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快讓老爺摸摸,揉揉你的小嫩逼

    張曉翠的傷哪有她說的那么嚴重,這一切完全就是她為了能夠跟劉清如此親密接觸而撒的謊而已。

    所以,治療外傷經驗豐富的劉清,幾乎是一瞬間就已經察覺出了對方的傷并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嚴重。

    但是那份快感卻是讓他舍不得直接把話給說出口。

    因此,劉清只得是弓著腰配合著對方的動作,同時雙手開始肆無忌憚的在對方臀部揉捏了起來。

    到底是留守婦女,張曉翠那久未經滋潤的身體哪受得了劉清這般撫弄,幾乎是劉清開始的瞬間,她便已經是輕聲嬌呼了出來。

    聽著張曉翠的陣陣嬌喘,劉清更是心頭一蕩,仿似那身體的感覺更加的清晰了一分。

    這娘們,肯定是在家久了想男人想透了,不然此刻怎么會這么的放浪!

    劉清悶著氣,暗自想道。

    當然,這話他是不會說出來的。

     

    美婦白嫩飽滿的雙乳渾圓!嗯嗯嗯……頂的太深了

    看著自己手上那兩塊臀瓣被自己搓揉出不同的形狀,劉清突然是心頭起了一絲邪意,手緩緩的朝著下方伸了下去。

    這一伸不要緊,伸過去之后劉清才是發現,張曉翠的雙腿間已經是完全被那水分給濕滑成了一片。

    感受到劉清手此刻所撫摸的位置,張曉翠輕聲嗯了一聲,然后略帶幽怨的看了劉清一眼。

    劉清倒也算得上是不解風情,感受到張曉翠的眼神之后,他心下一驚,趕忙是收回了手,而后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嫂子,怎么,是我哪里做得不對么?”

    聽著劉清的話語,張曉翠更是幽怨的盯了他一眼,而后才是緩聲說道:“哼,我這是太久沒嘗過滋味了,你都不知道來幫我一下。”

    “幫你?怎么幫?”

    劉清微微一愣,沒有反應過來對方話語的意思。

    聞言,張曉翠那在不停動作的手臂輕輕用力捏了一下,然后才是略帶嫵媚的說道:“就用這個啊,你說怎么幫?”

    咕嚕……

    劉清吞了口唾沫,微微有些猶豫了起來。

    到底劉清還是第一次,一直以來,在他的幻想當中,第一次都應當是給一個和自己年齡相當的黃花大閨女的。

    可是眼前的張曉翠,卻已經是結過了婚的三十歲左右的人了。

    不過,雖說年紀較大,但是這身材,還真是水靈。

    看了一眼張曉翠,劉清再次吞了口唾沫。

    他有些恨自己居然如此不爭氣,不然的話,此刻他應當是已經抽身離開了。

    “嫂子,你可是已經結了婚了的,我們這……不太合適吧……”

    劉清略帶猶豫的開口說道,不過看他那動作,反而是朝著張曉翠靠了過來。

    張曉翠嘴角一翹,心道老娘的魅力,想要讓你這未經紅塵的小子拜倒,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這么想著,張曉翠也是不再去管劉清那猶豫的模樣,直接是一翻身,就翻到了床里靠墻的位置,同時手上一帶,直直的把劉清給帶到了床上來。

    這一上床不要緊,劉清是被拽過來的,身體直直的和張曉翠貼在了一起,同時雙手還按到了對方那高聳的胸部之上。

    劉清吞了口唾沫,這時他才是來得及仔細的看了眼張曉翠的身材,沒生過孩子,一點中年婦女的大肚子都沒有,想必……

    劉清瞇了瞇眼睛,輕輕的把自己的鞋給脫到了床邊。

    聽見那鞋落地的聲音,張曉翠心頭一喜,直接是一個翻身,坐在了劉清的身上。

    坐上來以后,張曉翠直接是熟門熟路的將劉清的褲子一扒,那早已經是如怒龍抬頭一般的巨物直接是彈了出來。

    雖然心里經過方才的套弄已經早有了準備,不過在親眼看到之后,張曉翠也是不由得有些心驚。

    這家伙,實在太大了!

    張曉翠吞了口唾沫,見劉清身體已經完全僵硬住,根本不知道動作之后,張曉翠直接是輕輕咬牙,伸出手,把那東西給對準了自己入口,輕輕的坐了下去。

    到底是醞釀了如此之久,那洞口已然是足夠的潤滑。

    隨著那絲滑的觸感,劉清終于是成功的進入了張曉翠的體內。

    在一聲聲粗淺不一的喘息中,時間就這么流逝了約莫半個小時。

    半小時后,只見張曉翠滿面潮紅的躺在劉清的懷里,乖巧的如同一只小貓一般。

    “怎么樣,感覺如何?”

    到底是第一次,劉清還是十分在意自己的發揮的。

    聽見劉清的話語,張曉翠無力的抬起手,輕輕的在他的胸口錘了一下,媚聲道:“哼,你個小冤家,想不到,居然這么有精力!”

    聽著張曉翠那嬌嗔一般的話語,劉清得意的笑了一聲,而后才是緩聲說道:“哼哼,以后有你吃的!”

    說著,劉清的手在張曉翠那翹臀上重重的揉捏了一下,引來了一陣陣的嬌喘。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極其細微的喘息聲突然在床邊的窗戶外響了起來。

    按理說,一般人應該是難以聽到這么細微的聲響的,但是劉清可是不同,雖說他武功不高,但也是自幼修習,所以只是這么一聲,他瞬間就確定了:外面有人!

