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意戀征服_老爺別別…不要這樣嘛

      當下,葉寒便將小黑箱放在家里。隨后揣了6,便決定先去學??赐妹?。

      冬日的陽光明媚中帶著一絲薄弱,空氣中滿是寒意。葉寒出門之后攔了一輛的士前往妹妹所在的東江高中。

      東江高中是這邊的重點高中,也是許多學子向往之所在。葉寒到了學校,進去的時候,那門房的老頭格外的敬業,將葉寒的祖上三代打聽了個遍,最后終于才給葉寒放行。

      廣闊的操場,高大雪白的教學樓,圖書館,一派莘莘學子,重點學府氣派。此時郎朗的讀書聲不斷的從大樓里傳出來。

      葉寒看著這棟大樓,頓時有些犯難,他不知道應該從哪兒去找妹妹的班級。以前來過一次,不過卻早已記不清了。就在葉寒犯難的時候,剛好迎面走來了一個女孩子。這女孩下身穿了一件緊繃的牛仔褲,上身是一件緊身的針織毛衣。她大約十六歲的樣子,瓜子臉,美麗絕倫。這女孩兒給人的第一眼感覺是驚艷,特別。為什么說特別?卻是因為她美麗的眸子里泛著一股不食人間煙火的清冷。這種冷已經是一種氣質,發自本身,絕不是刻意裝出來的。

      “你好,同學!”葉寒看得呆了一下,半晌后方才回過神,立刻喊。

      女孩淡淡冷冷的看向葉寒,并不說話。

      這女孩叫做林婉清,她是東江高中的第一?;?,冷美人。林婉清對眼前的葉寒絲毫沒有好感,因為她討厭穿風衣裝酷的男人。而葉寒剛好就穿了件拉風的黑色風衣。

      在林婉清的印象里,她是很喜歡像她父親那樣的儒雅男子,黑色中山裝,喜怒不形于色,仿佛一切都可以掌握住。

      “額,請問三年級二班在哪兒?”葉寒頭一次遇見這樣冰冷的女孩,居然不把自己當盤菜。所以他有些小小的尷尬,他開口雖然問了,卻也沒做指望,估計對方是懶得回答的。

      果不其然,林婉清淡冷的看了葉寒一眼,轉身就走。葉寒郁悶的摸了摸鼻子,這特么叫個什么事兒??!不過就在這時,林婉清卻回頭向葉寒說道:“你看第五樓沒有,從左朝右數就可以了。”她一說完,便不再理會,徑直離開了。

      葉寒愕然,覺得這女孩兒真是奇怪。他摸了摸鼻子,當下也不再多想,朝教學大樓那邊走去。

      葉寒很快來到了五樓,他一路找過去,便見那教室里面,學生們都在認真復習上課。這樣的場景種場景讓葉寒又是向往,又是感觸。葉寒當時初中沒讀完,便因為出色的身手,而被軍訓的教官看重,直接被特招到了部隊。他在部隊里,雖然也有學習文化課。不過那跟這兒的學習氛圍是不能比的。之后,葉寒的訓練更加殘酷,沙漠,叢林,毒蛇,時刻都在生死線上掙扎。憑借著出色的表現,他又稱為一名特種兵。最后,更被中央首長看重,招收進了最榮耀的中央特衛局,保護首長。

      且不說這些,葉寒很快來到了二班。他也終于找到了妹妹,葉欣。葉欣一身紅色外套,一臉凝重,正在認真的抄著筆記。她的小手凍得通紅,不時的在手上哈一口熱氣。

      “外面的這位同志,你找人嗎?”正在講桌前坐著批閱作業的美麗年輕老師白潔,她抬頭看見了嚴寒,立刻起身問。她的語聲很是不善!

      一眾學生聞言立刻齊刷刷的看向葉寒這邊來。但惟獨那葉欣頭也不抬,依然認真的做功課。

      林凡一身黑色風衣,他的面貌清秀,氣質又格外的沉穩,像是不動泰山一般。這是眼下的年輕人很少能有的可貴氣質。那班上的小女生們見狀立刻成了花癡。“哇,他好帥。”

      “他好有型??!”

