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半夜他用力挺進我的身體:幸福的一家

    “趙嬸,我最近研究中醫按摩,研究了一個新的按摩手法,專門按摩女人那個地方的,可以將女人的興致提到最高,趙嬸想不想試試?”易小天見趙梅已經有些耐不住了,在她耳邊哄道。

    一聽能將興致提到最高,趙梅不禁心動。

    “不過趙嬸,這個按摩還需要一點點小道具,旁邊正好有塊菜地,我去摘根瓜過來。”易小天在說到瓜的時候,故意在趙梅的那里狠狠動了一下,惹得趙梅忍不住渾身一顫,差一點直接就飛了。

    “那你可得快點回來,嬸子可等不了太久。”

    “趙嬸你就放心吧,我怎么可能舍得讓你等太久。”

    見趙梅已經同意,易小天這才趕緊將傻根拉到了不遠處。

    “小天哥,你騙我,趙嬸的大饅頭上根本沒有奶!”傻根有些委屈的說道,“傻根不僅沒有喝到奶,下面還漲疼了!”說著,傻根直接脫下褲子,讓易小天瞧著自己的那里。

    這個傻子不知道自己的那里怎么好好大了一圈,但是易小天卻清楚的很,他沒想到傻根一個傻子,竟然還會有正常男人的反應,而自己一個腦子正常的人,下面卻愣是沒啥反應。

    不過,易小天發現傻根雖然腦子不行,但是身體倒是挺壯實的,嘖嘖,那尺寸雖然比起自己的要稍微小點,但是比起村里的大多數男人,傻根的估計也算是翹楚了。

    不如……就讓這個傻子便宜趙梅一次?

    主意打定后,易小天故意一臉嚴肅的對傻根說道,“傻根,你那里變成這個樣子,很有可能是被什么蟲子咬了,必須要趕緊消腫,否則你會渾身疼痛難忍,最后很慘的死去!”

    一聽這話,傻根立刻有些害怕了,“小天哥,那,那我要怎么才能好,要打針嗎?”

     文學

    “你相不相信小天哥?你要是相信小天哥,小天哥就教你一個不用打針就可以治病的辦法。”

    “什么辦法?”

    易小天神神秘秘的湊到傻根的耳邊,神神秘秘的說道,“只要你等下按照我說的做,我保證你能病好,還很爽呢!”

    “真的嗎,比喝奶還要爽?”傻根臉上露出一絲傻笑,有些期待。

    “比喝奶還爽,但是,等下你千萬不能發出聲音。”想到之前傻根突然說話,易小天連忙再次警告。要不是趙梅當時正忙著爽快,差點就讓她發現了。

    叮囑好傻根后,易小天和傻根才再次回到了趙梅的身邊。此時趙梅還被雙手綁在頭頂上方的樹干上,睡裙下那雙蔥白似的美腿,在月光下更加的白凈了。

    “小天,是你回來了嗎?可把嬸子等壞了!”聽到有人走近的聲音,趙梅連忙開口道。

    易小天朝傻根使了個眼神,隨后才道,“趙嬸,是我回來了,不過旁邊那塊菜地里竟然沒種黃瓜。”

    “沒有瓜,用茄子也行啊。”趙梅說道。

    易小天一驚,娘的,想不到這娘們竟然口味還挺重,還真想看看這娘們是怎么容下茄子那么大的家伙的!

    不過,看到一旁傻根摸著自己的下面有些著急的神情,易小天只得道,“趙嬸,我剛才也沒注意有沒有茄子,要不咱下次再玩按摩吧?”說著,易小天湊近趙梅的耳邊,吹著熱氣又說道,“趙嬸,我已經等不及了!”

    “臭小子,那趕緊好好弄弄嬸子吧!”趙梅也有些迫不及待的扭了扭腰身,嬌嗔的說道。

    易小天笑著一把前掀起了趙梅的睡裙,將睡裙直接蒙住了趙梅的頭,“趙嬸,我可要來了??!”

