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醫生揉我的小蜜豆/不要了梁醫生

     鄭雪云在里面慶幸張傻子對這方面什么都不懂的時候,殊不知外面的張大奎卻已經跑到沒人的胡同里,滿臉冷笑拆開了這包藥。

      “千鞭丸,嘖嘖,看來李德柱這老家伙是真不行了。”

      張大奎忍不住搖頭,他又伸出手來,用鼻子一嗅:“看來鄭雪云的老公那方面也不咋地,不然她能光天白日就在診所里安撫自己的空虛?”

      若是有村里人看到這一幕絕對會驚呆了,因為張傻子現在的表現可一點都不傻!

      清醒過來后,張大奎并沒有立刻告訴別人自己病好了的事情。

      畢竟這幾年渾渾噩噩過來,他什么生存技能都沒學會,現在的他還需要這份在學校里打雜的工作。

      “嘿!李德柱真是廢物,弄個女人還得吃千鞭丸,干脆讓老子替你多好!”張大奎冷笑著。

      “還有那文若嫻,平日里裝得為人師表,沒想到背地里竟然是這種貨。還有她老公,夫妻倆都在一個學校教書,竟然還被綠了,真***沒用!”張大奎的語氣帶著譏諷,甚至還帶著幾分快意。

      回想起自己當傻子的這些年,他心里對這些人一點好感都沒,他們壓根就沒拿自己當人看,有時候甚至當面嘲笑辱罵他,他也聽不出來別人是嘲笑,反而跟著一起傻笑。

      想到這些,張大奎眼里就帶著憎恨。

     

    看見兒子的大東西_啊太大了小腹隆起

      張大奎把藥匆匆包好,又跑回學校,這會文若嫻正一個人在校長辦公室里百無聊賴的坐著。

      剛才李德柱突然接到村長電話,急忙跑去村委商量事情去了。

      偏偏文若嫻已經被他挑起了感覺,眼下無處發泄真是難受。

      就在這時,張大奎匆匆跑過來敲門:“校長……藥……藥我拿來了!”

      聽到外面張大奎的聲音,文若嫻突然眼前一亮,這張傻子雖然傻,但他也是個男人啊。

      雖然肯定不能和他真刀真槍的來一場,但是眼下有個男人在總比沒有強。

      她咳嗽一聲:“那個大奎,進來吧。”

      張大奎推門走進來,看到只有文若嫻一人時,臉上有些疑惑:“文老師,校長呢?”

      “校長出去了,你把藥放桌上吧。”文若嫻隨口說道,同時眼睛在張大奎身上上下打量著。

      雖然人傻,但張大奎發育的還不錯,高大威猛,身板壯實,穿著寬松的襯衫和大褲衩。

      看著張大奎的裝束,文若嫻突然有了個大膽的想法,這想法讓她渾身燥熱。

      “大奎啊,你的褲子都快掉了,還不趕緊往上提一提。”文若嫻故意說。

      張大奎一愣,他的褲子壓根就沒掉,可文若嫻為什么這么說?

      不過按照自己以往的表現,現在他應該按文若嫻說的辦,于是張大奎就抓著褲帶硬是往上一拉,寬松的褲衩瞬間就變成了緊身褲。

      文若嫻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他那里……怎么那么的明顯,里面該不是塞了棉花吧?

      她當然知道張大奎不可能塞棉花,那就只有一個可能了,張大奎那里真的就有這么壯觀嗎?

      “這樣好了嗎文老師?”張大奎傻傻的問道,不過心里卻是在冷笑。

      這文若嫻可真浪,居然想看自己的本錢,對自己有意思?

      文若嫻一臉驚喜,沖張大奎勾勾手:“好了好了,大奎你過來,我有事想跟你說。”

    張大奎滿臉茫然:“好的文老師。”

      等走到文若嫻面前,文若嫻指著他的那個地方道:“你這里是不是經常會變化呀?”

      “是啊文老師,你咋知道的?”張大奎滿臉驚訝望著她。

      文若嫻心里偷笑,但是臉上卻一本正經:“我看出來了,你這是得了腫瘤,它是不是有時候會很難受?”

      “沒錯沒錯,文老師你說的腫瘤是啥?”張大奎心中一熱,表面上卻是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

      “腫瘤就是很嚴重的病,如果不趕快治療你就會死的!”文若嫻表情嚴肅,說的和真的似的。

      張大奎頓時滿臉驚恐:“會死的?文老師,文老師,你可得救救我!”

      說著張大奎還突然抓住文若嫻滑嫩的小手,眼睛也有意無意瞄了瞄她的黑色連衣裙胸口處。

      文若嫻的身材真是完美,從這個角度望去,正好能看到那雪白的春光。

      文若嫻沒有察覺到他的眼神,被張大奎粗糙的大手抓著,她只覺得渾身上下開始興奮起來。

      張大奎平日里經常干粗活,大手也非常粗糙。若是放在平時,文若嫻肯定嫌棄他的手把自己抓痛了。

      可現在不同,寂寞難耐的她反而覺得這樣更加刺激。.

