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乖,自己扒開;渣反冰秋搖椅play微博

    她可以給趙二炮解釋,但總不能幫趙二炮解決這個事情吧。

    看著趙二炮那傻乎乎的模樣,柳淑英還真一點辦法都沒有,趙二炮這會卻一轉話題問道:“淑英嬸,你剛說我不能喜歡你,為什么不能喜歡你呢?”

    柳淑英白了趙二炮一眼,嬌嗔道:“傻瓜,嬸都是結婚的人了,你怎么可以喜歡嬸。”

    “那干嘛不行,我就喜歡嬸這樣。”趙二炮一臉較勁的說著。

    弄的柳淑英又是一陣無語,根本就不知道該怎么勸說,畢竟如果趙二炮真是傻子的話,那完全就是兩世界的人,根本無法解釋。

    柳淑英現在只能想著快點把趙二炮給打發走。

    要不然一起呆著,自己也受不了。

     

    秀婷小雪新婚公艷短篇-老扒夜夜春宵50部

    “好啦,二炮,這時間也不早了,你肯定還在上工吧,快點過去吧,待會又被工頭罵。”柳淑英推了推趙二炮道。

    趙二炮不愿意走,哼了一聲道:“淑英嬸,我不走,你都沒跟我說為什么我不能喜歡你。”

    柳淑英一陣苦笑道:“好啦,你可以喜歡嬸啦,快點走吧!”

    趙二炮聽到柳淑英這話,咧嘴笑道:“淑英嬸,那你喜歡我嗎?”

    “喜歡,喜歡。”柳淑英無奈的翻了翻白眼:“淑英嬸,最喜歡我們二炮了,快點去上工吧!”

    “淑英嬸,我也喜歡你。”趙二炮憨笑一聲,直接朝著柳淑英抱了過去。

    柳淑英挺無奈的,也就任由趙二炮抱著。

    趙二炮抱著柳淑英柔軟的嬌軀,聞著她身上迷人的香味,體內的邪火再次涌動起來,剛消停一會又沒忍住,一下貼著柳淑英,嚇得他不由縮了縮身子。

    柳淑英是過來人,自然清楚這些事情,也是嚇了一跳,慌忙推開趙二炮道:“好了,二炮,快點去上工。”

    “淑英嬸,你身上真香,我還想抱。”趙二炮不舍得看著柳淑英。

    柳淑英苦澀一笑道:“好啦,等以后再給你抱,現在快點去上工好嗎?”

    說著,柳淑英寵溺的摸了摸趙二炮的頭發。

    趙二炮真想直接撲上去,告訴柳淑英,其實他啥都懂,他想得到柳淑英,想要她,只是怕被知道事情之后,柳淑英怪自己騙她,怕柳淑英生氣。

    趙二炮只能強忍著體內的異樣,把褲子穿上出了淑英嬸的門。

    柳淑英看著趙二炮離開的背影,心里頭百感交集,還有著一種不舍的感覺,讓柳淑英體內再次燥熱起來,臉上抹過一道紅暈,羞澀的搖了搖頭:“柳淑英呀,你想什么呢?人還是個小孩子。”

    趙二炮不懂柳淑英的想法,要是知道柳淑英可以接受自己的話,他鐵定不會走。

    他在走回去的路上,不敢多去想柳淑英。

    要不然底下鼓著肯定會被人注意,到時候那些長舌婦又是一番啰嗦了。

    趙二炮一回去,果然就被管工的人給逮住了。

    他叫趙能,也是村里的,是一片種植地老板的外孫子,二十來歲的人,長得一般,穿的土里土氣的沒一點出眾的地方,但仗著是老板的外孫子,家里頭有點閑錢。

    娶了個媳婦卻十分的漂亮。

    趙能平常最大的樂趣就是逗趙二炮,對于趙二炮做多少事情,他基本也不太管。

    現在看到趙二炮過來,趙能立馬揮了揮手喊道:“傻狍子,過來,過來。”

    趙二炮挺不待見這趙能的,但他畢竟是管工,還是歪著腦袋走了過去,趙能瞄了趙二炮一眼,就打趣道:“傻狍子,你天天跟你表嫂住一起,有沒有吃你表嫂的奶呀!”

