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在胯下嬌喘的清純?;?,瘋狂抽插她的

    “怎么,你要為我出頭么?”轉頭看了我一眼,張蘭心道。
    “不是,我只是覺得他們太無理取鬧了,要不然咱們還是走吧,別和他們一般見識。”說著,我直接拉住張蘭心的手,轉身欲走。
    “你以為你小子這么容易就能走了,當我們是泥捏的?”還沒走出兩步距離,兩個毛便圍攏了上來。
    “那你們想怎么辦?”我有些溫怒道。
    “很簡單,你出去讓我們打一頓,今天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
    “如果我不答應呢?”
    “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說著,紫毛徑直沖上來,往我胸口上狠狠推了一把,我壓根沒有防備,當時便往后踉蹌倒退幾步,靠在電腦桌邊才勉強立住身子。
    然而,我這邊剛剛緩和了一些,黃毛也沖了上來,一拳狠狠干在了我臉上,挺疼的,感覺半邊臉都快齜開了,但同一時間,一股很強烈的怒火也在我心間彌漫開來,打人不打臉,這家伙很明顯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

     

     文學

    下一秒,我同樣一拳干在了黃毛臉上,伴隨著一陣“哎呦”“哎呦”的慘叫,這家伙仿佛發怒似的把我給撲倒在了地上,拳頭如雨點那般密集落下,對著我就是一頓胖揍,而紫毛這時候也跟了上來,壓著我的手,不讓我反抗。
    場面在這時候徹底逆轉,就在我以為自己快要完蛋的時候,眼角余光突然掃到張蘭心朝這邊走了過來,只見她臉上的表情顯得很是玩味,在即將靠近的時候,抬起腳跟踹在紫毛肩膀上,而且,她這看似輕輕一踹,卻有四兩撥千斤的效果,瞬間,紫毛便是飛出去大老遠距離,整個身子跌倒在垃圾桶邊,捂著身子痛嚎起來。
    至于另一個黃毛還在愣中,便是被張蘭心用同樣的方法給踹了出去。
    整個過程行云流水,只在短短五秒鐘便完成了逆轉,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身子已經被張蘭心如同老鷹抓小雞那般帶起來,隨后往網咖門口走去。
    “你怎么這么厲害?”下了樓,我忍不住問道。
    “練的,我可是跆拳道黑帶段位。”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張蘭心道。
    “黑帶?”瞳孔微微一縮,我不由感到脊背一陣發涼,在我的印象中,跆拳道好像分為十個等級,十為小,一為大,而最大的便是黑帶,而張蘭心小小年紀便是達到那種等級,以后呢?
    “怎么,你不相信?要不要我把東海跆拳道協會發給我的證書給你看看?”
    “不用不用。"連忙擺手,我似乎想起了什么,緊跟著道,”對了蘭心姐,那兩個混子呢,咱們就讓他們在那躺著,不會有什么事情吧?”
    “不會的,下手的輕重我還是把握了一下,這次只是給他們一個教訓而已,如果說下次再讓我遇見的話,可不僅僅是一個教訓那么簡單了。”
    雖然只是云淡風輕說出來的一句話,但落入我的耳中,卻有種不han而栗的感覺,這會,我也總算明白張蘭心一個小小女人為什么能在城南高中組建自己的勢力,和自己的個人實力也是分不開的。
    “你是不是覺得,我在城南高中能組建起紅玫瑰這個女子團體,就是因為我比較能打?”好像知道我再想什么,張蘭心突然說道。
    “難道不是嗎?”我下意識道。
    “呵呵,那我覺得你是想多了。”搖了搖頭,張蘭心道,“實際上,很多人覺得我在城南高中有那樣的地位,都是靠著我哥上位的,而且他們還傳我在外面跟著我哥認了很多老大,甚至是保持著一種微妙的關系,也就是說,直到如今為止,我都是活在我哥和那些所謂陰影之下,但很少人卻沒有了解到我是跆拳道黑帶這個事實,包括猛龍,以及紅玫瑰大部分成員,我就這樣直白的和你說吧,目前在整個城南高中,只有你和劉莉知道我是跆拳道黑帶的水平,其余都是一知半解的,亦或者說,我壓根就沒有在他們面前出手過。”
    “那我算不算比較幸運的?”
    “如果你想這樣認為也行。”
    “難道你就不怕我說出去嗎?”
    “我相信你不會,而且,你也沒有這個勇氣。”說的時候,張蘭心狠狠瞪了我一眼,旋即指了指我頭上的淤青,嗤笑道,“你瞧瞧,幾個小嘍嘍就把你弄成這樣子,以后你還怎么混,萬一哪天你交了女朋友,也是碰到這種情況,那你是不是也只能傻眼看著,或者在你女朋友面前挨打?”
    “不會的,等上了大學我也去報一個跆拳道興趣班,不說成為像你一樣的黑道,至少能多上一些防身的本領,也是好事情。”
    “志向倒是挺遠大,不過你就等著挨揍吧,想當初我也是這樣一步一步過來的。”說著,張蘭心一頓,旋即道,“對了,你頭上這些傷多少要處理一下,要不然今晚就去我家吧,我那兒有云南白藥,效果還挺顯著的,估計等你睡一晚上就看不出來了。”
    “去你家?”愣了一下,我道。
    “怎么,害怕我吃了你?”白了我一眼,張蘭心道。
    “這倒沒有,就是我過去應該不方便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家就我一個人。”
    “額......”
    “走吧,一個大男人,磨磨唧唧的。”說著,張蘭心直接在路邊攔下一輛出租車,還將我帶上了車......
    大概過了十來分鐘左右,我在張蘭心的帶領下來到學府小區,走進去一看,她家還挺大的,三室二廳,一百五十平的樣子,而且陽臺上還擺滿了綠植,有常春藤,有綠蘿,還有發財樹,整個場面結合