      她輕咳一聲,并沒有把小手抽出來,反而用另一只手拍拍張大奎的胳膊:“大奎,我既然認得出你得的病,那就有治好你的辦法。”

      說著她把纖纖玉手放到張大奎的那個地方,接觸的剎那,兩人渾身都是一顫。

      文若嫻終于碰到了她想碰的東西,俏臉上滿是震撼,這也太壯觀了吧?

      張大奎哪里受過這種刺激,又威猛了不少。

      文若嫻的眼睛都快瞪直了,天吶,真有這么雄壯的男人?要是把李德柱換成張大奎的話,那自己還不得舒服的瘋了?

      她再也忍不住了,但作為教師的尊嚴又不允許她接受一個傻子和自己真刀真槍的作戰。

      沒辦法,她只好采取了折中的辦法。

      “大奎,看到文老師這里嗎,往文老師這里放,到時候你的病就治好了。”文若嫻以誘導性的語氣說著,這是她講課時候慣用的手段,沒想到卻用到了張大奎身上。

      一聽文若嫻讓自己去碰她,張大奎起初還以為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文老師……我……我該怎么放???”張大奎故意裝傻問道。

      文若嫻嘆了口氣,心說這真是個傻子,有這么好的寶貝真是可惜了。

      要是換個精明伶俐的,有這么好的東西還不知道得禍害多少姑娘。

      但也幸虧張大奎是個傻子,自己現在才能一步步的教他。

      想到這里,文若嫻柔聲道:“大奎,你按我說得來,我說什么你就跟著做什么。”

      此刻的她仿佛又回到了講臺上,變成了那個溫柔端莊的文老師,只不過學生只有張大奎一個。

      “等下文老師會坐在桌子上,等我分開腿,你就把你得病的地方對著文老師。”文若嫻溫柔的講解著。

      張大奎聽得都快冒火了,他現在真想直接撲上去,撩起文若嫻的連衣裙幫幫她。

      不過他不能這么做,萬一讓文若嫻看出來他已經不傻了該怎么辦,到時候失去了學校這份工作,張大奎估計連飯都吃不上了。

      他繼續扮演傻子的角色:“文老師,我對著你……哪里???是這里嗎?”

      說著張大奎用手指戳了戳文若嫻的腿,感覺很舒服。

      如果是平時張大奎敢這么戳她,文若嫻肯定一腳把他踢一邊去了,反正張傻子也不敢還手。但是現在她不舒服的要命,張大奎粗糙的手指接觸到她滑嫩的小腿,卻讓她有種別樣的刺激。

    她甚至在想,要不要主動抓住眼前男人粗糙的大手幫自己,甚至于……

      “當然不是了,文老師是讓你放在老師的那個地方,你知道嗎?”文若嫻平息了下情緒,繼續引導他。

      “哪個地方?”張大奎愣了下,隨后突然像想起來什么似的傻笑起來,“我知道是哪里了!”

      見他傻笑的樣子,文若嫻愣了下,難道這傻子知道怎么來?看來他也不算全傻嘛,至少放在哪。

      “嘿嘿......一定就是這里了!”張大奎傻笑著用手指點了點文若嫻的小腹,剛好點到她的肚臍眼上。

      小腹被猛地碰了下,文若嫻心里的感覺更盛了,同時心底里對自己感到無比的悲哀,自己居然還認為張大傻懂得男女之事,看來自己才是真傻!

      她再也忍不住了,語氣里帶著嚴厲:“文老師說的不是那里,看好了,文老師說的是這里,記住了,是這里!”

      說著文若嫻指了指自己裙子的某個地方,臉上也帶著幾分不耐煩,就是教小學生也沒他這么笨的,教了這么久都不知道是哪里。

      見文若嫻有些生氣了,張大奎臉上露出惶恐之色:“我知道了,知道了,文老師不要罵我,不要罵我。”

      可他心里卻在吶喊:臭娘們,要不是老子為了裝傻,現在早然你死去活來了,真是煩人!”

      “那好吧,文老師要坐到桌子上了,你知道下面該怎么做?”見張大奎有些害怕自己,文若嫻也不敢再訓斥他,生怕嚇得他跑掉,到那時候自己拿什么來幫忙?