    說完這話,易小天直接扯下了趙梅的底褲。

    “唔!”趙梅發出一聲含糊不清的嗚咽聲。

    易小天走到傻根面前,在傻根耳邊小聲的說道,“傻根,你把褲子脫了。”

    傻根點了點頭,脫了褲子。

    “然后你把自己的大鳥放進趙嬸那個洞里。”

    洞?傻根有些好奇,將趙梅渾身看了個遍,最后目光停在了趙梅的肚臍眼處,小聲說道,“小天哥,肚臍眼那個洞不?”

    “不是肚臍眼,是長大鳥的那個地方。”

    見傻根依舊一臉迷茫,易小天只得將他拉到趙梅的跟前,準備手把手教這個傻子怎么弄趙梅。

    久久不見易小天過來弄自己,趙梅此時已經等不急了,“小天,你怎么還不過來弄嬸子?”

    “嬸子,我這就來了!”

    說罷,易小天教傻根找準位置,然后在后面一個推手。

    “哦??!”

    空虛的身體忽然被填滿,趙梅忍不住發出一聲嬌呼。果然,易小天那里可真大啊,比自己男人的大多了!

    趙梅剛想著要好好爽一番的時候,就感覺到“易小天”的身體一陣顫抖,然后就沒了。

    此時,她的臉上雖然遮著布條,但也能看出此時的臉色難看的不行,聲音里透著怒氣,“易小天,你不會告訴老娘你已經完事了吧?”

    易小天也沒想到,傻根這才剛進去還沒弄幾下就泄了。本來還以為他的那么大,怎么也會讓趙梅爽一下的,結果沒想到……

    趙梅半天不見易小天說話,更加冒火,掙扎了兩下,“趕緊給老娘手上綁著的布條解開!”

    這種情況下,易小天只得讓傻根先離開了。

    雙手自由后,趙梅扯下眼睛上的布條,“易小天,原來你不是舉不起來,你是三秒男??!就是村里的老頭都能挺個三分鐘呢,你一個年輕的大小伙子,竟然連一分鐘都撐不到!怪不得前面搞那么多花樣,敢情因為自己是個慫貨,所以故意拖延時間呢?虧老娘還以為你有多厲害!”

    趙梅的嘴就像一張機關槍似的,逮著易小天就是一頓嘲諷。

    易小天頓時滿臉羞紅,尤其是這已經是他第二次被趙梅羞辱了。

    “前天晚上你跟李雪蓮弄了那么長時間,我看八成是提前吃了藥吧,哼,中看不中用!”趙梅滿臉鄙視的神色,隨后穿好衣服,扭著屁股冷冷的離開了。

    易小天被她一通辱罵,又氣又恨,要不是自己現在還不行,他真想沖上去將趙梅狠狠按在地上,讓她瞧瞧,到底誰才是三秒男!不過……

    易小天從口袋里面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打開了視頻,里面正在播放的正是剛才傻根弄趙梅的視頻。

    易小天冷笑了一下,有了這個視頻在手,他就不信他還治不了趙梅這娘們了?

    這么一想,易小天的心里好受多了。

    回到家發現張曉月的房間還亮著燈。

    “這么晚了,嫂子怎么還沒有睡?”

    易小天有些奇怪的進了門,剛走近張曉月的房間,忽然聽到里面傳來一直“哼哼唧唧”奇怪聲音,像是很痛苦,又像是很歡愉。

    易小天更加好奇了,直接走到了張曉月房間的門口,敲了敲門,“嫂子,你在里面嗎?”

    屋里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過了好半天才傳來張曉月斷斷續續的聲音,“是……是小天回來了啊,我……我馬上就出來。”

    聽出張曉月的聲音有些不對勁,易小天不禁擔心的問道,“嫂子,你沒事吧?”

    “沒事……”

    屋子里再一次安靜了下來,就在易小天轉身準備出去的時候,張曉月的聲音傳了出來,“小天,你能進來一下嗎,嫂子需要你的幫忙……”

    張曉月的聲音很小,語氣中還帶著濃濃的羞澀。

    易小天想起中午在診所發生的事情,小腹一熱,難道嫂子讓自己進去,是幫她解決一下需求?

