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媚者無疆最肉的秋千;嗯屁股翹高一點哦好緊

    吳雅跟老李在客廳里口的時間過去了很久,吳雅這時候也慢慢冷靜下來,對于老李身體的渴望沒有那么強烈,可是每次一想起大哥老李的大東西,就會有點心神失守。

    吳雅在浴室里剛把睡裙脫了掛在小架上,聽到兜里手機信息響了一聲,吳雅只穿著性感的文胸和窄薄的內褲在浴室,拿出手機來看了上邊的信息之后,俏臉唰的一下變的臊紅無比。

    心里暗罵了一聲大哥太嚇流,竟然還想看著她跟老公小方作-愛的情形。

    吳雅說不出來的羞臊,可是一旦幻想著自己跟老公親熱的時候,

     

     文學

     

    有另外一個男人偷偷看著這一切,吳雅這時候呼吸又一次變得亂了起來。

    原本吳雅被這條信息刺激的足夠興奮和心亂,當看到最后一句,大哥老李大膽的說什么去她的臥室,趁著小方睡著的時候,就在小方身邊狠狠的弄吳雅,這讓吳雅忍不住的夾緊了雙腿。

    吳雅心中混亂的把手機放到了小架上,心里不斷的罵著這個大哥越來越嚇流和變態,可是也不得不承認老李三言兩句總能讓她心中的強烈興奮給激發出來。

    難道自己真的是個欲求不滿并且不知廉恥的風搔女人嗎?

    吳雅伸手解開自己的文-胸時,開始驚疑不定的在思索著,當抬起修長的美-腿,把內-褲也脫下來的時候,吳雅看了一眼就趕緊把內-褲緊緊握在了手里。

    因為這條性感開放的內-褲中間,緊貼在她敏感位置的地方,早已經變得一片濕痕,而且看起來那么的夸張與羞恥。

    吳雅心虛的把文-胸和內-褲放在了小架上,這才打開淋浴開始沖洗身-體。

    摸著自己的圓球,還有雖然不豐滿,可很圓很翹很彈性的屁-股,吳雅的手不自覺的滑到了大腿內側,當吳雅碰觸到敏感處的時候,忍不住哼了一聲,因為這瞬間,她又想到了自己跟大哥老李變成現在這樣禁忌關系的原因,正因那一次她錯誤的脫光闖進浴室,還從后邊緊握住了大哥老李那可怕的東西。

    吳雅不敢再想下去,緊接著像是清醒了一些,不再去做這樣羞恥的事情,開始老實的沖洗身體。

    老李這時候聽著浴室的流水聲,心里也癢癢的。

    當小方從臥室里出來在衛生間外側靠近走廊的洗漱間開始刷牙的時候,老李心中嘆息了一聲,這才起身去了自己的臥室。

    躺在床上,老李心里琢磨著今晚的弟媳婦會不會配合自己的要求,老李估摸著應該會,畢竟弟媳婦也是常年得不到滿足,而且還能享受到被偷窺的異樣刺激,肯定會忍不住這樣的興奮誘惑。

    很快時間,老李就聽著外邊的義弟小方刷牙洗漱完畢,后回到了臥室里,正當他蠢蠢欲動著在想著要不要趁這個機會偷偷去浴室,狠狠的玩下性感的弟媳時,就聽到了浴室那邊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吳雅洗完澡出來了,老李心里很是遺憾,不過想想今晚自己跟弟媳吳雅發的信息,他又開始充滿了期待。

