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體育老師粗又長好猛好爽*車速比較快的校園甜

    “嫂子,你的身體可比你誠實多了,想要就說,我會滿足你的。”我無恥地開口,仿佛這些年暗戀她的感情都找到了宣泄口一般。

    嫂子聽到我這話,俏臉變得嬌艷欲滴,猶如出水芙蓉,讓我欲罷不能。

    很快,她的睡裙就被水打濕,變成半透明狀,貼著嬌軀,隱約可見里面那副妖嬈的身軀。

    我目光炙熱,忍不住親吻她的脖子,一邊摳動手指,嫂子的身體猛地一顫,下意識咬著嘴唇,努力不發出任何聲音。

    這時,范小龍壓低聲音說:“老婆,開門,老公陪你洗鴛鴦浴。”

    嫂子緊緊蹙著眉頭,也許不想讓我再亂動,于是她干脆緊緊摟著我,說:“老公,聽話,你快回屋吧,我洗完澡就出來。”

    嫂子的聲音明顯帶著一絲顫抖,范小龍似乎察覺到什么,就立即說老婆,你怎么了,身體不舒服嗎?

    “沒……沒有。”嫂子說。

    也許因為范小龍就在門外,心理上有種巨大的沖擊感,腹部燥熱,某處已然怒然昂頭,頂著嫂子既舒服又特別的難受,恨不得馬上尋找一處溫潤的秘境。

    欲望是恐怖的,它會讓你忘掉理智、甚至忘掉倫理道德。不多時,我抬起右腿,用膝蓋分開嫂子的雙腿,撩起睡裙,里面竟然是真空的。

    嫂子意識到我的意圖,嚇得不輕,臉都變了顏色。急忙用手捂住下面,不給我任何機會。

    范小龍見嫂子不開門,只好失望地說:“那好吧,你洗快點,我回房間等你。”說完就走了,腳步聲越來越遠。

    “范小俊,瘋了吧你,我是你嫂子!馬上滾出去,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范小龍剛走,嫂子就殺人般瞪著我說。

    “對我不客氣?咱們看看到底是誰對誰不客氣!”說完,我猛地一頂,將身下火熱直接抵在了她的翹臀之間。

    “范小俊,你禽獸不如!”

     文學

    嫂子拼命想推開我,可她的力氣沒我的大,我撬開她雙腿,就準備挺身而入。

    嫂子見下面要失守,嚇得花容失色,立即向我求饒,“小俊,別這樣,我是你嫂子,我們不能做這種事。”

    嫂子哭了,眼睛紅紅的,也不知道為什么,看到她這副表情,我心里好像被針扎了一下,莫名地難受。

    可我還是佯裝強硬的開口威脅:“不這么做也可以,但你要滿足我一次,怎么樣?”

    嫂子咬著嘴唇猶豫了好久,最終決定用手幫我解決。

    當她握住我那里的時候,一股暢快淋漓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每個細胞,我不禁吸了口冷氣。

    幾分鐘后,我渾身一顫,嫂子也顧不得洗手,只留下一句‘我恨你’,就直接出去了。

    欲望漸漸消散開,理智再次控制大腦,這時我才感覺我是多么的猥瑣,多么的無恥,竟然逼心愛的女人做這種事,嫂子一定恨死我了。

    次日早上,嫂子冷臉看著我,一雙眸子里閃過的是恨意,咬牙切齒的恨意。

    “小龍,我準備回娘家待幾天。”吃著早餐,嫂子突然開口。

    “好。”范小龍想都沒想直接答應下來,可在我看來,她是無法面對我才決定回娘家,又或者她怕我更加為所欲為。

    吃完早餐,嫂子帶著幾件換洗的衣服走了。范小龍點燃一支煙,若有所思地看著我,問道:“那天你聽到什么了?”

    我知道他問的是他和陌生女人上床那件事,我說該聽的不該聽的,我都聽到了。范小龍,紙包不住火,嫂子早晚會發現你出軌。

    范小龍卻不以為然地一笑:“你只聽到我房間里有個女人,但你卻不知道是誰,不然你早告訴心怡了。有件事跟你說一下,從今天開始,你搬出去住,別像一條狗似的賴著我們家不走。”

    “我要是走了,那你豈不是更為所欲為了?我不會走的,我必須找到你出軌的證據,讓嫂子知道你是什么樣的人!”