    想到這里,易小天不禁吞了吞口水,激動的推開了門……

    推門進去的那一剎,易小天就看到一副讓人噴血的畫面。

    只見張曉月正躺在床上,雙腿微微彎曲著,身上的睡裙勉強遮著大腿根,雙手此時正放在雙腿之間擋著。

    看到這噴血的一幕,易小天頓時感覺下面有點反應,趕忙夾緊了雙腿。

    張曉月滿臉通紅的看著易小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易小天吞了吞口水,“嫂子,你找我有啥事???”

    “小天啊,是這樣的,我……”張曉月的表情奇怪,說話吞吞吐吐,猶豫了半天才紅著臉說道:“嫂子……不小心,放……放了個東西,到身體里了,然,然后斷了,卡在里面取不出來了……”

    說完這話,張曉月的臉更紅了,臉上的表情幾乎要哭了出來。

    易小天的目光落到了窗臺柜上,看到上面的盤子里放著半截黃瓜,上面似乎還沾染著什么東西。

    雖然他知道女人有時為了滿足身體上的需求,用黃瓜代替男人那個。不過,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嫂子平時看上去那么正經,竟然也會做這種事情。

    “嫂子,你……”

    易小天一時也是尷尬,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張曉月似乎看出易小天的尷尬,俏臉更紅了,羞澀的道:“小天,你,你別亂想,嫂子也是正常的女人,你大哥走了這么長時間了,今天我們倆在診所又差點……所以,我才會忍不住的。”

    “嫂子,我能理解你,可是這個忙……”易小天再次咽了咽口水,表面上有些無奈,但是一想到能看到張曉月的那個地方,內心激動無比。

    “要不把燈關了吧?”

    “不,不用了,那樣反而不容易找準位置,小天,嫂子相信你的為人。”張曉月低著頭,期期艾艾的說道,連耳朵根子都紅了。

    “那,那我開始了??!”

    張曉月臊紅著臉轉過頭去,聲音低的跟蚊子叫似的,“嗯,你,你小心點伸進去,千萬別……別再弄斷了!”

    “我會小心的,嫂子!”

    易小天移到了床前坐下,將張曉月的手給拿開,激動的心都快冒出嗓子眼了!

    他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可以這么近距離的,正大光明的看張曉月的那個地方!

    易小天將頭埋在張曉月的雙腿之間,乖乖,易小天不禁驚訝,想不到張曉月的那里這么神奇,竟然可以容下這么大的尺寸!

    他慢慢將手朝著張曉月伸了過去。

    一種奇異的感覺涌上心頭,仿佛有什么東西緊緊包裹了自己的手指。易小天激動的鼻血都快冒出來了,自己也漸漸有了一絲反應。

    “唔……小天,你快點!”張曉月若有似無的嚶嚀了一聲。

    “好,好的嫂子!”易小天連忙應著,在里面搗鼓了幾下,總算是勾住了黃瓜。

    就在易小天準備將黃瓜拿出來的時候,張曉月忽然渾身一哆嗦,雙腿緊緊夾住了易小天!

    “嫂子,你,你夾得我不好動了!”易小天吃力的動了一下。

    張曉月像是沒聽見似的,依舊緊緊夾著易小天的腦袋,隨后渾身跟觸電似的一陣痙攣。幾秒之后,她的腿才慢慢松開了易小天,然后整個人一下子虛脫了下來,但是臉上的神色卻是異常的愉悅。

    易小天自然明白那意味著什么,見張曉月松開了自己,他才將那斷了的半截黃瓜拿了出來。

    “小天,真是謝謝你了。”張曉月聲音無力的說道。

    易小天將取出來的那大半截黃瓜跟床頭柜上那盤子里的半截放在了一起,“沒事,不過……嫂子下次還是動作別太猛烈了,容易傷了那里……”

    一聽這話,張曉月的臉蛋簡直紅得跟熟透的西紅柿一樣。她今天也是實在憋得難受了,誰知道她還沒搗鼓兩下,這黃瓜竟然就斷了,還一半都斷在了里面!