    義弟和弟媳那邊臥室門關閉,這對夫妻都回到了臥室里,也不知道會不會今晚做出點刺激的事情來。

    老李心里一邊分析著,一邊也走出了臥室。

    外邊的燈已經關閉了,只剩下衛生間那邊還亮著燈,這應該是弟媳很貼心的知道每次都是大哥老李最后才洗澡,所以很細心的幫著留著燈。

    老李踏著拖鞋走進了浴室里,反鎖了門快速的脫了衣服,打開淋浴就開始沖洗。

    衛生間不大,浴室也跟衛生間公用著,所以這小小空間里水霧彌漫,更重要的是有種沐浴液的清香味道,溫度比外邊高很多的小空間,似乎充滿了弟媳吳雅身-體特有的味道。

    老李一邊沖洗身-體,一邊幻想著自己的弟媳吳雅,他在心里嘀咕著昨晚還跟江雪做了兩次,怎么現在想要在女人身上發泄的感覺又這么強烈了。

    老李把這種情況看成是多年的欲-望壓抑,現在一旦爆發就像是井噴一樣的猛烈,或許過段時間就不會再有這么強烈的趨勢了。

    老李打了遍香皂,沖洗之后直接擦干了身-體,作為老爺們,他洗澡都是簡單粗暴的。

    穿上大褲衩,老李在出來之前沒有穿內褲,準備回臥室再穿上新的,等到老李把背心穿上之后,還沒等他轉身去浴室門那邊,他的視線被小架上的東西吸引住了。

    一條淺紫色,還略帶著透明的性感窄薄內-褲,一看就知道是弟媳吳雅的,老李想都沒想的把內-褲拿在手里,觸摸著這個滑膩質感柔-軟的性感內-褲。

    當老李看到內-褲中間有一塊濕透了的地方時,眼睛變得明亮起來,老李把內-褲放在自己的鼻尖,使勁的嗅了兩下,問著女人身體特有的味道時,老李興奮的瞇著眼睛。

    之前的時候弟媳吳雅跟老李說過,說的是為了這位大哥的身體健康,偶爾會跟他留一條穿過的原味的東西,或者是文-胸,或者是絲-襪和內-褲之類的東西,老李沒想到今晚弟媳吳雅給他留的這條內-褲,竟然是搔味這么足的。

    老李把內-褲放在自己高立起來的東西上揉著,瞇著眼睛幻想著弟媳吳雅的身-體帶給他的美妙,還回味著剛才在客廳里,吳雅匆匆用口幫他含了幾下,那種強烈的刺激讓老李抓著內-褲的力度又變大了些。

    老李裹著弟媳的內-褲,在用手前后動作了幾下之后,

     

    興奮感覺越來越強烈,突然之間老李停住了舒服的動作,咬著牙的表情很堅定。

    老李整理好衣服,然后把那條帶著弟媳吳雅身-體痕跡的內褲放到了原處,這才離開了浴室。

    老李站在義弟小方和弟媳吳雅的臥室前,看著面前的房門臉上帶著狂喜,因為他發現這個臥室的門,竟然留出來一條兩指寬的縫隙,沒有完全關閉。

    關了燈悄悄把門關閉出來的時候,整個房間里都變得昏暗了下來。

    老李走出走廊,看著身旁義弟和弟媳的臥室,心里又變得癢了起來。

    透過門縫可以看到他們臥室里的燈也關閉了,在昏暗的光線下,老李心中壓抑著欲望準備回自己臥室的時候,突然之間邁出的腳步又返回來。

    這時候的老李視線已經慢慢適應了這樣的光線,要不是剛才又多看了一眼,老李這時候或許滿心失望的回到了臥室,根本看不到弟媳留給她的門,帶給他的驚喜。

    老李悄悄的向門口靠近了一些,他把眼睛貼在兩指寬的門縫中看著,另老李更加興奮與激動的,是這間大臥室是關著大燈的,可床頭那邊一盞光線昏暗泛著淡黃色光澤的小燈正亮著。

    光線不算很足,但是足夠讓老李看到主臥室里的一切了。

    老李深呼吸,興奮無比的看著里邊。這還是老李第一次在現實里親眼看到男女在床上親熱,這種偷窺的禁忌與放-縱感覺,跟他自己親身去做的感覺又不一樣,后者是身體極度刺激,前者是偷窺隱私,還有種莫名的刺激感。

    臥室里義弟小方這個壓在弟媳吳雅的身上,他抱著吳雅的頭瘋狂的親吻著,而弟媳吳雅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今晚受到了大哥老李的刺激,變得也是那么興致勃勃,一只手緊緊抱著小方的腰,另只手早已經伸進了小方的內褲里在摸索著。

    看著吳雅不斷晃動的胳膊,老李就知道肯定是在幫義弟上下動作那個東西,就像是跟之前客廳里幫自己弄的時候一樣。

    小方開始親吻著吳雅的脖子,然后是性感的鎖骨,吳雅很苗條,所以鎖骨顯得異常性感,當小方的口蓋住吳雅的圓球頂端突點時,吳雅全身緊繃,不由自主的哼叫著,緊緊抱住了小方的頭,看來那兩團圓球和突出點,應該就是吳雅全身最敏感的地方了。

    老李的身體已經高立起來,隔著短褲也那么夸張,,老李努力壓抑著自己的呼吸,不想被臥室里忘情的兩人發現了,他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弟媳吳雅纖細的腰肢和修長的美腿上,心里贊嘆著弟媳的身材還真不錯,跟之前玩的少-婦江雪完全不是一個類型的。

