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都挺好強上吳菲;掀起衣服含著乳動態圖

    我的心里抓心撓肝的騷動起來,我想將女郎的裙底看個透徹,我想知道她那里是什么樣的款式。

     

    “看著女郎打扮這么時髦,應該穿的是丁字褲吧!”

     

    我在心中一陣歪歪。

     

    雖然知道偷窺可恥,但是在欲望的驅使下,我依舊裝作撿東西的樣子,偷偷彎下了腰,開始從后方偷窺起了起來。

     

    “紅色!”

     

    一片雪白間,一抹亮眼的鮮紅映入了我的眼簾,視力出眾的我甚至發現,在那抹誘人的紅色上,繡著一朵盛開的牡丹花。

     

    出乎我的意料,摩登女郎穿的不是丁字褲,而是紅色繡花蕾絲三角褲!

     

    太刺激了,這種現實里的偷窺比隔著屏幕要刺激一千倍,一萬倍。

     

    女郎皮裙下的美景讓我流連忘返,一次根本不過癮。

     

    我開始頻頻的彎腰進行偷窺,可是夜路走多了,終歸是要見鬼的。

     文學

     

    又一次偷窺之后,我的異常舉動,終于被女郎看見了。

     

    “你在偷窺我?”

     

    感覺不對勁的女郎猛地站起身體,扯了一下上提的裙子后,一臉憤怒的朝我責問道。

     

    “你別亂說,我就彎腰撿了一支筆,什么時候偷窺你了!”

     

    拿著手上的一只中性筆,我裝作一副被冤枉的模樣,不滿的說道。

     

    “變態,還說你沒偷窺我,你都有反應了!”

     

    不理我的辯解,女郎一伸玉指,直接指著我褲子那頂起的地方罵道。

     

    “我……我能力強,我一天24小保持這種狀態,怎么啦!這也犯法嗎?”

     

    一看事情要穿幫,我立馬狡辯的說道。

     

    “流氓、變態、無賴……”

     

    我的混賬話氣的摩登女郎臉上血紅一片,發狂的抓起身邊貨架上的東西就朝我砸來。

     

    一時間,那些物件和貼身的衣物如同雨點般的落在了我的身上。

     

    “住手,你趕緊給我住手!”

     

    我趕緊朝女郎跑去,想要制止她的瘋狂行為。

     

    沈姨店里的這些玩意兒看著不起眼,可是價格都貴的離譜,這要是弄壞了,我還不得賠個底朝天。

     

    女郎看著高冷,可骨子里也是個小辣椒,脾氣那叫一個火爆。

     

    一看我沖過來,立馬揮舞著身上的小挎包,像使流星錘似的朝我砸來。

     

    “別以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你!”

     

    被砸的滿頭是包的我實在是忍無可忍了,直接和女郎撕扯在一起。

     

    我畢竟是男人,力氣大一些,廢了一番九牛二虎之力后,終于將女郎牢牢的控制住了。

     

    “王八蛋,放了我,臭流氓……”

     

    女郎的雙手連帶著身體,被我緊緊的箍在了懷里,只能一邊掙扎,一邊怒罵著

    隨著女郎的扭動,她那皮裙下的美好不停在我那摩擦著,我實在是難以把持了。

     

    “你別打人,也別砸東西,我就放了你!”

     

    就偷偷看了幾眼裙底,居然搞出這么大的動靜,我現在也是騎虎難下了。

     

    “行,你馬上松開我,一切都好說!”

     

    一番后掙扎、打鬧后,女郎也精疲力盡了,不堪折磨的她終于開口服軟了。

     

    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就在我松開女郎的一瞬間,她居然飛速的一個轉身,朝著我的那里就是一個膝頂。

     

    估計女郎是學過女子防狼術的,這一下真是又快又狠又準,根本沒給我躲避的機會。

     

    一股炸裂般的疼痛,在我那里彌散開來。

     

    我捂著要害,像只蝦米一樣蜷縮在地上,倒吸著涼氣。

     

    “王八蛋,叫你占我便宜!”