    “小天,這件事你可千萬別告訴別人啊,不然嫂子可真沒臉活了。”

    “嫂子你放心吧,我一定不會出去亂說的!那沒別的事,我就先出去了。”易小天笑著說道。

    就在他轉身的時候,他瞧見張曉月好像若有似無的瞥了一眼他的下面。

    回到自己房間,易小天還滿腦子都是張曉月的那個地方,可比趙梅那婆娘的誘人多了!剛才拔黃瓜的那一刻,他恨不得自己能變成黃瓜。

    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將手伸進褲子里面,居然又有反應了。

    第二天早上,易小天起來的時候,發現張曉月已經起來,正坐在院子里洗衣服。此時,張曉月穿著一身吊帶的連衣裙,上半身低著,使得胸前大片的雪白都露了出來。

    從易小天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見那里面的春光。

    張曉月忽然回頭,瞧見易小天出現在自己后面,而且那目光正盯著自己的胸前,俏臉一紅,卻并沒有遮擋。

    “小天,上午你能不能不去診所,去瓜棚里幫我干半天活???這西瓜都熟了,我一個人摘不過來。”張曉月說道。

    “沒問題,嫂子。”

    兩人吃過飯后,便去了瓜棚。路過旁邊的小樹林時,隱約聽見前面的小樹林里傳來了女人的聲音。

    “??!好舒服啊……”

    這小樹林本來就偏僻沒什么人過來,此時這女人的聲音一點也不遮掩,那銷魂的聲音與其說是在叫喊,倒不如說是在大聲的申吟。

    光是聽聲音,就能猜到小樹林里面的場面有多精彩。

    如果不是因為張曉月在一旁,易小天真想沖進去看看這銷魂的畫面,畢竟這種現場直播的機會可不多得。

    雖然可惜,但是當著張曉月的面易小天又不能沖過去偷看,只得假裝沒聽見,“嫂子,我們趕緊去瓜棚吧。”

    說著易小天就要轉身,張曉月卻開口道:“小天,我聽說在這種環境里做,男女都會感覺很刺激吧?”

    張曉月紅著臉,目光一直盯著聲音發出來的地方。

    易小天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就聽見張曉月又道:“要不我們過去看看吧,也許這畫面可以刺激你的身體,讓你早點康復。”

    易小天怎么也沒有想到張曉月會提出這樣的事情,但是一想到能偷看那刺激的畫面,而且還是跟嫂子一起偷看,激動不已,故作猶豫了一會兒,便跟張曉月一起朝著小樹林里走了去。

    隨著越深入小樹林,那聲音也越來越清晰。

    易小天和張曉月躲在一塊大石頭后面,在他們前面不遠處,正有一男一女做著最原始的動作。

    只見那個女人渾身雪白,皮膚很好,此刻正雙手扶著一棵大樹,雙腿分開,翹著豐滿的后臀,迎接著身后的男人。

    這兩個人在肆意激戰,根本沒想到會有人過來這里,所以那女人肆無忌憚的呼喊著。

    “再用點力,就是那里,再用點力!”

    男人語言粗俗。

    “小娘們兒 ,怎么樣,我弄的你還舒服吧?你家老公有我厲害嗎?”

    “我家老公中看不中用,那地方就跟金針菇似的,跟他弄還不如我自己用黃瓜來的舒服!”女人扭了扭腰。

    眼前的畫面深深刺激了易小天,尤其看到旁邊還蹲著張曉月。

    此時張曉月俏臉通紅,那雙美麗的眼睛這直勾勾盯著前方,眼睛里帶著一絲迷離和渴望,雙腿下意識的在夾緊,讓她豐滿圓潤的翹臀更加繃緊。

    嘶!

    小腹下面像是有一團火在燃燒,易小天隱約感覺下面有一點反應。

    張曉月忽然轉身,正好對上易小天那雙滿含欲望的雙眼。

    一個沒忍住,易小天呼吸急促的一把抱住了身邊的張曉月,靠在她的耳邊低低的說道,“嫂子,我好像有點感覺了,你,你讓我抱一下好嗎?”

