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打錯電話撿了個男朋友/別撞了,要壞了

    她痛下決心,堅決要離開,堅決不能再跟老趙相處下去。

     

     文學

    可就在江思思準備將憤怒的決定脫口而出時,老趙卻先她開口了,更是給了自己一個耳光。

     

    “思思,我錯了,我對不起你,我混蛋,我該死,不不該不尊重你!”

     

    話說完,老趙又用剛才摸過江思思胸前飽滿的手,在自己臉上狠狠抽了個大耳刮子。

     

    那響亮的聲音,江思思聽在耳朵里都覺得肉疼。

     

    隨后,老趙苦著老臉向她賠罪解釋。

     

    “思思,我對不起你,可是我真的忍不住了。我就想摸摸你那里過過癮,我都好些年沒有接觸女人那里了,而且你又那么漂亮,那兒也那么大那么美,我一時沒忍住就動手了……”

     

    看到老趙苦兮兮的樣子,又見他自殘式的打耳光,江思思心軟了。

     

    她其實更惱火自己差點被老趙那里誘惑到,所以才會對老趙發火。

     

    可現在老趙這樣的表現,又讓她心里不忍,她實在不想看到老趙這樣。

     

    而且她認為,事情的根由可能在她那。

     

    她下午洗澡的時候不穿罩罩兒就出來了,是個正常男人就受不了就會有想法的。

     

    老趙這樣做似乎無可厚非,真要什么都不做,那看起來反倒還不太正常。

     

    在老趙的道歉聲聲中,江思思終究還是沒把離開的話說出口,脫口而出的反倒是原諒。

     

    “趙爺爺,我能理解你,但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這樣了。”

     

    老趙點頭,連連保證,以后絕對不會再這樣做。

     

    江思思松了口氣,覺得今晚這事總算是過去了。

     

    可就在她決定起身回自己屋里睡覺的時候,老趙竟然又一次拽住了她的小手。

     

    江思思既羞又惱,以為老趙又要強迫她做些什么。

     

    可就在這時候,老趙說道:“思思,你實在太美了,身材也太好,我怕我以后會忍不住傷害你??晌揖瓦@樣熬著又實在太難受,你能不能好心幫幫我,拿手幫我弄出來。”

     

    江思思大羞,她完全沒想到,老趙竟然又一次提起了這回事。

     

    她本能的想要拒絕,可是話到嘴邊,卻又惦記起了剛才身下遭受的火熱侵襲。

     

    縱然隔著裙子和褲子,可那種灼熱,那種硬挺,她真的感受特別清晰,真的很需要。

     

    她,不知道該怎么拒絕,又該不該拒絕了……

    在江思思糾結的時候,老趙依舊在開口哀求。

     

    甚至最后他都說道:“思思,求你幫幫我吧,我那里真的好難受,都多少年沒發泄過了,我現在要是腿好使的話,我都愿意跪下來求你,求你幫我解決一下!”

     

    當這話傳進耳朵里的時候,江思思徹底不好意思了。

     

    老趙一個大男人,竟然不顧尊嚴的說出這些話,她覺得自己要是再拒絕也太不近人情。

     

    又想到老趙還愿意收留她這個孤家寡人,還愿意留她在這里做事……

     

    惦念起這些好,看到老趙的苦楚,她終究還是勉強答應下來。

     

    但她心里還是很清楚,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想那事兒了。

     

    找這么些的理由,只不過是為了給自己找個合適的臺階,讓自己的行為變得陽光而已。

     

    于是,她羞羞的點了點頭,“我、我只能幫你一次,就一次,以后再也不可以了。”

     

    見到江思思羞紅著臉低下頭,聽到她妥協中帶有緊張顫抖的聲音,老趙興奮了。

     

    他就知道,這一出苦肉計唱下來,絕對能打中江思思的渴求。

     

    他能感受到江思思那里突然特別的粘滑,哪怕隔著裙子。

     

    所以這一切他都是有預謀的,也確實是朝著他希冀的方向在發展!

