進去,迅速關上房門。

    男人指著我鼻子罵道:“草***的,哪里來的小癟三,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我懶得跟他廢話,看到他要爬起來,我狠狠地踢了他肚子一腳,男人一聲慘叫,像蝦米似的弓著腰,捂著肚子翻滾。臉色漲紅,額頭上青筋暴起,顯然痛到了極點。

    可這才剛開始,敢打嫂子的主意,我沒那么容易放過他!

    “快住手!你知道我是誰么!”

    “我***不管你是誰,敢打我嫂子的主意就該死!”

    我干脆騎在男人身上,拳頭如雨點般落在他臉上,拳拳到肉,很快男人就被打成豬頭,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

    “別打了,別打了……”他已經徹底沒了反抗的能力,只能求饒。

    看著他這副欺軟怕硬的模樣,我氣不打一處來:““老老實實給我呆著,不然老子卸掉你的腿!”男人嚇得不行,唯唯諾諾地點頭。

    在我打斗的同時,嫂子一直就躺在房間的地上,我把嫂子費力的扶起來放到了床上,等了兩個多小時她才睜開了眼睛。

    “小???你怎么在這里?這是哪?張老板,你怎么了?”一連串的問題從嫂子嘴里問出來,“范小俊,張老板是被你打成這樣的?你知不知道他是范小龍的貴客,你竟然打他?”

    嫂子想都沒想直接從床上下來快步走到了那人的身邊,質問我為什么這么做。

    我心里立即涌出一股酸酸的感覺,“你怎么不問我為什么打他?他想跟你上床!這一切都是范小龍的陰謀,你居然還為他著想!”

    “小俊,別胡說,張老板怎么會做這么卑鄙的事情,你一定誤會他了。”嫂子難以相信地開口,她看看我又看看地上的張老板,眼底的不相信深深的刺痛了我。

    我指著張老板,“你讓他自己說,是不是準備帶你來開房的!”

    張老板見我臉色一凜,嚇得一哆嗦,哪敢說假話。于是他就把所有事情都如實說出來,末了還說:“好你個范小龍,竟然敢玩我,我***跟你沒完!”

    “這……”唐心怡難以置信的直接摔坐在地上。

    “救人還惹了一身腥,真***惡心。”我啐了一口,上前又一腳踹在張老板的身上。聽到整件事的經過,嫂子徹底愣住了,精致的臉上盡數都是不可思議,而后神情越來越難受,趴在床上失聲痛哭。

    “這次就放過你,如果你再敢打她的主意,我***就算拼上這條命,也要弄死你。滾!”我臉色猙獰,張老板嚇得屁滾尿流地跑了。

    嫂子哭的很傷心,身子跟著哭聲一抽一抽的,我心里難受的厲害,上前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范小龍不是個東西,出軌、賣老婆,你認真想想,嫁給這樣的男人值不值……”

    “算了,話就說到這兒了,你好好睡一覺,我先走了。”

    其實我很想過去抱住她,可是我沒有勇氣,我只是她用來報復范小龍的工具,有什么資格去抱她?

    我心一橫,轉身就走。

    “范小俊,那天我說用你報復范小龍是騙你的。你認識我這么多年,還不了解我是什么樣的女人嗎?如果我不愛你,我會跟你上床?!”

    沒想到我剛走到門口,嫂子忽然跑過來,從身后抱住了我,哭著說:“只有你才是真心愛我,可我是你嫂子,就算我和范小龍離了婚,我們也不能在一起。我當初為什么要嫁給范小龍,我后悔了,真的好后悔。”

    聽到她帶著哭腔的吶喊和哭訴,我的心立刻就軟了下來。

    從我認識嫂子的時候,她就是那種端莊優雅的女人,很多男生都追求她,可她都沒答應,以至于別人說她高冷,甚至說她是百合。

    這樣的一個女人,又怎么可能隨隨便便跟別人上床,更何況我是她小叔子……

    嫂子貼著我的背痛哭,我能感覺到衣服被淚水浸濕,涼絲絲的。

    “我是你嫂子,可我們卻發生了不該發生的關系,我故意那樣說,是想讓你忘掉我??蓜偛怕牭侥隳切┰?,我的心真的好痛,我不想讓你誤會,更不想讓你覺得我是個無情無義的女人。我愛你,可我又覺得對不起范小龍,我好矛盾。”