     

    不顧我的死活,摩登女郎又在我身上踢了好幾腳后,才挎著小包,蹬著高跟鞋,氣哼哼離開了。

     

    “你……你……”

     

    我想拉住離開的女郎,可是那里一陣陣的巨痛,讓我話都說不清了。

     

    一直在地方躺了五六分鐘,我才算緩過勁來。

     

    顧不得找女郎的麻煩,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自己那里是否還有用。

     

    我可還是個男孩,連女人的滋味兒都沒有嘗過,要是就這么廢了,還不如死了算了。

     

    關上店門,一步一挪的爬上二樓。

     

    經過一番仔細的檢查后,我懸著的心才算放了下來,那里除了有些紅腫,還能正常工作。

     

    “媽的,我一定要找到這個女人,好好教訓她一頓。”

     

    連綿不絕的蛋痛中,一想到那個摩登女郎,我就恨得牙癢癢。

     

    “嘟嘟……”

     

    就在我想著怎么搞清楚女郎的身份,找她報仇時,樓下的座機突然響了起來。

     

    我本來不想接的,可是電話一直響個不停,逼得沒辦法了,我只好忍著蛋痛,走到樓下接聽了電話。

     

    “臭小子,你把娜娜怎么了?”

     

    電話剛接通,就傳來了沈姨的河東獅吼,直震的我耳朵發聾。

     

    “什么娜娜?”

     

    沈姨的話,讓我一頭霧水。

     

    “就是剛剛在店里,被你打了的高個女生……”

     

    “我打她,有沒有搞錯,明明是她打了我!”

     

    我欲哭無淚的辯解道。

     

    “你不要狡辯了,你娜娜都給我說了,她來店里買東西,你對她耍流氓,被她拒絕后,就打了她,你現在膽子不小??!看我回來怎么收拾你!……”

     

    沈姨根本不聽我的解釋,一個勁的罵著我。

     

    我原本以為摩登女郎只是和沈姨認識,但是沒想到,兩人居然這么很熟,這女的踢了我的要害后,居然還給沈姨打電話告狀去了。

     

    “沈姨這么維護這個女郎,難道兩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關系?”

     

    掛斷電話后,一想到沈姨的特殊癖好,我立馬猜測道。

     

    為了搞清真相,我晚飯也不吃了,直接返回到樓上,打來沈姨的電腦,查詢起了摩登女郎的真實身份。

     

    我首先在沈姨自拍的小視頻里尋找起來。

     

    找了一圈兒沒有發現后,我又查看起了沈姨的微信好友和QQ好友。

     

    一番尋找后,真的讓我找到了摩登女郎的真實身份。

     

    杜娜,26歲,職業模特兒,家就在本市,而且離我住的地方不到三站路。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讓我知道了你的身份,看我怎么找你算賬。”

     

    我一邊瀏覽著杜娜的空間,一邊想著教訓杜娜的辦法。

     

    “既然我可以用攝像頭偷窺表嫂,那我也可以用同樣的方法監控沈姨??!杜娜和沈姨關系非同一般,一定會有所收獲的。”

     

    為了抓到杜娜的把柄,我準備暗中監控沈姨。

     

    其實我心里明白,自從發現了沈姨是女同的秘密后,我就一直對這事兒充滿了好奇。

     

    安監控抓杜娜的痛腳只不過是我給自己找的一個臺階,其實在內心深處,我安監控,大部分原因就是為了偷窺沈姨。

     

    一想到能透過監控偷窺沈姨,我就有使不完的勁兒。

     

    興奮了半夜,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開著車去了市中心的電子街。

     

    “秦日天,你還沒精盡人亡呢!”

     

    我剛走進電子街的一家店鋪,一個猥瑣的大胖子就朝我怪叫道。

     

    胖子叫張靈魁,是我的大學同學,人如其名,長的那叫一個胖,體重直逼三百斤,“秦日天”是他給我起得外號。

     

    “你以為我像你一樣虛??!”我立馬反擊道

    張靈魁表面上是賣手機配件的,暗地里卻是干著買賣偷窺器材的生意,我上次買來偷窺表嫂的針孔攝像頭就是在他手里買的。

     

    “把上次那樣的針孔攝像頭在給我拿幾套。”

     

    懶得和胖子閑扯,打趣幾句后,我直接朝他說明了來意。

     

    “你最近在干什么呢,老是買偷窺器材,沒干好事吧!拍到了好東西,記得給我分享一下……”

     

    買這種偷窺器材,是用來干什么的,大家都心知肚明,胖子一邊幫我準備著設備,一邊猥瑣的朝我說道。

     

    “你小子可別到處亂說??!不然我去派出所掀了你的老底。”

     

    胖子這人一向嘴大,而且他也認識沈姨,我還真怕他說漏了嘴,把我給暴露了。

     

