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和男朋友作過了分手了怎么辦?桃運教師 在線閱讀

    雖然心中有怨氣,她還是接了電話,然后二話不說的答應下來,畢竟連她也很想見張大雷一面。

    不多時,王小可就出現在了村頭,還是偷偷的過來,畢竟她和張大雷的關系還沒正式確定,難免在意村里人的眼光。

    不過好在這個時間,村里的人不多,她就迅速來到這里的麥草垛。

     文學

    本以為可以見到張大雷,哪知這貨,根本不在,一時間,王小可氣的直跺腳。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陡然出現,從背后一把抱住了王小可。

    王小可嚇了一跳,差點驚叫出聲,轉身一看,竟然是張大雷。

    起初王小可在見到張大雷之前,是滿腹怨氣,然而此刻感受著張大雷身上的男人味,王小可心中的怨氣驀然間消失了大半,甚至居然有了想要沉淪的念頭。

    雖然如此,王小可還是立馬恢復理智,本能的反抗起來,“張大雷,你干什么,當心旁邊有人偷看,快放開我!”

    張大雷也是一驚,萬萬沒想到一向順著自己的王小可會拒絕他,隨即趕忙放開,關心的問道,“你到底怎么了?聽靜靜說,你今天一整天,心情都不好,是不是想我了?”

    王小可也是沒想到張大雷會說出這種不要臉的話來,本能的做出嘔吐的動作,沒好氣的說,“誰想你了,還叫靜靜,叫的這么親熱,你咋不去找你的靜靜?約我干什么?”

    王小可瞪了張大雷一眼,轉身要離開。

    張大雷立馬上前,強行拉住王小可的手,與此同時,心中也是明白過來,王小可是在吃自己和李靜靜的醋啊。

    “小可,你怎么能這么想,靜靜可是專門過來,幫你的啊。”

    他實在搞不懂,王小可的腦袋里都在想著什么,就想好好規勸她一番。

    王小可用力掙脫張大雷的手,認真的看著他,“那你也不能讓她住你家啊。”

    說到這兒,王小可的眼里閃現出了淚珠,像極了受了委屈的小怨婦。她不能接受張大雷和其他女生住在一起,這讓她有種被遺棄的感覺,很不舒服。

    張大雷也是一愣,這才明白王小可不開心的根源,隨即走過去,鄭重的解釋說,“這不是沒地方住了嗎?再說,那也不是我家,是我嫂子和哥哥的家,你怎么連這個也要吃醋?”說著,張大雷伸出手,想要為王小可擦眼淚。

    王小可本能的轉身,讓張大雷擦了個空,哪知一個不注意,張大雷突然踩到了一個大石頭,一個沒站穩,摔倒在地。

    “??!”張大雷不受控制的叫了一聲,王小可嚇得花容失色,趕緊過來要扶張大雷。

    哪知還沒反應過來,就徹底被張大雷給俘虜了。

    “嗯...”王小可瞬間被堵的透不過氣來,眼睛睜的大大的,就連心臟也跟著急速跳動起來。

    她怎么都沒想到,張大雷這么混蛋,竟然騙自己,她本能的掙脫,然而張大雷就是不松手,試圖以飽滿的熱情感化她。

    王小可剛開始是拒絕的,不停的施以粉拳狠狠的砸張大雷的后背,可是漸漸的,徹底軟下來,被張大雷的溫情給徹底融化了。

    良久分開,王小可的臉粉嘟嘟的,像極了熟透了的水蜜桃,嬌艷欲滴,似乎輕輕一掐,就可以淌出水來。

    她的氣消了,一臉滿足的樣子。

    張大雷也是笑了笑,剛剛他不過是想引起王小可的注意,然后給她一個驚喜,哪成想,竟然見效了。

    張大雷也是松了口氣,體貼的說,“還生我的氣嗎?”