    我轉身摟住她,狠狠地親吻她的嘴。數分鐘后,直到唐心怡感覺呼吸困難時,我才放開她。她的嘴被我吸紅了,唇上還殘留著我們的口水,閃著晶瑩的光。

    我將她摟入懷中,認真地說:“我理解你的心情,因為我們有同樣的顧慮??墒?,我們不能因為世俗的眼光,就失去自己愛的人。唐心怡,我愛你,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愿意付出一切努力。”

    嫂子也緊緊地摟著我的腰,好像下一秒就是永別,所以無比珍惜當下。她說可是我們真的能在一起嗎?你愿意跟一個有過一段失敗婚姻的女人生活一輩子?

    我說我愛你,無論何時都愛你。明天我陪你去找范小龍,讓他跟你離婚,等你離了婚我就帶你去一個陌生的城市,開始我們的生活,好嗎?

    嫂子嗯了一聲,然后閉上雙眼,靜靜地靠著我的胸膛。

    睡覺是睡覺,睡醒了還是要面對該面對的問題,所以第二天一早,我和嫂子就直接去找范小龍攤牌。

    來到辦公室外面時,忽然聽到范小龍諂笑著說:“張老板,你要相信我,昨晚那件事真的是個意外,我也不知道范小俊怎么會知道這件事的……張老板?喂喂喂……媽的!”

    范小龍應該在給張老板打電話解釋昨晚的事情,聽到這些話,嫂子的臉色忽然變得不好了,我下意識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擠出一絲笑容,示意沒事,然后深吸口氣,調整好心情后,才走進辦公室。

    范小龍愁眉苦臉地坐在沙發上,手里還握著手機,看到我們走進來,他急忙說:“心怡,你昨晚去哪了,我酒醒后就發現你不見了,打電話也關機了,你沒事吧?”

    事情走到這一步,他居然還想糊弄過去,真是異想天開。嫂子面無表情地看著他,說:“范小龍,我們離婚吧。離了婚我們都不用這么痛苦了,你也可以過你想要的生活。”

    “離婚?”范小龍眉頭一緊,起身走過來,捧著嫂子的肩膀說:“心怡,你怎么了,我們好好的,干嘛要離婚呢?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嫂子猛地甩開范小龍的手,臉色寒冷地說:“范小龍,你夠了!你非要讓我把事情說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嘛?!昨晚張老板把事情都告訴我了,你還想假裝什么都不知道?我現在連罵你都覺得是浪費口水,離婚吧,咱們好聚好散。”

    這話一出口,范小龍的臉色變了幾變,隨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離婚?門都沒有!我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別想得到!”

    說完他猛地一撲直接把嫂子按住壓在了辦公室的沙發上!

    他粗暴的一把將嫂子的外衣直接扯開,露出里面的內衣,而高昂的胸部上還帶著紅紅的牙印,那是我們昨晚的杰作。

    一看到牙印,范小龍的眼睛立刻冒了火,他一把掐住嫂子的脖子,另一只手瘋狂的去扯嫂子的褲子:“婊子!這么耐不???來!我上你!”

    “范小龍!你個人渣!”

    一時情急,我抄起辦公室的椅子腿直接朝著范小龍后背砸去!

    此時嫂子的衣服已經被拉扯的不成樣子,范小龍更是不留情的直接唇舌并用,一邊掐著脖子還不忘在她鎖骨上啃咬著。

    “住手!”即便如此,在看我抄起板凳腿就要砸在他后背上的時候,嫂子還是奮力發聲阻止……

    我力道太猛,一聽這一聲想都沒想直接把板凳扔在地上,被自己的力道震得手疼,我冷著臉站在一旁:“唐心怡,他這是在羞辱你!你是傻么!”

    這一次,我是真的怒了,到底是為什么在面對這個人渣的時候她還能為他著想?