     

    見江思思答應后,他興沖沖的拉開了褲鏈,當著江思思的面把那里暴露出來。

     

    甚至還趾高氣昂的挑了挑,如同再向江思思挑釁。

     

    看到這一幕,江思思當時就感覺到幾乎要窒息。

     

    盡管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見識老趙的強大和猙獰,但每次都會帶給她強烈的視覺沖擊。

     

    甚至于她還會忍不住的去想,如果塞進自己那里面去,會是怎樣一種欲死欲仙的快活。

     

    不敢再想了,江思思真的很怕自己會忍不住。

     

    所以她閉上眼睛,伸手觸弄向老趙的身下。

     

    望著那只漸漸身來的小手,老趙特別的刺激。

     

    雖然下午被江思思摸過一次了,可那次是半強迫的性質,跟這次不同,這次可是江思思主動!

     

    很快,那只小手就摸索了過來,輕輕的將那里握住。

     

    那一瞬間,溫潤的小手讓老趙舒服到忍不住叫出聲來。

     

    “噢,思思,思思,真舒服,我想要你,真的想要你!”

     

    這話說的很齷齪很直白,絲毫不遮掩老趙此刻真實的心思。

     

    他不想說,可是根本忍不住,江思思的小手實在太過癮了。

     

    而這時候的江思思,聽到老趙的心里話后,竟然心跳的十分厲害。

     

    她并不羞惱老趙會這樣說,因為這話聽在耳朵里讓她特別特別的亢奮。

     

    尤其是下面,她覺得仿佛都會呼吸了,在竭力呼吸著老趙的氣息,呼喚著老趙的到來。

     

    不過也正因為這種興奮,徹底讓她羞到不行。

     

    她不敢再繼續了,惟恐自己一個忍不住,今晚把身子交代在老趙這兒。

     

    猛地起身,江思思快步離開了屋子,頭也不回,話甚至都不留一句。

     

    老趙緊拉慢扯,都沒有留下江思思。

     

    他忍不住的有些懊惱,心里忿忿自責,“真是嘴賤,嘴賤……”

     

    外面的雨依舊在下,而且雨勢越來越大,但雷聲卻是漸漸消失了。

     

    好久聽不到雷聲后,老趙知道今晚沒戲了,只能躺在床上翻來覆去。

     

    而翻來覆去輾轉難眠的也不止他一個,還有隔壁臥室的江思思。

     

    這時候江思思正將裙子掀開,拿下巴給壓住,露出下面的小褲褲。

     

    原本潔白的小褲褲,這時候托底的地方已經濕漉漉的了。

     

    她羞紅著臉,將小褲褲脫下,然后拿衛生巾輕輕擦拭著。

     

    盡管動作很輕盈舒緩,可每一次的碰觸,都會讓她忍不住的想起老趙。

     

    尤其是想到老趙那里的火熱和猙獰巨大后,她就忍不住的難受著。

     

    “如果、如果繼續讓老趙幫我摸著上面,我幫他弄著下面,應該不會這么難受吧?”

     

    心中喃喃過后,江思思羞到無以復加。

     

    匆忙把下面擦干凈,然后就蒙頭倒在了床上。

     

    她感覺自己都沒臉見人了,那么羞人的心思都能泛起……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老趙跟江思思見了面,兩人各自尷尬。

     

    所不同的是,老趙是面上尷尬心里旖旎,而江思思是表里如一的尷尬著。

     

    吃過早飯后,江思思就借著買菜的事情趕緊離開了。

     

    老趙一人在家,也沒什么事兒,恰好昨晚也睡的不舒坦,就又補了一覺。

     

    醒來之后,老趙就聽見門口有人呼喊著自己。

     

    “老趙,老趙,在干嘛呢,在沒在呀?”

