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官場升官玩美婦_啊啊啊好爽淫蕩嗯嗯呀呀 在線閱讀

    “嗤”。她聽到黎茵輕笑,“她委婉的拿生活費威脅我呢,可是不知道我早就經濟獨立了。也無妨,誰會和錢過不去呢,也就見一面,又不礙事”。

    易丹安靜了一下,隨即答道:“也行吧,給我說下時間地點,我下午陪你去”。

    易丹換了身休閑裝,被黎茵一大早攪醒后,整個上午她就伏案做起了CAD。之前實習公司接了個項目,負責人把一些基礎的制繪工作交給了她,原本想拖著最后完成的,現在卻突然來了興致。

     文學

    她和黎茵在S 是兩所不同中建所實習,因為距離差太遠的緣故,也找不到合適的坐標就分開合租,每周都小聚一次。

    她們大學一起四年,對彼此都了解的很透徹了,上午她多少能聽出閨蜜一絲淡淡的失落。

    已經失望的麻木了,卻還要把她逼向絕望。易丹不了解,那樣的父母,為什么還要去孕育一個生命呢?

    她甩了甩頭,持續盯著電腦讓她有些昏沉。易丹轉身看了眼時間,距離下午的相親還有三個小時。

    見面的飯店離易丹不遠,她坐了地鐵直達目的地。

    易丹走進飯店時低著頭給黎茵發著消息,這貨從一點以后突然又失聯了,一直不再給她答復,女孩輕咬下嘴唇,逡巡一遍不算擁擠的餐廳,嘟囔著:“搞什么鬼”。

    她掃視中突然被一個背影吸引住,那是挺拔端正的坐姿,渾身散發著莫名威嚴的氣息,在那一片顯得鶴立雞群。

    這是軍人獨有的魅力,哪怕退役了似乎也不會被磨滅。

    易丹想那應該就是黎茵的相親對象了,看著背影挺正人君子。她踱步走過去,為了起到陪襯的作用,她專門沒有化妝,簡簡單單扎了個馬尾,穿著淺白的上衣 ,套上小布鞋就出門了。

    易丹三下兩下來到男人身邊,輕喊了一聲:“你好,請問是程錚先生嗎?”

    程錚聽到動勁抬起頭,映入眼簾的就是不施粉黛的一張俊容,青春洋溢,充滿活力。女孩腦袋后面晃動的馬尾辮像是一柄槍,每晃動一下就開槍打在他沉寂許久的心房,加速的跳動讓他漸漸有些氣息不穩:“嗯”。

    “嗯?”易丹在心里納悶,就沒有別的話了?她把背包放下,擇了對面的位置坐好后向男人解釋,“你好,我就是黎茵的朋友,她……可能有些事,估計一會就到了”。

    “嗯”。程錚點頭,把一旁的水杯推給她,然后端起自己的輕抿一口,視線看了易丹一眼又飄走了。

    …...易丹更狐疑了,這男人…可能真的不太會說話吧。

    她假裝喝水,借機細細打量著程錚。因為今天相親的緣故,男人穿的比較正式,一襲正裝逼顯出非凡的氣魄,再加上他俊逸的模子,更添一種無形的誘惑力。劍眉星目,頂著板寸頭型都能不失酷爽,身材健碩,哪怕裹著西服都可以感受到低下埋藏的活力……打??!易丹暗自咬牙,這男人也太犯規了,把她的老毛病都給勾了出來,不行不行,一定要穩住陣腳。

    這時餐廳的服務員恰到好處的走過來,低聲向兩人詢問:“你好,請問兩位需要點些什么嗎?”

    “啊,先給我上份甜點吧,我們還有一個人沒來,”易丹沖他笑笑,又看向一旁的程錚,“程先生需要些什么嗎?”

    “不、不用,我喝茶水就好了”。男人被易丹盯的有些慌亂,眼睛眨動的頻率也突然加快,“不用管我”。說完又像是不放心一般,木木地補充:“真的不用”。

    “好”。易丹被他的動作逗得笑了出來。

    餐廳的氛圍在暖黃的燈色打映下變得柔和纏綿,整個的裝潢布置卻又是另一種強烈的沖突,雖然矛盾但在另一視角下卻意外契合地相容。

    地板是中式傳統的典質,天花頂則充斥西方北歐神話的眾神像,兩者交界處涌現一片赤橙的混沌,說不出的詭異。

    易丹內心不斷咆哮餐廳布置有毒怪不得沒有客人所以究竟是誰選的地方的同時,也想緩解一下她和程錚間尷尬的處境,并且再次狠狠diss了黎茵不負責任的遲到現象。

    她嘗試著開口:“唔,我聽說程先生之前是軍人吧,怎么會突然就退役了呢?”