    如果唐心怡昨晚說的是真的,她是愛我的,對我有感覺的,那她對范小龍呢?難不成這不叫愛?!

    “哈哈哈,范小俊你看到沒有,她是你嫂子!是我的女人!”說著,他直接一把扯掉了她的內衣,兩只大白兔立刻跳脫出來!

    范小龍瘋狂的啃咬著,在我眼前上演著活春宮,可我嫂子呢?

    卻只是承受著,連一點反抗都不再有……

    “范小龍你夠了!”我氣不過一時怒發沖冠上前一拳砸在他的后背上,疼得他倒抽一口冷氣。

    “范小俊,老子今天就不怕告訴你!就算我把女人領進門唐心怡這個婊子也沒膽子跟我離婚!離婚!除非我死了!”

    “嫂子,你說句話!你說句話??!”此時的我已經喪失了理智。

    “小俊,你……你先出去吧……”嫂子說著痛苦的偏過頭去,她已經衣不蔽體,一想到這幅身子昨夜里是怎么在我胯下輾轉承歡,如今轉眼又成了范小龍的刀下魚肉,我咬了咬牙,直接摔門而出!

    我剛出門,辦公室就傳來了男人的淫笑,范小龍故意把聲音放的很大,污言穢語連帶著色情直接砸向了我的耳膜……

    我一拳砸在一旁的墻壁上,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漫無目的的走了有一個小時,我看著街上的人流有些無奈的蹲在地上。我沒房沒車,工作還沒找到暫時沒有落腳的地方,只能回去,把東西收拾好我就搬走!

    抱著這種心態,我快步走向小區,卻不料忘了家里已經換了鎖子,我現在,連進都進不去……

    “小俊……我有鑰匙……”是嫂子。

    我沒有回應,她低著頭站在我身側打開了房門,快步走了進去。

    一進門她直接轉身把我抱住,腳一抬把門直接關上!

    “嫂子,我收拾東西就走。”我冷哼一聲,轉身去了我的房間。

    卻不料嫂子還是不松手,一直拉扯著我進了房間,我有些不耐煩的想把她推開:“嫂子,你這是做什么?”

    “小俊,是我不好,我決定了,我離開范小龍,咱們一起走,去哪都行,我跟定你了!”說著,嫂子就開始對著我上下其手!

    原本她剛剛從范小龍那里回來已經大戰一場,此時她臉頰微紅的喘著氣,直接不管不顧的就把自己的上衣脫掉露出了完美的身材。

    “唐心怡,別再逗我了,你不煩我都煩了。”我攔住她脫衣服的手,沒好氣的想要打開衣柜,卻不料不知道她從哪里來的力氣直接一把按住我把我壓在了身下!

    “要了我吧,小俊,我愛的人是你……”說完,她細密的吻就落了下來……

    說實話,我慫了,她是我愛了多年的女人,再加上她的主動,很快我就淪陷了。

    她彎著腰,撅著屁股,以我的角度,正好能從房間里的穿衣鏡里欣賞到臀部的誘惑。

    臀部渾圓,曲線優美,猶如兩半星月,釋放著無盡的誘惑。兩腿之間的部位微微隆起,帶著一絲神秘感,讓我忍不住想看個清楚。

    不知不覺間,腹部就熱乎乎的,某處也有了反應。

    我把臉埋在她脖子里,深深地嗅著她身上的香味兒,心猿意馬地說:“讓我無時無刻都想得到你。”

    說話時,我就解開她的褲子,輕輕往下一拽,連同內褲一起脫到大腿處,臀部大小適中,肌膚堪比嬰兒肥嫩,充滿了彈性.

    情到濃時,我迅速拉開褲鏈,猛地挺腰,從后面滑進去。

    面對我猛烈的進攻,嫂子配合的呻吟著,發出舒服的叫聲。

    “嫂子,舒服嗎?”