    張曉月也感覺到易小天下面的異樣,不禁一喜,心想,只要能治好小天下面的毛病,她一定盡力配合。

    于是,點了點頭同意了。

    得到了張曉月的首肯,易小天緊緊抱住了她那柔軟的身體,雙手下意識的攀上了那一對高聳。

    為了讓易小天的反應更強烈,張曉月狠了狠心,將手伸進了易小天的褲子里,一把抓住了他那。

    就在這個時候,前方忽然提高音量大喊了一聲,嚇得易小天和張曉月都顫抖了一下。

    原來是前方那兩個人已經到了巔峰,隨著那女人越發放縱的叫喊聲,兩人終于停止了動作。

    易小天又泄了氣的失魂落魄的松開了張曉月。

    看著易小天氣餒的樣子,張曉月內心生出一股心疼,甚至有為易小天獻身的打算了,只要能治好他下面的毛??!

    前邊的兩人依然沒有注意到這邊有人在偷看,一邊說笑著一邊穿衣服。

    “還是你小子會玩,不在家里非要來這樹林里來,也不怕被人看見。”女人嬌滴滴的說道。

    “嘿嘿,這不是感覺刺激嗎?我早就聽人家說野外特別刺激,剛才你叫的那么浪,一定是很爽吧?”

    “確實不一樣,要舒服死我了!”

    “那下次咱們再來這里玩好不好?”男人一臉滿足的摟著女人的蠻腰。

    “死鬼!”女人嬌嗔著回應,然后扭著腰跟著男人離開。

    “嫂子,我們也走吧。”

    見兩人已經走遠,易小天這才站了起來。

    張曉月想著剛才那兩人的對話,心一橫,一把抓住了易小天的手,俏臉通紅的道,“小天,你,你想不想也試一試野外……”

    張曉月聲音越來越小,羞澀的低下了頭,臉耳朵根都紅了。

    易小天瞪了眼睛看著張曉月,以為自己聽錯了,但是這時候,張曉月已經拉著他的手朝著樹林的深處走了去……

    易小天怎么也沒想到,張曉月竟然會主動要求跟自己那啥!

    平時嫂子是那樣正經的人。難道是因為剛才看了那兩個人的酣戰,嫂子也想要了?

    腦海中再次出現張曉月昨晚那撩人的畫面。

    難道說……

    易小天看向張曉月的側臉,難道說正是因為自己那方面不行,嫂子才放心的跟自己進小樹林?

    易胡思亂想的時候,張曉月已經拉著他走到了剛才那兩個人站的地方。

    張曉月靠在旁邊的一棵樹上,隨后雙手勾上了易小天的脖子,紅唇湊到了易小天的嘴上,生澀的在他的嘴上親了一下,就像是蜻蜓點水似的。

    雖然張曉月已經結過婚,但是在男女情事上面,她實在是一點經驗都沒有,連個接吻也沒什么經驗。

    不過,正是她生澀的動作,反而勾起了易小天小腹下的那團火。

    易小天忍不住抱住了張曉月。

    張曉月因為緊張身體顫了一下,胸前那對鼓鼓脹脹的豐滿聳得得更厲害了。

    易小天禁不住松開一只手,用力朝著其中一只高聳上按。

    真舒服??!

    感覺到手掌下傳來的那種柔軟,讓他有一種將張曉月按在樹上,然后他像剛才那個男人一樣,從后面來。

    此時,他的下面也隱隱有了一絲感覺。

    “嫂子,你真美。”聞著張曉月身上飄來的那股幽香,易小天不禁說道。

    “就你嘴甜!”張曉月嬌嗔的笑了一下,看著易小天問道:“小天,你想不想像剛才那兩個人一樣,把嫂子弄在樹干上?”

    “我當然想了!”易小天不假思索的說道。

    話剛出口頭又垂了下去,想有什么用呢,自己那兒又不爭氣。

    張曉月見易小天的臉色黯然,目光瞥向了他的那里,發現那里還沒有完全聳起來,心一橫,學著剛才那個女人的姿勢轉身扶著樹干,抬起了翹臀。

    “小天,你,你學著剛才那個男人的樣子,從后面抱住嫂子……”張曉月臉幾乎紅到了耳朵根子。

    易小天瞧著張曉月那豐滿的翹臀,咽了咽口水,“嫂子,這樣真的可以嗎?”

