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到什么程度才叫曖昧呢“插 同事 喝醉 穴 含著”

    楊倩一邊咬著牙說著,一邊攥著粉拳,好像在向李小鳳示威一樣。說完之后,又從口袋里拿出一個小紙包出來。

    從楊倩的口中,高揚知道這紙包里的藥是干嘛的,只要人吃了,就會陷入瘋狂的需求。

    一想到李小鳳在自己的面前瘋狂的樣子,高揚立馬就有了反應,李小鳳雖然年紀比自己大,但是依舊是一個風韻猶存的女人,要是能跟她……

    “這些我知道,可是我怎么進入小鳳嬸子的房間呢?”

    “你是不是傻,你是天官,到時候跟我爸說他么房間里有臟東西,不就行了?”

    高揚被楊倩這一句話點醒了,自己可是天官,只要自己一張嘴就行了。

    隨后兩人又商量了一下,決定明天晚上動手,因為明天楊鐵山要去鎮上辦事,得第二天才能回來。

    從樓上下來之后,楊鐵山這時候迎了上來,“怎么樣,小揚,我閨女怎么樣了?”

    “沒事了,我把那個邪物已經趕走了,只不過在你家里還有一處臟東西需要清理。”高揚按照說好的計劃行事。

    楊鐵山一聽自己家里有臟東西,立馬臉色一沉,“小揚,飯可以亂吃,但是話可不能亂說!”

    其實楊鐵山只是看在張半仙的面子上讓高揚來試試,他本來就沒有直往高揚能把自己的女兒治好。

    就在這時候,楊倩忽然從樓上下來了,朝著楊鐵山喊了一聲,“爸,高揚真的挺有有一套的,我之前總感覺頭腦不清醒,好像總是有一個聲音在我的腦海里,現在好了,這聲音沒有了。”

    “真的?!”楊鐵山一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抓住楊倩仔仔細細的看了好幾遍,確認她的確已經恢復正常之后,再看高揚的眼神立馬就變了。

    要說之前楊鐵山對高揚的客氣只是因為看在張半仙的面子上,那么現在他是真真切切的服氣。

    農村人本來就信這些,更不要說高揚真的把楊倩的‘撞邪’給治好了。

    隨后楊鐵山掏出一個鼓鼓的紅包塞給了高揚,高揚沒有客氣直接放進了口袋里,緊接著就跟楊鐵山說,自己明天過來幫楊鐵山‘趕走’家里的臟東西。

    捏著口袋里鼓鼓的紅包,高揚心里那個高興,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來錢來的這么容易。

    不過高興歸高興,除了高興之外,高揚還有些遺憾,那就是自己昨晚上看了一夜的《八字堪輿》根本用不上。

    懷揣著心思,高揚往家走,半道上忽然聽到有人叫自己,“小揚,從老楊家回來了?”

    高揚順著聲音轉頭一看,發現是在河邊洗衣服的陳秀琴叫自己呢。

    “是啊,琴嬸兒,你洗衣服呢?”

    今天陳秀琴穿的很大膽,一條領口很低的露肩短袖加上一件牛仔熱褲,這種穿著既年輕又大膽,村里沒有幾個女人敢這么穿,誰要是這么穿了,肯定被別人私底下說開放,但是陳秀琴這么穿,估計沒人敢說。

    都是人靠衣裝,佛靠金裝,這套打扮讓陳秀琴立馬年輕了好幾歲。

    看著露在外的雪白大腿和領口那若隱若現的風景,高揚咽了咽口水,他看了一眼四周發現沒人,于是三步并作兩步走了上去。

    “琴嬸兒,你今天穿的真好看。”

