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寶寶是自己撞進入還是自己坐下來_接電話play

    老劉真是慌了,他很害怕,就好像時間回到了二十年前。

     

    “怕什么,一會兒你們就在這屋待著,繼續做你們的,我假裝回屋睡覺,到時候我老公問起來,我就說你們是一對野鴛鴦,我只是給你們騰地方的!”

     

    趙雅云倒是聰明,直接把鍋甩的干干凈凈。

     

    這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只是苦了琳琳了,她本來就是被叫過來的。

     

    現在又被安上個偷漢子的罪名,真是夠可悲的。

     

    “雅云,你記得啊,這是你欠我了個人情!”

     

    說著,琳琳拉著老劉進了房間。

     

    她好像比老劉還要著急,也許是她剛才嘗試了老劉的尺寸,剛剛被撩起的浴火還沒澆滅,所以想繼續戰斗。

     

    她本來就經常在夜店玩少爺,她老公也是一知半解,不管她。

     

    現在出來偷漢子,就算被發現了,她老公也就得過且過了。

     

     文學

    此時,趙雅云已經回屋假寐,手不自覺的伸進了褲頭里,有規律的運動著。

     

    “砰!”

     

    門被撞開了,趙雅云的老公沖了進來。

     

    他三步并成兩步的沖過來,掀開了趙雅云的被子。

     

    “還睡,睡你妹!”

     

    他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長相也十分陽光帥氣,按道理說,他應該是從來不爆粗口的。

     

    但是現在,他老婆背著他在家里偷漢子,他哪里還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緒。

     

    “老公,你怎么回來了?”

     

    趙雅云搓了搓眼睛,一臉狐疑的問著她老公。

     

    “少他萍姨廢話,我問你,野男人呢?”

     

    他本來是知識分子,但是現在,粗口已經完全抑制不住的爆發出來。

     

    “什么野男人?老公,你在說什么?”

     

    趙雅云一臉的迷茫,起來還暈暈乎乎的。

     

    “啪!”

     

    一聲清脆的大嘴巴子扇在她臉上,火辣辣的疼痛讓趙雅云忍不住哭了出來。

     

    再怎么說,她都是個弱女子,受到這么大的傷害,當然經受不住。

     

    “老公,你竟然不相信我,你整日整夜的不回家,讓我一個人獨守空房,誰知道你一進家門就打我,你太過分了,嗚嗚嗚……”趙雅云大哭起來,那眼淚流了滿臉。

     

    見她那梨花帶雨的模樣,她老公也一陣心痛,難道真是自己誤會她了?

     

    “雅云,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因為太寂寞了,所以偷男人?”

     

    她老公還在套她的話,雖然多了幾抹柔情的問候,但是趙雅云也不是傻子,這種事當然要死咬著不放,一旦承認了,她肯定得被凈身出戶。

     

    所以,她強忍著疼痛哭泣:“老公,你竟然不信我,我那么喜歡你,怎么可能會偷男人?”

     

    “不承認是吧,你等我找出來的!”

     

    說著,她老公在屋子里翻了起來,床底下,柜子里,全都翻遍了,可是始終沒有找到人的影子。

     

    “你看,我說吧,我根本沒有偷男人!”

     

    趙雅云神氣起來了,也不知道哪來的自信。

     

    “怎么可能?”

     

    她老公一陣驚訝,掐著腰喘著粗氣。

     

    “那你打電話的時候,為什么在嬌喘?”

     

    他又在質問趙雅云,趙雅云當然不會承認了。

     

    “我……”

     

    沒等趙雅云說話,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浪叫聲:“叔叔,快,大力一點,人家就快要出來了!”

     

    ……

    “什么聲音?”

     

    曹明當即問道,一個健步沖了出去。

     

    循著聲音,他一腳踹開了門。

     

    里面的情景著實讓他一驚,此時的琳琳,正在墻角弓著腰,一只手拄著墻,另一只手在揉著自己的酥胸,而她纖細的長腿一只立于地面,另一只則是被老劉舉了起來,神秘之地正展露在曹明的面前。

     

    “這……”

     

    他傻眼了,回頭看了看趙雅云,又狐疑的問道:“這不是琳琳嘛,她怎么……”

     

    趙雅云急忙拉著他的胳膊,把他拉出了門。

     

    “劉叔,琳琳,你們慢慢玩,我老公她不懂事,我們就不打擾了??!”

     

    趙雅云表現出一臉的歉意,然后關上了門。

     

    此時,曹明一臉的驚恐之色。

     

    “雅云,剛才那是什么情況?”

     

    他完全忘了懷疑自己老婆偷漢子的事了,剛才那一幕,著實把他驚著了。

     

    “告訴你別沖動,你偏偏踹門進去,現在好了吧,你看你把琳琳嚇的。”

     

    趙雅云一臉的幽怨,還作勢依偎在曹明的懷里,就像個小女人一般可人。

     

    曹明急忙說道:“你是說,我誤會你了?”

     

    “廢話,這屋子里一共就兩個男人,剛才那個老頭你也看到了,我會和那個老家伙做那等荒唐事嗎?”趙雅云的話的確有可信度,老劉四十多歲了,尋常女人哪會和他做什么,但是琳琳,他剛才……

     

    不多時,曹明被唬住了,趙雅云把他拉到客廳,低聲道:“老公,既然你還是不信我,那我給你解釋一下吧!”

     

    “你說!”