    趙二炮一看趙能邪惡的笑容,知道是趙能想打他表嫂注意,心里頭生氣,但也沒表現出來,他在這邊裝傻充愣這么久,自然不是為了打個零工,而是想著有朝一日自己也弄個種植基地,賺大錢。

    現在在這邊就守著學習,摸清其中門路,所以也不能得罪了趙能。

    “趙能哥,你真會開玩笑,她是我表嫂,我怎么能吃她的呢?那是小孩子吃的嗎?”趙二炮傻笑道。

    話雖這么說,只是說出去趙二炮腦海里面立馬浮起昨晚那一幕,體內就慢慢變的燥熱了起來。

    趙能跟趙二炮聊起李春桃,也是一臉賊笑著,壓著聲音道:“二炮,你是不懂,你表嫂的你也可以的喝的,而且非常好喝哦。”

    看著趙能一臉猥瑣的模樣。

    趙二炮攥了攥拳頭,真想一拳掄過去,但想到還是以和為貴,忍了下來,傻笑的問道:“趙能哥,那真的能喝嗎?那都是小孩子喝的。”

    “誰告訴你的。”趙能非常想看到趙二炮一臉傻缺的回去找李春桃,所以就打趣道:“二炮呀,我告訴你那可是非常好喝的,大人喝起來才有味道。”

    “都能喝的嗎?”趙二炮縮了縮眉頭問道。

    “嗯。”趙能以為趙二炮心動了,繼續添油加醋道:“那本來就是給人喝的嗎?當然誰想喝都可以喝的。”

    “哦。”趙二炮點了點頭,轉身就走。

    趙能看著立馬樂了,腦海里面浮現起趙二炮喊著要喝李春桃奶時候那種畫面,李春桃肯定不給喝,那嬌羞的模樣,想著趙能就覺得享受,轉了一圈種植地。

    就打算跟過去瞧一瞧。

    就這會趙能的手機忽然響起來了。

    是他婆娘打來的。

    趙能伸手一拉衣袖,很高調的接起手機,這村里頭買得起手機的可不多,一直以來趙能都覺得有手機特牛逼,所以接電話的聲音也是特大聲喊道:“媳婦,怎么了。”

    話剛說完,趙能就聽到那邊咆哮道:“趙能,你給我滾回來。”

    趙能是典型的妻管嚴。

    被他媳婦這么一吼,嚇的差點沒摔倒,連忙收回手機就往家里跑,去了之后發現趙二炮竟然也在他家里頭,趙能不由縮了縮眉頭,看著他那怒氣沖沖的媳婦,賠著笑臉道:“媳婦怎么了。”

    趙能長得一臉猥瑣樣,但他媳婦苗翠翠是真的漂亮。

    是隔壁村的姑娘,從腳到頭都沒一絲瑕疵,而且趙能家里有錢,苗翠翠這也不干活,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穿的也比村里人要時髦多了,穿著那短褲子,白襯衣。

    露出那一雙美白大腿十分的迷人。

    “怎么了!”苗翠翠哼了一聲,直接伸手拽住趙能的耳朵吼道:“趙能,你是不是腦袋被驢踢了,喊個傻子來喝你媳婦的奶呀!”

    啊……

    趙能疼的大喊一聲,歪著腦袋看了看趙二炮,忽然明白過來怎么回事。

    他忽悠趙二炮時候忘了自己媳婦也是處于母乳期,更沒想到這趙二炮竟然沒回去喝李春桃的,而是跑到他家里喝他媳婦的。

    被苗翠翠抓著耳朵,那苗翠翠是真下重手,趙能連忙求饒道:“媳婦,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解釋解釋。”

    趙二炮一直在欣賞著苗翠翠那一雙美腿。

    他真的挺佩服苗翠翠的,竟然敢這樣穿一點都不害臊,當然這樣也好,反正不是自己媳婦,自己還有的看,聽見趙能的話,趙二炮立馬裝著一臉委屈道:“趙能哥,你騙我,說大人也能喝的,我這跑過來讓嫂子給我喝,嫂子大罵了我一頓。”

    趙能欲哭無淚,他這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反被個傻子給整了。

    更何況這會還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要是跟他媳婦說是忽悠趙二炮回去喝他表嫂的,那他媳婦肯定知道趙能對李春桃有想法,那估計被罵被打的還要慘。

    趙能只能求饒的喊道:“媳婦,我錯了,錯了,我就是逗傻子玩的。”

    “逗傻子玩,逗傻子玩你讓他來找我,你趙能想讓我給傻子喝是不,好,我現在就給他喝,給他喝。”苗翠翠說著就委屈的哭了起來,捧著胸部走向趙二炮喊道:“傻子過來,嫂子給你喝。”

    看著苗翠翠那架勢,趙二炮咕隆吞了吞口水。

    這苗翠翠該不會真給自己吧!