    這一下可是把劉清給嚇了一大跳,現在他和張曉翠做的事情若是傳了出去,恐怕劉清這一輩子都不要想著能夠在這村子里混下去了!

    當即劉清直接是大聲喊了一聲:“什么人!”

    說著,他直接是迅速的穿起了衣褲,急沖沖的下床走了出去。

    張曉翠也是愣了一下,到底這事情對她也有極大的影響,所以僅僅是在劉清出去的瞬間,她也是急忙的穿上衣褲,快步的跟了出去。

    剛一出來,只見劉清正面色陰沉的站在張曉翠房間窗戶外。

    這窗戶外是張曉翠家的院子,種了幾顆果樹,此刻那果樹正在輕輕的抖動著,顯然剛剛才有人從這里急忙的逃走!

    看著這一幕,張曉翠也是面色微微一白,然后快步走了上去。

    到底是自己家,她可是比劉清熟悉多了,只是一眼,她就看見了墻角處那里,居然是多出了一個白色的褲衩!

    她兩步上前,拿起來看了一眼,只見那褲衩上還沾著一些晶瑩的透明水分,帶著一股淡淡的騷氣。

    這一眼,她就看出來了,這褲衩不是別人的,正是自己隔壁的那個李春花的!

    李春花年紀比張曉翠還小個三四歲,今年也才二十六七的樣子,是當初從鎮上嫁過來的,只是可惜,嫁了個不回家的老公。

    她老公很少回家,也不出去打工,成日里就靠倒賣一些山上的特產過活,基本上除了逢年過節,都是在外面和那些女人鬼混。

    所以,李春花私下里,實際上是十分悶騷的,成日就喜歡穿一些比較暴露的衣物,而且喜歡把自己的內衣內褲什么的掛在自家門口曬著。

    意圖嘛,自然是十分的明顯了。

    只是可惜,這村子里哪還有男人,有的,也都是些七老八十的老者了,所以李春花也就只能憋著,偶爾來找張曉翠說說煩心事。

    估計今天就是來找張曉翠的時候,發現了她和劉清的事,一時之間,居然是在這床邊自己動起了手來!

    這么想著,張曉翠的嘴角劃出了一個弧度,對著劉清說道:“嘿嘿,剛剛有沒有吃夠???”

    看著張曉翠眼里的春光,劉清心下一動,再次支起了一個小帳篷。

    “我覺得還是先把這個事情解決了再說吧,不然我總感覺不好。”

    劉清忍著自己心底下那蠢蠢欲動的感覺,對著張曉翠說道。

    聽著劉清的話語,張曉翠輕笑了一聲,拉著劉清直接是跨過了兩家之間的那由木籬笆拉起來的圍墻。

    “春花,在家嗎?”

    張曉翠敲了敲門,輕聲喊道。

    “??!在!”

    李春花的聲音明顯有些慌亂,不過還是立馬就應了一聲。

    見狀,張曉翠笑了一聲,轉過手,直接是把自己手里的那條褲衩給放到了劉清手上。

    劉清一愣,有些不明就里的看了張曉翠一眼。

    張曉翠呵呵一笑,然后貼著劉清的耳朵說道:“待會啊,進去之后你就像吃我一樣,把她吃了就好,嫂子替你把門。”

    劉清一呆,正想說些什么,李春花就直接是把門給打開了。

    看著李春花,劉清眼睛一亮。

    李春花平時不怎么出門,也少有什么病痛,因此劉清和李春花也只是寥寥數面之緣。

    今天的李春花穿的是一身的白裙,襯托著她那美少婦的氣質,倒是讓劉清呼吸一頓。

    李春花門剛一開,就看見了張曉翠,本來是正想說些什么的,卻是突然看見了張曉翠身后站著的劉清,尤其是在看見劉清手上的那個褲衩之后,李春花面色猛然一紅,想說的話語也是說不出來了。

    見得這個樣子,張曉翠嘴角一翹,轉過身去拍了拍劉清屁股,然后笑著說道:“還不快把人家的東西還給人家!”

    說著,張曉翠還推了劉清一把。

    劉清這才是身體前傾,走到了李春花的身前,把手中的褲衩遞了過去:“是……是你的吧?”

    “啊……”

    李春花面色一紅,再看了一眼張曉翠,看到她眼中的那笑意之后,李春花哪能不知道張曉翠的意思,當下是呼吸一暢,進了屋里:“進來說吧。”

    說著,李春花居然是就這么直直的朝著自己的臥室走了去。

    而張曉翠則是嘴角帶著笑意,也不進門,就直接是關上了大門,坐在了李春花家的門檻上,靜靜的坐著。

    跟著李春花走進臥室里后,劉清則是有些手足無措的坐在了床邊,雖然已經可以想象得到等一下會發生什么事情了,但是這一會還是讓劉清多少有一些不適應。

    倒是李春花,剛剛親眼目睹了劉清和張曉翠的活春宮之后,心底的那股激動勁都還沒平息下來。

    感受著自己空蕩蕩的下身,以及那已經是不停流出來的水分,李春花吞了口唾沫,直接是上前走到了劉清的身前,一伸手,把自己的褲衩給拿了過來。

    而后隨手一丟,丟在了床邊。

    “劉清,你看我……覺得怎么樣???”

    李春花挺了挺胸口,對著劉清說道。

    劉清這個小道長,她可是已經盯上了很久了,只是奈何,以前一直找不到由頭跟劉清接觸,沒成想,今天劉清卻是自己送上了門來。

    聽著李春花的話,劉清這才是開始仔細的觀察起了李春花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