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美艷寶寶的愛液-嘬弄她書房高H

    張小凡極力解釋,打算讓若雨凝明白他的用意。

     

     

    但是個正常人都不會信張小凡的這番話,若雨凝也是如此。

     

     

    “你真當我傻啊,我才不信你說呢。”若雨凝嘟著小嘴,輕哼一聲。

     

     

    “就算你真的是我命中注定的人,我也絕不會跟你在一起!要是讓人知道我命中注定人是一個土包子,我豈不是要被嘲笑死。”

     

     

    她怎么也是堂堂楊海大學的?;ㄖ?,要是被人知道她的男朋友是這樣一個極品,那她在楊海市的名聲豈不是毀于一旦了?

     

     

    “不!大老婆你說錯了,我才不是什么土包子,你別看我穿的一般,但我也是一個極具修養的知識分子。”張小凡態度一變,仿佛變成一位知識淵博的學者,就連說話的語氣都不同了。

     

     

    好大好滿坐不下,剛剛睡了閨蜜17歲的兒子

     

    “你哪里像知識分子了?”若雨凝嘴角一陣蠕動,越發覺得這個相貌清秀的少年很會扯這些有的沒的了。

     

     

    “俗話說得好,不能以貌取人,別看我穿成這樣,但要是說好聽一點,我這叫秉持雷鋒主義精神,貫徹節約主義,只要是還能用的,當然就要繼續用下去了,浪費多不好啊。”

     

     

    “雖然我常年住在深山中,但也有一顆求學進取的心,所以我時常去隔壁老王家用他的小霸王電腦看一些中日文化交流大片,像什么‘一庫一庫’‘亞麻跌’這些日本話我都知道是什么意思,難不成這還不足以證明我是一個熱愛學習的知識分子嗎?”

     

     

    張小凡義正言辭辯解道。

     

     

    若雨凝真的是給張小凡跪了,她發誓這輩子沒見過張小凡這樣的奇葩。

    “大老婆不別信啊,我說的都是真的啊,天地可鑒,日月可證!”

     

     

    “停!”

     

     

    若雨凝懵逼的不行。

     

     

    這家伙怎么就直接叫自己做老婆了?

     

     

    而且還加一個大字!

     

     

    感情他還打算找小老婆?

     

     

    重點還不是這些,而是自己和他才認識不到半天就叫自己叫的這么親熱,那么以后還得了啊。

     

     

    “別吧,我們才認識不到半天,八字還沒一撇你就認定我是你大老婆了?”

     

     

    “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一見鐘情的姻緣。”張小凡一臉的真誠,真摯。

     

     

    真的,若雨凝真的是被這家伙打敗了。

     

     

    就在若雨凝放棄抵抗,任由張小凡說個夠時,車廂房間門口走進一個人,他一進車廂就對著張小凡冷眼相對:“哼,小小年紀什么不好學,偏偏學這種江湖神棍,你父母若是知道,肯定要給氣死。”

     

     

    張小凡順著那個人看去,發現是一名年紀大約有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他身體看起來雖然健碩,但面龐卻是帶著一抹難以察覺的虛浮和蒼白。

     

     

    他身穿昂貴的西裝,舉手投足之間給人一種上位者的氣質,讓人一看就知道這是一位大人物。

     

     

    中年男子名為若振濤,是若雨凝的叔叔。

     

     

    “叔叔。”

     

     

    若雨凝見到中年男子之后,彬彬有禮的喊了一聲。

     

     

    若振濤點了點頭,隨即對著若雨凝說道:“雨凝我跟你說了多少遍,跟不認識的陌生人不要太多廢話,你就是不聽。”

     

     

    “我知道了。”若雨凝被訓話后只得露出一個無奈的表情。

     

     

    倒是張小凡略微不滿的說道:“這位大叔,我跟我未來大老婆談情說愛,你管的也太寬了吧。”

     

     

    見張小凡依舊死皮賴臉纏著若雨凝,若振濤眉頭一皺,浮現一抹怒意:“你小子最好收斂一點,若是不然等到了楊海市,我讓你吃不了兜子走!”

     

     

    面對若振濤的呵斥,張小凡眉頭一皺,本想出手教訓下他,但卻忽然搖頭嘆息一聲說道:

     

     

    “罷了,本想出手教訓教訓你,讓你知道冒犯我的下場,但既然你身懷暗疾,我也懶得出手了,反正你現在也只有半個月的時間能活了。”

     

     

    若振濤聽了這話后頓時一怒,就想對張小凡發飆!

     

     

    可就在他聽完張小凡下半句話后,那張帶著怒意的表情卻是突兀變色!

     

     

    “你怎么會知道我得了絕癥!”若振濤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他身懷胃癌,這件事基本上只有若家的直系親屬才知道,而張小凡一個跟他未曾見面的少年又怎么可能會知道他得有胃癌?