    起來,倒是給人以一種小清新而又別致的感覺。

    “你先隨便找個地方坐坐吧,我去洗個澡。"在打開電視機后,張蘭心走進臥室,提出一個精致的小籃子,上頭還擺放著她的一些貼身衣物。
    “行姐,我就在這等你。”看到這種場景,我只感覺喉嚨口有些發干,還忍不住吞咽了幾口唾沫,但表面還是裝出一副一本正經的模樣。
    等張蘭心走進衛生間,我的注意力在電視上集中,上頭播放的是一個國內知名的相親節目,名叫非誠勿擾,而過程是主持人帶著一個男嘉賓,和對面二十四名女嘉賓產生交流,如果女嘉賓對男嘉賓有好感的話,可以留一個燈,表示心動,同樣的,男嘉賓也有選擇的權利。
    幾輪過后,我看著有些累了,便躺在沙發上休息了會,迷蒙中突然感覺有人在推我,等我睜眼一看,是張蘭心,她面有急色,紅唇還不停嘟囔著,似乎在說著什么。
    我忍不住搖了搖頭,這才聽清了一些。
    “快,你小子趕緊醒醒,我哥來了!”
    “你哥???”這個詞落入我的耳中,頓時成了轟鳴,頓時我便彈跳而起,渾身睡意頃刻煙消云散,剩下的只有局促與緊張。
    “哎....現在來不及和你解釋了,你趕緊去我房間躲躲吧,沒有我的允許,千萬別出來。”在張蘭心說的時候,客廳門外也傳來敲門聲,而且愈發急促了起來。
    還是第一次看張蘭心如此緊張,當下我也不敢怠慢,趕緊就順著她的指引進入臥室。
    就在臥室門關上的那一剎那,客廳響起一道陌生的男音:“蘭心,你今天是怎么了,我我都敲這么久門了,你還不開?”
    “沒呢....哥,我這不剛在洗澡嘛,聽到你敲門的聲音就出來了。”
    “呵呵,話是這么說沒錯,但老妹啊,我怎么看你挺緊張的,該不會是哥把你給嚇著了嗎?”
    “怎么會,就算你扮成鬼也不會嚇著我。”
    “行吧,估計你怎么也想不到我今天會回來吧?”
    “是啊哥,我真的沒有準備,不然得弄些好吃的了。”
    “咱倆就不用這么客氣了,實際上,我是來給你帶一個好消息的。”
    “什么好消息?”
    “有關你的事情。”
    “有關我的?”愣了一下,張蘭心道。
    “對,哥在外頭給你物色了一個對象,各方面都不錯,我感覺能配的上你,而且,他還是我兄弟,算是親上加親了,要不然這樣,明天剛好是周末,你應該是不上學的,我帶你去見見他吧?”
    “哥,瞧你說的,現在可不是古代,哪有你直接給我指定男朋友的???”
    “我這哪是指定,只是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也別強逼著你,當然,最終的選擇權還是在你手上,見個面又有什么問題,說不好來了感覺,你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嘿嘿.....”
    “哥,你千萬別笑,不然我還以為你是在忽悠我....”
    “......”
    聽著外頭兄妹倆的對話,我莫名感覺奇怪,原本在我的印象中,張蘭心他哥應該屬于比較冷酷的那一類型,畢竟是在外頭混的,就連猛龍也忌憚三分,可現在看來,一切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樣.....
    想到這兒,我忍不住貓到臥室門口,還悄悄打開了一條門縫,瞬間,我的心頭大震起來......
    我做夢都想不到,張蘭心她哥竟然是一個美男子,國字臉,穿著灰色風衣,還戴著金絲框眼鏡,一副溫文爾雅的樣子,配上那一米八的身高,倒是有點像大學教授,和猛龍對比起來,簡直就是鳳姐范冰冰的區別,就連我站在他身邊,都會感覺自漸形慚。
    莫名間,我竟然開始懷疑他的職業來,該不會是打著“混”的旗號,實際上是干著一些和文藝相關的工作吧?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這陣子功夫內,美男子竟然朝著這邊走了過來,同時嘴里說道:“這么久不見,我倒要看看你的閨房成什么樣子了。”
    “哎哎....哥,你先等等。”面色露出些許緊張,張蘭心趕緊攔在了美男子前面。
    “怎么,現在你的房間連哥都不準進了?”撇撇嘴,美男子道。
    “沒呢,我也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我房間你不是看過很多回了嗎,也沒什么好看的啊,都是老樣子了,你看看你大老遠趕回來,要不然就先去洗把臉吧?”
    “嗯...說的有道理,也行吧,那我先去洗洗。”沉吟一會,美男子還是接受了張蘭心的提議,然而剛等他走到衛生間門口,便轉過頭來,上上下下盯著張蘭心道,“你知道嗎老妹,我感覺今天的你特別奇怪,也不像以前那樣了....”
    “沒呢老哥,我只是比較累,你還是別多想了,去忙你自己的吧。"
    在張蘭心說完,美男子這才放心走進衛生間,緊接著便傳來水流的聲音,而張蘭心也趁著這個空檔走進臥室,對我說道:“今天你小子不走運,我也沒想到我哥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回來,要不然這樣,等會我哄哄他,讓他趕緊去睡覺,你找個機會出去,不然被他發現了,可饒不了你。”