    “行了,我什么都沒賣,也什么都不知道。”

     

    在我的威脅下,一向膽小如鼠的胖子立馬萎了。

     

    從胖子手里拿到器材后,我立馬回到了沈姨店鋪,迫不及待的安裝調試起了偷窺設備。

     

    沈姨的臥室、浴室里都被我安裝上了攝像頭,攝像頭拍攝的素材則被我儲存在了一樓的臺式電腦里。

     

    為了能時實接收偷拍畫面,我又沈姨的臺式電腦里安裝了木馬程序,這樣沈姨的電腦就會通過網絡,將偷拍畫面時實傳送到我家中的電腦里。

     

    隨后的兩天,我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偷窺的事情上,把賣那種產品的事兒,完全拋在了腦后。

     

    不過為了應付沈姨給我下達的銷售任務,每天關門前,我都會自己墊錢,制造一份兒假的銷售明細。

     

    當然,我買的東西都是我和杜娜大戰時,被損壞的那些蛋蛋和棒棒。

     

    雖然白天瞎混,但是一到晚上我就興奮了起來,抱著沈姨的筆記本電腦,就著她的自拍視頻,做著不可描述的事情。

     

    但是好花不長開,一天早上,就在我睡得正香的時候,耳朵上突然傳來一陣劇痛。

     

    “哼!說,我不在的幾天,你都干了些什么?”

     

    “沈……沈姨……”

     

    大早上的,剛剛在夢里和沈姨那個,結果轉眼就看見沈姨出現在我的床前,我立馬嚇得魂飛魄散,睡意瞬間消失無蹤了。

     

    “你看看,你都把我的臥室糟蹋成什么樣子了?”

     

    沒等我緩過氣,看著仍的到處都是的臟衣服,臭襪子,還有亂糟糟的床鋪沈姨又是一聲怒吼。

     

    “我馬上起來收拾,沈姨,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我要穿衣服。”

     

    我一臉苦色的朝著沈姨說道。

     

    臟衣服還好說,關鍵是地上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紙巾,這要是讓沈姨發覺了,我不死也要脫層皮。

     

    “哼,還知道害羞了,小時候,你哪里我沒看過!”

     

    沈姨不滿的瞪了我一眼,手上一撩,毫無征兆的一把就將我的被子給掀開了。

     

    “你……你怎么果睡……”

     

    時間仿佛一下子凝固了,沈姨一句話沒說完,就直接羞紅著臉跑出去了。

     

    昨晚那個后,我直接果睡在床上,剛剛沈姨一掀被子,我整個人立馬毫無遮擋的暴露在了她的眼前。

     

    如此情景,即便沈姨在豪放,也招架不住了。

     

    “這下完蛋了!”

     

    穿好衣服的我,一邊收拾著地上的紙團,一邊暗想著自己即將面對的狂風暴雨。

     

    “還在里面磨蹭什么?趕緊滾出來。”

     

    暴怒的沈姨在客廳里大聲的喊道。

     

    “是禍躲不過,聽天由命了!”

     

    給自己打了一口氣,一咬牙,我走出了臥室。

     

    “說,你有沒有用我的貼身衣物干不要臉的事兒!”

     

    我一到客廳,憋了一肚子火的沈姨就開始對我興師問罪了。

     

    “沒頭,絕對沒有!我從來不敢那些污七八糟的事兒!”

     

    反正沈姨沒有證據,這事兒,我可打死都不會承認。

     

    “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你給我等著!”

     

    一看我抵賴,沈姨立馬起身走進了臥室。

     

    就在我以為沈姨會找個什么東西來教訓我時,她突然用白蔥似的手指拎著一團兒紙巾走到了我的面前。

     

    “你不是很純潔嗎,該訴我,這是什么?”

     

    沈姨把皺成一團的紙巾放在了我的面前。

     

    “這是我擦鼻涕后的紙巾。”

     

    我的心中一陣打鼓,先前還以為沈姨沒有發現紙團的存在,沒想一切早就被她看在了眼里。

     

    “死到臨頭了,還敢狡辯,鼻涕是這個味嗎!”

     

    扔掉紙團的沈姨,拿起沙發上的抱枕,劈頭蓋臉的朝我打來。

     

    也許是動作太大了,也許是那里太飽滿。

     

    劇烈的動作中,沈姨的襯衫扣子突然崩開了一顆。

     

    下一刻,沈姨那里的風光看的我瞠目結舌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