     文學

      而此時,葉欣也被同學們的聲音所驚動,她抬起頭看了過來。頓時,葉欣呆住了。好一會后,葉欣興奮的起身,這一起身將她坐的椅子也給擠倒在地。葉欣全然不管不顧,她已經欣喜若狂,快步奔向葉寒,她所有的感情都爆發出來,一把投進葉寒的懷抱里,哭泣著喊道:“哥哥!”。

      好半晌后,兄妹兩人分開。那老師白潔冷冷的掃了眼葉寒,反正也像是看葉寒不爽。她又向葉欣問道:“這人是你親哥哥?”

      葉欣立刻點頭。白潔道:“就算是你親哥哥,你也得先回座位上課。”

      葉寒見狀,便立刻說道:“不好意思,我想給我妹妹請假,就兩天。因為……”

      “請假就去找她的班主任,這個我管不著。”白潔淡冷說道。

      我擦,這娘們……葉寒無語,他看了眼白潔的翹臀,氣憤的他真有種想狠狠打她翹臀的沖動。

      白潔立刻察覺到了葉寒的目光,她的臉蛋頓時紅了。又羞又怒,道:“你眼珠子瞅哪兒?”

      葉寒忙收回目光。他正欲說什么時,葉欣忽然朝白潔輕輕鞠了一躬,隨后就拉了葉寒的手,說道:“哥哥,我們走。”

      葉寒摸了摸鼻子,擦,自己的妹妹也這么有個性了?他卻也沒意見,因為他知道妹妹是尖子生,偶爾翹個課,那老師想必也不會太追究。只是他和葉欣卻是氣得白潔胸悶,連課都不想上了。

      出去的路上,葉欣挽著葉寒的胳膊,毫不避忌,那叫一個親熱。估計不知道的人都要以為這兩人是熱戀的情侶。

      “真不需要去跟你們班主任請個假么?”葉寒隨后問,他有些擔心。葉欣立刻說道:“才不要理那個臭班主任呢。”

      葉寒啞然失笑,說道:“他怎么得罪你了?”葉欣生氣的說道:“他看不起你。”葉寒愕然,隨后郁悶無比的摸了摸鼻子,無語的說道:“我都不認識他,他干嘛要瞧不起我?”

      這還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葉欣悶悶的說道:“前兩天我跟班主任請假,他說要我好好學習,不要像你哥一樣不務正業。我就很生氣,我說我哥哥棒著呢。誰知道他就說,就說你初中沒畢業,在外面也只能打苦工。哼,破班主任,他懂個屁??!”

      葉寒恍然大悟,原來是這么回事。葉寒自然懶得跟那什么班主任計較,如今的他,三期士官,身份特殊。他是京城下來的人,那可就是市公安局的局長見了他,也要客客氣氣的。

      葉寒馬上又奇怪的問道:“你就快要高考了,你請假干什么?”他的語氣有些不悅了。

      葉欣頓時眼眶一紅,說道:“哥哥,爺爺生病了。”

      葉寒頓時失色。

      “只是老毛病犯了,哥,你別擔心!”葉欣見哥哥神色大變,馬上寬慰說道。葉寒聞言方才松了口氣,說道:“咱們一起去看爺爺。對了,這個給你!”說著將那拿出來給葉欣。葉欣看清楚后,立刻嗔怪葉寒太浪費了。

      葉寒卻是一笑,說道:“哥哥賺錢,不就是為了給你用的嗎?”

      葉欣說道:“那你還是把錢給我,我不要。”葉寒心頭一暖,他摟住了葉欣的香肩,微微一笑,說道:“真是個傻丫頭。”

      他又怎會不知道,傻丫頭是想把錢攢下來,將來好給自己娶媳婦!

