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清冷學長自W被攻發現文|兩根齊入啊受不了了

      聽張靜這么一說,陳秀蓮簡直不敢相信,原來她們倆個是同道中人,而且王天福是王德華的兒子,但不是自己的兒子,他媳婦兒出不出軌,和自己也沒有半毛錢的關系。

     

      雖說她倆競爭的非常激烈,她根本就不舍的把趙小磊這個寶貝拱手讓給張靜,但是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如果自己不答應,后果不堪設想。

     

      讓她也和趙小磊那個了,這算是綁在一條繩上的螞蚱了,她不需要擔心張靜用這個來威脅自己。

     

      “原來是這樣啊,你怎么不早說,這么好的東西,我也不可能自己藏著掖著的,你要是想,咱們就一起來。”陳秀蓮馬上笑臉相應,也算是舒了一口氣,看來自己的危險是解除了。

     

      原本還害怕的趙小磊,聽了她倆的一番話,直接被驚愣在那里。

     

      這是什么情況啊,她們兩個居然商量著要一起和自己那個。

     

      一個是王德華的媳婦兒,一個是王天福的媳婦兒,她們可是婆媳的關系,要是同時把她們倆個上了,那豈不是爽歪歪,到時候給他們笑死了。

     

      而且張靜長的那么好看,趙小磊早就已經有那種想法了?,F在機會擺在這里,可怪不得他,只怪他王家有命娶這么好看的媳婦兒,沒命去享受啊。

     

      “那你們繼續,我現在這里看著,等你們完事了我再來。”這次張靜倒是沒有和陳秀蓮爭的意思,一邊說著,一邊后退,示意她們不用管自己。

     

      “來都來了,還分什么先后,咱們一起。”見張靜向后退,陳秀蓮趕忙過去捉住張靜的手。

     

      其實這個時候她是留了心眼的,雖然剛剛張靜那么說了,但這件事是真是假還不確定,萬一自己做完了被張靜擺一道,到時候連哭的機會都沒有,她才沒有那么傻。

     

      “還是你們下來,我等一下就好,等一下……”張靜繼續推辭,努力的想把自己的手在陳秀蓮的手里chou出來。

     

      此時而人就當趙小磊完全不存在一樣,開始討論起誰先誰后的問題,互相推辭。

     

      趙小磊的心中卻是美滋滋的,反正都要上,誰先誰后都一樣。

     

      “張靜,你什么意思啊,是不是你在騙我們?其實根本就不想。”突然,陳秀蓮的話鋒一轉,質問起張靜來。

     

      她心里有想法,不可能讓張靜就這么看著她和趙小磊。

     

      “想啊,怎么不想,可是我從來就沒做過這樣的事,實在是不好意思。”張靜說著,聲音越來越小,最后把頭埋在xiong前,不敢抬起來。

     

      看的趙小磊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她和陳秀蓮不一樣,陳秀蓮是那種豪放型的,而她則是羞澀,要是同時和她們倆做,想想都刺激。

     

      “你不要太井張,凡事都有第一次,以后習慣了就好了。再說,這里就只有咱們三個,你不說,我不說,這個傻子更不會說,沒有人知道的。”這下陳秀蓮的語氣又溫柔了起來。

     

     文學

      她現在是在勸張靜出軌,并拉拉著想要將張靜的衣服拉下。只要衣服下來了,她們就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保證誰都不會把這事說出去。

     

      張靜本想再推辭了一會兒,但見陳秀蓮執意要自己現在就拉衣服,沒有辦法,只得按著她的意思來。

     

      看得激動的趙小磊差點就竄出鼻血來。

     

      張靜的身材,絕對是沒的說。

     

      這樣的尤物,在這臥龍村,絕對是找不出來第二個。

     

      看著眼前的這兩個美女,趙小磊極力的壓制著自己內心的浴望,絕不能讓她們看出來一點破綻來。

     

      在他眼里,面前的這兩個女人,不僅僅是美女這么簡單,他們兩個還有另一個身份,那就是王德華的媳婦兒和兒媳婦兒,王德華一直欺負自己家,現欺負了兩個和你關系這么近的女人,看是你狠還是我狠。

     

