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挫骨揚灰哥,寶貝——狼毫筆濕H調教

    兩人出來,看到一家小影院的廣告,陽頂天道:“要不我們看場電影吧,反正還早,看了電影出來吃飯,然后回去。”

     

    梅悠雪猶豫了一下,見陽頂天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她也就同意了。

     

    陽頂天大喜,單獨跟梅悠雪看電影,這種美事,他做夢都沒想過呢,立刻就去買了票。

     

    電影已經開始放了,關了燈,只有瑩幕的光。

     

    “小心,我牽你吧。”

     

    陽頂天順手就牽著了梅悠雪的手。

     

     文學

    梅悠雪稍微有點兒近視,不過平時不戴眼鏡,陽頂天手牽上來,她沒有拒絕。

     

    陽頂天找了條長沙發坐下,到座位上,梅悠雪手輕輕掙了一下,陽頂天也就放開了。

     

    梅悠雪能讓他牽手,祖上就燒高香了,可沒敢想要一直牽著。

     

    這是一部歐美片,放了幾分鐘,里面就有了接吻的鏡頭,而且一吻起來就沒完沒了,陽頂天偷眼看梅悠雪,梅悠雪似乎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不過眼晴卻一直盯著鏡頭。

     

    這時前面好像有了奇怪的響動,陽頂天聽了一下,聲音不太對,他探頭一看,眼珠子頓時瞪圓了。

     

    前面也是一條雙人沙發,是一對小青年,那女孩子竟然蹲在那男孩子前面。

     

    這可比電影里火辣多了。

     

    如果梅悠雪沒在,陽頂天一定看好戲,梅悠雪在,他倒是不好意思多看了,回頭看一眼梅悠雪。

     

    梅悠雪注意到了他的眼光,眼中有問詢的意思。

     

    陽頂天突然心念一動,不說話,只用手指了一下。

     

    梅悠雪果然就好奇心起,也探頭看了一下。

     

    這一看,剎時間滿臉通紅,身子急往后靠,慌張之下靠得急了,竟一下撞到了陽頂天懷里。

     

    陽頂天先前確實是起了個壞心思,但如果梅悠雪不撞到他懷里來,他膽子還不大,梅悠雪這么一撞,他再也忍不住了,一下抱住了梅悠雪,伸嘴就往她唇上吻去。

     

    梅悠雪掙扎了一下,但陽頂天緊抱著不放,他們一幫子青工在一起,也經常交流泡妞經驗的,雖然是各種吹噓,但也有一些實際的經驗,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下手要快,動作要猛,而最最重要的一條就是,抱住了,就千萬不要放手。

     

    果然,他不肯放,又一直親,梅悠雪身子就軟了,不再掙扎。

     

    陽頂天驚喜交集,整個人幾乎都要炸了,也什么都不顧了……

    不過當他手往梅悠雪裙子里伸時,梅悠雪就堅決不肯了。

     

    陽頂天也就沒有勉強,能吻到梅悠雪,這已經是超級意外了呢。

     

    后面的電影,也不知怎么看完的,陽頂天抱著梅悠雪不放手,讓他直接坐到自己懷里,梅悠雪也沒有堅決反對,只是把腦袋埋在他胸前,也不知她看電影呢還是沒看電影。

     

    而只要電影里面出現接吻的鏡頭,陽頂天就去親梅悠雪。

     

    先兩次梅悠雪還微有些躲,到第三次,就不躲了,后來再親,她甚至勾著了陽頂天脖子。

     

    看了電影出來,梅悠雪臉紅紅的,整理了一下裙子,看陽頂天笑嘻嘻的,她嬌嗔:“你是個壞人。”

     

    陽頂天笑傻了,道:“我們去吃好吃的東西。”

     

    伸手牽梅悠雪的手,梅悠雪掙了一下,沒掙脫,也就任他牽著了。

     

    找了家酒樓,要了個包廂,陽頂天還想摟著梅悠雪親,梅悠雪卻不肯了,坐到對面,看著陽頂天道:“你不許亂來,否則我生氣了。”

     

    陽頂天立刻舉手保證:“我一定不亂來,向黨中央保證。”

     

    聽到這話,梅悠雪嗔他一眼,卻又撲哧一笑。

     

    不過陽頂天也確實不敢亂來了,都吻到了梅悠雪,還想要怎么樣?