      不過,葉寒好說歹說,最后還是讓葉欣收下了手機。

      東江市一醫的醫院六樓。

      葉寒和葉欣來到了劉正所在的病房。葉寒看見爺爺自是激動歡喜,不過,他看見爺爺的時候,還看見爺爺床邊有一個安靜的少年。這少年長的清秀俊美,正在給劉正削平果。這個少年叫做方辰,是葉欣的同學,他正在追求葉欣。

      “爺爺,嘻嘻,你快看看是誰回來了?”葉欣一改往日的恬靜,像個小麻雀一樣的奔到劉正的病床前,她興奮極了。

      方辰微微訝異,他想不到一向恬靜的葉欣,居然也會有這樣跳脫的一面。

      方辰和劉正也同時看向門前,方辰立刻就看見了沉穩如山,清秀俊逸的葉寒。方辰能感覺到葉欣對這個男人有不同的感覺。頓時,他的眼中閃過一縷寒芒!不過,這家伙掩飾得很好,不動聲色的堆出謙和的笑容來。

      葉寒淡淡的看了一眼方辰,雖然方辰掩飾的好,但葉寒是什么人?那一瞬的敵意他敏銳的感覺到了。這倒也不奇怪,少年喜歡自己的妹妹,誤會了自己。只是,這小崽子年紀輕輕,居然如此會掩飾,這人不簡單!妹妹的道行那里是他的對手?不過,這個時候,葉寒也懶得跟這方辰計較。他迅速來到爺爺床前,眼眶濕潤,抓住爺爺的手,飽含感情的喊道:“爺爺!”

      劉正本來還很平淡,但在看見葉寒的一瞬間便激動起來了。他抓住葉寒的手,顫聲道:“小寒,你可回來了。”

      葉寒與爺爺的感情是外人難以理解的。葉寒可以說是爺爺的弟子,同時,葉寒也是劉正的驕傲。

      “這次怎么回來得這么突然?”隨后,劉正問葉寒,他的情緒平復了一些。

      葉寒一笑,說道:“最近辦了件事,首長很滿意。所以一高興就給我放了五天假,今天是第二天。”劉正恍然大悟,爺孫兩人拉著手,聊得很是熱絡。而葉欣則在一邊幸福無比的看著,聽著。

      一邊的方辰忍不住輕聲問葉欣:“這位大哥是……”葉欣立刻甜甜一笑,用一種無比自豪的強調說道:“葉寒,我的親哥哥”

      方辰是聽過葉欣提過她哥哥的,聞言頓時恍然大悟。

      他心里的那絲不爽也才散去。“對了,小寒,我跟你介紹!”劉正看向方辰,說道:“這位是欣欣的同學,方辰。是個好孩子,很照顧老頭子我。小寒,你可得跟方辰多親近親近!”

      方辰落落大方的站了起來,向葉寒伸手道:“寒哥,你好。”葉寒心里莫名的對這個方辰沒有絲毫好感,他是成精的人。當然知道這小子擺明了是要泡自己的妹妹。且不說葉欣還小,就算是葉欣到了談戀愛的年齡。葉寒也不會同意這個方辰和葉欣交往。因為這個方辰表現得太完美了,完美到不正常。

      葉寒閱人無數,這一點是不會看錯的。但此時,葉寒知道也不能撕破臉皮。他冷冷淡淡的向方辰身手,說道:“你好!”一觸即收,蜻蜓點水。

      隨后,葉寒又不理方辰,跟劉正說道:“爺爺,我給您帶了一瓶70年的茅臺。那是老首長的珍藏呢!”“是嗎,那太好了。”劉正高興無比。

      葉寒與劉正聊的熱絡,但一旁的方辰眼中閃過熊熊怒火,他的老子是公安局副局長,他一向都是焦點,卻何曾被人這么不當一盤菜過。他覺得這葉寒又算個什么東西,不過是屌絲一枚。要不是老子要追求葉欣,你在爺眼里算個。

      方辰也當真是有城府,他很快將怒火收斂,卻是露出動人的笑容。

      葉寒刻意如此,他這時候若有深意的看了方辰一眼。

      方辰見狀,頓時悚然一驚,卻是覺得這個葉寒似乎有一雙洞察人心的眼睛。

      “劉爺爺,寒哥,你們好不容易見面在一起,那我就不打擾了,告辭!”方辰收斂心緒,微微一笑,說道。

      劉正心里也有這個意思,聞言便笑呵呵道:“方同學,今天真是抱歉。不過很謝謝你能來陪我這個糟老頭兒。”

      方辰爽朗一笑,說道:“劉爺爺,這話就見外了。其實跟您說話,能長不少見識呢。那我先走了,寒哥,欣欣,再見!”

