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寶寶是我撞進入還是你自己坐下來[你的水流得到處都是]

    一聽這話段飛嚇了一跳,這閑話如果傳出去可不得了。俗話說寡婦門前是非多,劉寡婦守寡七八年都沒傳出什么閑話,要是因為自己把人家的名聲給毀了那可就不好了。

     

     

    再說段飛也沒娶媳婦呢,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名聲也搞臭了。二丫跟他沒戲了不等于別的姑娘也跟他沒戲,要是傳出他和劉寡婦有一腿,那以后他就不用在村里待了。

     

     

    “行,嬸子,我也給你扎,不過你得等我吃完飯的,我這實在是餓的不行了。”段飛沒辦法,只能屈服,別說這田玉芬是村長家的,就她那張四處傳閑話的破嘴自己也惹不起。

     

     

    “我不著急,反正劉福貴去鄉上了,今個也回不來,回家也沒事干。”說完田玉芬就一屁股坐在段飛邊上,笑瞇瞇的看著他。

     

     

    正所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段飛心想這娘們跟自己說這話干啥,莫非村長不在家沒人睡她,她想找個人代替村長?

     

     

    想到這里段飛心里就平靜不下來了,稀里糊涂的吃完飯就讓田玉芬躺在小床上,順便關上門,拉上窗簾。“嬸子,你也要扎針是不?”

     

     

    田玉芬點了點頭:“對,聽說劉寡婦都快死了你都把她給扎活了,那我這小病你一扎不就好了?”段飛點了點頭,“扎一下就算不好也差不多了,不過我這針可不白扎,一針五塊錢。”

     

     

    “啥?五塊錢?小飛你也太黑了。”田玉芬把臉一拉就要發飆,隨即又想到自己還得讓人治病呢,不能把他給得罪死了。想到這里又換上一副笑臉:“小飛呀,你也知道嬸子家不富裕,你叔工資也不高,還要供著三個孩子呢,你這錢先記著,等年底一塊結。而且嬸子都跟你叔說了,說讓你去村部弄個衛生室,沒準過一陣子你就能去村部上班了。”

     

     

    本來段飛就是逗逗她,也沒打算真要錢,一見田玉芬又忽悠他心里蹭的就竄起一股火。不過段飛臉上沒表現出來,畢竟她是村長家的婆娘,得罪死了對自己也沒啥好處。

     

     

    “行,嬸子既然說了那就先記著,嬸子,你把衣服和褲子都脫了吧,你這得扎全身。”田玉芬一聽臉上一紅,“啥?全身都的脫干凈呀?”

     

     

    見段飛點頭田玉芬只是略微的遲疑了一下,隨即就把自己扒的精光,躺在了小床上面。中午的時候段飛只看到了田玉芬的下身,上身卻沒看到。

     

     

    這田玉芬已經生過三個孩子了,胸部雖然也不小但都快耷拉到肚臍眼了,跟劉寡婦的那對根本就沒法比。不過田玉芬的下身還的比較誘人的,大腿白而修長,段飛感覺此時自己已經忍不住了。

    不過田玉芬的長相算是上等的,要不然村長也不會選她做老婆。段飛陸陸續續的在田玉芬身上下了幾針,都是無關緊要的地方,反正田玉芬也不懂。

     

     

    等到段飛的手移到田玉芬下身的時候田玉芬自動的就敞開了,段飛的手一停,目不轉睛的盯著大門里面看。

     

     

    “小飛呀,你再幫嬸子看看下面,嬸子覺得里面癢的很。”

     

     

    “娘的,看著這娘們中午讓我弄舒服了,現在還想讓我弄。”想到這里段飛也不客氣,直接摸了上去。

     

     

    “小飛呀,嬸子這里面到底咋回事呀?”田玉芬臉色潮紅,雙眼有些迷離的看著段飛。段飛哪見過女人的這種眼神,心想這田玉芬肯定是個騷娘們,這不是明擺著要勾引自己嗎。

     

     

    “沒啥大事,我再摸摸,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的毛病。”

     

     

     

    柳媚媚李大牛鏡子里映出兩人結合處【好大好粗好深好多水】 在線閱讀

    這陣段飛沒穿白大褂,下面的狀況早就被田玉芬看在眼里。田玉芬伸手在段飛的褲襠上摸了一把,隨即笑道:“呀,小飛,你下面咋鼓起那么大一個包?是不是腫了?用不用嬸子幫你看看?”