     

    吃了東西,陽頂天道:“悠雪,你裙子有些皺了,再去買兩條吧。”

     

    “都怪你。”梅悠雪嬌嗔一聲,卻沒有拒絕陽頂天的提議,然后買衣服的時候,陽頂天付款,她也沒有反對。

     

    吻了跟沒吻,果然還是不同的。

     

    不過她買了條裙子一副太陽鏡,就不買了,陽頂天說還要幫她買東西,她就嘟嘴了:“你現在就不聽我的了。”

     

    這是女朋友的語氣啊,陽頂天一時間骨頭都輕了三兩,連聲叫:“聽你的,全聽你的,這次向基督保證。”

     

    梅悠雪咯的一聲笑,如花枝亂顫。

     

    隨后開車回去,到昨夜車壞的地方,陽頂天笑道:“昨天我們就停在這里。”

     

    梅悠雪便也笑。

     

    看她笑得嬌美,陽頂天心中又沖動了,對梅悠雪道:“悠雪,你知不知道,我今早上特后悔,沒有親你。”

     

    梅悠雪咯咯笑,一聳小鼻子:“壞人,盡打壞主意。”

     

    她這聳鼻子的動作太嬌了,陽頂天再也忍不住,猛然一腳剎車,身子就靠過去,摟著了梅悠雪,道:“悠雪,讓我再親一次。”

     

    “你不許亂來。”梅悠雪手推著他胸,但沒用什么力,陽頂天嘴湊過去,她眼晴也就閉上了,然后,她手伸上來,環著了陽頂天脖子。

     

    這一個,算是真正交心的吻,唇分,梅悠雪紅著臉道:“好好開車,不許再亂想了。”

     

    “哎。”

     

    陽頂天應得脆快,這一次,是真的美到了。

     

    車快進廠區的時候,陽頂天想到一件事,道:“悠雪,我這兩天掙了有三萬多呢,給你收著。”

     

    梅悠雪臉一紅,搖頭:“我才不要。”

     

    但隨即又輕聲道:“你自己收著,別亂花了。”

     

    “哎。”陽頂天連忙點頭:“一定不亂花,向老婆大人保證。”

     

    “誰是你老婆了。”梅悠雪輕啐一聲,俏臉發紅。

     

    進了廠區,梅悠雪提前就下了車,陽頂天知道,她是害羞,不想給人知道,也就沒攔著。

     

    開進廠里,陽頂天中途買了一條煙,到楊大海那里,把煙遞上去,還壓了兩百塊錢,道:“楊哥,謝你了。”

     

    楊大??戳艘谎?,眉眼就松動了,道:“你算是給他們賴上了,不過沒虧就不錯。”

     

    “沒虧,還賺了點。”陽頂天點頭:“明天只怕還有一天。”

     

    “沒事。”陽頂天上道,加上平時關系也好,楊大海表現得豪氣:“反正這段時間廠里也沒用車,你開著就是。”

     

    “好咧。”陽頂天要的就是他這句話:“明天要是能賺到錢,給海哥你搞瓶好酒來。”

    回到家,又給了他老媽三千塊,***馬翠花是個潑辣的,道:“我聽說他們賴上你了,今兒個在廠區罵了一天。”

     

    說著,美滋滋把錢收了起來。

     

    剩下的錢,陽頂天自己悄悄藏起來,也沒存銀行。

     

    “悠雪的嘴可真甜。”

     

    回味了一會兒,便上了山。

     

    他答應了陳胖子的虎鞭酒呢,虎鞭自然是沒有的,但他腦子里有個方子,需要烈陽草。

     

    這種草,恰如其名,最是興陽,不過生的地方比較險,也比較少見,所以沒有人知道。

     

    陽頂天發現,他的桃花眼,進山看得最遠,哪怕是隔著一座山,都知道對面山上長的什么,就仿佛能透視一樣,可他先前試過好幾次,并不能透視,梅悠雪薄薄的一層衣服都看不透。

     

    “我這眼,好像只能看山里的草木,另外,對動物好像也有效果,對人不行,看屋子也不行,不能穿墻。”

     

    陽頂天總結了一下,找到了烈陽草,撥了一把,回到家里,把草搗碎了,買了一瓶紅星二鍋頭,二兩那種小瓶裝的,把藥泡了。

     

    第二天一早起來,看那酒,已經變成了深紅色。

     

    “到底行不行???”陽頂天又有些懷疑了,沒忍住,自己喝了一口,收拾了剛要出門,發現不對,小腹里面像有火燒一樣。

     

    “我就靠了。”

     

    他這下驚到了:“比印象中還要厲害啊。”