    趙能看著一臉認真的苗翠翠也是嚇了一跳,慌忙拉住苗翠翠道:“好了,媳婦,別鬧了。”

    跟著趙能朝著趙二炮呵斥道:“還愣著干嘛呢?不快點給我滾。”

    趙二炮偷偷瞄了苗翠翠胸部,心里頭一陣失望,哼了一聲道:“趙能哥,你騙人,那就是給小孩子喝的。”

    說完趙二炮就跑了。

    他這句話,再次點爆了趙能跟苗翠翠之間的爭吵。

    那苗翠翠要是鬧起來,那十里八村都聽到,過往的大家聽到吵得原因,都不禁樂了。

    很快種植地這邊,都知道了事情。

    趙二炮回去之后,幾個小嬸嬸們立馬上來圍住趙二炮追問起來。

    “傻狍子,那苗翠翠給你喝了嗎?”

    “傻狍子,你厲害呀,還敢喝趙能媳婦的奶呀!”

    聽著一個個逗趣的話。

    趙二炮看著她們胸前波濤洶涌,擺著一臉委屈道:“趙能哥騙人,他說大人能喝的,我去了被翠翠嫂子大罵了一通。”

    看著趙二炮那傻樣子,眾人紛紛大笑道:“傻狍子呀傻袍子,其實大人也是可以喝的,就是人家給不給你喝。”

    趙二炮看著她們笑的那么過癮,那搖擺的身子,傻傻的坐著欣賞著這一幕。

    正所謂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這小嬸嬸幾個,趙二炮最討厭邱美麗。

    邱美麗平常最常拿趙二炮開玩笑,所以趙二炮最討厭她。

    當然邱美麗人卻長的非常漂亮,皮膚也白,看著她一直笑著,還逗趣說道:“傻狍子呀,你回去讓你表嫂給你喝,她是你表嫂肯定給的。”

    一聽她這話,趙二炮就不舒服了,盯著邱美麗的胸問道:“為什么呀!”

    邱美麗看著趙二炮那傻勁就忍不住笑起來道:“什么沒為什么呀,她是你表嫂還能不給你喝嗎?”

    “哦。”趙二炮裝著沉思了片刻,忽然轉頭盯住邱美麗的身子喊道:“美麗嫂,我要喝你的”

    說完,趙二炮直接朝著邱美麗撲了過去。

    啊……

    那把邱美麗嚇的大叫了起來:“你干嘛呢?快點放開我。”

    邱美麗嚇的驚慌失措,不斷手舞足蹈試圖要推開趙二炮。

    但她那小身子板哪里會掙扎的過趙二炮。

    趙二炮直接撲在她胸前就開始拱著,一邊還喊著:“美麗嫂,我要。”

    這旁邊可是還有很多人在干活。

    一片人看到這一幕,都沒管,而是哈哈大笑著,那王桂花甚至煽風點火道:“美麗呀,二炮想喝,你就給他喝一下唄,反正你也沒奶了。”

    邱美麗被趙二炮壓著,周圍還那么多人看著,又羞又氣的喊道:“你快點放開我,傻子,我是讓你回去喝你表嫂的,你表嫂會給你喝,你怎么還喝上我的了。”

    邱美麗一推趙二炮,趙二炮順勢跌倒一旁。

    這光天化日之下,周圍還這么多人看著,趙二炮也沒那個膽子真脫了邱美麗衣服。

    邱美麗羞紅著臉,起來就是拍了趙二炮身子一巴掌吼道:“你瘋了嗎?誰讓你抱著我的,我有奶給你喝嗎?”