      趙小磊的心里這么想著,更加興奮起來。

     

      “做游戲,一起做游戲。”說著,拍起手來。

     

      見張靜已經將衣服拉下,陳秀蓮也沒有什么顧慮,不再去搭理他,而是重新將經歷放在趙小了身上。

     陳秀蓮轉過身來,邪魅的看了趙小磊一眼,臉上浮現出笑容,這個張靜耽誤自己的好事,折騰了這么久,總算是可以繼續了。

     

      她拉起趙小磊的手,就想要開始引導他。

     

      陳秀蓮就這樣當著張靜的面,一點點的迷惑趙小磊,此時的張靜,可沒有心情老老實實的在這里欣賞這場直播,偷偷摸摸的拉起自己的衣服,眼睛始終是盯著陳秀蓮,生怕被她們發現。

     

      整理好衣服的張靜,直接在口袋中將手機掏了出來,打開攝像頭,準備將這一切記錄下來。

     

      到時候自己手中有了這個把柄,就不怕陳秀蓮再和自己對著桿。

     

      其實趙小磊一直都在關注這張靜,他知道,這個張靜,絕對不是一個省油的燈,鬧不好就會捅出什么簍子來。

     

      當看到張靜掏出手機時,趙小磊的心中便是一驚。她是要給自己和陳秀蓮拍照啊。

     

      雖然知道張靜這樣做是想留下證據,以此來對付陳秀蓮??蛇@樣自己肯定也會暴漏在這鏡頭之下。

     

      如果這件事情傳出去,王德華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到時候別說報仇了,自己的小命都難保。

     

      “耶,茄子。”趙小磊歡快的說著,同時右手擺出了一個V字。

     

      為了阻止張靜,他只能這么做了。

     

      “小磊,你桿嘛啊,認真點,按照剛才我說的話來做。”陳秀蓮不耐煩的說著。

     

      起初她還沒有當回事,可當她看到趙小磊對著自己身后傻笑的時候,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樣,回過身來。

     

      只見張靜正拿著手機對著自己和趙小磊,臉上還掛著得意的笑容。

     

      自己一回身,又突然將手機藏到了身后。

     

      一種不詳的預感突然涌了上來,這次張靜沒和自己爭,原來是想陰自己一把,這還得了,如果這事被傳出去了,自己該怎么做人。

     

      “你桿啥?”氣憤的陳秀蓮直接在地上站起來,憤憤的盯著張靜,想要過去將手機奪過來。

     

      張靜也不傻,照片都已經拍了,證據在手,還等什么,轉身拔腿就跑。只要躲過這次,就不信陳秀蓮敢再這么張狂。

     

      王德華家的倉庫實在是太大了,張靜又是城里人,體質照陳秀蓮差的很遠,怎么可能跑得過她。

     

      沒幾步,直接便被追上來的陳秀蓮捉住。

     

      “你個***,居然想要陰我,看我不好好收拾你的。”陳秀蓮說著,拉著張靜的頭發,狠狠的將她按在了地上。

     

      此時的陳秀蓮氣不打一出來,打算新仇舊恨一起算,揚起巴掌就對張靜的臉扇了過去。

     

      看到這樣的場面,趙小磊再次懵逼。

     

      剛剛不是說要一起和自己來嗎,現在怎么打起來了,看來剛剛的事情要泡湯啊。

     

      這個張靜也是,玩玩的就揚沙子,就按預定的去做不好嗎,被打也是她活該。

     

      張靜的身體素質和陳秀蓮比,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被陳秀蓮壓在身下,根本就沒有一點還手的余地。

     

      “你敢打我,信不信我把這件事給你說出去。”雖然被打,但張靜還是威脅著陳秀蓮說到。

     

      “說出去?我看你說出個試試。”陳秀蓮生來就是潑辣,哪聽的了別人的威脅。聽到張靜這樣說,下手又重了幾分。

     

      張靜又威脅著說了幾句,但根本就沒起到絲毫的作用,這娘們下手也太狠了,要是在這樣下去,自己非破了相了不可。

     

      “別打了,別打了。我服了,絕對不會說出去。”被逼無奈,張靜只好求饒。

     

      趙小磊在一邊看著,竟有些同情起張靜來。

     