     

    老趙于是趕緊跑到門口,只見那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昨天來過的徐曉雯,今天她的穿著依然性感,上身一條白色緊身的T恤,下身一條迷你短裙。

     

    腳踩一雙8厘米的細高跟,把那修長的美腿繃得筆直,這性感不言而喻。

     

    徐曉雯見老趙出來,則是嫵媚一笑,說道:“老趙,這大上午的在干嘛呢,是不是昨天和女人搞太多了。”

     

    老趙心想和思思搞都還沒搞上呢,但嘴上卻說:“最近結婚的比較多,我這化妝比較忙,所以起的晚了,你今天又來找我化妝了嗎?“

     

    徐曉雯則環顧了下四周,走到老趙的身邊對老趙說道:“還記得我上次跟你說過的事情嗎?這次我來帶你實現愿望了。”

     

    老趙這才想起之前和徐曉雯之前在賓館里徐曉雯說要幫自己搞定蘇清雅的事情。

     

    見老趙反應過來,徐曉雯直接上前挽住了老趙的胳膊說道:“那咱們這就走吧,今天你可得給我好好表現哦。”

    很快兩人就上了徐曉雯的車,沒多久就在一個小區的停車場停了下來,徐曉雯下車走到副駕駛開了門說道:“老趙下車吧,我們到了!”

     

    老趙咯噔一下,這小區他認識,就在前不久還來過,正是蘇清雅家所在的小區。

     

    徐曉雯帶著老馬直接來到了蘇清雅家門口,隨后敲了敲門,很快門便打開了。

     

    “??!趙師傅你怎么來了?”蘇清雅看到徐曉雯的時候還沒什么,當她看到徐曉雯身后的老趙時,嚇了一跳。

     

    老馬一時疑惑了起來,看樣子蘇清雅并不知道自己要來,現在他更想知道徐曉雯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了。

     

    “清雅啊,是徐小姐帶我來的,具體我也不清楚。”

     

    “怎么?你就是這樣堵著門招待客人的嗎?”徐曉雯看到蘇清雅的樣子,忍不住調侃。

     

    蘇清雅沒辦法,只能先把兩人請了進來,不過看老趙的眼神還是有著排斥,畢竟昨天電話里老趙那赤裸裸的問題,讓她極不適應。

     

    等老趙坐下后,蘇清雅一把拉過徐曉雯,朝著遠處走去,然后問道:“徐曉雯,你發什么瘋,好好的帶趙師傅來我家干嘛?”

     

    “能干嘛呀?昨天我試過馬師傅的手藝了,那效果真的不錯,今天我帶他過來給你按按!不信你摸摸看。”

     

    “呸,誰稀罕呀,你以為我和你一樣想男人想瘋了嗎?”蘇清雅說著。

     

    “哼,好你個蘇清雅還敢笑話你姐姐我,看我不收拾你。”徐曉雯說完開始反擊。

     

    就這樣兩人在房間打鬧了起來,不時發出嬉笑聲。

     

    老馬看著眼前這一幕,讓他有點按耐不住,真想加入到他們嬉戲的隊伍中去。

     

    “咳咳咳!”老趙實在坐不住了,只能咳嗽幾聲來讓提醒她們自己的存在。

     

    “??!”蘇清雅聽到聲音才回過神來,剛被徐曉雯撩撥的都忘記老馬的存在了。

     

    這時看著老馬朝著自己的方向看來,剛才和徐曉雯親昵的舉動,讓她還是有些羞愧。

     

    蘇清雅用力推開了徐曉雯,迅速整理好了衣服,然后走到老趙旁邊解釋道:“趙師傅不好意思,剛我們在開玩笑呢,讓你見笑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才的玩鬧,蘇清雅的心情只剩下了羞澀,對于之前的排斥也少了一些。

     

    “沒事,我只是想問問什么時候開始護理。”老趙尷尬的笑了笑。

     

    這時徐曉雯也走了過來,嬌笑著說道:“老趙,現在就可以,你先給她按吧,就和我們昨天一樣,做胸部護理!”