     

    帶上酒,到收貨點。

     

    這天送蘑菇的就少多了,而且蘑菇品相也不好,都開了傘了。

     

    陽頂天就故意發牢騷:“今天最后一天了啊,以后也別想賴我,還不知道梅技肯不肯幫忙呢,這蘑菇品相也不好,沒人要了。”

     

    發著牢騷,遠遠的看到梅悠雪過來了,下面一條紅裙子,上面是一件白色的紗衣,這一身讓陽頂天喜出望外,昨天穿的連衣裙,很不好下手,穿衣服就方便多了。

     

    他連忙迎上去:“梅技,我正要去請你呢,今天這蘑菇品相太差了,沒你幫忙,肯定要爛在手里。”

     

    說著,趁沒人注意,對梅悠雪眨了下眼晴。

     

    梅悠雪俏臉微微一紅,故意走過去看了一下蘑菇,也皺起了眉頭:“這些蘑菇,怕沒多少人要了。”

     

    那些婦人也知道今天的蘑菇不太行,也沒糾纏,只要了四塊一斤,但開傘后的蘑菇大,打秤,卻收了足有五百斤。

     

    看著那些婦人離開,梅悠雪有些發愁道:“還送江城大酒店啊,這樣的品相,他們只怕不要。”

     

    “沒事,我灑點水。”

     

    陽頂天找了兩瓶水灑下,暗中念叼:“把傘都收了,變小一點。”

     

    他心念這么一動,那些蘑菇居然好像活了一般,真的都把傘葉收了回去,這么一來,看相就好多了。

     

    不過陽頂天發現,他這桃花眼的念力,只對草木有用,對其它的就沒用了,例如電工刀啊,鏡子啊,他想半天,一點反應沒有。

     

    梅悠雪先坐到了駕駛室里,沒注意,陽頂天灑了水,就開車出去了。

    到前天夜宿的地方,陽頂天突然又停住了車子,對梅悠雪道:“這是我們的紀念地,我們來紀念一個。”

     

    摟著梅悠雪就親。

     

    梅悠雪紅著臉,看馬路上沒人,也沒車子,就沒有拒絕他。

     

    “換了衣服,方便多了。”

     

    陽頂天心滿意足,這才放手。

     

    “你壞死了,上次裙子都給你揉皺了。”梅悠雪掐了他一把,整理好衣服:“好好開車,不許胡思亂想了。”

     

    “謹遵老婆大人之令。”

     

    陽頂天抱拳脆應。

     

    “油嘴滑舌的。”梅悠雪嗔了一聲,隨又笑了。

     

    女孩子就是這樣了,一旦放開一點,就會步步開放。

     

    車到江城大酒店,陽頂天對梅悠雪道:“我一個人進去,你在車里吧,我討厭那死胖子盯著你看。”

     

    “嗯。”梅悠雪乖乖點頭,陽頂天湊過嘴,她也主動吻了陽頂天一下。

     

    這次朱保安不當班,不過陽頂天熟門熟路,自己就進去了,到后勤部,陳胖子在里面,一看到陽頂天,他眼光一下亮了。

     

    陽頂天揚了揚手中的瓶子,湊過去,低聲道:“陳經理,我給你搞了瓶大些的,話不多說,你先試一下,有人沒有。”

     

    “怎么會沒人。”

     

    陳胖子接過瓶子,看了一眼,道:“你坐一下。”

     

    拿了瓶子就出去了,陽頂天忙在后面補一句:“一口就好,最多兩口啊,我在外面等你。”

     

    出來,到車上,梅悠雪道:“是不是酒店不要。”

     

    “那不可能。”陽頂天嘿嘿笑,看對面一家冷飲店,道:“悠雪,我們先去吃冷飲,好不好?”

     

    女孩子都愛吃冷飲,梅悠雪點頭,任由他牽著手,到店里,吃了兩客冷飲,大約有半個多小時,才看到陳胖子出來,在那里張頭張腦的。

     

    陽頂天道:“行了。”

     

    梅悠雪不明白:“什么行了?”