     文學

    高揚這一頓夸,陳秀琴立馬‘咯咯’的笑了起來。

    “你這個小鬼頭,嬸子已經老了,比不上那些小姑娘了。”陳秀琴說著,故意往高揚身邊湊了湊,而且還挺了挺胸。

    這一下子高揚看的就更清楚了,他不禁咽了咽口水,眼睛一邊看著陳秀琴那兩團,一邊不時的往路邊上看,生怕有人忽然過來。

    “琴嬸兒,你身上有女人味,其他那些小姑娘哪有這東西啊,你不要太自卑了。”高揚一邊哄著陳秀琴,一邊把手放在了她的大白腿上。

    爺爺的,這兩天看過的女人不少,但是一個都沒弄到手,今天得想辦法把這娘們搞到手。

    打定主意之后,高揚更加是不遺余力夸獎陳秀琴。

    早就被高揚那家伙折服的陳秀琴哪里還能禁得住這一頓夸,早就俏臉通紅,朱唇微啟,風情萬種了。

    高揚見時機成熟,立馬就湊在陳秀琴的耳邊說,“琴嬸兒,這里太陽這么大,要不然咱們去小河那頭的小破屋里休息休息吧。”

    陳秀琴抬頭一看滿天的白云,立馬就心領神會了,還用手一邊擦著額頭上根本不存在的汗水,一邊抱怨著天氣太熱,“小揚,幫嬸子提著衣服。”

    高揚一邊提著竹籃子,一邊扶著陳秀琴往不遠處的小破屋里走去,當然了這一路上的的摸摸捏捏自然是少不了的。

    陳秀琴被高揚這一頓‘伺候’,立馬這心思就不由自主的活絡起來,手也緩緩的伸進了高揚的褲里……

    兩人互相幫忙,還沒到小破屋就差點擦搶走了火,陳秀琴更是按耐不住,一看四周沒人,于是就拉著高揚去了不遠處的樹后頭。

    高揚倒是沒有想到陳秀琴居然這么的急不可耐,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要跟自己那個!

    容不得高揚多想,此時陳秀琴已經解開了自己上衣的扣子。

    “琴嬸兒,咱們兩在這弄,你不怕被文書發現嘛?”高揚一邊把手放在陳秀琴的渾圓之上,一邊則是故意逗陳秀琴。

    陳秀琴被高揚碰得有了感覺,微微的喘氣,小臉通紅,“你個小鬼頭,還敢調戲嬸子,看嬸子不給你點顏色看看。”

    說著,陳秀琴伸手在高揚的大腿上擰了一把,疼的高揚齜牙咧嘴,后者直接一把將陳秀琴壓倒在草地上。

    高揚現在正憋著一團火呢,他直接摁住了陳秀琴的手腕。

    陳秀琴呼吸變得越來越重,不久之后,居然漸漸的哼唧了起來。

    高揚哪里受得了,于是就一把解開陳秀琴的牛仔短褲,露出里面大紅色的底褲來。

    一想到平日里吆五喝六的陳秀琴馬上就要變成自己的女人,一種難以用語言來描述的征服感在高揚的心里油然而生了。

    “小揚,你磨蹭啥,快點,要是等會也有人來了,可就不好了。”陳秀琴這時候已經完全被高揚挑起了心思,就像是發了情的小母貓,恨不得自己主動。

    高揚也知道現在這會兒大家都下地干活了,等會兒可就說不定了,而且一想到在光天白日之下做這種事情,他心里就有一種莫名的亢奮。

    三下五除二脫下褲頭,高揚一把撲倒。

    但是很快他就遇到了一個難題,那就是找不到目的地……

    高揚本來那地兒的邪火就已經憋了小半天了,但是因為沒有經驗,只能干著急。這越急就找不到,越找不到就越急,急的高揚滿頭大汗。

    躺在草地上的陳秀琴閉著眼睛等了半天,發現高揚一直不上路子。

    原本以為這小子在玩自己,但是過了小半會兒,陳秀琴看到高揚滿頭大汗的樣子,這才知道了這并不是高揚耍的小心思。

    原來是第一次,怪不得這傻小子弄半天都找不到門路。

    陳秀琴微微一笑,這童子雞可是個好東西,她可不能輕易放過。

    “小揚,讓嬸子來幫你吧。”

    陳秀琴按耐不住,自己主動起來。

    因為是在外面,所以陳秀琴極力的壓制自己的聲音,生怕弄出動靜,讓村里人發現。

    而高揚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嘗到女人滋味居然是從村文書的老婆身上,這讓他激動不已。