     

     

    此時段飛正憋的難受,被田玉芬一摸那東西就更加控制不住了,要不是褲子質量不錯段飛估計把褲子都能撐破了。

     

     

    “這娘們今晚就是為了來勾引我吧?媽的她要不是村長家的娘們就把她給......”段飛手上加勁,這時他還沒失去理智,知道碰了村長的女人可能要出大麻煩,所以只用手指過癮。

     

     

    “啊……啊……”田玉芬被段飛弄的舒服的叫了兩聲,隨即就感覺自己有些控制不住,一把就把段飛下面抓住了。

     

     

    “小飛呀,嬸子難受,要不你給嬸子解解?”田玉芬這話說的已經十分露骨了,擺明了就是勾引段飛。段飛下身被田玉芬抓著也十分受用,喘著粗氣問:“咋解呀?”

     

     

    田玉芬手上加勁,呵呵一笑,“就用這東西解。”“嬸子,這不行吧,我咋能跟你做這事呢,要是讓村長知道了可不得了。”

     

     

    “他知道個屁,你以為村里的女人他少睡了?我就是不愿意說他,我讓別人睡一次他能咋地?況且他今天又不在家,咋能知道呢?”

     

     

    說著田玉芬就開始解段飛的腰帶,段飛腦袋還算清醒,急忙抓住田玉芬扒自己褲子的手。“嬸子,這不行。”

     

     

    “有啥不行的,你不想去村部弄個衛生室呀?只要我跟你叔一說,這事保準能成。”

     

     

    不提這事還好,一提這事段飛就一肚子氣。心想這娘們一直拿這事忽悠他和他爹,而且從來都不給藥錢,他家劉福貴也是這德行。媽的今天不如就把她給日了,這些年他們倆也占了不少老段家的便宜,今天就算討回點利息。

     

     

    “行,那我就幫嬸子解解。”想到這里段飛就任由田玉芬將自己的褲子扒掉。

     

     

    “呀,小飛,沒想到你人不大卻長了個這么大的家伙,乖乖,比你叔的大多了。”田玉芬不由得一陣激動,一把就將它攥來手里,眼珠子都要貼到上面了。

     

     

    “快快,小飛,用你的東西給你嬸子解解癢。”田玉芬有些迫不及待,坐起身子就主動湊了上來......

    段飛也不客氣,直接上馬開始了運動。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歇下陣來。

     

     

    而田玉芬則軟軟的躺在床上,一動都不動,好像虛脫的似的,過了好半天才緩過氣來。在段飛的腦門上點了一下,嘻嘻的笑道:“沒想到你小子這么厲害,把我給弄的死去活來,我這生過三個孩子的都有點吃不住,要是個黃花大姑娘還不得讓你弄死。”

     

     

    田玉芬一邊穿著衣服一邊對段飛說道,穿好了衣服田玉芬走到門口,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小飛呀,我家小秀考上了縣重點,明天請酒,你也去,不用隨份子。”

     

     

    得到了滿足的田玉芬哼著小歌走了出去,段飛一聽她的話頓時腦袋就是一大。小秀是田玉芬的大女兒,考上了縣里的重點高中。

     

     

    別說是村長,就算是小老百姓家遇到這事也得慶祝一下,更別說還能收不少的份子錢。段飛雖然年紀不大但早已經通曉人情世故,雖然把田玉芬給睡了但這份子錢還是要出的,要是去白吃白喝那村長劉福貴以后肯定得給他臉子看。

     

     

    段飛可不想因為這點小事再讓人家瞧不起,于是他決定隨份大的,讓村長高興高興,也不枉自己睡了他家婆娘。

     

     

    第二天不到晌午段飛就揣了張大團結到了劉福貴家,此時村里已經有不少人都到了,女的都在幫田玉芬忙活,準備酒菜。劉福貴則陪著村里的幾個干部在那喝茶,孫老黑也湊在那堆里,咧著嘴和人家聊,好像他也是村干部似的。

     

     

    “喲,小飛你也來了,快坐。”劉福貴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段飛,笑呵呵的讓他坐下。

     

     

    “呦呵,這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你還能來隨禮,別是來白吃白喝的吧?”孫老黑說話不陰不陽,段飛好像沒聽著似的,笑呵呵的問他:“叔,你也來了?咋沒見二丫呢?你隨多少份子?”

     

     

    孫老黑沒說話,伸出巴掌在段飛眼前晃了下,一臉的洋洋得意。“五十,我來村長家還能少隨禮嗎?”