    門的側對著床的,因為小方正趴在吳雅的身上,所以算是背對著房門,老李只要小心翼翼不發出聲音,小方是擦覺不到有人偷窺的。

    不過因為是仰面躺著的關系,吳雅的臉龐倒是正對著臥室門口,可惜吳雅現在平躺著沒有抬頭,不然的話可以很輕易就發現老公的大哥老李,正站在門口看著自己的老公不斷撫摸舔-舐著自己的身-體。

    這個悶搔的弟媳婦,搔起來的時候,叫聲這么浪。

    老李看著吳雅的身-體被小方親吻的不斷扭動,性感的小口中不斷發出令人骨頭都在酥麻的哼叫聲。

    不過在接下來,老李也算是開了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義弟從吳雅的兩團圓球,一路向下親吻舔舐,到了平坦的性感腹部,一直到了股溝,到了最后,老李瞪大了眼睛,看著義弟伸出口舌,開始不斷親吻著吳雅最隱蔽的地方。

    吳雅膝蓋弓起來,夾住了小方的頭,同時在酥麻變了強調的哼叫聲中,吳雅的腰臀條件反射的向上挺著,離開了床面,想要繼續深入這樣的美妙感覺。

    一兩分鐘,吳雅興奮的哼叫幾乎變成了哭腔,只是喊著小方讓他趕緊進去,快要受不了啦。

    小方這時候更是猴急,哪還管其他,把內褲脫掉扔到一邊,架起了吳雅那兩條長到夸張的美-腿。

    把吳雅的雙腿努力向前壓,幾乎讓她的膝蓋抵在了她的圓球上,這樣扭曲的折疊身-體,讓吳雅緊致彈性的屁股脫離了床面,正展現在小方的面前。

    接下來就看到小方握著他的東西抵在了門口,接下來擠了進去。

    看到小方的東西時,老李突然有了強烈的滿足與驕傲感,因為他發現自己的東西要比義弟的大了太多,義弟那個東西,估計也就八公分左右,而且也不是很雄壯的那種,老李沒有測量過自己的東西,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定超過十五公分的,更關鍵的是老李對自己東西的頂端圓球很滿意,比軀干要大了太多,跟一個搗錘一樣。

    小方肩膀壓著吳雅的長-腿,開始挺腰動作,側頭還親吻著吳雅晶瑩剔透的美足與腳背。


    吳雅開始放聲大叫了起來,這一刻的吳雅俏臉朝紅,一頭迷人的頭發在甩動著,看起來充滿了無盡風情。

    老李站在門口呆滯的看著這一切,他這時候才發現自己的手也伸到了短褲里開始摸索。

    在黑暗的走廊里,老李興奮無比之下也顧不上被發現的危險,悄悄退下大褲衩,直接把他的大東西給釋放了出來。

    一邊用手動作著,一邊悄悄的看著幾米之外弟媳和義弟的刺激戰斗,這一刻的老李心中說不出來的滋味,就好像是這個清爽性感的弟媳是屬于他的女人,而義弟更像一個外人。

    這樣弄了一分多鐘,老李就看到義弟小方的臉龐變得猙獰,看起來有些痛苦,似乎在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的狀態。

    小方緩緩了勁兒,這時候雙腿分開,也把吳雅兩條長腿放下來。

    雙手把吳雅的上身抱起來,這一來,看起來像個人相互對著坐在了一起,用這樣刺激的姿勢,小方一邊拖著懷里吳雅的屁-股,一邊開始挺腰。

    吳雅跟老公小方面對面抱著,興奮刺激之下,吳雅也忍不住的開始扭動腰臀,迎合著小方的撞擊。

    吳雅的下巴抵在小方的肩膀上,這樣跟小方的目光正好是相反的,所以第一時間沒注意,接下來吳雅震驚的瞪大了眼睛,她正看到門縫處,老公的大哥看在門口,看著她坦誠身-體,被小方玩弄,而更羞恥的是老李還退了大褲衩,對著吳雅開始用手前后動作。