    因為是童子雞,高揚這第一次很快就完事了,陳秀琴雖然是心知肚明,但是因為沒有得到滿足,所以又……

    不過這時候有一些村民已經陸續的從地里上來,兩人自然也不敢再亂來,于是草草的穿還衣服,各自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高揚回想著自己的第一次經歷,除了對女人變得更加向往了之外,還對自己那個漂亮的表舅媽動了心思。

    當然了,這心思絕對不是歪心思,高揚在發愁,之前張半仙說表舅媽能在一個月能懷孕,要是不能肯定要被表姑婆趕出去。

    高揚自然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他在絞盡腦汁的想辦法,怎么才能讓表舅媽懷孕。

    表舅肯定不行,要是行的話,表舅媽早就懷孕了,可是他們兩個是夫妻,如果表舅媽懷上別人的種,那肯定也不行!

    思來想去,高揚還是想不出一個好辦法來。

    回去之后,正好楊玉萍把午飯做好,表姑婆去地里干活還沒回來,家里就剩下楊玉萍和高揚。

    “小揚,來,擦擦汗,嘗嘗今天舅媽做的白菜燒肉好不好吃。”

    說是白菜燒肉,但是一盆白菜里面除了兩三塊肥肉之外,根本看不到一塊瘦肉。而即使是肥肉楊玉萍也舍不得吃,直接夾到高揚的碗里。

    整個家里一直就靠表姑婆種的幾畝地和表舅在外面打打臨工維持生計,生活過的清苦,一個月桌子上也見不到幾次油沫子。

    當楊玉萍把肥肉夾到高揚的碗里時,她忽然眉頭一皺,接著站起身來,走到高揚的身邊,然后用力的嗅了嗅后者身上的味道。

    “小揚,你今天干嘛去了,怎么身上有女人的香味?”楊玉萍臉色一沉。

    高揚一聽,當下心里也是一咯噔,他知道身上這味道鐵定是陳秀琴那娘們上的。不過在表舅媽的面前,他自然不敢說實話,這要是說了實話,那后果不堪設想。

    “我今天不是去楊叔家給他女兒看病的嘛,這味道肯定是楊倩身上的。”高揚先忙把話題引到楊倩的身上。

    “哦,那后來怎么樣?”楊玉萍放松了警惕,楊倩撞邪的事情在村上傳的沸沸揚揚,她自然也知道。

    隨后高揚就把事情簡單的跟楊玉萍說了一下,說自己是怎么幫楊倩驅邪的。

    “真想不到咱們家的小揚還有這本事呢,上次張半仙說……”楊玉萍本來想說張半仙給自己去陰氣的事情,但是一想到那天的羞恥畫面,她立馬打住,然后低頭吃飯。

    而高揚這時候才想起來,楊鐵山給他的那個紅包還沒有開封呢。于是就從口袋里摸出那個大紅包,打開仔細一數,乖乖,居然足足是一千六百塊錢!

    大手筆,真闊綽!

    高揚心里那個激動,他從來沒見過這么多錢,但是隨后又把這紅包塞到了正在悶頭吃飯的楊玉萍手上。

    “你,你從哪里來的這么多錢?”楊玉萍看到手上這一疊百元大鈔,頓時就傻眼了,“你是不是從哪里偷來的?”

    高揚見楊玉萍這么詫異,心里那個的得意勁兒別提有多足了,他一把抓住楊玉萍白皙的小手。

    “表舅媽,這不是我偷來的,我不是幫楊珊驅邪了嗎,這是楊鐵山給我的報酬。”

    聽高揚這么一解釋,楊玉萍這才恍然大悟,不禁贊嘆,“原來是這樣啊,這老楊家就是有錢,一出手就是一千多塊,快夠上咱們家一年的生活費了。”