    “別叫我嫂子……”嫂子嬌喘吁吁地說,我知道她很介意我們叔嫂關系,可我佯裝不明白,問她為什么。

    嫂子干脆不說話,我猛地一撞,說快說,不然我就一直做下去。

    嫂子哪受得了這種撞擊,當下就露出痛苦的表情,痛呼了一聲說:“小俊,我在想什么你還不清楚嗎?你還故意叫我嫂子,你好壞……”然后又讓我輕點,疼。

    用這種近乎QJ的方式占有她,讓我心理上獲得了巨大的滿足。隨后我加速運動,嫂子的喘息越來越急促,身體微微顫抖,最后的沖刺中,她終于放開喉嚨,哼著美妙的樂章。

    嫂子的溫潤,讓我也堅持不了太久,沒想到就在我摟著嫂子的身體顫抖時,臥室門忽然被推開,范小龍居然回來了……

    范小龍忽然推開門,看到嫂子和我在床上大戰,屁股貼著我的腹部,當下雙眼腥紅,一股殺人的氣勢瞬間籠罩了我們。

    看到這一幕,嫂子也嚇了一跳,急忙推開我,提起褲子,臉上盡是惶恐的表情。

    “老子弄死你們這對狗雜種!”范小龍舉起梳妝臺前面的凳子朝我沖上來,我一邊想提起褲子,一邊又想躲開范小龍的攻擊,可他的速度太快了,幾乎只是眨眼時間,凳子就結結實實地落在我肩膀上,砰地一聲,感覺肩膀已經塌了。

    也幸虧我反應快,不然凳子砸在頭上,估計就沒我了。

    就在我踉蹌退后時,范小龍手里的凳子再次落在我身上,我被放倒在地,冷汗瞬間冒出毛孔,額頭青筋暴起,疼得直抽嘴角。

    “狗雜種,連嫂子都敢碰,你死不足惜!”范小龍徹底怒了,面目猙獰,眼中濃濃都是殺氣。

    嫂子見我被打,給嚇壞了,哭著跑過來說:“別打小俊,我是自愿的。”

    聽到這話,范小龍更是暴跳如雷,吼道:“唐心怡,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東西,我早知道你們有一腿,可沒想到原來你個賤貨這么饑渴,老子饒不了你們!今天老子就當著你的面,弄死他這個雜碎!”

    說著,范小龍就狠狠地踹了我幾腳。

    嫂子哭個不停,隨后干脆用身體護住我,說:“要打你就打我,別打小俊。”

    “心疼了?還敢護著他,你以為老子不敢打你是嗎!”范小龍瞪著眼睛,兇形畢露。

    “嫂子,你快讓開!”我連忙開口,這范小龍下了毒手,再這樣下去嫂子肯定會受傷!

    可嫂子卻不肯走開,像保護小雞仔般保護著我。

    而這一幕,無疑更加刺激了范小龍,猛地一掌推開嫂子,然后高舉凳子,作勢要朝我臉上砸下來。嫂子被嚇壞了,急忙說:“住手!范小龍,到底怎樣才能讓你放過小俊,你說啊,我照辦就是了。”

    “嗬!沒想到你竟然這么在乎他!唐心怡,老子都替你臊得慌!想救他是吧,那老子給你一個機會,老子也想爽了,用嘴給老子弄出來,把老子伺候舒服了,老子就放過他。”范小龍臉上帶著獰笑,如同惡魔,令人忌憚。

    嫂子頓時愣住了,當著我的面給他口,她怎么能答應。

    我雖然自身難保,但無論如何我也不想嫂子因為我答應范小龍無恥的要求。

    “不能答應他,有種他就打死我!”

    “還敢嘴硬,老子就弄死你,反正你這條命也是我們范家給的!”