    “嗯……你快點來吧!”張曉月紅著臉點了點頭。

    易小天心臟激動的幾乎要冒出嗓子眼了,此時嫂子豐滿的美臀就在眼前。

    不過他沒敢太過放肆,眼前這個女人畢竟是自己的嫂子,他不想傷害她,哪怕一絲一毫。只見他動作輕柔的靠了過去,那里正好頂在張曉月豐滿的翹臀上面。

    “再貼近一點。”

    易小天聞言忙將自己的那里跟張曉月的翹臀貼得更緊了。

    張曉月感受到后面有個異物,但并不是很力。

    想到這里,她想進一步刺激易小天,“小天,你,你這樣不動,嫂子難受……”說著還扭了扭屁股。

    易小天一驚,隨后了然,是啊,雖然自己的反應不是很強,但是嫂子是個正常的女人,身體會有正常的需求,不然嫂子也不會拉著自己進小樹林了。

    易小天開始一下一下的弄著張曉月的后面。

    “嫂子,我這樣弄,你舒服嗎?”

    “嗯……舒服……”張曉月的喘息漸漸加重,小腹小面傳來一陣巨大的空虛感。本來,她是想幫易小天,刺激他的,可是沒想到自己也被刺激到了!

    “小天,把手伸過來摸摸嫂子……”

    說著,就拉著易小天的手摸了上去,感受到那驚人的柔軟,易小天是渾身一顫,下面反應變得強烈了起來。

    “嫂子,我好像有點感覺了……”易小天緊緊抱著張曉月,在她耳邊輕輕的說道。

    “不要停,繼續!”

    張曉月也感覺到易小天的那里正在變得越來越有力,但是還差那么一點火候。

    “小天,速度再快點!”她呼吸急促的開口說著。

    此時她體內的那團火早已經被易小天勾了起來,渾身燥熱難耐,讓她不禁想要的更多。

    “嫂子,我想要你了!”易小天在感覺到那里已經幾乎完全立起來了,有些忍不住的想要去扯張曉月的褲子。

    不,她不能!一個道德倫理的底線,一個是生理上難以壓抑的欲望。雖然她的本意是想幫助易小天恢復身體上的健康,但是最后那一道底線,她猶豫了。

    而且這還是自己的小叔子!

    眼看著易小天就要脫下自己的褲子了,張曉月猛地站起了身,轉過臉愧疚萬分的的看著他,“小天,對不起,不可以這樣……”

    易小天那里好不容易有了反應,被這么一拒絕,又歇了下去。

    雖然不知道嫂子為什么有改變了主意,但是易小天還是笑著說道,“嫂子沒關系,都是我的錯,竟然對嫂子做出這樣事情。”

    “你千萬別這么說,是嫂子先勾引了你,結果又……”

    “沒關系的,好了嫂子,時間不早了,我們快去瓜棚干活吧!”

    兩個人回到瓜棚,因為剛才在小樹林里的事情,都有些尷尬,默不作聲的摘著西瓜。一直忙到了下午一點鐘,兩人才總算將瓜棚的事都忙好。

    隔天,易小天想著診所里有好幾種草藥都已經沒了,便準備吃好早飯去山上采點草藥。

    張曉月聽說易小天要上山采藥,想著瓜棚的事情暫時都忙完了,自己也沒什么事,便要跟易小天一起去采草藥。昨天的效果似乎還不錯,只不過最后因為自己,才害得小天沒能……

    所以,這次去山上采藥,如果有機會,她想跟易小天再試一次!

    易小天聽說張曉月要跟自己一起去山上采藥,開始并不同意,畢竟山上蟲蟻比較多,山路又格外難走,他不想張曉月跟他一塊去受罪。

    但是張曉月卻一再強烈要求一起去,他也只能無奈的答應。

    吃好早飯,兩個人背上一個竹簍,帶上一把鐮刀便出發了。

    出了村子不遠,兩人就來到了進山的入口處,易小天在前,張曉月跟在他后面。

    “嫂子,這山里面毒蟲蛇蟻的比較多,山路又不好走,要不我拉著你吧?”易小天有些不放心的說道。

    張曉月看著易小天伸過來的手,有些羞澀的將自己的手遞到了易小天的手里。

    張曉月的手很軟,此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爬山的緣故,手心微微滲出一些細密的手汗。易小天緊緊抓著她的手,走了半天總算是到了山頂。

    一路上張曉月喝了不少水,這會兒到了山頂就有些尿急了。

    “小天,要不你先在這采藥,我去那邊方便一下,剛剛在路上水喝的有點多。”張曉月有些臉紅的說道。

    “好嘞嫂子,正好這里有點野山藥,我在這采一些,你先去方便吧。”

    張曉月點了點頭,放下背簍,然后朝著不遠處的一簇灌木叢走了去。

    她去了沒一會兒,忽然傳來一聲大叫一聲:“??!”