    趙二炮委屈道:“美麗嫂,你說我表嫂可以給我喝,你…你也是我嫂子,我不是想你…你也能給我喝嗎?”

    邱美麗看著趙二炮這樣又羞又急。

    卻又無可奈何,自己好端端一個人總不會去跟個傻子計較這些吧!

    邱美麗吃了個啞巴虧,氣的渾身直打哆嗦,卻又無處發泄,趙二炮低著頭,心里卻是暗暗樂著,讓你繼續笑我,讓你繼續惹我,下次就要趁機直接脫了衣服。

    回想著剛才抱著邱美麗身上,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趙二炮還真的有喝邱美麗奶的沖動。

    當然這也只是想想而已,避開邱美麗就去干活了。

    ……

    李春桃在家里頭帶孩子,挺悠閑的。

    忽然就聽到趙能兩夫妻吵架的事情,問了過路人原因。

    竟然是趙二炮要去喝趙能媳婦的奶,李春桃聽著渾身一顫,這傻子不會該把昨天的事情也都說出去了吧,那自己哪里還有臉做人呀!

    李春桃在家里越想越是心急,越想越害羞。

    同時也是一陣懊惱,怎么就沒跟趙二炮交待清楚,不能告訴其他人吸奶的事情。

    李春桃心想這一次真的完蛋了。

    這會趙二炮剛好收工回來,李春桃看著他那傻不拉吧唧的樣子,沖上去就吼道:“趙二炮,你都干了哪些好事了,是不是把昨晚的事情都跟人說了。”

    看著李春桃瞪著自己那狠厲的目光,趙二炮心中一酸,縮了縮身子道:“表嫂,我沒跟人說呀!”

    李春桃不信的哼了一聲:“那你跑去喝趙能媳婦奶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

    趙二炮聽到這話,也明白過來李春桃是擔心昨晚他幫忙吸奶的事情,就解釋了事情的經過。

    為了讓李春桃不擔心,趙二炮還特意道:“表嫂,我沒說喝你奶的事情。”

    “真沒說嘛?”李春桃盯著趙二炮。

    趙二炮點了點頭。

    看著趙二炮也不是像騙自己的,李春桃才松了一口氣,瞪了趙二炮一眼道:“趙二炮,你要記住昨晚的事情跟任何人都不能說知道嗎?你表哥回來也不能說知道不。”

    “嗯。”趙二炮低著頭點了點。

    李春桃看著他那傻樣子,也生不起氣來了。

    只是回想著趙二炮跑去喝苗翠翠媳婦,李春桃不禁有些暗樂,想想這傻子雖然傻,但也沒傻透呀,還知道趙能是忽悠他的,跑去喝趙能媳婦的。

    想著趙能那一副猥瑣的樣子,幾次跑來偷看自己喂奶,李春桃想想是不是可以借著趙二炮去惡心惡心趙能呢?

    他不是想要偷看自己嗎?

    那就讓趙二炮去搞他媳婦。

    李春桃暗暗笑了笑,盤算著該如何讓趙二炮弄趙能媳婦。

    趙二炮當然不清楚自己表嫂心里頭想法,他則是盤算著晚上表嫂會不會讓自己再幫忙。

    中午老母雞燉湯,晚上就是白鯽魚湯了。

    兩道都是大補的菜。

    趙二炮花了大心思熬出來,讓李春桃喝,就不信李春桃不找他。

    李春桃既然不知道趙二炮還有這種鬼心思,就覺得趙二炮燉的鯽魚湯不錯,還多喝了兩碗。

    吃完之后,趙二炮等著李春桃的反應。

    李春桃盤算自己的事情,看著一臉傻愣著的趙二炮道:“二炮,你想不想喝趙能媳婦的奶呀!”

    趙二炮一愣,不明白李春桃為什么會這么問。

    沉思了好一會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生怕說錯了,惹了表嫂不高興。

    李春桃見趙二炮遲遲不回答,急的喝道:“怎么自己想不想都不知道了嗎?”

    “不想。”趙二炮打了個哆嗦道。

    他雖然不明白李春桃到底為什么這么問,但覺得還是說不想的為好,要不然被李春桃知道自己其實挺多心思的,李春桃肯定又要趕自己出去。

    “不想。”李春桃黛眉微微一皺,這如果趙二炮不敢興趣的話,那倒是一個麻煩呀!