    一邊跟老公抱在一起享受著男性的東西進出身-體的快樂,一邊跟偷窺自己的大哥對視,這一刻的吳雅忍不住產生了一股強烈的欲-望,發出了強烈無比的搔叫聲音。

    吳雅感覺自己從小到大,從沒有像現在一樣的興奮。

    渾身顫栗著,汗毛都立了起來,吳雅只感覺自己的頭皮發麻,仿佛身-體深藏著的靈魂都快要被撕扯粉碎。

    那種興奮到了骨子里的感覺,讓吳雅忍不住的要緊了下唇。

    吳雅從沒有想過會有這一天,現在一邊跟老公作-愛,一邊跟幾米外偷窺自己的老公大哥對視著,這樣的感覺真的是刺激到了靈魂的深處。

    當吳雅看著外邊昏暗光線中,老公大哥還把短褲掛在了膝蓋上,正用手不斷的前后動作著,他緊握著的那個可怕到東西,正沖著自己這邊。

    吳雅突然間大喊了起來,跟小方緊緊相對抱在一起的同時,腰臀突然間變快了起來,那急促的渴求反應,配上美妙的哼叫,背對著房門口的小方根本不知道這一切,還以為自己剛換了這個動作之后,妻子吳雅就興奮的受不了啦。

    可惜在吳雅搖擺著腰臀,緊緊摟著小方肩膀的時候,小方緊咬牙關,雙手拖住了吳雅的緊湊屁-股,想讓她動作停下來,可惜吳雅一邊跟他做的時候,一邊跟大哥老李對視,這樣的情形下,刺激到了極限的吳雅哪還能控制得住。

    緊接著就看到小方死死咬著牙,發出悶哼聲,之后小方狠狠的向前挺身,把懷里苗條性感的吳雅緊抱在了懷里,不讓吳雅在所有動作。

    吳雅正在興頭上呢,可惜腰和肩膀被老公小方緊抱著不能動作,這樣一來處在極度興奮中的吳雅心里充滿了無盡失落的感覺。

    緊緊皺著眉頭,吳雅一雙漂亮的眼睛幽怨的又看向了摟著自己的老公小方,從剛才到現在,只算是身體進入到現在,其實還沒到三分鐘,這么短短時間里吳雅的興奮其實很大原因是因為看到了門口正在偷窺自己作-愛的老公大哥。

    吳雅身體正在興奮中,這時候的吳雅還忍不住的再次扭動腰臀,動作了兩下之后,小方倒吸了一口冷氣,應該是剛爆發過的身-體太過于敏感,制止了吳雅繼續渴求的動作。

    吳雅感受著老公小方的身-體,開始慢慢的變化著,然后就這樣變小退出了她的身-體。

    吳雅在心里嘆息著,又貪婪無比的看著門縫那邊,看著老李那個可怕的大東西,正在幾米之外向她展現著憤怒高昂的姿態。

    吳雅心中氣惱,面色朝紅的同時,狠狠的白了一眼門口的老李。

    老李跟自己的弟媳對視著,并且還這么近距離的欣賞了一幕激戰,當老李看到弟媳眼神帶著迷戀于渴望的看著自己的身-體,并且還帶著強烈的失落與埋怨,狠狠的白了自己一眼之后,老李忍不住的沖著吳雅微笑了起來。

    老公的大哥與弟媳婦,兩個人這些舉動都是那么悄無聲息,可是私底下所產生的刺激互動,讓兩個人心里都充滿了無盡的興奮感覺。

    “老婆,對不起啊,這次你動的有點太猛了,我沒忍住,不過等以后我相信一定會好起來的。

    老婆,剛才看你這么那么興奮呢?”懷里抱著跟自己面對面的吳雅,小方雙手在吳雅平滑的后背上不斷游走著,一邊瞇著眼睛享受著滿足和發泄之后的美妙感覺,他向緊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妻子說了一句。


    當小方開口的時候,身為大哥的老李嚇得身-體一顫,正對著吳雅的那個反應強烈的東西剎那間就轉到了旁邊,這完全是心虛的表現。

    吳雅聽到小方開口的時候,也是瞬間緊張和心虛了一下,可是想到自己跟老公緊緊的摟在一起,肯定不會轉頭發現老李在門口,所以吳雅被老李的狼狽模樣逗樂了,差點笑出聲音里。

    吳雅趕緊抿著嘴巴,然后繼續保持著動作跟小方說著:“老公,今晚已經很滿足了,你也能感覺得到我剛才是多么的興奮。老公,你比以前厲害多了,記得以后要多保重身-體,我相信以后會越來越好的。”

    “老婆,你今晚對我真是太好了,我這還有點受寵若驚呢,老婆你先休息一會兒,我去洗洗這玩意兒去。

    再墨跡一下,就該淌到床上去了。”因為吳雅心虛所以說的話讓小方很開心,要是以往的話,估計吳雅早就埋怨小方了,所以小方笑呵呵的松開了吳雅,跟吳雅相對著的同時準備分腿下來去衛生間。