      “欣欣,你送送方辰。”劉正笑呵呵說道。

      葉欣聽話的站了起來,待她和方辰出了病房。那隔壁病床上的老王立刻稱贊道:“老劉,方辰這孩子不錯啊?,F在像這樣的年輕人不多了。”老王說完有看向葉寒,又贊道:“老劉,你好福氣啊,你這孫子看著,道行很深??!銳氣內斂,龍行虎步。”

      葉寒不由驚訝,這老王居然能一眼把自己看透,難道他也會功夫?葉寒謙虛的道:“您過獎了。”劉正紅光滿面,嘿嘿一笑,說道:“那個老王,這可不是我老劉自賣自夸,現在的年輕人,可沒幾個比得上我家葉寒。你不是練過太極么,我家小寒的太極拳可是深得其精髓。”

      老王聞言立刻興奮起來,說道:“是這樣的嗎?那老頭子我真可要見識見識。”說完就對葉寒道:“小哥兒,給老家伙我演上幾手,怎么樣?”

      老王本以為葉寒肯定不會拒絕的,那知道葉寒神色匆匆,突然說道:“王爺爺,抱歉,我先出去一下。”他說完便迅速離開了病房。

      葉寒心中實在不放心葉欣,怕葉欣被方辰欺騙。他三步并作兩步跟到了葉欣和方辰的后面。他不露聲色,不讓兩人發覺。

      葉欣與方辰并肩走著,畫面倒是挺和諧唯美的。兩人并未有親密舉動,這讓葉寒略略松了口氣。不過馬上,他就臉色陰沉下去。因為這兩人出了醫院后,方辰在葉欣的額頭上吻了一下,自己的妹妹并未躲避,反而是一種欲迎還拒的羞澀。

      媽蛋的!葉寒心里不舒服得很,顯然,妹妹已經喜歡上這個小子了。他可真是怕將來有一天,妹妹被人傷害。他就想永遠的保護妹妹。葉寒更明白,妹妹還太小了,不諳世事。這方辰道行很高,彬彬有禮,陽光帥氣,哪有泡不到的道理??扇~寒更知道,這方辰不是什么好鳥。至少,心胸就特別的狹窄。

      葉欣甜蜜的目送方辰離開,她回過身的一瞬,立刻呆住了。因為哥哥葉寒就站在那兒,面色冰冷。葉寒冷冷的看了一眼葉欣,卻不說話,轉身就朝醫院大樓里走去。葉欣嚇的臉色煞白,她最怕的就是哥哥生氣。當下,她慌忙跑上前,一把抓住葉寒的胳膊,說道:“哥,哥!”葉寒停住腳步,他看向葉欣,說道:“我回來的時間不會多,所以葉欣,我不想跟你吵架。但是,你太讓我失望了。”

      “對不起,哥!”葉欣連忙說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不是我想的哪樣?你們沒有談戀愛?”葉寒冷聲問。葉欣點頭,說道:“真沒有。”葉寒說道:“那就是在玩曖昧咯?葉欣,你覺得你玩得起嗎?”葉欣何曾見過哥哥這般疾言厲色,立刻淚如雨下,說道:“哥,你不要生氣了,我以后都不理他了,好不好?”

      葉寒看著小丫頭梨花帶雨,心中也是不忍。他微微嘆了口氣,說道:“你相信你哥我,這個方辰絕對不是什么好人。別說你現在沒到戀愛年齡,就算是到了,也絕不可以跟方辰在一起。”“為什么?”葉欣不解,她委屈的道:“哥,為什么???”