    其實在李春桃的腦海里,覺得男人肯定會偷腥的。

    畢竟沒有不色的男人。

    只是趙二炮畢竟是另類,腦袋秀逗的,這倒是讓李春桃覺得有些難辦。

    “二炮,那你想喝表嫂的嗎?”李春桃看了看一臉憨厚的趙二炮脫口問道。

    問出去之后,李春桃就有些后悔,俏臉不禁抹起一道紅暈。

    趙二炮瞄了李春桃那,沒有一點考慮就點了點頭脫口道:“想。”

    李春桃看著趙二炮那炙熱的眼神俏臉不由一紅,心里頭是又羞又急,同時也有些暗喜。

    趙二炮不想趙能媳婦,卻想自己,那是不是代表自己要比趙能媳婦漂亮呢?

    女人嗎?

    沒有誰不為自己漂亮而驕傲的。

    李春桃自然也不例外。

    心里頭高興,她明面上卻是白了趙二炮一眼呵斥道:“趙二炮,以后不許胡說知道嗎?我是你表嫂,你不能想著我的,只能想著苗翠翠的。”

    “哦。”趙二炮失落的應了一聲。

    李春桃看著趙二炮那樣子,也沒啥好聊的了,站起來搖了搖頭就起身上樓去了。

    趙二炮看著李春桃那妖嬈的嬌軀,想上去摸一下,只是沒那個膽子,不管如何說李春桃都是他的表嫂,現在趙二炮也只能等待著李春桃脹奶找自己幫忙了。

    可惜那白鯽魚湯跟老母雞湯并不是什么靈丹妙藥,就算補奶也沒那么快,一晚上趙二炮想著李春桃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就等著李春桃喊自己。

    都到下半夜了還是睡不著。

    相比趙二炮,李春桃也好過不到哪里去,村里頭沒啥娛樂節目漫漫長夜沒一個人陪著,前段時間還好一些,就昨晚看了趙二炮那里,那只要閉上眼睛,腦海里就不由想到趙二炮。

    弄得李春桃心里頭一陣癢。

    但骨子里頭卻又嫌棄趙二炮傻,沒出息,這種滋味讓她又羞又惱,同時她也擔心自己受不了嗎?

    還怕趙二炮傻乎乎的, 要真跟他鬧出啥事情,待會趙二炮到處亂說,那自己的名聲就毀了。

    還有那股傻勁沒碰過女人,誰知道懂不懂。

    李春桃左思右想,還是要先讓趙二炮跟其他女人先試試。

    這個女人,李春桃心里也想好了, 就是趙能媳婦最合適,想著明天就去約一下趙能媳婦,看能不能給趙二炮找個機會把她推到。

    只是李春桃又怕趙二炮啥都不懂,待會壞了事情被趙能知道那就麻煩了。

    反正他也不懂,要不就教一教他。

    李春桃腦海里鉆出一道想法,把她自己都嚇了一跳,黛眉微微一皺猶豫了好一會,覺得反正趙二炮不懂,也沒啥好害怕的。

    教一教趙二炮一點這些事情,或許將來還能夠幫自己。

    李春桃這么一想,也就寬心了,也不喊趙二炮上來,而是下去先看看趙二炮在干嘛,這種事情畢竟害羞的,李春桃走著就莫名緊張起來。

    “沒事的,我就是教趙二炮弄趙能媳婦,沒事的。”李春桃深呼吸了一口氣,給自己打了打氣,才準備敲門。

    “表嫂,我要。”

    就這會李春桃忽然聽到趙二炮在房間里頭喊了一聲,還喊著她,身軀不禁一顫,歪著腦袋在窗戶里偷看了一眼,李春桃看到趙二炮拿著她的東西在那那弄,李春桃一下愣住了俏臉當即浮起一陣紅暈。

    心里頭是羞愧到了極點。

    “趙二炮,你在干嗎?”李春桃怒吼一聲。

    趙二炮被李春桃這一聲喊,嚇的渾身一個哆嗦。

    趙二炮慌忙把東西放好,才卻開門,看著虎著的李春桃,趙二炮害怕的低下頭:“表嫂,你怎么下來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