    “生!”王小可口是心非的說。

    還沒反應過來,張大雷又要來,王小可死活不讓了,她怕被村民們看見。

    “好了好了,我知道錯了,不該那樣想,不過,你不能對靜靜有什么想法,不然我就去告訴美娟嫂子。”王小可犯倔的說。

    張大雷頓時就懵比了,萬萬沒想到王小可的嘴巴這么厲害,這還是他認識的王小可嗎?簡直就是只小老虎啊。

    “咯咯...”看張大雷吃癟的樣子,王小可再也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行了,我跟你開玩笑的。”王小可立馬解釋說。

    張大雷也是松了口氣,然后安撫了王小可幾句,送她回家了。

    隨即,張大雷又回去找李靜靜聊了幾句,才將二人的情緒穩定下來,之后張大雷就去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打坐,調休,收拾藥材,都是張大雷平時的日常工作,雖然有些煩躁,但卻十分的充實,也讓張大雷從中收獲了不少。

    當然了,最主要的還是賺錢,畢竟他以后需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更需要用到很多的錢。

    時間過的很快,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深夜,伴隨著最后的一絲靈氣進入張大雷的體內,他也是感覺精神恢復的七七八八了。

    突然間,他想到,又該去后山,滋養草藥了,沒有耽誤時間,張大雷直接穿好衣服起來,朝后山趕去。

    距離上次灌溉藥田,也是有幾天了,這一次,張大雷決定好好的做一番工作,如此一來,也是盡心盡力的忙活起來。

    而在他忙碌的時候,神風也是帶著自己的狗仔隊們,不停的巡邏著,注視著周圍的一舉一動。

    深夜,烏云閉月,絲絲的冷風吹來,也讓周圍的樹木和草藥不停的微微擺動著。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在張家村村頭出現了幾個人,他們身著黑衣,鬼鬼祟祟的,不多時,就來到了后山的腳下。

    他們不是誰,正是韓忠等人,白天的時候,被柳志明狠狠的訓斥一頓,這才選擇在半夜的時候過來,為的就是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毀了張大雷的藥田。

    當然了,他們也知道這是不道德的,但是老話說的好,有仇不報非君子,加上之前在張大雷這兒吃了一回虧,回去又挨了柳少的罵,導致自己顏面盡失,他說什么也要狠狠的整張大雷一回。
    快點,都給我麻利點,香火都帶好了嗎?”韓忠一邊走,一邊催促道。

    與此同時,他的小弟們緊跟而上,生怕被人發現了。

    好在他們都是挑的隱蔽的小路,成功的避開了所有人,不多時,就來到了后山的陰面。

    這還是韓忠專門挑的地方,因為之前來過一回,他早就把這里的地形給勘察清楚了。

    沒有遲疑,他們迅速沿著隱蔽的路線,一路小跑著,來到了張大雷的藥田外圍。

    他們很小心,畢竟也是知道張大雷喂養了好幾條狗,若是驚動了它們,這次的行動就徹底泡湯了。

    “您們去那邊,你,你,還有你,去那邊...”到了一處特別合適的地點,沒有耽誤時間,韓忠迅速吩咐自己的小弟們開始行動。

    幾個小弟的動作很麻利,按照韓忠說的,拿上各自的東西,迅速分散開來。

    隨即,各自尋找合適的引火處,準備投火種。

    說是火種,其實就是拿著香火作為火源,然后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點著干草,從而蔓延至整個藥田。

    要知道現在可是夏天,空氣正是干燥的時候,加上今天的風比較給力,若是草藥一旦被點著,就不得了了。

    不得不說,韓忠還是比較聰明的,等到小弟們都分散而去,準備開始行動的時候,韓忠也開始了自己的工作。

    他沒有著急點火,而是抓起一塊石頭,朝藥田里面扔了過去。

    而在此時,張大雷突然感覺一聲異動,陡然睜開了眼睛。

    就連他也是沒想到,都這個時候了,還會有人過來,讓他立馬提起了精神。

    到底會是誰呢?難道是藥田遭賊了?

    張大雷本能的想到這里,不為什么,只因為之前有過這種經歷,加上現在都已經是后半夜了,還會有誰過來?鐵定就是賊了。

    得知之后,張大雷也是不由的冷笑一聲,隨即立馬輕輕的站起來,朝剛剛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

    他沒有做出太大的動靜,而是躡手躡腳的,以免驚動了賊人。

    很快,他來到了藥田外圍的一處,也就是剛剛聲音傳來的地方,他以為是誰,哪成想還真是賊人。

    只可惜這賊人太不會挑地方了,正好撞到自己的槍口上,這可真是膽大包天。

    當然了,作為藥田的主人,自然不能任由他們為所欲為,沒有遲疑,他直接偷偷上前,哪知當他再走近一步的時候,突然發現不遠處的賊人竟然開始點火了!