     

    陽頂天神秘的一笑:“回去的時候我告訴你。”

     

    過馬路,阿胖子已經回后勤室了,陽頂天進去。

     

    “怎么樣陳經理。”

     

    陳胖子一翹大拇指:“沒說的,你貨有多少,我全收了,不過以后這酒---。”

     

    “這酒有點難。”陽頂天故意皺眉:“我那老表也是每次偷偷的倒半瓶,不過放心,陳經理你要的,我怎么著也要給你搞過來,最少兩月給你搞一瓶來。”

     

    “夠意思。”陳胖子笑得見眉不見眼,在陽頂天肩頭重重一拍:“以后有什么新鮮的山貨,只管送來。”

     

    “好咧。”陽頂天脆應:“多謝陳經理。”

     

    “那么見外做什么。”陽頂天手中有好東西,陳胖子立刻就好說話了:“以后就叫陳哥。”

     

    “好咧陳哥。”

     

    陽頂天也不客氣。

     

    看了貨,還是按一級品算了,足足給了陽頂天三萬六。

     

    “老婆,我們發財了。”

     

    拿著厚厚一疊鈔票,陽頂天很有些興奮:“走,我們去逛街,想買什么買什么。”

     

    梅悠雪也有些興奮,紅星廠效益不好,多也就是兩三千一月,少的時候,甚至只有千兒八百的,陽頂天手里這一疊,她一年未必拿得到。

     

    但她是個持家的女子,道:“錢別亂花,去銀行存起來吧。”

     

    “我們存三萬,下次來把家里的三萬也存上,好不好。”

     

    陽頂天一臉討好,帶著梅悠雪到附近的銀行,存了錢,拿了卡,卻交到梅悠雪手里:“老婆,你幫我管著。”

     

    “你自己管著就好。”梅悠雪說是說,卻接了卡過去。

    “我怕我管不住,隨手亂花。”

     

    “你敢。”梅悠雪嬌嗔,順手就把卡收進了自己包里。

     

    陽頂天嘿嘿笑,從銀行出來,逛了一會兒,天有些熱,看到一家影院,陽頂天道:“老婆,我們看電影吧。”

     

    梅悠雪臉紅:“你又想打壞主意。”

     

    “我絕對不打壞主意。”陽頂天舉手保證:“向上帝保證。”

     

    梅悠雪也就答應了。

     

    進了影院,陽頂天直接就讓梅悠雪坐他腿上,又是一部歐美片,然后,必然會有接吻的鏡頭。

     

    陽頂天先還老實,這鏡頭一出來,陽頂天就不客氣了,摟著梅悠雪就吻。

     

    后來他又有些不滿足,湊到梅悠雪耳朵道:“老婆,還記得昨天不,前面那兩個人,他們在做什么?”

     

    梅悠雪一下子明白了,狠狠的掐他:“壞蛋,流氓,你休想---。”

     

    陽頂天最終沒能如愿,倒是給掐了幾下好的,不過他心中YY:“終有一天,嘿嘿。”

     

    看了電影出來,去吃了中飯,然后陪著梅悠雪逛街,梅悠雪其實也是個愛買東西的,只是以前沒什么錢,然后跟陽頂天的關系沒確定,不愿花他的錢,這會兒,給他占了很多便宜,自然也就不客氣了,剩下的六千塊,給她花了五千多。

     

    有錢花的女人,特別美麗,她眉眼飛揚的樣子,讓陽頂天都看醉了,忍不住叫:“老婆,我以后多多的賺錢,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你不嫌我是敗家婆娘啊。”

     

    陽頂天一時嘴快,道:“這樣的敗家婆娘,可以多討幾個。”

     

    于是,悲劇降臨,給梅悠雪掐得做鬼叫。

     

    回去,到夜宿那地段,陽頂天又一腳剎車,他也不動,就看著梅悠雪。

     

    梅悠雪臉紅紅的:“討厭,你。”

     

    卻主動送上紅唇,讓陽頂天親了個飽,陽頂天順手放倒了座椅,梅悠雪也由得他了,反正有些便宜也給他占過了。

     

    不過到最關健的地方,她卻死也不肯了,她沒陽頂天力大,眼見撐不住,哭了起來。

     

    陽頂天本來腦子發熱,她這一哭,陽頂天嚇到了,慌忙哄她:“對不起,老婆,我再也不敢了。”

     

    “你欺負我。”梅悠雪抽抽咽咽的。

     

    “對不起,我該死。”陽頂天慌了手腳:“你抽我吧,是我昏了頭。”

     

    拿著梅悠雪的小手就抽自己臉。

     

    看他慌慌張張的樣子,梅悠雪倒又撲哧一笑。

     

    笑了就好,陽頂天忙陪笑討好:“老婆,是我該死,你太美了,我忍不住。”

     

    梅悠雪抹著眼淚:“要是訂了親,我就隨便你,只怕我媽媽不會同意。”

     

    說到梅悠雪的媽媽胡珊珊,陽頂天也有些發怵,梅悠雪這朵鮮花,紅星廠無數人想摘,還有廠外的人,但胡珊珊卻如看花的女武士,把所有人擋在了門外,過不了她那一關,誰也摘不到梅悠雪這朵鮮花。

     

    “我---。”

     

    陽頂天我了一下,還是發虛,自己真不敢上門,想了一下,道:“我回去讓我媽請孫媒婆去你家提親,好不好?”