      就這么個美女,剛剛還說要和自己那個,這樣被別人騎著打,實在是有些看不下去,可一個傻子,肯定是不會上去拉架的啊。

     

      這樣又打了一會兒,估計陳秀蓮也是累了,這才想起手機的事來,在張靜的口袋里奪過手機,找到剛剛拍攝的視頻直接刪掉,隨后將張靜的手機重重的摔在地上。

     

      可她覺得這樣還不是很靠譜,證據雖然是沒有了,但張靜還有嘴啊,萬一張靜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別人怎么辦。

     

      別人信不信的不說,肯定會盯上自己,到時候那還有和趙小磊這樣約會的機會了。

     

      “你給我起來,和他來一次。”陳秀蓮說著,拉著張靜的衣領就往起拽張靜。

     

      “你說什么?”聽了這句話,張靜被嚇了一跳。

     

      剛剛說要和趙小磊做,只是她使的一計,想要捉著陳秀蓮的把柄,而現在,她竟然要比這自己和這個傻子,簡直讓人難以相信。

     

      趙小磊也是,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是真的。剛剛兩人還打的不可開膠,現在陳秀蓮竟逼著張靜和自己做那事,不過自己倒挺希望這樣的。

     

      心里不禁樂開了花。

     

      “什么什么?我讓你和他來一次。”陳秀蓮說著,依然大力的拉拉張靜的一副。

     

      “不要,不要,……”張靜苦苦哀求。

     

      “不要,我讓你不要。”陳秀蓮說著,抬起自己的手,準備再打下去。

     

      “好,我答應就是了。”見陳秀蓮又要動手,張靜只得妥協。

     

      現在她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沒有人在這,自己就算被陳秀蓮打死,也不會有人來拉著的。

     

      但是反過來想想,這件事是陳秀蓮理虧,是她先在這里勾引趙小磊的,就算自己真的做了,她也沒臉去告訴別人。

     

      而且趙小磊的那里那么大,長的也挺精神的,和他那樣,自己也不chi虧。

     

      懷著這樣糾結的心情,張靜慢慢的走向了趙小磊,然后便是……

     “小磊,快去qin她,她可甜了。”陳秀蓮鼓動著趙小磊,同時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自己只要留下證據來,就不怕張靜出去亂說,自己就可以長期的和趙小磊保持著這種底下關系,而且她和張靜之間的競爭,肯定也是完勝的。

     

      看著張靜的身材,趙小磊咽了一口口水,這樣的機會,求之不得。而且面前的這個女人,還是王德華的兒媳婦兒,他可不想錯過。

     

      “你甜,那我就qin你。”趙小磊憨憨的說著,便向張靜湊了過去。

     

      看著趙小磊一點點的想自己靠近,張靜的心都提了起來。

     

      自己雖然是想要這樣,但是第一次那樣,肯定會覺得渾身不自在,此時的她,恨不得找個地縫就鉆進去。

     

      趙小磊可是不客氣,這樣的機會,時不再來。撅著嘴就qin了過去。

     

      “對,對,就是這樣。哈哈……”見趙小磊這樣,陳秀蓮的心里笑開了花,接著拿過手機就準備拍兩張。

     

      張靜咬著牙,眼眶中充滿了淚水,但自己去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么熱的天就要過來,王德華簡直就是欺人太甚,一天十個小時才給五十塊錢。”

     

      “現在能給錢就不錯了,原來我給他桿活,都是免費的。”

     

      “…………”

     

      正在陳秀蓮準備好了這一切,準備咔嚓咔嚓的猛拍一陣時,突然在不遠處傳來了別人抱怨的聲音。

     

      聽的出來,來的兩個人就是本村的,是王德華顧的工人,讓他們過來好好的收拾一下倉庫。

     

      聽到聲音的三個人可被嚇壞了。

     

      原本這倉庫里只有她們三個,雖然有些恩恩怨怨,但起碼不會有人將這件事情說出去,但是現在來了其他人就不一樣了,要是被別人看到她們三個在這里那樣,明天整個村子都會知道。

     

      這個時候陳秀蓮反應的最快,愣了一下是拔腿就跑。

     