    我曹,這是要讓自己玩完啊。

    張大雷也是萬萬沒想到,這賊人想要毀了自己的藥田,這可不是小事,好歹自己也是辛辛苦苦種植了這么點地,要是被一把火給徹底結果了,就真的太虧了。

    “瑪了隔壁,敢燒我藥田,看我今天,不整死你!”說著,張大雷直接大步走過去。

    而在此時,韓忠馬上就要得逞了,連他也是沒想到,今天的偷襲會這么順利,真是天助我也。

    “咔嚓!”韓忠沒有遲疑,伸手掏出打火機,將準備好的香火點著。

    很快,香火冒出了火苗,眼瞅著星星之火即將燎原,韓忠心里也是樂開了花,暗道,你個小比崽子,敢得罪我們柳少,這就是你的下場,而后,直接將手里的香火丟了過去。

    “哈哈哈...”眼見著眼前的一堆干草正在慢慢的點著,韓忠忍不住的大笑出聲。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嗨,哥們,干啥呢?”說話間,張大雷直接上前,從背后拍了下韓忠的肩膀。

    韓忠也是一愣,絲毫沒有在意,相反,還很興奮的說,“你丫的,這么快就回來了,好小子,干的不錯,等回去,讓柳少好好獎勵獎勵你!”

    說著,還很有領導架勢的拍了拍張大雷的肩膀。

    哪知等到再次回神的時候,韓忠頓時一驚,隨即本能的瞪大雙眼,看到張大雷,仿佛看到了鬼一樣。

    “張...張大雷,怎么是你?”迅速反應過來,韓忠再也忍不住的尖叫一聲,由于過度驚嚇,險些癱坐在地上。

    張大雷也是嘴角微微扯了扯,立馬變了臉色,大罵道,“好小子,竟敢燒我的藥田,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說著,張大雷直接一腳將韓忠踹翻在地,揪住他的衣領,一拳頭又呼了過去。

    “砰!”韓忠直接被打成了熊貓眼,但是他不怒反笑,囂張至極。

    “你打我也沒用,因為你的藥田馬上就要被毀了,哈哈...”

    韓忠肆無忌憚的大笑,然而話音剛落,韓忠當時就傻眼了,看見眼前詭異的一幕,驚的眼珠子險些瞪出來!

    “我曹你尼瑪。”韓忠忍不住大罵一聲,就看見,面前的一條大狗抖了抖腿,隨即剛剛點著的火苗,徹底被熄滅了。

    “干的好。”張大雷也是沒想到,在這關鍵的時候,自己的大狗來了神助攻,直接放了點水,把剛剛的火給澆滅了。

    “我曹,這家伙什么時候過來的,看見生人怎么也不叫啊,上來就放水,咋這么會玩兒?”韓忠想哭,本以為自己的計劃會天衣無縫,哪成想會敗給一條狗。

    他很憋屈,仿佛剛剛的一切行動都在狗的掌握當中,這可真是偷雞不成,蝕了把米啊。

    “大黃,過來!”張大雷也不遲疑,直接將狗狗召喚過來。

    這兩天,張大雷也是在閑暇的時候,和狗狗熟悉了下,這不,聽見聲音,大黃直接跑過來,然后在韓忠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狂吠起來。

    韓忠頓時就嚇尿了,一屁股癱坐在地上,他也很想跑,但是跑不了啊。

    “嘩!”就在這個時候,天空突然下起了大猛雨,速度之快,就跟篩豆子一樣。

    韓忠徹底傻眼了,不,他哭了,真的是哭了,打死他都想不到,老天爺會跟他開這么大的一個玩笑。

    不對啊,今天行動之前,他還專門看了天氣預報啊。

    與此同時,韓忠的幾個小弟們也都徹底傻眼了,早就跟韓忠說過,帶香火根本不行,可這家伙就是不聽啊。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