    易小天聽見張曉月的喊聲,連忙丟下背簍,就朝著那簇灌木叢走去,“嫂子,出什么事了?”

    “蛇,小天,有蛇!”張曉月幾乎已經嚇哭了,聲音顫抖的說道。

    走進了易小天這才看清,在張曉月站著的那簇灌木叢上,正有一條青色的蛇,與張曉月不到半米的距離。

    那條蛇易小天認識,正是毒性比較厲害的竹葉青。

    “嫂子,你別動,千萬別動!”易小天忙道。

    此時張曉月嚇得一張小臉都白了,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豆大的汗水順著額頭流了下來。易小天也緊張的不行,小心翼翼的舉著鐮刀,想要從后面突襲這條竹葉青。

    就在易小天舉起鐮刀的那一刻,那條竹葉青像是忽然感受到了威脅似的,沖著張曉月的大腿根處,就咬了一口。

    “??!”張曉月叫了一聲。

    易小天趕緊沖了上去,將那條竹葉青砍成了兩段。

    張曉月的小臉驟然變得煞白煞白的,渾身也有些無力了起來。易小天趕緊扶住她,將她扶到旁邊的一棵樹下。

    “嫂子,快讓我看看傷口!”此時易小天也顧不得其他了,直接就將張曉月的裙子給撩了起來。

    頓時,張曉月那一雙纖細白皙的美腿暴露在易小天的眼前。

    張曉月有些羞澀但還是張開了雙腿。

    因為打算今天在山上再誘惑一次易小天的,所以特地穿了件蕾絲鏤口的底褲,這會兒雙腿微微張開,那神秘的地方頓時就露在了易小天的眼前。

    看著眼前那誘人的畫面,易小天喉嚨一緊,渾身有些燥熱了起來,小腹處一陣邪火直冒。如果不是張曉月那蒼白的小臉提醒他現在不是分神的時候,他估計還要欣賞一會兒這樣的美景。

    此時,張曉月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全身也開始有些麻痹了。

    傷口位置就在腿根內側,那里的肌膚已經一片紫青,兩個刺破肌膚的深深牙印,述說著那條毒蛇的兇猛。

    易小天的神色有些凝重了起來:“嫂子,這竹葉青有毒,必須的趕緊將毒素給吸出來,否則再等一會兒,等毒素進入你的五臟六腑,怕會有生命危險。”

    “那,那怎么把毒吸出來???”聽說會有生命危險,張曉月也有些害怕了。

    “你把腿再分開些,我這就幫你把毒給吸出來!”說著,易小天將張曉月的并攏的雙腿給分了開來。

    “嫂子,我要開始幫你吸毒了!”

    “嗯……”

    張曉月輕輕吟了一聲,臉頰上立刻浮現出兩抹紅暈。

    易小天頭一低,嘴巴準確的對上張曉月大腿內側的那個傷口上。

    張曉月只感覺到有兩瓣軟綿綿的東西貼上了自己的大腿內側,旁邊還有一個火熱的大手,正好按在自己那里。

    “這,這也太尷尬了吧!”感受到易小天的大手正按在自己的那個地方,張曉月臉上頓時紅彤彤的一片,直接都紅到了脖子根了。

    此時易小天也好受不到哪里去,張曉月的翹臀又白又軟的,甚至還能聞到一股女人的神秘體香。使得他小腹下面的邪火直竄,那里也隱隱有了點感覺。

    這條蛇可真會咬的,竟然咬在了這么一個地方,讓他吸還不怎么好吸,必須配合用手在旁邊擠壓,這樣才能更加方便他把毒素全部吸出來。

    易小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為了更加方便吸毒,那只放在張曉月敏感部位的手更是配合的在那傷口擠壓了起來。

    “嗯……”