    我咬牙切齒的開口,這個男人欺騙了嫂子還把臟水潑到了我身上,真是個人渣!

    范小龍眼中泛著寒光,戟指怒目道:“她是我的女人,你搶不走。還有,我對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最好別得寸進尺,不然別怪我心狠手辣!”

    我咬著牙,轉身就摔門出去了。

    沒想到,到了中午,突然接到了小姨打來的電話。

    “小俊啊,事情做的怎么樣了?”一聽這個我就知道小姨問的是上了唐心怡的事情。

    “沒怎么樣,她根本不怕那段視頻。”我有些氣憤。

    小姨沉默了幾秒說:“沒事,慢慢來,她早晚會同意的。對了,那段視頻不能讓你哥看到,不然你不僅得不到嫂子,就連你哥都不會放過你。”

    隨便聊了幾句,小姨就掛了電話。

    隨后我在外面溜達了一陣,看有沒有合適的工作。下午回去的時候,我在小區樓下又遠遠的瞧見了小姨,穿著露背裙和黑色絲襪,顯得特別嫵媚。

    接著她就上了樓,我心里有些納悶,小姨在這邊并沒有什么親戚朋友,怎么最近連著兩次遇到她了?

    我到家時,門鎖著,我用鑰匙開門,可怎么也插不進去,定睛一看,才發現范小龍換了新鎖。

    我咚咚咚地敲門,邊說:“范小龍,開門。”

    可里面卻沒有人答應,我就奇怪了,范小龍的車停在下面,說明他應該在家里。而且我明明看到小姨也上來了,難道她不是來我們家的?

    心里疑惑,我就貼著門縫聽里面有沒有動靜,結果還真聽到了一些聲音。

    小姨略帶緊張地說:“是小俊。”

    “噓,沒事,門鎖我已經換掉了,他進不來。我們別說話,他等會也就走了。”范小龍說。

    聽到他們的對話,我心里更好奇了,為什么小姨在里面,卻不給我開門,而且她的聲音還顯得緊張?

    為了弄清楚真相,我干脆不再敲門,假裝已經走了。

    果然,過了不久范小龍就笑呵呵地說:“這么久都沒動靜,他應該走了。早上我試探過他,他應該不知道那天在我房間里的人就是你。范小俊這小子,早晚會給我們惹出麻煩,所以我必須把他攆出去。”

    咯噔!

    我心里猛然一驚,那天跟范小龍上床的人居然是小姨?!我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姨笑吟吟地說:“其實就算他知道也沒事,我們倆的事情,早晚要暴露的。小龍,你是不是害怕了?”

    “哈哈,我好害怕。”范小龍邪笑幾聲,“我怕把小姨伺候得不夠舒服。小姨,我忍不住了,我要弄你。”

    我整個人都怔住了,等我回過神時,房間里面已然響起小姨放蕩的呻吟,和那天我聽到的聲音一模一樣。

    小姨叫王艷,剛三十歲。她和我們家本來沒有什么關系,只不過早些年我媽幫過她,她和我媽就以姐妹相稱,所以我們才叫她小姨。

    但我做夢都沒想到,她和范小龍竟然有床上關系。

    也正是這時,我才忽然想起來,那天我帶著嫂子捉奸失敗后,從家里出來為什么會遇見小姨,而且她從樓上下來的。她是故意躲上樓,目的就是避免被我看見,對她產生懷疑。

    “用力,用力干我!”小姨的呻吟越來越明顯

    范小龍喘著粗氣,說:“小姨,你可真夠騷的,不過我喜歡。嘿嘿。”

    很快的,我腹部也變得燥熱,忍不住猛地踹了幾腳門,喝道:“范小龍,開門!你們說的話我都聽到了!”

    聲音剛響起,里面就沒有了動靜。

    我不停地敲門,沒多久范小龍就打開門。我幾步走進去,一眼看到臉色緋紅的小姨,她不敢直視我的目光,眼神恍惚,表情尷尬。

    我轉身看著范小龍,說:“范小龍,真沒想到啊,你們兩個竟然有一腿,那天跟你在臥室里上床女人的也是她,對嗎?”

    范小龍戟指怒目道:“范小俊,你敢把我們的事情說出去,我***找人弄死你!”

    我毫不在乎地說,你們的丑事都被我發現了,你還敢恐嚇我?真是個豬腦子!