     

     

    孫老黑說的沒錯,五十是不少了,除了村干部一般來的也就隨個二十三十的,五十的確是個大數。段飛也沒說話,笑呵呵的拿出一張大團結遞給劉福貴,“叔,恭喜小秀考上重點,大侄子也隨份禮。”

     

     

    一見段飛掏出一張大團結劉福貴臉上就樂開了花,不過沒接錢,“呀,小飛,你看這話咋說的呢,你還是個孩子,咋還能讓你隨禮呢,你人來了叔就高興。”

     

     

    “就是呀小飛,你人來了就行,咋還能讓你隨禮呢?”一邊的田玉芬也湊了過來,趁人不注意的時候瞪了段飛一眼,段飛也沒在意,直接把錢交給一邊記賬的人。

     

     

    “叔,你們嘮著,我去那邊幫著忙活忙活。”

     

     

    段飛不愿意離孫老黑太近,那人太勢力,坐他跟前渾身都不舒服。“行,那你幫著你嬸子忙活忙活,等會吃飯到我這桌來。”

     

     

    劉福貴顯然是十分高興,一邊的孫老黑心里就有點不是滋味了。“小兔崽子,你就裝吧,還隨了一百的禮錢,過兩天你就得喝西北風去。”

     

     

    側院一大伙人都在忙活呢,段飛晃悠了一圈感覺自己也幫不上啥忙,就找了個地方坐下,點根煙看著別人忙活。

     

     

    “小崽子,不是說不用你隨禮了嗎,你還隨了一百,你自己不過日子了?”趁人不注意田玉芬走到段飛跟前小聲的對他說,段飛嘿嘿一笑:“嬸子,我來都來了還能不隨禮呀,再說不是想給你長長臉嗎。”

     

     

    “油嘴滑舌。”田玉芬哼了一聲,但顯然段飛的話讓她十分受用,臉上笑呵呵的跟撿了錢似的。“小飛呀,今早上我聽你叔說村里要搞個衛生室,到時候我幫你說說,讓你到衛生室上班,工資可不低,一個月一百五呢,都快趕上你叔了。”

     

     

    “真的?”一聽這話段飛來了精神,這可是個不錯的活。自從他爹失蹤之后來找他看病的人根本就沒多少,溫飽都解決不了,要不是之前段飛他爹還攢了不少,段飛早就斷頓了。

     

     

    要是能到村里上班那吃喝肯定是不用愁了,而且孫老黑一直說他沒能耐,他到了村里也就算半個村干部了,但他孫老黑還敢不敢多嘴多舌。

     

     

    不過一想到田玉芬這事都說了十幾遍了段飛頓時又泄了氣,“嬸子,你不是逗我玩吧?”

     

     

    “我逗你干啥?以前我就跟你爹說過這事,跟你也說過,不過那時候沒定準,現在定下來了。”田玉芬笑呵呵的看著段飛,“小飛呀,你說我要幫你弄成這事你得咋謝嬸子呀?”

     

     

    田玉芬一臉的媚意,段飛哪能不知道他是啥意思。“嬸子,只要這事能成,你想我咋謝你我就咋謝你。”段飛嘿嘿笑了幾聲,要不是這來來回回老有人走,段飛恨不得現在就把田玉芬推倒好好出溜出溜她。

     

     

    “好,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嬸子找你你可別不認賬。”說完田玉芬在段飛的褲襠上掃了幾眼,扭著大屁股又去忙活去了。

     

     

    “小飛呀,馬上開飯了,來,你到叔這桌來坐。”看樣子今天段飛隨了一百塊錢劉福貴十分高興,招呼他去他那桌吃飯。

     

     

    劉福貴那桌都是村干部坐的,段飛哪能沒有個眉眼高低,連說不了不了就趕緊往別的桌子上走。段飛剛走幾步就看到了劉寡婦,她坐在院子東北角的一張桌子上,正磕瓜子呢。

     

     

    “嬸子,你好點了嗎,晚上再到我那去我幫你看看。”段飛找了個話茬就挨著劉寡婦坐了下來,劉寡婦一見是段飛頓時臉上就是一紅,隨即點了點頭:“你也來了小飛,嬸子好多了,多虧了你。”

     

     

    段飛屁股還沒坐熱呢孫老黑也笑嘻嘻的擠到了劉寡婦另一邊坐下,然后又幫劉寡婦抓了把瓜子,說道:“妹子,你啥時候來的我咋沒看到你呢?”

     

     

    “剛來。”劉寡婦答應了一下就不搭理孫老黑,而孫老黑依舊沒皮沒臉的給劉寡婦抓瓜子,一邊的幾個老娘們都小聲嘀咕他也不在意。

    沒過多大會就開始上菜,劉寡婦夾了塊紅燒肉放在段飛碗里,笑呵呵的說:“小飛呀,你多吃點。”

     

     

    一邊的孫老黑見劉寡婦給段飛夾菜心里就有點不是滋味,說出來的話也帶著酸味兒:“哎呀這小飛也老大不小了,村里的姑娘也沒有愿意許給他的。小飛呀,叔有個親戚在隔壁的小王村,他家有個姑娘挺好,就是心眼不太全,要不叔給你介紹介紹?”