    一陣又酥又麻的感覺,像電流一般襲遍全身,張曉月下意識地發出一聲申吟。

    嚇得易小天一愣,忍不住抬起頭,將嘴里的毒素吐了出來,看向她,道:“嫂子,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張曉月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發出那樣讓人難堪的聲音,頓時俏臉臊紅一片,忙搖了搖頭。

    易小天忍不住將目光看向了自己手掌按的地方,頓時明白剛才那一聲嬌呼是怎么一回事了。

    易小天尷尬的解釋道:“嫂子,你別多想,我這是為了幫你把傷口里面的毒素都擠出來。”

    “我,我明白,你快點吸吧。”張曉月的臉紅得已經不能再紅了。

    易小天再次將頭埋在了張曉月的雙腿之間,手也繼續放在了那神秘的地方。隔著一層布料,他都能感覺到那里的柔軟。

    好不容易將張曉月傷口中的毒素全部吸了出來,易小天這才不依不舍的抬起頭,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說道,“嫂子,已經沒事了。”

    “真是辛苦你了小天,要不是你的話,嫂子這次……”張曉月紅著臉道,掙扎著想要坐起來,卻發現身體依舊有些發麻。

    易小天連忙扶住她,“嫂子,毒素雖然大部分被吸出來了,但還是有微量的進入到了身體。你先在這休息一會兒吧,我去采藥。”

    張曉月的臉上出現窘樣,“本來想過來幫忙的,結果沒幫上忙,還給你添了這么多麻煩。”

    “看嫂子說的,你能跟我一起來,我挺高興的。”易小天笑著道,隨后拎起背簍,在不遠處采草藥。

    采好草藥后,張曉月的身體漸漸也緩和過來,易小天扶著張曉月一瘸一拐的下了山。

    走到村口的時候,易小天正好碰上迎面過來的趙梅和一個男人,這男的看上去比易小天大不了幾歲,肥頭大耳的,看著就讓人覺得油膩。

    易小天在心里冷嗤了一聲,心想這趙梅還真是饑不擇食了,竟然連這種貨色都下得了口了。

    那個死肥豬在看到張曉月的時候,眼里露出一副色瞇瞇的樣子,緊緊盯著張曉月身前那對豐滿。

    作為同樣是男的,易小天自然知道那種目光可不是什么好兆頭,下意識擋在了張曉月的面前。

    趙梅想起了前晚的事情,忍不住冷嘲熱諷道:“哼,自己吃不著,還不讓別人看??!強子,你可別學某些人,連一分鐘否撐不到就憋不住了。”

    說著,白了易小天一眼,領著趙強扭著屁股離開了。

    從易小天身邊走過的時候,趙強還朝著易小天比了一個小拇指,易小天的臉色一陣難看。

    張曉月聽了趙梅的話,也聽出了一些貓膩,問道,“小天,你是不是跟趙梅嬸子之間發生了什么?”

    不知道為什么,一想到易小天可能跟趙梅做了那事情,張曉月這心里一陣酸溜溜的。

    “沒有的事,跟趙嬸干那事的不是我,而是傻根。”

    “傻根?他不是個傻子嗎,怎么會知道跟女人做那事兒?”

    易小天將昨天發生的事情都原原本本告訴了張曉月,聽得張曉月又氣又好笑,怎么也沒想到易小天竟然唆使一個傻子根趙梅做那事情,這要是讓趙梅知道自己讓個傻子上了,還不得氣死??!

    而不遠處的趙梅,此時還不明所以,見自己的弟弟一步三回頭的樣子,笑道,“怎么,看上人家了?”

    趙強點了點頭,“姐,那個小妞是那三秒的媳婦?”

    “當然不是,那是他嫂子,現在是個寡婦。你要是看上了姐就幫你安排,只要你把那件事給辦好了。”趙梅笑著說道。

    “姐,你就放心吧,我一個哥們專門賣那些玩意兒的,而且都是國外進口的,保管你滿意!”

    ……

    易小天將張曉月送回去之后,讓她在家好好休息,自己又去診所給她配點藥,畢竟被毒蛇咬了可不能馬虎。

    連著上了兩天的藥,那傷口才結痂。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