    “***的!”范小龍爆了句粗口,抓起凳子就準備砸我。

    見狀,小姨急忙說:“小龍,住手!讓我跟他談談。”

    范小龍舉著凳子,猶豫了幾秒,才咬牙切齒地放下凳子,冷冷地哼了一聲。

    小姨走過來說:“小俊,你跟我來,我們找個地方談談。”然后就走了出去。

    我猶豫了幾秒,才跟她出去。

    下樓的時候,我不經意地瞥了一眼小姨的背影,意外地發現絲襪上面,有一股白色的液體緩緩下流,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如果被別人看到,總是不好的,于是我就淡淡地說,你腿上有東西。

    小姨低頭一看,看到大腿上的液體臉倏然泛紅,急忙用紙巾擦干凈。

    后來小姨帶我到附近的音樂吧,要了一間雅間,私密性還不錯。小姨捧著一杯咖啡,不時地看我一眼,想說話,卻又不知道怎么開口。

    我就直截了當地說,你想跟我談什么?

    “替我們保密,尤其不能讓嫂子知道我跟你哥的事情。只要你答應,無論你有什么條件,小姨都盡量滿足你。”她認真地看著我,幾秒后又補充道:“哪怕跟你上床,小姨都答應。”

    我以前經常聽別人說小姨生活放蕩,但我沒親眼所見,所以我不相信??陕牭剿@樣說,我又不得不信。

    下意識的,我看向小姨飽滿的胸部,裙子是低領,以至于兩團白嫩的胸部露出來大半,中間形成一條很深的溝壑。正是少婦年齡的她,誘惑力實在太大了。

    “小姨美嗎?”她見我盯著她的胸部,便嫵媚一笑,眼神特別勾人。

    我趕緊掐了下大腿,這才覺得清醒許多。我說:“小姨,那天你給我的視頻,到底是誰拍的,又是從誰手里拿到的?

    當初我用視頻威脅嫂子的時候,其實她并不是我想象中那么害怕,更多的則是羞臊,畢竟視頻中的她一絲不掛。而且她說過,視頻是范小龍拍的,可我沒相信。

    小姨微微簇起眉頭,沉吟幾秒后,才說:“其實唐心怡沒有出軌,視頻是你哥拍的,是我偷偷從他手機里傳過來的。”

    “其實我喜歡小龍很久了,可我們是姨甥關系,注定我不能嫁給他。我也想過就此放手,可我發現我根本做不到,既然我得不到,那別人也別想占有。”

    “我想盡辦法要拆散他們,正好你喜歡唐心怡,于是小姨就想利用你,來報復她。我想幫你跟她上床,然后再告訴范小龍,這樣一來,他們非離婚不可。”

    小姨一字一句的說著,語氣中太透露著些許的傷感,但此時的我已經完全懵逼了,就像是被雷批了一般!

    我居然誤會了嫂子,還脅迫她做了那樣的事情!我真***不是人!

    小姨見我不說話,繼續說:“小俊,你不是喜歡唐心怡嗎,你想得到她對不對,那你就和小姨合作,拆散他們,我們都得到心愛的人。”

    我不否認,我確實想得到嫂子,但我卻不能因為自己的私欲去做傷害她的事情。

    正在我百般糾結的時候,小姨忽然握住我的手,說:“小俊,小姨答應你,只要你跟我合作,我可以給你錢,可以跟你上床,給你想要的一切。”

    不知道什么時候,小姨已經脫掉鞋子,用腳輕輕磨蹭我的腿,麻麻癢癢的,令我全身的毛孔都瞬間張開。

    “可是,如果你敢破壞小姨的計劃,別說你哥不會放過你,就連小姨都不會放過你。小姨的人脈你應該知道,得罪我可比得罪你哥恐怖得多。”

    小姨見我猶豫不決,忽然將腳伸向我兩腿之間,緩緩揉搓起來……

    我不得不承認,小姨的技術特別嫻熟,即便是腳,都能精準地找到男人最敏感的部位,比嫂子用手都厲害。

    我下意識低頭看了一眼,腳型修長,腳趾如同嬰兒的手指,特別精致。

    我被她撩得夠嗆,很快身體就有了明顯的反應。小姨察覺到我下面的變化,就用一種風情月意的目光看著我,舔了舔嬌艷的紅唇說:“小俊,只要你點下頭,小姨馬上就跟你去開房,讓你盡情地享受。”