      好在倉庫有后們,現在出去還來的及,不至于和那些來桿活的人應個照面。

     

      張靜也是,直接井跟陳秀蓮其后,從后們溜了出去。

     

      只是一瞬間,便只留下趙小磊自己。

     

      要是她們還在,他還有必要在裝裝傻,現在人都跑了,自己也沒必要再裝下去。再說人都馬上進來了,萬一在誣陷自己偷了什么東西,得不償失。

     

      也同樣捉起自己的衣服,跑了出去。

     

      當趙小磊剛到倉庫外面的時候,陳秀蓮和張靜早就跑了沒了影。

     

      這可把趙小磊氣的夠嗆,握著拳頭,狠狠的捶在旁邊的大樹上。

     

      你說這些工人,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真是耽誤自己的好事,到嘴的鴨子就這么飛了。

     

      女人沒有那樣不說,賬本也沒有找到,他們又在這里桿活,連去找的機會都不給。

     

      趙小磊雖然是氣,但也沒有辦法。這個地方也不宜久留,還是離開的好。而且要躲避這些人,自己只得繞道,從后山那面回去。

     

      臥龍村是三面環山,一面臨海,過了后山便是海岸線,只是這海里淹死過幾個人,平時根本就幾乎沒有人過來。

     

      反正回去也沒事,趙小磊想著到這海岸線去看看,也排解排解自己這兩天壓抑的心情。

     

      面對大海,看著那驚濤的海浪拍打在岸邊的礁石上,趙小磊的心情不但沒有平復,反倒是更加郁悶了。

     

      這么好的事,怎么就讓別人給攪和了呢。

     

      氣急敗壞的趙小磊,撿起了一塊石頭,狠狠的丟到了海里。

     

      早知道是現在這樣,自己當時就應該強行,她們倆個之間的恩怨是她們的事,反正自己是個傻子,就算是上了,她們肯定也說不出什么來。

     

      下一步該怎么辦呢,自己錯過了這次,不知道老天還會不會眷顧自己,再個自己一個機會。

     

      “傻子!”

     

      正在趙小磊郁悶的不得了時,這突入起來的聲音嚇了他一跳,趕忙左右張望,看看是誰在喊自己。

     

      “這里。”

     

      這聲音再次響起,在他身后。

     

      當趙小磊回頭看過去的時候,只見張靜正躲在一塊石頭后面,對自己招著手。

     

      看到張靜出現,趙小磊的心中便是一陣激動,她來這里桿嘛?

     

      趙小磊雖然是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狀況,但還是憨憨的跑了過去。自己傻的時候就是這樣,誰叫自己,自己都回過去的,同時感覺有好事要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我說傻子,你在這里桿嘛呢。”見趙小磊過來,張靜開口問道。

     

      “熱,cui風。”趙小磊假裝憨憨的答道。

     

      “你還知道熱啊。”張靜說著,不屑的白了趙小磊一眼,一臉的嫌棄。

     

      可又突然眼睛一轉,腦袋里有了個想法,便在在口袋中拿出了一塊糖,遞到了趙小磊的面前。“傻子,想不想chi糖啊。”

     

      要是放在之前,趙小磊肯定是高興的不得了,可現在,一塊糖對他的誘惑并沒有多大,但自己還是一個傻子,只得裝的歡呼雀躍,“糖,我要chi糖。”說著,申出手去。

     

      “等等……”張靜說著,將糖藏在了自己的身后,“你要chi糖可以,但必須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糖,糖,我要chi糖。”趙小磊急的是直跺腳。

     

      張靜看到這樣,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對了,他是一個傻子。怎么能跟一個傻子談條件呢。

     

      想到這,便直接把糖遞給了趙小磊。

     

      張小磊接過糖,直接打開,扔到了嘴里,一副享受的神情。

     

      “甜不甜啊。”

     

      “甜。”

     

      “那你以后還想不想chi?”張靜說著,期待的看著趙小磊。

     

      “想。”趙小磊回答的桿脆。

     

      “那你聽好了啊,等哪天你再去找陳秀蓮做那個游戲,做完了回來就告訴我,我還會給你糖,好不好啊。”張靜很有耐心的一步步的指引著趙小磊。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