     

    曹明現在也是半信半疑,對于趙雅云的話,他也不知道是該相信,還是不該相信了。

     

    “事情是這樣的,琳琳曹明總不理他,三天兩頭的不在家,她寂寞難耐,剛找了個新凱子,他們年齡差距那么大,去酒店開房那不是被人笑話嘛!所以,我就讓他們來咱家偷情了,我可告訴你啊,這是琳琳的私事,你可千萬別告訴曹明!”

     

    趙雅云說的話可信度越來越高了,曹明也是不得不相信,關鍵說的有幾分道理??!

     

    于是,他又狐疑道:“那你剛才給我打電話,嬌喘是怎么回事?”

     

    趙雅云掐著曹明的腰間軟ròu,罵道:“呸,你真以為我和那老家伙有什么事??!你也知道,你三天兩頭的不在家,我在隔壁聽到她們的**聲,我就自己摳自己,我**,剛才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哪好意思跟你說實話!”

     

    解釋清楚了,這回徹底解釋清楚了,只見曹明把她摟在懷里,還勸慰一聲:“老婆,對不起,剛才是我沖動了。”

     

    “哼,你連人家都不相信,說對不起就有用了?我前幾天看好了一款名牌包包,要不然……”

     

    話還沒說完,曹明就把話搶了過去,還拍著xiōng脯大喊:“買,過幾天我出差回來就給你買,老婆,我是因為太愛你了,所以才生氣,物極必反嘛,你原諒我嘛!”

     

    一個大男人,開始在女人面前死纏爛打,真是夠可笑的。

     

    “好了,你忙你的,你放心,你的后院絕對不會失火!”

     

    趙雅云琳琳的一笑,簡直把曹明給迷住了。

     

    “好,那我先走了,還有兩個小時飛機就要起飛了,等我回來給你帶禮物!”

     

    說著,曹明拖著行李離開了。

     

    古有反圍剿計劃,今有反捉jiān計劃,趙雅云簡直就是一個機靈鬼。

     

    見曹明開車走遠了,她也跑上樓去。

     

    她推開門,正看到那兩對也鴛鴦還在茍合呢,此時的琳琳正跪在床上,撅起**,嬌喘連連。

     

    “啊……劉叔……又要尿了,不行了!”

     

    話還沒說完,一股子白濁噴shè而出,正噴在老劉的肚皮上,這已經不知道是今晚第幾回了。

     

    “哎呦,S蹄子,這么快就搞上了,剛才不是還嫌棄我們劉叔嘛,現在可是叫的比你老公還親呢!”這回換做趙雅云嘲笑她了,剛才琳琳挖苦她的話,她可是記得一清二楚呢!

     

    琳琳正沉浸在**的余韻當中,她急忙抱住老劉,大喊道:“趙雅云,我告訴你,他現在是我的親漢子,親老公,是我的好哥哥,你可別跟我搶,今天我要爽個夠!”

     

    “呸,你要不要臉,他可是我帶來的,劉叔,快,讓我也爽爽,憋死我了……”

     

    老劉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趙雅云推倒在了床上。

     

    她早就濕的不行了,剛才在隔壁的時候,還在回味著和老劉做那荒唐事的場景呢!

     

    她的動作那么嫻熟,一瞬間便騎在了老劉的身上。

     

    整整三個小時,老劉把她們伺候的舒舒服服。

     

    “劉叔,這卡里有五十萬,明天記得幫我買十節課!”

     

    臨走的時候,琳琳把一張銀行卡遞給了老劉,這是她這輩子最舒服的一次,沒有之一,一開始,她還很討厭老劉,認為老劉又丑又老,根本不配和自己做這種荒唐事。

     

    可是,試過之后,她就像變了個人似的,事終,還給老劉五十萬作為答謝。

     

    “五十萬?十節?”

     

    老劉傻眼了,五十萬能賣他一輩子了,可是她就買十節課?

     

    “劉叔,你可別謙虛,你值這個價!”

     

    趙雅云也在旁偷笑,像她們這種有錢的貴fù,五十萬還真不算什么,而且剛才那舒爽的體驗,簡直讓人回味一輩子,五十萬買老劉這一天,她們還覺得賺了呢!

     

    見老劉要走,琳琳又從后面抱住老劉,隔著褲子摸著他的大話兒。

     

    “劉叔,加一下人家微信嘛,以后咱們常聯系!”

     

    琳琳真是太S了,果然如趙雅云所說,這次把她伺候舒服了,今后受益無窮??!

     

    “好好!”

     

    老劉和她互留了微信,便離開了。

     

    出了門之后,老劉這才發現,自己真是有錢了。

     

    那五十萬的銀行卡拿在手里,真是夠沉的。

     

    回到家以后,老劉久久不能寐,翻來覆去的拿著那張銀行卡把玩。

     

    這只是蠅頭小利,如果真重出江湖,讓趙雅云給自己多介紹幾個富婆,那還不賺大發了?

     

    一瞬間,老劉有些后悔了,自己消沉了這么多年,多少胭脂美女都錯過了。

     

    要是早早地重出江湖,或許早就賺大發了吧!

     

    如果自己有錢了,那自己可就能娶了陳晴晴了。

     

    現在這年頭,只要你有錢了,多大歲數的小姑娘都能娶。

     

    如今他心里裝滿了陳晴晴,他覺得自己已經無法自拔的愛上了陳晴晴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本文來源:https://www.aiyyzx.com/34796.html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