    幾拳下來,我鼻子和嘴里都是血水,腦袋嗡嗡直響,毫無還手之力。

    嫂子見我被打成這樣,哭個不停,用力推開范小龍說:“我答應你就是了,但你必須先放了小俊。”

    “嫂子,不能答應他!不然我這輩子都不能原諒自己!范小龍,你威脅她算什么男人,你沖我來??!”我試圖站起來,可站起來都搖搖欲墜,哪有力氣打架。

    “他不能走,他走了就沒意思了,唐心怡,你必須當著他的面給我口!”范小龍獰笑著說。

    嫂子聽到這話,忍不住緊蹙眉頭,睫毛抖動得厲害,一股莫大的羞辱感瞬間出現在臉上。

    “我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我抽空全身的力氣,撲向范小龍,可剛沖過去,就被他一腳踹倒在地,想再爬起來都難。

    范小龍拿著凳子走過來,右腳踩在我胸口,用力碾了碾,整個胸膛都生疼起來,感覺呼吸都特別困難。

    他冷笑著對嫂子說:“我給你一分鐘時間考慮,如果你不同意,那老子今天就弄死他!”

    我拼命搖頭,只希望嫂子別答應范小龍猥瑣的要求,可結果卻不如人意,掙扎了幾十秒,嫂子最終還是同意了。

    她用一種歉意的目光看著我,希望我能理解她,可作為男人,一個愛她的男人,我怎么接受這種事情。

    我不能!

    那時我感覺自己就像是廢物,那么的沒用,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心如刀割,疼得不能呼吸。

    嫂子蹲在范小龍面前,遲遲不動。

    范小龍卻急了,抱著她的頭,使她的臉埋進雙腿之間,興奮地說:“賤貨,快給老子弄啊,你不是想救他嘛,弄完老子就放過他!”

    嫂子好像被憋得快窒息了,使勁推開范小龍,大口喘氣。猶豫了好久,才緩緩抬起手,拉開范小龍的褲鏈。那里早已怒然昂頭,將內褲頂得老高,興奮的笑容在范小龍臉上擴散,眼中盡數都是躁動的欲望。

    范小龍已經按捺不住沖動,抱住嫂子的頭,將下面伸向她紅潤的小嘴……

    嫂子臉色通紅,下意識地閉緊嘴巴,而她的反抗,讓范小龍更加興奮。

    看到嫂子受辱,我簡直比死都難受,正當范小龍所有注意力都在嫂子身上,我忽然一口咬住他的腿,咬得很緊,寧死不松口。

    范小龍疼得大叫,青筋瞬間補滿額頭,雙眼赤紅地說:"狗雜種,老子弄死你!"說著就舉起凳子,準備朝我的頭砸下來。

    而誰都沒想到,就在這時候,門口忽然又出現了一道身影,這人居然是小姨。

    范小龍沒想到小姨會來,褲鏈拉開,那里還昂著頭。急忙扔下凳子,拉上拉鏈,滿臉驚慌失措。

    "你們在干什么?!"小姨蹙著眉頭,冰冷的目光一掃我們仨。

    “小姨,你來的正好,范小龍想強了嫂子!”我心里一合計,立刻脫口而出。

    “范小俊,你***胡說什么,根本就沒有這事!"范小龍說。

    小姨沒那么好騙,看到我滿臉血跡,顯然是挨了打,自然是相信我的。

    一聽這話,小姨一臉冰霜,她直接開口:“范小龍,我只想要一個答復,你選唐心怡還是選我?我想你心里應該有數。如果你最終的選擇是她,那你的鞋廠的事情,我也不管了,你得罪了張老板,自己知道會是什么下場!”

    小姨這話一出,帶著十足十的氣場和威壓,這年頭別管是什么人,有本事的就有話語權,比如現在的小姨。

    范小龍的臉色立刻變了,一提到張老板他巴不得給小姨跪舔,所以他直接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小姨。

    而我,帶著一身的傷,拉著嫂子從家里走了出來。

    “疼不疼?”一邊說著她伸出手就要扶住我。

    我一把將她的手推開,站在樓梯間開口質問:“為什么要答應范小龍的要求,想過我的感受嗎?”

    嫂子聽到我這話,滿臉復雜道:“小俊,我不答應他,他就要傷害你,你知道如果他手里的凳子砸在你頭上,會是什么樣的后果嗎?”

    “哦?那你在辦公室里為什么不反抗?”我借著生氣直接問了出來。

    哪怕嫂子已經選擇了我,可那天的舉動還是像我心里的一根刺,生疼。

    “我……我能有什么辦法?離婚還沒辦下來,如果我不順著他,他可能死都不會跟我離婚,我是為了跟你在一起??!”