    看見楊玉萍臉上露出的笑容,高揚這心里感覺很滿足,他的目光落在楊玉萍的小手上,心底不由的一陣觸動,楊玉萍雖然年紀比陳秀琴小不少,但是這是一雙手卻要老上不少。

    楊玉萍的手因為常年的勞作,不可避免的生出了繭子,而且上面也不是那么的平滑,“表舅媽,我聽楊倩說城里人用那個什么護手霜,回頭我給你買一瓶。”

    “什么護手霜不護手霜的,咱們農村的女人就是命苦,這點算什么呀,不要浪費那個錢。”雖然嘴上這么說,但是楊玉萍此時心里就跟喝了蜜一樣甜,她知道高揚這小子沒有白疼。

    “這哪里叫浪費呀,表舅媽小時候對我那么好,我現在能掙錢了,自然要讓你過上好日子。”高揚堅持要給楊玉萍買護手霜。

    此時楊玉萍這心里除了甜蜜之外,還有感動,自打結婚之后,家里的婆婆就一個勁的催自己生孩子,而老公則是一直忙著討生計,從來沒有人對自己說過這樣貼心的話。

    “好了,這事兒你得聽舅媽的,這錢舅媽給你存著,到時候給你娶媳婦兒用,可別亂花錢了,舅媽都老了,不用這些東西。”

    楊玉萍說著把錢揣進了兜里,然后按照一貫的作風,把高揚拉到了自己的懷里。

    高揚記得,小時候只要自己做了好事,或者說表舅和表姑婆要打自己的時候,表舅媽就這樣把自己護在身下,這種久違的感覺讓他對于楊玉萍的感恩之心更重了。

    我高揚發誓,一定要讓舅媽過上好日子,一定讓她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楊玉萍把高揚攬在懷里,但是很快又把他給推開了,因為她的腦海里居然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前天自己跟高揚那些羞恥的事情。

    楊玉萍啊楊玉萍,你腦子里想些什么呢,怎么老是想這種骯臟的畫面,高揚是你的表外甥,你作為一個長輩怎么能想這樣不要臉的事情呢?

    楊玉萍陷入了深深的自責當中的,她不知道的是,這時候高揚也在經歷著同樣的糾結。

    為了能讓楊玉萍留下來,高揚能夠想到的辦法之后一個,那就是自己幫表舅媽懷孕,但是這種事情他根本開不了口,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自己要是跟表舅媽發生了關系,那不僅自己的一輩子毀了,表舅媽的名聲也被他毀了。

    不行不行,不能這么做!

    高揚搖了搖頭,努力把這種想法從自己的腦海里趕出去。

    而就在這時候,李賢英的聲音從外頭傳了進來,“玉萍,小揚回來了沒有?”

    兩人聽到聲音,連忙分開,楊玉萍一臉嬌羞,只不過這時候李賢英的視線并沒有放在她的身上,自然也沒有發現兩人之間的異樣。

    “表姑婆,你找我有啥事?”高揚看著表姑婆滿頭大汗的樣子,以為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小揚啊,聽說你把老楊家撞邪的閨女給治好了,是不是有這事?”

    “是啊,怎么了?”

    “了不得了哦,小揚,現在你在咱們村上可是名人了,剛剛老王家抱了個孫子,非要你給他取個名字,還拉著給了我個紅包。”李賢英揚了揚手手上的紅包,然后揣進了自己的兜里。

    高揚一聽是這么一個小事,于是就隨口應付了一句,“就叫王小牛吧。”

    邊上的楊玉萍一聽,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心想,這小子取名字也太隨意了吧。

    “王小牛,小牛,嗯,好,我就這告訴他家去。”

    李賢英嘴里反復搗鼓幾句,然后就準備轉身一溜煙的上老王家去,但是這剛走沒幾步,她又折返過來,看了楊玉萍一眼,“玉萍啊,孩子這事情得抓抓緊了,小揚也是家里人,而且張半仙也說了,只要有小揚在你一個月保準懷孕,可一定要抓抓緊了。”