    吳雅嚇壞了,偷摸著看了門口一眼,正看到老李在提褲子,吳雅害怕被老公小方看到了這一幕,又摟住小方的脖子說著:“老公,你今天表現很滿意,我得給你一個充滿愛意的擁抱作為獎勵,以后你要再接再厲,不要驕傲自滿。”

    小方被妻子的話給逗得樂壞了,笑著伸出手,抓住了妻子的胸前堅挺的兩團圓球開始揉捏著,又跟吳雅親吻擁抱了好一會兒。

    老李這時候已經提好了褲子,看到弟媳婦還在為自己打掩護,老李帶著欲望的眼神,沖著正看著自己的吳雅伸出了自己的中指,接下來老李的中指不斷的跳動著,做出了一個極度羞恥和嚇流的手勢。

    弟媳婦吳雅看到老李這個極度撩撥的動作,原本就羞紅的俏臉變得更紅,呼吸都停滯了一下。

    氣惱的吳雅被小方揉著兩團圓球,原本就欲求不滿充滿了渴求的狀態,見到大哥老李這樣撩自己,吳雅也大著膽子伸出性感的小舌,跟老公小方抱在一起的時候,利用小方看不到的角度,伸出了性感靈巧的小舌,沖著大哥老李也在風情萬種的不斷上下翻動,那柔-軟的舌尖幾乎是凌空撩到了老李的心坎中。萌

    大哥與弟媳之間悄無聲息的互動就在幾米之間的距離,吳雅卻渾身坦誠抱著自己的老公,這一幕充滿了荒唐和刺激的感覺。

    老李死死盯著弟媳婦著性感苗條的身-體,充滿欲-望的眼睛跟吳雅對視的時候,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吳雅,最后手腕向一側,又指了指衛生間的方向。

    吳雅瞬間明白這位老公大哥的意思,是想讓自己和他一起找機會去衛生間,至于為什么會去,吳雅不用想也知道,這位粗魯而又本錢夸張的大哥,想在衛生間弄自己。

    哪怕吳雅再大膽和欲-望渴求,還被自己的老公抱著,腿間已經開始流淌出她老公的痕跡來,可偏偏就這個時候,還在跟幾米之外的人做出曖昧和禁忌的互動。

    吳雅不敢再理會這個大哥,只是抱著時間有點久了,小方把吳雅的胳膊松開:“老婆,先別抱著了,一會兒咱們抱著睡就可以,我現在得去洗一下,不然這黏糊糊的,待會該弄你身上了。”

    小方說著話就把腿搭下去準備下床,突然之間小方又想到了什么,跟身旁的吳雅說著:“老婆,要不這次你就不要吃藥了唄?

    咱們不是商量著今年要孩子嘛,正好現在這段時間開始準備,到你生孩子的時候正好是來年開春正舒服的時候,老婆,要不要考慮一下?”

    小方的話讓吳雅心中撇嘴,就這短短三分鐘時間,吳雅都不能確定這樣的進出能不能把自己磨的排卵呢,要真的是,來不及排卵,那吳雅感覺自己的老公爆發出來再多也沒用。

    難不成?突然之間吳雅心里悸動了一下,難不成還真的要讓大哥那個到東西狠狠的進到自己的身-體里,然后再懷上孩子?

    想想自己這樣荒唐的想法,又想到了借種這兩個字,吳雅大腿狠狠的并直磨了兩下,充滿了興奮與刺激的感受。

    雖然心里因為身-體的欲-望沒有滿足,還在肆無忌憚的瘋狂幻想,可吳雅看著已經站在臥室里穿上短褲的小方說著:“現在要孩子還不好,我這邊工作剛穩定了一些,你平時也忙的要命,開出租一天賺不了多少,而且一坐一整天,現在身體也需要調理。

    我看吶,咱們還是等過個一年半載的再說要孩子的事情吧,現在咱們兩人世界也挺好的。”


    吳雅的話說的也很現實,所以小方倒是沒有反駁什么,直說著以后自己要努力賺錢了,然后踏著拖鞋去了衛生間。

    老李在大哥小方和弟媳吳雅在臥室里開始談論這些的時候,已經悄無聲息的回到了斜對過自己的臥室里。

    輕輕關門,在黑暗中的老李站在自己的臥室門內側,聽著外邊的動靜。

    老李從上次在浴室里看過一次弟媳的性感苗條身-體之外,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弟媳婦把腿架起來,還跟小方面對面坐著抱在一起作-愛。