     

    “??!”聽到胸部護理,蘇清雅又是一聲驚呼,想起之前也是在這里,按著按著就差點睡上了。

     

    “不行,不行,這個我不需要?”蘇清雅小臉更加羞紅。

     

    徐曉雯看在眼里,心里卻是暗自偷笑,這蘇清雅是空虛寂寞太久,這才幾句話就讓她害羞了,如果在老趙的刺激下,那今天就水到渠成了。

     

    “小芬,今天姐姐我可是為了你包了老趙一天,才把我們老招從店里請來給你按摩的,那正宗的手法你試過之后,一定滿意!”

     

    徐曉雯邊說著就要繼續去脫蘇清雅的衣服。

     

    蘇清雅死活不肯,最后都有點生氣了,這讓老趙可惜的同時,也是在為蘇清雅慶幸。

     

    雖然他想得到蘇清雅,但是不是和現在這樣,被徐曉雯當槍使的情況。

     

    “你個傻妞,算了你不按我按,老趙來吧,今天還和昨天一樣!”徐曉雯看蘇清雅不肯就范,只能想著用自己來刺激她。

     

    “好的,包你滿意!”老馬答應一聲,就被徐曉雯領到了房間。

     

    一進房間不用老馬開口,徐曉雯就脫的只剩下一條底褲,那凹凸有致的玲瓏身段看的老馬心里一跳一跳的。

     

    然后往床上一躺,就讓老馬開始,老馬依然和以前一樣,開始按摩起來。

     

    “唔,好舒服呀!”徐曉雯被這刺激的叫了出來,只是這后面的幾個字有點耐人尋味,而且叫聲也別往常大了許多。

     

    果然徐曉雯一邊叫喚一邊轉頭看向了門外,老馬側著身子通過余光也看了出去,本就有了反應的蘇清雅在徐曉雯的聲音刺激下,越發的難受。

     

    徐曉雯看著蘇清雅的樣子笑了,聲音也是越發的誘人和響亮。

     

    老馬這才明白徐曉雯的意圖,在接下來的20分鐘里,徐曉雯變著法子叫喚,不知情的人肯定以為這是和老公辦事。

     

    而老馬也早早就發生了變化,實在是這聲音帶著魔性,讓他的魂都快被叫散了。

     

    外面的蘇清雅甚至用手堵住了耳朵,但是那誘人心弦的聲音還是穿透進了她的耳膜。

     

    蘇清雅再也按耐不住,對著一旁的老馬羞臊道:“趙師傅,我也想試試這個可以嗎?”

     

    老趙看著那嬌媚的麗人,楞了一下。

     

    “可,可以,等徐小姐按完我就幫你?”老趙的手還按在徐曉雯的胸前,不過心早已飛向了蘇清雅。

     

    “好了我按完了,老趙,你給小芬來吧!”徐曉雯主動爬了起來,把位置讓了出來。

     

    她揉了揉喉嚨,她的嗓子有點啞了,不過換來蘇清雅的主動,這也值了。

     

    老趙心里一陣鄙視,他知道徐曉雯的心思,要不按照徐曉雯的性子,這么享受的事怎么可能讓給別人。

     

    蘇清雅早已忍耐不住,在徐曉雯說完后,也顧不上客氣,直接脫的剩下一條底褲就躺了上去。

     

    老趙擦了擦手,滴了些精油在蘇清雅身上,隨后一雙手按了上去。

     

    蘇清雅興奮的喊出了聲。

     

    蘇清雅的聲音讓老趙越發興奮,她和徐曉雯不同,徐曉雯雖然也在喊,不過更多的是表演。

     

    一旁的徐曉雯看著滿臉嬌媚,輕哼不斷的蘇清雅,她的表情也變得越發興奮,就好像已經掌握了蘇清雅出軌的證據一樣。

     

    老趙看徐曉雯那胸有成竹的表情,疑惑更多,按摩雖然刺激到了蘇清雅,但是以蘇清雅的性子,尤其是還有外人在場的情況下,蘇清雅是不可能和他那個。

     

    很快半小時過去,老趙的護理也快要到了尾聲,這時徐曉雯突然走了出去,隨后不久端了三杯水回來,放在了自己的旁邊,隨后徐曉雯從自己的挎包里拿出了一個白色的瓶子。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