    “在一起?跟他睡完跟我睡?護著他也看不得我受傷,你到底怎么想的?!”

    “你……范小??!如果你不能接受,那你就走吧,以后咱們不要見面了。”

    嫂子說完就下了樓,背影是那么的凄涼,我心里猛然一痛,急忙下樓追上她。當時的情況,如果我是嫂子,也同樣會這么做,因為我愛她,必須保護她。

    我恨的人不是嫂子,而是我自己,但凡我有點用,嫂子也不會被范小龍逼成那樣。我從后面摟住她,不停地道歉。我說對不起,是我太沖動了,其實我是恨自己沒用,連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

    嫂子消了氣,柔情似水地說:"小俊,你不用自責,你已經很好了。昨晚如果不是你及時趕到酒店,我就失身了。還有那天我爸暈倒了,也是你救了他呀。咱們都剛進入社會,現實和理想總會有差距,但在這種環境中,我們才能成長。"

    我忽然覺得嫂子好善解人意,心里暖暖的,卻不知道怎么表達內心的感受。

    隨后幾天我邊找工作邊找房子,找了一套房很小,一室一廳,但我一個人也夠住。幾天后工作也有了著落,一家廣告公司的策劃師,正好我大學就學的這門專業。

    我以為生活從此能走上正軌,沒想到上班第一天,我就遇見了一個不可理喻的女人,張雨蕁。

    上班那天,作為新人,總要和同事打好關系,可我和張雨蕁打招呼的時候,她很討厭地瞥了我一眼,說:“屌絲,別想跟我套近乎,姑奶奶不吃這套。”

    我當時就愣住了,怎么還有這種女人?只不過是個打個招呼而已,又不是怎么她了,至于反應這么激烈么?

    熱臉貼人家冷屁股,這事遇誰都有氣,不過我初來乍到,不想跟她計較。我以為只要躲著她,不搭理她,我就能平安無事??刹块T主管卻讓張雨蕁帶我入行,讓我叫她師父,硬生生把我推進了火坑!

    張雨蕁二十出頭,長得挺好看的,五官比較立體。只是她身材略瘦,胸部也不是很飽滿。

    她這人脾氣古怪,一言不合就讓我忙的腳不點地。

    “師父口渴了,去給為師倒杯水!”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我屁顛屁顛接滿水杯遞給她。

    她端著杯子說:“桌子上這幾份資料沒用了,丟垃圾桶吧。”

    我感覺自己就是她的傭人,心想又不是你給我發工資,牛氣什么呀!

    就在這時,張雨蕁忽然將杯子里的水潑在我腳下,地板沾了水特滑,我腳一滑,當下摔了個四腳朝天。

    腦袋猛地撞在地板上,頓時頭暈目眩,我下意識甩了甩頭,視線才變得清晰??蛇@時我卻愣住了,她穿著銀灰色的短裙,美腿裸露。以我的角度,正好看到短裙里面的景色……

    我倒在她腳下,目光正好能看到渾圓的大腿,兩腿之間的部位微微隆起,穿著一條性感的內褲。我當時就傻了眼,沒想到摔倒后,能看見這么香艷的一幕。

    張雨蕁本來笑得前合后仰,忽然間意識到自己走光了,笑聲戛然而止,接著整張臉都變得緋紅。她怎么都想不到,本來想捉弄我,結果卻被我看了下面,可謂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王八蛋,敢偷窺,踩死你!"張雨蕁惱羞成怒,也不顧走光了,直接一腳踹向我肚子。

    我肚子吃痛,站起來難受地說:“你有完沒完,我來這里就想好好上個班,你為什么要針對我,我到底怎么你了?”

    遇見張雨蕁這么個女人,真***是日狗了。

    "哎喲喂,瞧瞧你那副德行,還是不是男人呀,開個玩笑能死嗎?"張雨蕁見我冒火,滿臉的鄙夷。然后又說:"這點委屈都受不了,你怎么在公司里混,怎么在社會上立足?"