      “知道了文老師,我馬上就來。”張大奎喏喏道。

      文若嫻點點頭,扶著桌子坐了上去。她沒把連衣裙撩起來,雖說撩起來的話會更舒服,但教師的自尊心不允許她被一個傻子侵占更多的領域,隔著裙子已經是她能接受的極限了。

      見文若嫻坐好,張大奎心說自己不能再裝傻了,否則這小娘們估計會真生氣的。

      他走上前一步,緊靠著辦公桌,按文若嫻說的那樣直接湊了過去。

    被張大奎碰到的剎那,文若嫻當場就愣住了,甚至忍不住叫出了聲。

      聽到文若嫻的叫聲,張大奎趕忙停了下來:“文老師,你……你沒事吧?”

      “沒事,別停下,繼續,快點!”文若嫻語氣焦急。

      聞言張大奎心說這女人真奇怪,剛才還一副為人師表的樣子,現在就成了急不可耐的潘金蓮,于是他干脆繼續開始。

      文若嫻已經盡力壓制避免自己叫出來了,可是喉嚨里還是發出像哭一樣的聲音,這是本能,是無法避免的。

      不過可惜的是,這股巨大的沖擊力卻只能抵達文若嫻身體表面,至于里面卻是觸及不到。

      她現在的感覺復雜極了,一方面體表承受著超乎尋常的刺激讓她興奮不已。

      這一刻,她甚至想直接撩起連衣裙,讓張大奎幫幫自己。但是理智告訴她不能這樣做,所以她能做的就只有繼續忍耐。

      “文老師,你怎么好像在哭啊,難道是我弄疼你了?”張大奎見文若嫻滿臉掙扎的表情,心下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故意這么說道。

    “不要管我,繼續,繼續!”文若嫻忍不住閉上眼睛,額頭皺的也比之前更厲害了,她必須要忍下去,必須忍!

      突然間張大奎停住了,皺著眉頭看著自己那地方:“文老師你是不是騙我,說好的給我治病,可為啥越治越難受了?”

      張大奎一停,文若嫻頓時感覺身體空落落的,好像野貓百爪撓心一樣。

      聽到他的解釋,文若嫻更是哭笑不得,憋著沒法釋放肯定難受。

      不過她又沒辦法直接跟這傻子說,只好用柔和的語氣說道:“大奎,這你就錯了。治病都是一點點來的,現在你那里不舒服是正常的,慢慢就會好了。”

      如果換成是以前的張大奎,現在就會乖乖點頭然后按照文若嫻的吩咐繼續。

      可張大奎已經不是張傻子了,他之所以這么做就是想給文若嫻再加一把火。

      現在的她理智還是壓制住了欲火,而張大奎卻要讓她的感覺繼續升騰,直到吞沒她所有的理智。

      張大奎搖搖頭,依舊是傻傻的語氣:“文老師,我得想想。”

      說完他真的坐到旁邊椅子上,擺出一副思考的架勢,只是身體上的那個地方卻證明他肯定沒想好事。

      見張大奎坐到一邊去了,文若嫻更加難耐,她開始有些后悔,早知道自己就不跟張大奎說什么得病的事了!現在她渾身上下不舒服,可是眼前唯一的男人張大傻還真犯了傻氣。

      看著張大奎,她變得越發的難受,心中甚至生出了想法,要是自己撩開裙子讓張大奎真的來幫自己的話,那該有多舒服?

      文若嫻實在承受不了,幾分鐘后她終于做了個大膽的決定,直接朝張大奎身上抓了上去。

      “文老師,你……”張大奎話說到一半就呆愣住了。

      文若嫻竟然一把撩起那黑色的連衣裙,露出里面光潔亮麗的美景。

      可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竟然主動坐到自己身上!

      雖然文若嫻里面還穿著一件,可那幾乎和沒穿差不多,難道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

      “文……”張大奎還想說什么。

      文若嫻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聲音也比平日里狂野許多:“閉嘴!我給你治病的時候你閉嘴就行!”

      說完文若嫻變得主動起來,兩人也貼的更近。

      文若嫻現在感覺很害羞,沒想到她竟然放棄了尊嚴主動做這種事情,這實在是太羞恥了!

      但羞恥之余,來自身體的滿足感反而讓她有種興奮的感覺。

      甚至于,她還在想要不要再進一步,若是能與張大奎來一場負距離接觸,那會不會直接舒服到天上去?

      文若嫻是個感覺很強的女人,可惜卻嫁給了三等廢柴老公,平日里根本得不到滿足,否則她也不會找只能靠千鞭丸才能起來的校長了。

      就在文若嫻心里進行思想斗爭時,她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突然響了。

      沒辦法,雖然很不舍,但她還是從張大奎身上下來去接電話。

      張大奎剛才快樂極了,他原本只是想撩撥下文若嫻,可沒想到這一撩撥竟然逼出了這么瘋狂的她。

      文若嫻從身上下去,他也覺得非常掃興,只能看著文若嫻誘人的身段繼續瞎琢磨。

      “什么!現在就要去開會?我待會過去不行嗎?”文若嫻皺著眉頭打電話。

      “好吧,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去!”說完她掛斷電話,臉上滿是不舒服。

      但是看到張大奎時,她的臉上再次露出笑容和不舍,一步步走到張大奎面前。

      “大奎,這次文老師不能給你治病了,下次……下次文老師繼續給你治。對了,你以后別穿這么長的褲子,穿短褲就行,這樣更方便治療。”文若嫻笑著說。

      張大奎傻眼了,文若嫻的意思不就是讓他直接那樣子嗎,難道她想和自己真刀真槍來一場?