    說完這些,李賢英這才離開了。

    楊玉萍臉色有些尷尬,畢竟高揚是自己的小輩,造小孩這種事情畢竟是很隱私的事情,在小輩面前說這種話,讓她的臉沒處擱。

    吃完飯之后,楊玉萍出去洗碗,而高揚則是躺在涼席上,他心里明白不想讓舅媽離開的話就只有自己去幫表舅媽,現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怎樣說服表舅媽同意這件事情。

    而至于所謂的親戚關系,其實高揚心里也明白,要說血緣關系,他跟表舅的血緣關系已經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甚至以法律的規定,兩個人都不能算是血親。

    這也是高揚能夠說服自己的理由,這樣想著,高揚下定決心,不管怎么樣,一定要把表舅媽留下來,讓她以后過上好日子。

    楊玉萍忙完之后,高揚壯起膽子迎了上去,“表舅媽,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說。”

    “啥事???”楊玉萍抬頭看了高揚一眼,發現這小子眼神有點不太對勁,好像是做錯了事的小孩子一樣,閃爍不定。

    “到房間里說吧,在外面說不方便。”

    說著,高揚也不管楊玉萍愿不愿意,直接伸手拉著楊玉萍往房間里走了進去。

    雖然不知道高揚想要跟自己說什么,但是被他的大手拉著,楊玉萍心里涌出一陣暖意。

    但是進了房間之后,高揚也不再猶豫,直接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訴了楊玉萍。

    他,要幫助表舅媽懷上孕!

    楊玉萍一聽,整個人愣在原地好幾分鐘,明白了高揚的意思之后,頭立馬帥的跟個撥浪鼓似的,“不行,小揚,你怎么能說出這種話來呢,我可是你舅媽,你怎么能跟我……”

    一想到高揚要跟自己那個,楊玉萍這臉羞的一下子就紅了。

    但是楊玉萍萬萬沒有想到,那個無比聽話的高揚此時居然沖過來一把抱住了自己。

    “表舅媽,我喜歡你,我不要你離開,我要你過上幸福的日子!”

    高揚認真的注視著楊玉萍的眼睛,在這雙眼睛里,他看到了除了慌亂之外,還夾雜著一絲絲別樣的神色。

    “小揚,這樣不行,要是被你舅舅知道了,那可怎么辦?”楊玉萍被高揚這樣緊緊地摟著,立馬渾身無力起來,只能做著無用功一樣的掙扎。

    楊玉萍從小就打心眼里喜歡高揚,但是這種喜歡隨著高揚漸漸的變大也發生了變化,特別是看到高揚通過房間里的窟窿偷看自己的時候,她就已經意識到那個小屁孩已經長大成人了。

    想到這里,楊玉萍整個人如夢初醒,也不知道從哪里伸出一股子力氣,直接用胳膊肘撐住高揚的胸膛。

    除了輩分之間的羞恥感之外,也有作為人婦的愧疚感。

    “小揚,你現在把我放開,那么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舅媽就當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但是你要是執迷不悟,那等會兒我就告訴你表舅,把你趕出家門!”

    說完這句話,楊玉萍這心里就后悔了,因為這句話實在說的太重了,當然這也不是她的本意,她只想不讓高揚犯錯,僅此而已。

    但是,說出去的話,就跟倒出去的水一樣,是無法收回的。

    高揚也沒有想到表舅媽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他本來以為表舅媽已經對自己有些好感了,這種事情肯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現在居然會鬧到這種場景。

    “對不起,表舅媽,是我一時沖動了。”高揚只好松開手臂,一個勁的道歉。

    但是他的道歉并沒有得到楊玉萍的原諒,看著楊玉萍轉身離開,高揚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嘴巴子。