    她那雙眼睛好像會勾魂似的,有那么一瞬間,我還真被她給迷惑住了。我趕緊甩了甩頭,站起來說:“小姨,我們都想得到心愛的人,可我不想因此去傷害嫂子。所以,我不能答應你。”說完我趕緊走了。

    天已經黑了,空氣涼了下來,我深吸幾口冷氣,平復心里的躁動。

    那天我沒回去,隨便找了一家賓館睡了。

    第二天我去找嫂子,我錯怪了她,傷害了她,所以我必須要向她道歉,向她承認錯誤,即使她不會接受。

    嫂子的娘家在江城市郊,我買了些水果就過去了,嫂子打開門看到是我,平靜的臉上,倏然冒出一股寒氣,厭惡地看著我說:“你來干什么,我們不歡迎你,你走吧!”

    說著,嫂子就準備關上門。

    這時唐父忽然問道:“心怡,大清早的,誰呀?”

    他走了過來,看到是我,臉上立即堆滿笑容:“原來是小俊呀,快進來,你看你來就來吧,還花這些錢,都是自家人,客氣干嘛?”

    “伯父,好久不見,您更精神了。”看到伯父這樣,唐心怡一時也不會趕我走,我趕緊拍馬屁,順便溜進去。

    唐父笑呵呵地擺擺手,然后對嫂子說:“心怡呀,還愣著干嘛,快給小俊泡茶啊。”

    “我自己來就行了,不用麻煩嫂子了。”說完我立刻泡了兩杯茶,遞給唐父一杯。

    嫂子的目光時不時的落在我身上,那目光里帶著的仍舊是濃烈的嫌棄和恨意,她在旁邊待了一會兒直接回屋不再出門。

    “那什么,心怡***去買菜了,我去看看她回來沒有。小俊,你隨便點,別客氣,當是自己家。”說完,伯父就打開門走了出去。

    聽到了關門的聲響,我鼓足了勇氣來到了嫂子的房門外:“嫂子,我是來向你道歉的,別生氣了好嗎?我保證我以后不再做傷害你的事情。”

    “范小俊,你走吧,我不想見你。”嫂子淡淡地說,她這種平靜的語氣,讓我特別得不舒服。

    “是我錯怪了,你沒有出軌,嫂子你要是肯原諒我就立刻刪掉那些視頻!”我拿出手機來假裝操作著。

    門忽然就被打開,嫂子一把把手機拿過去,隨后開口:“你怎么會有那段視頻?誰給你的?”

    她充滿質疑的目光看著我,顯然不相信我會輕易刪掉視頻,自己在努力的翻找著。

    “范小俊,你最好跟我說實話!”

    “我……”我有些為難,說實話就意味著把范小龍出軌的事情給抖落出來,而唐心怡顯然是不會相信的,可能還會因此跟我結下更大的梁子,可如果不說實話,我又實在找不到理由。

    “說不出來是吧?現在的你,讓我感到惡心,你對我所做的一切,我這輩子都不能原諒你!”

    說完,她直接一把將我的手機摔在地上,隨后就關門再次進屋。

    這時,嫂子的手機響了,隔著門我也聽到了她接聽電話的動靜,是伯母打來的。

    聽不清對方說了些什么,嫂子臉色大變道:“媽,你別著急,我馬上下來!”然后匆匆跑了出去。

    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一定是很要緊的事情,于是我也跟著嫂子下樓。

    下樓的時候,她打了急救電話,我才知道是唐父暈倒了。我們從樓上跑下來,看到不遠處圍了一群人,跑過去幾步,果然是唐父躺在地上,失去了知覺。

    唐母已經哭成淚人兒,看到我們來了,哭著說:“心怡,你看你爸這是怎么了,這可怎么辦呀,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也不想活了。嗚嗚嗚。”

    “媽,別急,我打了120了,爸爸一定會沒事兒的!”唐心怡強忍著心中的慌亂,可站在一旁的我卻把這一切都看在眼里。

    唐母似乎想到了什么,就說:“范小龍呢,家里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他這個當女婿的,就不來看一眼嘛。”

    嫂子猶豫了下,隨后撥通范小龍的電話,但電話接通沒一會兒就掛斷了。

    她支支吾吾地說:“媽,他在陪幾個重要客戶談生意,恐怕一時半會趕不過來。再說他又不是醫生,他來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我爸早些年建了個鞋廠,規模不大,幾年前交給范小龍經營,如今范小龍是鞋廠的老板。