      葉寒說道:“我不好跟你說,這是感覺。我的感覺一向不會錯。”

      “你分明就是偏見!”葉欣低下頭,小聲說道。不過她心里始終是最在乎哥哥的,馬上就抬起頭說道:“哥,我都聽你的。只要你不生氣。”

      葉寒心中一暖,說道:“這還差不多!”

      他和葉欣之間的兄妹感情是外人更不能理解的,葉寒幾乎是又當爹又當媽又當哥的將葉欣拉扯大。葉欣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這世上,她最在乎,最愛的就是哥哥。

      這段風波就這么揭過了,葉寒雖然還是不太放心。但葉欣都已妥協,他也不好再多說什么。

      隨后,葉寒和葉欣去買了午餐給劉正吃。

      買的是粥,還有紅燒魚。兩人回來的時候,病房里,陽光灑照進來,是那樣的靜謐,美好。

      葉寒買的粥是四人份,特意給老王帶了一份。葉寒擺好粥后邀請老王一起吃,老王卻也沒有推脫。這個人很灑脫。

      吃過午餐后,劉正覺得病房太悶。于是想去下面走動。那護士也說沒問題,老王也來了興致,跟著一起下樓。

      一眾人乘坐電梯來到了醫院的后院里,那后院里就如一個小型公園,不少垂柳,還有長椅,林蔭路等等。許多病人或被家人扶著,或被護士推著來到草地上曬太陽。

      一眾人閑步中,葉寒看到一名穿著藍色格子病服的老人正在演練太極。那老人步伐轉動,行云流水。葉寒看在眼里,卻是沒多大感覺。因為他知道這老人練的不過是個花架子。不過,葉寒忽然發現爺爺看到這老人演練太極后,眼神很是復雜。

      葉寒微微一怔,隨后立即明白。爺爺當初就是太極高手,但現在卻只能拖著病體殘軀。如今觸景傷情,又怎不黯然神傷。

      便在這時,一旁的老王見獵心喜,他快步上前,對那演練太極的老者一笑,夸贊道:“這位老哥,您的這太極云手練得真是出神入化,佩服佩服??!”

      太極老者停下身來,他被老王夸獎,卻也是頗為得意。微微一笑,說道:“老弟過獎了,我也不過是耍著玩玩,養養身而已。”

      老王爽朗一笑,說道:“我也是太極云手的愛好者,要不咱們哥兩切磋切磋?”老者微微一怔,隨后喜道:“那真是好極。”

      葉寒與葉欣則扶了劉正在一旁的長椅上坐下。

      老王與太極老者這時候各自站了個后弓步,神情凝重。兩人伸出手比劃。隨后這兩人腳步變化,如穿花走馬。但卻有著某種韻律??雌疬@兩人的推手,真有種出神入化,飄然出塵的意味。

      大約三分鐘后,老王與老者演練完畢,瀟灑的擺了個收手勢,氣定神閑。那圍觀的病人們立刻鼓掌,掌聲如雷。

      老王與老者都很是得意,飄飄然的。偏在這時,老王不經意的看見劉正眼中有著一絲淡淡的玩味神情,似乎頗不以為然。這卻是自然的,劉正乃是太極高手,這種小打小鬧的,他那里看得上。

      可這時,老王就不樂意了。他覺得這劉正似乎太不豁達了,擺明是嫉妒。因此,老王立刻轉身來到劉正面前,似笑非笑的說道:“劉老哥,我聽你說過,你以前也是太極高手。不知道你覺得我和那位老哥的太極練得如何?”

      劉正淡淡的一笑,說道:“我若直說,你只怕要暴跳如雷。”老王眼中帶了冷意,老人家就是容易較真。他當下淡淡說道:“你若說的是正確的,是有道理的,我為什么藥暴跳如雷?”這話可是有另一層意思的。就是你丫可別胡亂批評,不然別怪我讓你出丑。

      劉正練了一輩子太極,他對功夫是虔誠的。這時候絕不會虛與委蛇,當下便說道:“你們的太極,狗屁不通,不過是好看的舞蹈,跟太極一點邊都沾不上。”

      老王頓時氣得吹胡子瞪眼,不過他還沒說話。那另外的太極老者卻已很是不悅,他將這一切都是停在耳里的。聞言走了過來,冷冷對劉正說道:“那我倒要問問你,什么才是你說的真正的太極?”