     

     

    本來一見孫老黑段飛就想換個地方,但別的桌人都滿了,段飛擠不進去,也就對付在這吃了。沒想到孫老黑就是跟他過不去,沒事非要找點事,段飛又不是軟柿子,誰想捏都捏一把。

     

     

    “叔,我的事你就別操心了,你還是操心操心你家二丫吧,別因為你再耽誤她嫁人。”段飛意思是就你這人品閨女嫁出去也費勁,而孫老黑好像沒聽出來似的,呵呵一笑。

     

     

    “我家二丫可不能找個農村娃,前兩天已經有人給她介紹對象了,人家可是鄉衛生院上班,而且他爹還是衛生院的院長。這不,昨天我親家還讓人給我帶了兩條好煙呢,小飛,要不你也來一根?”

     

     

    孫老黑從兜里掏出一盒紅河,得意的點上一根,看了段飛一眼,根本就沒有給他煙的意思。“我還以為多大個官,鄉衛生院院長,哼哼。”

     

     

    “你說啥?多大個官?那可是鄉衛生院一把手,是鄉里的干部,你個農村娃懂啥。”雖然段飛聲音不大但孫老黑聽的清清楚楚,頓時就不樂意了。

     

     

    “那是他爹,又不是他,再說八字還沒一撇呢你就親家親家的,要是這事不成你讓二丫咋在村里待?”

     

     

    在小劉村,如果喊了親家之后兩家沒成,大多數丟人的都是女方這邊,尤其是女孩,肯定得讓人說有啥毛病或者作風不好人家不要她了。當然像段飛這種被女方退婚的又另當別論,丟人的是他,而不是孫老黑。

     

     

    “咋能不成?肯定能成。”孫老黑喝了一口酒,接著說道:“你這就是嫉妒,你也不撒潑尿照照你自己,就憑你還想娶我家二丫?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不就是鄉衛生院的嗎,哼,早晚我也能進鄉里當大夫。”

     

     

    “啥?就你?進鄉衛生院?你要是能進鄉衛生院,我就給你磕三個頭,喊你爺爺。”孫老黑哈哈大笑,好像是聽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話一樣。

     

     

    “孫老黑,你別瞧不起人,不就是鄉衛生院嗎,早晚我能進去。”段飛氣呼呼的說道,而孫老黑一聽這話霍地從凳子上站起,使勁的喊了幾聲。

     

     

    “大家伙聽聽,這段飛說要進鄉衛生院里當大夫,這可能嗎?段飛,大家伙都在這呢,我今天就把話給扔在這,三年之內你要是能進鄉衛生院當大夫我孫老黑就給你磕三個頭,喊你爺爺,有大家伙作證。”

     

     

    這孫老黑是誠心想給段飛難堪,前兩天段飛當著劉寡婦面罵他讓他很沒面子,雖然當時劉寡婦人事不省。今天總算是找到機會了,劉寡婦在一邊拉他都沒拉住。而劉福貴一看孫老黑跟段飛杠上了急忙走了過來,把孫老黑拉到一邊,“我說老黑呀,你跟一個小孩子置啥氣呀,走走,到我那桌喝酒去。”

     

     

    田玉芬也過來拉孫老黑,孫老黑一邊被村長拉著一邊還罵罵咧咧,說段飛他爹是遭了報應才被下了大獄。段飛一聽這話再也按捺不住,也不管劉寡婦在一旁勸解,“啪”的一拍桌子。

     

     

    “孫老黑你***給我聽著,老子三年之內肯定能進鄉衛生院,你***就等著給我磕頭吧。”

     

     

    說完段飛就走出了劉福貴家,飯都沒吃完。而孫老黑則嘿嘿笑了幾聲:“就憑你?這輩子你都別想。”

     

     

    回到家段飛就有些后悔,鄉衛生院不是那么好進的,況且自己沒錢又沒人,這事可真不好辦。不過既然話已經說出去了那就得努力,要不以后在村里就更沒臉見人了。

     

     

    段飛在把自己藏錢的盒子拿了出來,看里面還有幾張老人頭,頓時就有了主意。不管怎么說,先進村里的衛生室上班,在村里穩住了腳就有機會往鄉里奔。

     

     

    好不容易等到天快黑了段飛揣著老人頭直奔劉福貴家,村里的事基本都是他說的算,村支書很少管事,把他擺平那就沒啥問題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