    第一次看到別人作-愛,這樣的感覺難以描述的刺激,那時候的老李甚至忍不住的沖進去,狠狠的干這個性感的弟媳吳雅。

    想想自己的義弟和自己一起對付弟媳婦,老李的內心都在顫抖著,這種小電影里才會出現的兩男一女戰斗情況,想想就刺激到骨髓深處,可惜的是老李知道在現實中,這樣的情況是有多難。

    老李趁著義弟小方去衛生間清洗他那個戰斗力底下的小東西時,老李又在臥室里偷摸著點著了煙,在激動中抽著煙,想要平復一下自己的混亂心情。

    抽著煙的老李,聽著外邊隱約的動靜,這會兒也不知道是義弟小方在洗手間還是吳雅去清晰她苗條高挑的身子去了。

    老李過幾分鐘抽完煙之后,又把手機給摸出來,他今晚是鐵了心想干自己的弟媳吳雅,而且就在剛才,還看到這位性感的弟媳當著自己的面,渾身坦蕩著不斷扭動腰臀,對著小方做出最刺激的舉動來。

    這一幕像是點燃了老李,總是在想著狠狠的貫穿這個弟媳吳雅的身-體,以吳雅那苗條的身材來看,老李甚至想著自己的大東西會不會頂到吳雅的胃里。

    摸出手機,老李剛想跟吳雅發條信息,跟她說一會兒如果小方睡著了,就讓吳雅去衛生間或者直接來老李自己的臥室里,還說忍不住的要狠狠弄她。

    信息發送完之后,沒幾分鐘吳雅的信息也給老公的大哥回復了過來:“哥,別胡來啊,小方還沒睡覺呢,要是被發現了,咱們就都完蛋,你怎么這樣啊,我這不是給你介紹對象呢,倒時候你們要是成了,可以把薇薇的后媽天天按在床上不下來。

    對了,我今晚還在浴室里跟你留了一條我今天穿的內褲呢,要是忍不住的話,去浴室里拿著我的內褲去用手解決一下吧。

    就跟你上次變態一樣,偷拿我干凈的絲-襪套上邊亂來,結果那條絲襪都是那些東西,大哥,你可真惡心。

    今晚快去用我的內褲自己用手解決了,等到明早的時候我就又要把內褲給泡上清洗了。你們這群臭男人,不就是喜歡女人身上穿過的原味的東西嗎?”

    看到吳雅的吐槽和抱怨,老李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快速的按動著手機屏幕給這位性感風搔的弟媳婦發送信息:“小雅,上次是哥沒忍住,你在洗干凈就是了,可是今晚我想讓你幫我。

    哪怕不讓我弄你,也希望你能幫我,剛才小方最多只有三分鐘,我不相信你的身體會有多舒服,你肯定也很想要的吧?

    這樣好嗎?你用你的內褲套在我東西上,然后你用手幫我弄好嗎?到時候我也可以幫你用手弄,或許跟小方一樣,用嘴巴也可以的。

    咱們憋的都那么厲害,相互給對方用手,這樣就不會有太大的心理壓力了,而且咱們的身份擺在這里,相互幫對方用手也一定比你和小方做要舒服刺激的。

    小雅,哥憋的難受,你就來幫幫我唄?要不我現在去臥室里,趁著小方睡著了我偷上你也可以。”

    “呀,什么偷上的,還當著我老公面,那可是你的義弟,哥,你真的越來越變態了。

    哥,你要是真憋的太難受,要不,要不我可以幫你,咱們偷偷去衛生間,就按你說的那樣,把我那條窄薄的內褲套在你東西上,然后幫你擄出來。

    可是,哥,我總是怕你對我用強,你那么壯實,按住我直接進來,我又反抗不了,而且我又不敢弄出來動靜,到時候小方知道就真的家庭破滅了。

    而且,而且,說真的,哥,你的東西那么大,我好想親它,然后讓它狠狠的擠進我的身體來,你這個壞大哥,壞東西給我太大的誘惑了。

    我都怕真要今晚跟你一起出臥室了,我自己都忍不住了。”吳雅心里無比的期待大哥那個東西,可是言語之間偏偏顛三倒四,充滿了矛盾的感覺。

    “那你今晚是出來幫我發泄出來,還是不出來啊,小雅,幫我一下唄,我真的憋的受不了啦。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