      劉正不慌不忙,他看向這老者,淡淡問道:“您貴姓?”

      “我姓趙,你叫我老趙就可以。”老者冷聲說道。

      劉正便說道:“趙老哥,老王,我知道你們不服氣。不過,太極拳盛名在外,自宋朝張三豐真人創立,流傳至今,長達千年之久。就算是海外也有太極拳的影子。如此一門博大精深的拳術,難道你們以為就你們演練的這兩下子嗎?”

      老王與老趙不由怔住,劉正這么一說,他們兩人也是愣住了。這時候,兩人才覺得劉正應該是有本事的。因此,老趙便先緩和語氣,說道:“這位老哥,你若真知道太極,那還請你指教一二。”

      劉正淡淡一笑,說道:“太極拳一共分為兩種,一種是練法,這練法是養身之法。一種是打法,乃是殺人之術。練法,也就是你們所練的二十四路云手。不過,你們沒有練對。練,就必須將身體的氣血調動起來,氣血在體內奔騰,這樣才能洗精伐髓。而你們這種,根本沒有調動氣血,這是達不到養身的效果的。”說到這,他頓了一頓,繼續道:“太極拳,練起來最柔,打起來最剛。”說完之后,他便對身邊的葉寒說道:“小寒,你來演練一下練法和打法。”

      葉寒凝重的點點頭。本來,他是最不喜歡給人表演了,國術有自己的嚴肅性。只殺人,不表演。不過,此刻爺爺既然開口了,他也不能拒絕。而一旁的葉欣則興奮起來,她每次要哥哥表演,哥哥總是很臭屁的說,國術,只殺人,不表演!

      眼下哥哥終于肯出手,葉欣那里會不高興。而周圍的病人們就更加來興趣了。

      老王與老趙也凝重的看向葉寒。

      當下,葉寒也不多說,他來到場地上。隨后便開始演練太極云手。

      他的腳步移動,舉重若輕。手指游離,突然而動,居然讓人有種空氣被他抓在手中的錯覺。而且,他的骨關節很快就噼噼啪啪的響了起來。

      二十四手太極云手在葉寒的演練下,讓人能聽到他體內血液汩汩流動的聲音。如春雷蘇醒,萬物一片生機!

      而當葉寒演練完畢時,腳下草地清晰的形成了一個太極陰陽魚!

      一眾人看得目瞪口呆,頓時掌聲雷動。

      劉正笑容滿面,隨后說道:“再演練打法!”

      葉寒點點頭。隨后,他直接來到一棵樹前,輕喝一聲,突然而動。嘿!一瞬間,葉寒殺氣爆裂,由清秀的少年轉變成了兇猛煞星。砰!一拳擊打在樹上,那樹木絲毫不動,落葉都沒有一片。

      葉寒收手,眾人則有些茫然。劉正便對老王說道:“老王,你去看看小寒打過的地方。”

      老王與老趙立刻前去,他們兩人便在那樹上找到了一個拳頭印。老王用手去觸摸拳頭印,頓時,他駭然失色。因為他的手指居然就像是插進了嫩豆腐里面。

      老王與老趙,還有周圍一眾人看葉寒已經驚若天人了。

      “劉老哥,你可一定要教我。”老王馬上說道。

      劉正呵呵一笑,說道:“你們年齡大了,這太極是學不好了。”

      老王與老趙郁悶無比,但卻也無可奈何。

      到了晚上六點,天已摸黑。劉正心疼葉寒,便要兩人先回去休息,說他在這里不會有事。老王也表示,說是兩個老人家要聊天,你們在這里太煩了。

      葉寒無奈,最后只得和葉欣離開了醫院。

      不過,兩人最終還是未回家。因為在回家的路上,葉欣的閨蜜唐思思打來了電話。

      隔著老遠,葉寒都聽到了唐思思的叫囂。

      “葉欣,葉寒哥哥是不是回來了?你真不夠意思??!我不管,我要請葉寒哥哥吃飯。”

      唐思思今年十七歲,長得很是漂亮,可愛的小蘿莉。跟葉寒也算很熟了,甚至,葉寒知道這小丫頭有些暗戀自己。

      葉欣則嘻嘻一笑,說道:“除非你叫我一聲姐姐,不然我哥哥絕不讓你個色女染指!”