     

    “嗯。”梅悠雪輕輕點了一下頭。

     

    她點了頭,陽頂天頓時就高興了,討好的叫:“老婆,你真好。”

    “你真壞。”梅悠雪卻嗔他一眼,隨又笑了,轉過身,嬌聲道:“幫我把扣子扣好。”

     

    “得令。”

     

    這樣的任務,實在是太幸福了啊,陽頂天喜爆了心,手忙腳亂的,居然半天扣不好,讓梅悠雪嗔他:“笨死了你。”

     

    陽頂天便嘿嘿的,一張臉,笑得象馬路上摔爛了的稀牛屎。

     

    開進廠區,梅悠雪還是先下了車,陽頂天回去,跟***說了。

     

    馬翠花一聽,有些訝異的看著他:“梅悠雪?你沒做夢吧?”

     

    正常情況下,確實是做夢,而且是白日夢,不過陽頂天這會兒偷了雞,道:“你去羅,讓孫媒婆幫著說說好話。”

     

    馬翠花雖然疑惑,實在是不知道陽頂天哪來的自信啊,不過還是去請了孫媒婆。

     

    孫媒婆一去不回,晚上的時候,梅悠雪媽媽胡珊珊卻來了家里。

     

    胡珊珊年輕時也是個美人,這時雖然將近五十了,但豐韻猶存,稍稍打扮一下,說她四十歲,沒人會懷疑。

     

    胡珊珊親自上門,陽頂天心虛得,仿佛水缸漏了底,手都沒地方放了。

     

    馬翠花倒是不怵,招呼胡珊珊坐下,又要泡茶,端水果。

     

    “馬姐你不要忙了。”胡珊珊臉上沒什么笑意,她手中拿了個塑料袋子,這時放到桌上,看著陽頂天道:“小陽,這是你送悠雪的衣服吧,還有一條金項鏈,我都給你拿回來了。”

     

    仿佛一盆冷水從頭頂上澆下來,陽頂天看著胡珊珊,臉都白了。

     

    馬翠花硬氣些,道:“怎么,看不上我家頂天啊。”

     

    “那也不是。”胡珊珊倒也知道馬翠花的潑辣,不說硬話,只是冷冷的道:“馬姐你應該也聽說了,就今年過年,先是那個張處長請人來提親,雖然是二婚,也不過三十多歲,現在據說要提副廳了,他答應婚后把悠雪調進市電視臺。”

     

    說到這里,她下巴稍稍抬了一下:“還有一個,江口碼頭的井家,開砂石公司的,他二小子只見了悠雪一面,就要死要活的,井老板親自來了一趟,市里一套門面房,一臺車,外加一百萬禮金。”

     

    “井家二小子吸毒的吧。”馬翠花回了一句。

     

    “謠言而已,別人妒忌。”

     

    胡珊珊說著,起了身,斜一眼陽頂天,道:

     

    “小陽,你是個好青年,不過呢,我不想悠雪跟我一樣受窮,愛情浪漫得一天一月,浪漫不得一世,我應你一句話,就這兩條,你有本事,把悠雪調到市里去,或者,兩百萬現款,不是我要錢,我過幾年退休了,我兩口子都有退休工資,我只不想悠雪過窮日子,你能滿足這兩條中的任何一條,你來家里,我歡迎,否則,就不要靠近悠雪。”

     

    她說完,轉身走了。

     

    “有什么了不起的。”馬翠花輸人不輸陣:“那什么張處長,快四十了,還是個二婚,井家那個,就是個溜冰鬼,哼,真要嫁過去,我才看見了呢。”

     

    不聽她啰嗦,陽頂天悶頭悶腦回自己房里,睡了一覺,晚飯也沒吃,清早爬起來,下了個大決心:“官是當不了了,但我一定要發財,發大財。”

     

    這財要怎么發,一時找不到路子,這幾天賣蘑菇得了六萬多,但連出了幾天太陽,蘑菇也沒得收了,再找什么路子呢?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