    “他可真是我們家的好女婿!”唐母說。

    嫂子自然能聽出唐母的意思,可也沒說什么??戳丝磿r間,緊蹙眉頭說:“救護車怎么還沒來?實在不行就開車送我爸去醫院,這樣能省不少時間。”

    “不行!”我一口否定,我們都不知道唐父因為什么暈倒的,盲目搬動他的身體,有可能會導致情況變得更加危險。所以除非是萬不得已,否則我們不能擅自搬動唐父的身體。

    說完我就蹲下來,解開唐父的皮帶。

    嫂子見狀,立即喝道:“范小俊,你干什么!”

    唐父昏迷,勢必會造成呼吸困難,血液流動也會緩慢,所以要解開皮帶的束縛。但我沒時間跟她解釋,解開皮帶后,我順便又解開褲子上的扣子。

    我沒學過醫,也不懂醫術,但之前我看過很多類似的并發癥,只能通過常識給唐父一點救助,希望對他有幫助。

    唐父呼吸很微弱,甚至用手指都感覺不到,顯然是缺氧,我索性就給他做人工呼吸。

    很快救護車來了,打上氧氣,簡單檢查唐父之后,就立即送往醫院。嫂子母女坐救護車陪同。

    等我趕到搶救室外面時,正好看到唐母在詢問一名大夫,大夫說:“病人是因為心肌梗賽發作導致昏迷的,不過還算好,病情已經控制住了,大問題沒有,但以后一定要多加注意。”

    聽到大夫這樣說,嫂子母女臉上終于露出了喜色,唐母感激地說:“大夫,謝謝你,以后我們一定會注意的。”

    大夫擺擺手說:“我聽護士說,她們趕到的時候,有人正在搶救病人?要謝的話,你們應該去感謝救他的人,如果病人長時間缺氧,那后果就嚴重了。”說完大夫就走了。

    這時唐母看到我來了,就說:“心怡,小俊來了,我看小俊都比范小龍靠譜得多,我不信工作比人命關天的事還重要。這個女婿啊,唉!你好好謝謝人家小俊,我去病房陪你爸。”

    嫂子轉過身來看向我,一雙眸子里盡是復雜的神色。

    我就站在原地,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我攥了攥拳頭,主動走了過去:“嫂子,伯父沒事了吧?”

    她緩緩地點了點頭。

    “沒事就好,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就給我打電話,反正我也沒事做,隨叫隨到。”說完我轉身就走。

    “范小俊。”嫂子的聲音在背后響起,我停下了腳步卻沒有回頭。

    “謝謝你。”

    我一愣,然后回頭笑著說:“嫂子,別客氣。我走了。”

    “別走呀,忙了一天,你連飯都沒吃,心怡,你爸現在沒事了,你帶小俊出去吃點東西吧,這里我來照顧。”說著,唐母就推了推嫂子,示意讓她帶我去吃飯。

    看到了嫂子臉上仍舊復雜的表情,我連忙開口:“不用不用,還是照顧伯父要緊,我自己隨便吃點就行。”

    “要不是你幫忙,還不知道后果有多嚴重呢。今天先去外面將就吃點,改天我再好好招待你。”

    唐母一再堅持,嫂子也拗不過,還是帶著我出去吃飯。

    一路上我們都沒有說話,這家醫院附近,有一家餐廳比較出名,后來我們就去了那家餐廳。

    餐廳有三層,中西餐結合,二樓是獨立的雅間。

    服務員領著我們去雅間,經過一間雅間外面時,里面忽然響起熟悉的聲音:

    “小龍,昨天我和范小俊談了,沒想到他軟硬不吃,我看他早晚要把我們的事情告訴唐心怡,你得有個心理準備。”小姨說。

    我能聽見這句話,嫂子自然也能聽見,不禁簇起眉頭。

    范小龍說:“他敢告訴心怡,我就找人弄死他!”

    “小龍,你老實告訴小姨,如果唐心怡知道我們上過床,要跟你離婚,你準備咋辦?你選她還是選我?”