      唐思思的聲音頓時有些窘迫,威脅道:“葉欣,你皮癢了是不是?”

      兩個小女生在電話里說說笑笑,不過最終,葉欣還是征求葉寒的意見。葉寒微微一笑,說道:“那就去吧。”

      葉欣頓時雀躍不已。

      冬天的夜晚,格外的寒冷干裂,冷風吹在人的臉上,跟刀子一樣。而此刻的玫瑰酒吧里,重金屬音樂激烈震蕩,舞池里群魔亂舞。

      那舞池里,東江高中的?;滞袂?,也就是那位冷美人。她穿著黑色的汗衫,下身牛仔褲,就這樣在舞池里瘋狂扭動。她雪白的飽滿,露出一道迷人的溝。臉頰上滿是汗水,這樣的她美艷,性感,誘惑到了極點。

      不過林婉清身上有一股子說不出的冷艷。所以一般人也不敢騷擾她。

      在吧臺的一側,一個中年男子時刻盯著林婉清。他是林婉清的保鏢,叫做陳雄。陳雄是個退役的特種兵,身手非常的不錯。退役之后,他并無一技之長,所以也就干起了保鏢的差事。

      他陪伴林婉清已經有了五年,五年里,兩人說話不超過十句。不過,陳雄并不怪林婉清冷漠,他知道小姐心里很苦。而且小姐的心地也很善良。

      這時,林婉清來到了吧臺前。陳雄給林婉清發送了一條短信,“小姐,調酒師有問題,只怕是針對您的。”

      林婉清便也回了條信息,說道:“你在一邊不要出手,我倒要看看,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來對付我。”

      陳雄應了聲是。

      “來一杯伏特加!”林婉清坐下后,對調酒師說道。

      調酒師應了聲好嘞。

      林婉清打量了一眼調酒師,便覺察到,這調酒師果然換了人。不是自己剛進來看見的那個。

      調酒師很快就推過來一杯加檸檬的伏特加。

      林婉清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她同時打量調酒師,便發現調酒師的目光殷切。林婉清裝作若無其事,突然之間,手機掉進了吧臺里面。

      那調酒師自然要幫林婉清撿手機。也就在這時,林婉清迅速隱蔽的將口中的酒液吐出。伏特加也倒了一些在地上。

      那調酒師抬頭遞給林婉清手機,再看酒液變少,不由大喜。林婉清則扶了扶額頭,呢喃說道:“怎么好暈???”說完便將酒杯推倒在地,人也跟著昏迷過去。

      那調酒師馬上拿出手機發送信息。“彪哥,任務完成!”

      彪哥那邊也馬上回了信息,說道:“嗯,你的好處少不了。”

      夜玫瑰的酒吧外面,一輛奧迪車里面坐了兩人。一個正是彪哥,還有一個則是彪哥的表哥。彪哥是個混混,此刻給林婉清下迷藥卻是聽從了方辰的意思。這個方辰,正是追求葉欣的方辰。

      原來卻是方辰在葉寒這里吃了憋,心頭很是不爽。于是就對冰山女神林婉清動了心思。方辰的老爸是公安局的副局長,他也算是個官二代。彪哥被方辰解過圍,所以彪哥也就樂得跟方辰混了。方辰之所以追求葉欣,是因為葉欣恬靜,單純,好騙。而不追求林婉清,卻是因為林婉清這個女孩太聰明了。林婉清根本就不會上鉤,方辰曾經試圖討好過林婉清,林婉清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那一眼,就像是能將方辰看透一般。也因此,方辰放棄了追林婉清的想法。

      此刻,彪哥給他的小弟們打了電話,說道:“把林婉清那個丫頭送到車里來,她是方少看上的女人,你們手腳干凈點,不然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