    “你哥很恐怖嗎?”我忍不住問道。
    “這倒不至于,他人還挺好的,但他最忍受不了的就是我和其他男生走在一塊兒,更別說我把你帶家里來了,而且大晚上的,也不太好解釋。”
    “那行,現在我還接著躲這兒嗎?”
    “當然。"
    說完,張蘭心轉身往客廳走去,而美男子也從衛生間走了出來。
    “對了蘭心,我覺得還是要去你閨房看看。”
    “....哎哥,你執念怎么就這么深呢?”
    “哥關心關心你的生活起居,還不好嗎?”
    說著,美男子竟然不顧張蘭心的阻攔,直接往臥室的方向走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我的心跳瞬間加快,情急之下往床底下鉆了進去。
    同時,美男子也推門走了進來。
    “嗯....還是老樣子,沒什么變化,就是該打掃一下了,女孩子家家的,得多注意一下居室衛生。”
    “放心啦哥,這個你都說過多少遍了,該注意的我還是會注意的。”
    “行,時間也差不多了,你早點休息吧,我就不打擾你了。”
    ......
    一番折騰下來,美男子終于走了出去,而張蘭心也重新關上門。
    趁著這個關口,我又從床底下爬了出來,倒是有些狼狽。
    “哎......沒想到你小子反應還挺快,差點就把我給嚇死了。”看到我爬出來,張蘭心情不自禁道。
    “放心吧蘭心姐,這點隨機應變的能力我還是有的。”說著,我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道,“對了,現在你哥應該去休息了,要不然我就先走吧,以免夜長夢多?”
    “急什么,你看你臉上還有傷呢,我幫你弄弄再走也行。”很快,張蘭心從床頭柜里拿出一盒云南白藥,還讓我坐在床頭,而她則是彎著腰,幫我細細涂抹起來。
    與此同時,一股玫瑰清香味瞬間涌入我的鼻息,我的整個人都有些飄飄然了起來。
    而這時,我才真正將注意力放在了張蘭心身上,此刻的她穿著一條白色小睡裙,還露出兩條嫩白大長腿,由于剛洗完澡的緣故,她身上的肌膚雪白無比,在白熾燈光的映襯下,還微微泛著光澤,如同漢白玉那般溫潤可人。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當時我的呼吸就有些急促了,更為致命的是,因為彎腰的緣故,我隱約能透過她衣服縫隙看到那半邊起伏輪廓,雪白而又挺翹,簡直是尤物一般的存在.......
    “你小子看什么呢?”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張蘭心突然抬頭道。
    “沒...沒呢,我就是感覺你挺好看的。"情急之下,我趕緊回答了一句。
    “呵呵,男人的嘴,騙人的鬼,但愿你這句話是真心的。”白了我一眼,張蘭心繼續低頭給我抹藥,很快,她直起身子,拍拍手掌道:“行了,涂抹的差不多了,估計明天一早起來你就能好很多。”
    “那現在我是不是該回去了?”眼前這抹靚麗風景消失,我多少有些失望,但還是下意識說了一句。
    “想什么呢,我現在又改變主意了,要不然今晚你還是先在我家住下吧,畢竟都這么晚了,我也不好意思直接讓你回去,打車都不方便。”
    “這樣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再說了,你也不會吃虧。”說著,張蘭心直接從衣柜里拿出一床涼席,鋪在地上的時候說道,“今晚你就睡我房間吧,我睡床上,你睡這兒,我估計明天早上的話我哥會很早走,所以你也不用擔心明天出去會碰見他什么的,總之放寬心,今晚好好休息吧。”
    眼看她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點點頭,也不好再說什么。當然,我還幻想著晚上能和她發生點什么,但事實是這晚過的非常平穩,等到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我并沒有過多逗留,找了個借口趕緊離開。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左右,我回到家中,打開門,一眼就瞧見了那道熟悉的身影,是林姨,這個一直牽掛我的女人,也是我待在這座城市的唯一慰藉。
    不是親人,勝似親人。
    此刻的她,正穿著一件粉紅色睡裙坐在沙發上,任由肩頭秀發垂落,旁邊還有一個嬰兒車,軒軒正躺在上頭熟睡著,小嘴巴微微翹起,一副歲月靜好的模樣。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