    明明就是她做錯了事,居然還給我講這些大道理,真是服了。

    "為師不僅要教你工作上的事情,還得教你怎么做人,怎么生存。范小俊,你要理解為師的一片苦心呀!"

    我直翻白眼,簡直要瘋了。

    可面對生活的壓力,我不能由性子胡來,只能無底線地向張雨蕁妥協。同樣都是女人,怎么就和嫂子的差距那么大?

    那天剛下班,嫂子打來電話說,她去租房做飯,等我回去就能吃飯了。

    回到家里,嫂子已經做好飯菜,租房里到處都是飯菜的香味?;蛟S多了一個女人,這里真有一點家的感覺。

    桌子上放著五六個菜,都是我喜歡吃的。不得不說,嫂子的手藝真的很好,色香味俱全,堪比大師的手藝。

    嫂子不停地往我碗里夾菜,那天我吃了好多,最后實在撐不下了。吃完飯,嫂子清洗碗筷,我則靠在門口,看著嫂子婀娜的背影。

    她穿著一條修身牛仔褲,將美腿襯托得更加修長,臀部微微上翹,輪廓曲線優美。上身是一件白色的寬松雪紡衫,優雅中流露著慵懶,特別迷人。

    溫飽思淫欲??吹缴┳用盥纳聿?,我忍不住想入非非了,走進去從后面抱住她,下巴擱在香肩上,深深吸著淡淡的香味。

    "嫂子,今晚別走了,留下來陪我吧。"我閉著雙眼,好想摟著她漸漸老去。

    嫂子放緩手上的動作,說:"是不是又胡思亂想了?我已經給我媽說了我想離婚,如果我晚上不回去,他們會起疑心的。小俊,你知道我現在最擔心的事情是什么嗎?我怕我媽他們不同意我們在一起。"

    不同意才正常,同意反倒奇怪了。不過就算這條路再難走,我都會堅持。

    我說這件事交給我,我會讓他們明白我對你的心意。

    后來待了不久,嫂子就要回去,我閑著沒事,就送她回去。夜幕降臨,繁華的街道車水馬龍,嫂子挽著我的手,迎著微涼的晚風,感覺真好。

    送她到樓下,我才往回走。當時不禁想起嫂子說的話,她父母不會同意我們在一起。

    我嘴上說的輕松,但心里卻倍感壓力。

    我剛大學畢業,一無所有,拿什么給嫂子幸福,她爸媽憑什么放心地把她交給我?難道就憑我幾句蒼白無力的保證?

    腦子里正想著這些事,絲毫沒察覺一輛面包車停在路邊,下來兩個穿著背心的壯漢,直到攔住我的去路,才意識到有問題。

    "你叫范小俊吧,我們老板想見你,請你跟我們走一趟。"一個留著板寸的男人說。

    “你們老板是誰?我不認識你們!”

    我一邊說著轉身就要跑卻被大漢直接拽住了手臂,硬生生塞進了后備箱……

    幾十分鐘后,車停在一家會所后面,從后門上了三樓,來到一間房的外面,大漢輕叩房門,說道:"張老板,你要的人帶來了。"

    里面有人應了一聲,聲音似乎在哪里聽過,但一時想不起來。直到大漢推開門,我才看到里面的沙發上,坐著被我打過的那個供應商,張老板。

    我忍不住皺了下眉頭,麻煩來了。

    我下意識想離開,可那倆大漢緊緊盯著我,沒有任何機會。

    張老板翹著二郎腿,手里夾著香煙,似笑非笑道:“范小俊,沒想到吧,咱們又見面了。”

    “你想干嘛?”

    落在他手里絕對沒好事,我時刻做好了要跑的準備,全身緊繃。

    張老板挑眉道:"別緊張,我只想跟你好好聊聊。"然后擺擺手,示意那倆手下出去。

    "我聽說你剛大學畢業,有沒有興趣跟我干?這幾年我的生意越做越大,我也需要有能力的年輕人加入,而你也比較適合,我希望你來跟我干。"

    我打過他,可他不僅沒追究那件事,還想招攬我,這里面肯定有蹊蹺。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