     

     

    不僅是他,若雨凝精致的面龐也是一臉驚訝的表情,實在想不出張小凡是怎么看出她叔叔得了胃癌的。

     

     

    “怎么知道的?當然是看出來的啊。”張小凡一臉不以為然的表情。

     

     

    “看出來的?這怎么可能!就算是華夏著名的醫生也必須經過診斷才能知道我的病狀啊。”若振濤呆若木雞。

     

     

    倒是張小凡一臉不屑的表情說道:“那群三九流的醫生怎么能跟我相比,我可是從小就跟在張老頭身旁學的醫術啊。”

     

     

    “張老頭?”

     

     

    若振濤和若雨凝聞言都是一臉疑惑,他們未曾聽過華夏醫道上有這一號人物。

     

     

    “這個張老頭的醫術很厲害么?”若雨凝好奇一問。

     

     

    “也不能說很厲害吧,不過治治什么絕癥,癌癥的還是沒啥問題的。”張小凡想了想后朝兩人說道。

     

     

    聽了張小凡這番話,若振濤眉頭微微一皺,感覺張小凡是在說謊,怎么可能有人能根治癌癥和絕癥,要知道癌癥可是連現在的醫學都無法完全根治的不治之癥啊。

     

     

    “怎么,不信?”張小凡饒有興趣的看著若振濤。

     

     

    他這個人啊,最不喜歡別人質疑他了。

     

     

    “不是我們不信,而是這牛皮也吹的太大了,連癌癥都能根治,這說出誰信???”若振濤搖了搖頭。

     

     

    “呵呵,大叔你最近是不是晚上睡覺的時候總覺得胃疼,而且每次疼起來都要命,吃什么藥都不能緩和下去,不僅如此,每次上廁所都便秘,就連小便也帶著絲絲血紅?”張小凡悠悠然的說道:“這種情況你估計持續有一年左右的時間了吧,而且近來是不是發覺吃什么都沒有胃口?牙齦一直出血,就連頭發也開始變白?”

     

     

    張小凡這些話每說一句,若振濤略微蒼白的面龐便更震驚一份。

     

     

    張小凡這些話竟然全對!

     

     

    “你居然全部知道!”若雨凝驚異的看著張小凡,美眸里盡是震撼。

     

     

    “嘻嘻,大老婆,我不僅知道這個大叔的病狀如何,我還知道如何徹底根治這個的病狀呢。”張小凡對著若雨凝時總是嬉皮笑臉的。

     

     

    但張小凡卻是不知道,在他說完這句話后,若雨凝和若振濤兩人都是露出了無法置信的表情。

    “你能將我叔叔的胃癌治好?”

     

     

    若雨凝追問道。

     

     

    “當然了,又不是什么難以根治的病狀,對我來說雖然需要多花幾次治療,但還是能治好的。”

     

     

    張小凡這些年來治過的奇病不少,胃癌對他來說沒有什么難度,只是需要多花點時間而已。

     

     

    “只要你能治好我叔叔的胃癌,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答應你!”

     

     

    若雨凝說著,看的張小凡是大飽眼福,表情一呆。

     

     

    回過神來后,張小凡正打算說些什么。

     

     

    可就在這時,一旁的若振濤卻是制止了若雨凝說道:“雨凝你怎么就這么傻,居然說出這樣的話,萬一這家伙是一個神棍,說出來的話是騙人的,那你要怎么辦?”

     

     

    “不會吧叔叔,他不像是那種會騙人的人。”若雨凝微微搖頭。

     

     

    “且不說他像不像會騙人的人,單單是剛才那番話,你覺得說出去誰會信?現代醫學科技都不敢保證能百分百治好的,可在他嘴里卻是說的那么輕松簡單。”若振濤冷哼一聲看著張小凡。

     

     

    “這……”

     

     

    的確,若振濤的話讓若雨凝清醒了過來。

     

     

    “呵呵,這位大叔,你可是知道中國文化,博大精深這八個字?老祖宗流傳下來的東西,神奇的很,可不是現代的醫學科技能相提并論的。”面對兩人質疑,張小凡淡淡一道。

     

     

    “你就繼續吹牛吧,像你這樣的神棍,這些年我見多了。”若振濤冷笑一聲。

     

     

    張小凡聞言,略有不爽,他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別人質疑他。

     

     

    “既然這位大叔這么不信任我,不如我們打個賭吧。”

     

     

    “什么賭?”

     

     

    “我賭下了火車之后,你們會瘋狂尋找著,求著我為你治病。”張小凡悠然一道。

     

     

    若振濤眉頭一皺,不知道張小凡哪里來的勇氣敢這么說:“好,我跟你賭。”

     

     

    張小凡淡淡一笑,隨即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一顆小泥丸來:“你的胃癌已經是晚期了,基本上只有一個星期的時間能活,就算是用凝心丸也只能讓你多活幾天,用在你身上也是浪費。但看在你是我大老婆叔叔的份上,我也豪氣一把。”

     

     

    他將小泥丸遞給了若振濤。

     

     

    若振濤接過后,一臉怪異的表情,這東西也能但叫丹藥?特么不就是一堆爛泥搓出來的丸子么?這小子該不會是想耍他吧。

     

     

    若雨凝也是好奇問道:“這顆泥丸真的能稍微緩和我叔叔的胃???”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