    此時高揚的心情除了頹喪之外,還有深深的愧疚,只不過他不知道的是,在隔壁的楊玉萍此時嘴角上甚至還掛著一絲絲的微笑。

    楊玉萍一想到高揚跟自己說的那些話,心里不由的一暖。

    這小子長大了也學會疼人了,而且現在也能賺錢了,只是不知道誰家的姑娘會有好福氣能嫁給小揚做老婆。

    楊玉萍不禁又想到了自己的婚姻,自打結婚以來,除了陳建明那寥寥數分鐘的寬慰,其余的時間都是跟冰冷的被窩度過,她已經很久沒有嘗到過做女人的甜頭了。

    這樣的日子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啊……

    楊玉萍不禁感嘆道。

    時間過得很快,吃晚飯的時候,高揚看見楊玉萍依舊像往常一樣做了晚飯,而且也還跟自己說話,這讓他微微松了一口氣,看來表舅媽也不是完全不搭理自己了。

    想到這里,高揚再度振奮起來,他決定先掙錢再說,只要有了錢,到時候如果表舅真的和表舅媽離婚,那自己就來養她。

    打定主意,高揚再度鉆進自己的房間里研究這本《八字堪輿》,他發現其實這本書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風水書,因為里面包羅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整本書一共分為八卷,八卷之中囊括極廣,他一下子還不不能完全理解,只能從最開始看。

    最開始說的是風水,包括天地風水,陰陽寶穴,以及一些用風水扭轉人運勢的方法,而現在高揚看的是最基礎的天地風水。

    高揚掌握的很快,目前已經對一些基礎的風水術有了了解,這也得益于他從小就喜歡那些稀奇古怪的性格。

    “小揚啊,你現在有空沒,有空的話你幫我把這豬肉錢給一下老楊家,早上買肉忘記帶錢了。”楊玉萍的聲音在門外頭響了起來。

    高揚立馬一個鯉魚打挺爬了起來,然后迅速開門,“有空有空,我這就去。”

    揣著表舅媽給的四塊錢,高揚摸著黑來到了楊倩家,此時老楊家門口走廊的燈還亮著,但是屋子里的燈卻關了,他以為家里人睡著了,于是就試探著喊了一聲,“家里有人嗎?”

    聲音落地,并沒有人回應,就在高揚準備回去的時候,忽然聽到樓底下的房間里有東西掉落的聲音,他知道里面肯定有人。

    于是乎,高揚朝著房間里喊了一聲,半晌沒人回應,高揚還以為是進了小偷,正準備叫村民來看看的時候,從里頭傳來一陣微弱的聲音,“誰啊……”

    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高揚想了想,楊倩住在二樓,應該就是李小鳳的聲音了。

    一想到李小鳳,高揚不由自主的就想到自己跟楊倩的那個機會,這也極大的激發了他想要了解這個女人的沖動。

    “小鳳嬸子嗎,我是高揚,我有點事要找你。”高揚并沒有直接說明來意,他是想進入小鳳嬸子的房間里好好瞧瞧。

    “啥事啊,重不重要,要是不重要的話,明天再說吧,嬸子都已經躺下了。”

    李小鳳的聲音輕柔,就跟一陣春風一樣,這讓高揚更對這個女人感興趣了。

    “我看這可不成,這事還是今天說了比較好的,明天我怕忘記了。”

    “那……好吧,你等著我來開門。”

    高揚本來以為馬上就可以進去了,但是沒想到足足等了十幾分鐘,也不知道小鳳嬸子在里面弄什么東西弄得那么久。

    “小揚,啥事???”李小鳳探出頭來。

    走廊燈的照耀下,高揚發現李小鳳的額頭上居然有一層細汗,而且臉色也比較粉嫩,好像是剛剛經歷過什么運動的樣子。

    高揚心想,難不成小鳳嬸子這時候正在跟楊鐵山造小人呢?

    為了印證自己心里的這個想法,高揚立馬就說,“我這么晚是來找楊叔的,他現在在不在家?”

    “他啊……他不在家,去隔壁村賭錢了。”李小鳳愣了一下,接著搖了搖頭。

    李小鳳這個小小的舉動被高揚看在了眼里,他心中暗笑,看來這小鳳嬸子八成是在家里偷野男人呢,要不是偷野男人,怎么可能會這樣呢?

    “小揚,到底啥事,你趕緊跟嬸子說,嬸子等你楊叔回來就告訴他。”李小鳳分明急躁了起來。

    高揚一看,心里又肯定了幾分,這個女人八成有鬼,要是沒鬼的話,這么急著趕自己走干嘛?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