    聽到這句話,嫂子的臉色忽然大變,眼眸中盡數都是不可思議,數秒過后,滿臉怒火。正當她想沖進雅間時,我急忙將她拉走。

    “放開我,我要找他們問個明白!”嫂子猛地甩開我的手,雙眼濕潤,淚水忽然滑落臉頰。

    我說你想問什么,他們說的還不夠清楚?你現在沖進去質問他們,對你沒有什么好處。想了想我又說:“你先假裝不知道這件事。等考慮清楚再跟他們攤牌。”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嫂子抹掉眼淚,一把將我的手推開,直接走向范小龍的雅間。

    當嫂子揭開雅間門簾時,范小龍和小姨皆是一驚,慌忙之余,范小龍站起來笑呵呵地說:“心怡,你怎么來了?爸沒事了吧,我正準備趕過去呢。”

    “啪!”沒想到范小龍的話音剛落,臉上就挨了狠狠的一巴掌,頓時間,臉上便出現了幾道紅印。

    小姨急忙摸了摸范小龍的臉,滿臉心疼地開口:“小龍,沒事吧?”

    看到這幕,嫂子的臉色愈加寒冷,咬牙切齒地說:“真不要臉!”然后轉身就走。

    范小龍想去追她,卻被小姨一把拽了回來:“早晚都要面對,有什么區別么?”

    這話一出口,范小龍一時也沒了動作,轉眼他的目光落在了我身上。

    “范小??!你這個吃里扒外的東西!”掄起酒瓶就要打我。

    小姨急忙拉住他,沖我說:“還不快走!”

    我從餐廳出來,嫂子已經走遠了,我急忙追上去。她雙眼紅紅的,淚水打轉??吹剿@么難受,我心里也像針扎似的,可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于是就只好陪她一直走著。

    走了不遠,她忽然停下腳沖我吼道:“范小俊,你到底煩不煩人!別再跟著我了!你走吧!”

    她這么難受,我怎么忍心離開,我不說話,但也沒有走。

    見我這樣,嫂子也束手無策,然后繼續往醫院走。來到醫院后,她說:“不要跟我爸他們說這件事,一個字都不許提。”

    我點點頭。

    來到病房,唐父躺在病床上,唐母則坐在旁邊,給他削水果。嫂子擠出一絲笑容,問道:“爸,好點沒?”

    “不要緊,一點小問題。我聽說這次是小俊救了我,咱們可得好好謝謝他。”嫂子下意識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

    到了晚上,唐父讓我們回去,唐母留下來照顧他。嫂子本來不想走,可唐父再三重復說自己沒事,后來只好先離開醫院。

    從醫院出來,嫂子說:“這么晚了,你還不回去?”

    “我想陪陪你,盡管你不需要我陪,可我還是不放心。”我有些猶豫但還是把自己想說的話給說了出來。

    “我沒事,你走吧。”說完她先走了。

    嫂子沒有回家,經過一家酒吧時,她走了進去,坐在角落里喝悶酒。

    認識她這么久,我很少看到她喝酒,可那天晚上,一杯高度雞尾酒只是兩口就喝完了。我知道她心里難受,所以我沒攔她。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們上過床?你為什么不早點告訴我?難道你也想看我的笑話?”她顯然是有些醉了,說話的時候眼身子都跟著晃悠了起來。

    “我說了,可你不信……”我有些為難,這種時候說什么都是錯。

    “沒想到是我錯怪了你,你手機里面的視頻,也是王艷給你的吧?視頻是范小龍拍的,能動他手機的人不多。”

    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猶豫了下:“這件事你打算怎么處理?”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按著唐心怡的性子是絕對不可能當做什么都沒發生過的,所以只能面對。

    嫂子抱著頭,一副痛苦的模樣說:“我不知道,我真的好亂。”

    那晚嫂子喝了很多,離開酒吧的時候,她已經走不穩路,我攙著她出來,然后送她回家,把她安頓好才準備離開。

    酒后的嫂子,俏臉紅潤,面靨如花。她看著我,眼神也變得迷離起來,嬌艷的紅唇泛著晶瑩,釋放著無盡的誘惑。

    我心如鹿撞,不敢再久待。

    正準備走時,嫂子忽然拉住我的手,臉紅如血,眉梢眼角地看著我,卻又不說話。

    從她那種眼神,我也許能猜到她在想什么。愛和欲望交織,我試探性握住她的手,然后坐在床上。她嬌羞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緩緩地閉上眼睛,睫毛微微顫抖,可見她內心的緊張。

    見她一副任君采擷的模樣兒,我再也把持不住了,俯下身吻住那兩片嬌艷的紅唇。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