      不過作為一個傻子,他當然不能表露出來,只能呵呵傻笑:“好的文老師,謝謝文老師。”

    等文若嫻走后,張大奎才長舒一口氣,扮演傻子也挺不容易的,幸好沒露餡。

      瞥了一眼桌上包著千鞭丸的紙包,張大奎嘴角露出冷笑,靠著壯陽藥約炮,李德柱那玩意早晚廢掉!

      出了辦公室,張大奎準備回到門口站崗。其實站崗不是他的工作,他平時只是喜歡和門衛大爺在一起。

      看門大爺人挺好的,是極少數待他不錯的人,所以張大奎傻的時候也知道去找看門大爺。

      就在這時,溫柔的聲音突然在張大奎背后響起:“大奎,你……有空嗎?”

      張大奎回過頭來,眼前是一名穿著白色襯衫和淺白色長褲的女人。

      女人約莫有二十出頭,長得很清秀,五官也很精致,特別是戴著的金絲眼鏡更為她增添了幾分氣質。

      和文若嫻相比她有些偏瘦,但是該翹的地方卻一點都不遜色于對方。反而因為比較瘦的緣故,酥胸顯得特別挺翹,簡直就像是兩個汁水甘甜的大桃子。

      “林老師,是你??!”張大奎傻笑一聲。

      這女人叫林嫣然,是校長李德柱沒過門的兒媳婦,也在這學校里教學。

      林嫣然雖然沒有文若嫻漂亮,但是她那文靜的書卷氣質卻是讓農村老爺們更加著迷,只不過她的身份讓大伙都不敢碰她。

      開玩笑,李德柱可是和村主任是拜把子兄弟,誰敢對他兒媳婦動念頭?

      “大奎,你現在有時間嗎?”林嫣然俏臉一紅問道。

      雖然不知道她為什么會臉紅,但張大奎還是傻呵呵的回答:“有空啊,我有很多空。”

      聽他這么回答,林嫣然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笑靨如花:“大奎,不能說有很多空,應該說我有空。”

      張大奎傻呵呵點頭:“我有空,我有空。”

      “那……你過來幫我看下門可以嗎?”林嫣然紅著臉問道。

      “看門?好??!”張大奎也沒問看什么門,不過這也正符合他傻子的身份。

      “跟我來吧。”林嫣然說完就帶著張大奎來到學校辦公室角落的一間房子門口。

      看到林嫣然帶自己來這里,張大奎立刻懵逼了。

      臥槽!這里是學校的浴室啊,林嫣然帶自己來這里做什么?

      “大奎,這個門壞了,我想……又擔心有人會進來,你能幫我看著不讓別人進來嗎?”林嫣然俏臉紅紅的說。

      張大奎只覺得鼻子有些發癢,娘的,林嫣然竟然要洗澡,而且還讓自己幫她看門。

      這是老天爺在給自己發福利嗎,浴室的破門壞的真是太他娘的及時了!

      “呵呵,好啊。”張大奎表面上傻笑著,心底里卻是樂開了花。

      要說全校哪個老師最讓人著迷,第一名絕對非林嫣然莫屬,最令人著迷的往往不是那些長得漂亮的,而是氣質好的美女。

      林嫣然就屬于那種氣質型美女,而且她的身份還為她增添了幾分圣潔,誰都不敢調戲她,哪怕說句葷話都不敢,這反而使得村里老爺們對林嫣然更加垂涎欲滴。

      一想到自己接下來就要看到林嫣然的玉體,張大奎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對了,如果有人要跑到門口偷看的話也不行,你就把他們轟走。”林嫣然進去之前還補充了句。

      張大奎連連點頭,心里卻在想,老子一個人偷看就行了,別人連根毛都別想看!

      林可嫣進去后很快就開始脫衣服,雖然明知道張大奎是傻子,可她還是小心翼翼的往門口的方向看了幾眼。

      門關不嚴,透過門縫就能看到里面的情況,她擔心張大奎也會偷看。

      不過張大奎怎么可能會那么傻,這會當然是要裝一下。

      幾分鐘后,看到張大奎就像鐵塔一樣守在外面,絲毫都沒有動彈,林嫣然才放下心洗起澡來。

      她每天都要洗澡的,昨天晚上因為批改作業太晚沒洗澡,今天上午實在受不了,所以明知道浴室門壞了還是要來洗澡。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