    程錚還正糾結自己心里的小九九,聽到易丹說話立刻端正坐姿,面色沉肅:“是出了一些軍事事故,被迫才退役的”。

    “不過我沒有失業,在接管我父親的公司”。

    ……這么突然正式是怎么一回事?還有你失不失業為什么要特地說出來?!

    易丹當然不會把自己的吐槽袒露,她嘗著味道佳美,色澤瑩潤的小蛋糕,抿了一口,語氣斟酌道:“那又為什么想要相親呢?按理說像程先生這么出色應該不會沒有女孩子追吧…”

    程錚在聽到女孩夸自己出色頓時喜上眉梢,還沒高興半會又突然被她蹦出的下半句話給砸懵,語無倫次的為自己趕快辯解:“我…..我沒女孩子追”。他低沉充滿磁性的嗓音莊嚴的好似在宣讀著什么重要的事,為自我虔誠的承諾,“沒有”。

    “相親只是順應我父母的意思”。

    易丹像是陷入之中沉溺無法自拔,男人的瞳眸如同旋渦一樣吸引著她,她醉膩于剛剛縹緲的禱告,驀地又驚醒過來。

    她怎么感覺有點不對勁……

    易丹覺得實在交流不下去,但還是秉持著自己基友哪里都好的態度,毫不重復并且情緒激昂的闡述黎茵各種各樣的優點,與此同時,男人也極為認真介紹自己的個人資料。

    等等,畫風更不對了??!我在說你的相親對象啊喂!不想知道你30歲干什么工作??!你跟打報告一樣的回答是想干什么?

    “其實,差了八歲并沒有什么”。程錚看易丹滿臉迷狀,以為是在乎他剛剛報的年紀,小心翼翼解釋著。

    易丹:“……”現在更亂了。

    就當她正準備重振旗鼓,再度出師時,兩人的手機一前一后響了起來。

    那是一條微信消息。

    黎茵:不好意思,有事來不了了。

    易丹蒙了幾秒,立刻又回撥黎茵的電話。

    “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已關機,請稍后再撥……”

    ……真好。

    S市市區中心附近有兩片黃金地帶,是當地房地產商開發的寶地,各界精英在此匯集,鑄就城市獨特的風景線。

    黎茵自詡不凡,卻也不敢稱達到“精英”的階段。她租的公寓之所以能躋身在這之列,多半是她建筑所的功勞。

    被閨蜜易丹多次直呼變態的GPA 4.0的大佬,實習是毫不費力進入S是最為聞名的建筑所,又有實習工資,還在辦公附近配備員工專留的公寓,公寓恰恰就是市中心周圍的高樓內。

    這樣的待遇常常讓易丹調侃,論起好壞學生的天壤之別,此例最不為過。

    天知道黎茵都快被所內的上級逼瘋了,每次接手的都是級別頗高的建筑物設計,甲方都是權高位重的鬼怪,在一起商討都是要被電視臺拍攝記錄,像什么城市商標,世博園的接待規劃,諸如此類,日日畫圖手都要斷了。

    即便如此,她還是沒有畢業的無名小卒,而且她日后也不會留在這里,只不過為了未來的工作積攢一些拿得出手的經驗罷了。

    從高中開始,黎茵就為自己的人生規劃好了道路,什么時候該做哪一步,應當達到什么程度,在她心里都清晰的刻著。

    但總會在有些時刻,她異常的會羨慕易丹平凡的生活。

    “整個平面或剖面的形狀可能與另一方的一部分相同……”大佬茵此時此刻依舊翻著資料肝著畢業論文,最后令人頭疼的一關讓她頹廢了好一陣子,什么題目的選擇就是一個巨大的攔路虎,卡的黎茵進退兩難。

    本來這周末她要和易丹出去游蕩放松最近繃緊的弦,不幸懶覺都沒睡成還被告知下午要去參加相親,她通知完易丹后,就皺著眉頭扒拉著論文起來。

    和易丹迥乎不同的環境,公寓外是接連不斷的高架橋,濤濤江水跨越中心從南向北浩浩湯湯奔騰而去,汽車的鳴笛與行人的喧嚷交織成聒噪的協奏曲,那是爭分奪秒的壓迫感,哪怕是在周末,為了競爭,為了生計,行動的生命力不會停止前進的步伐。

    黎茵沒有在乎這些,她扶著下顎正漫無目的的瞅著波光粼粼的江面,不時有輪船劃過,真應了那句“沉舟側畔千帆過”的美景。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