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醫生按住小花珠;梁醫生再往下—點吃肉

    進攻而來的這些社會小青年如被瘋狗攆似的四散而逃,小龍抓住時機,箭步沖上東霸天,舉起暖瓶就朝他身上砸去,東霸天沒躲過,暖水瓶砸到他身上,然后掉在地上“砰——”的一聲,瓶膽碎裂,開水四濺,燙了東霸天的腿,東霸天被燙得直叫。

     文學

     

    小龍一手拉著夏春娜往外逃,一手揮拳,朝東霸天左臉頰狠狠砸來,把他砸個趔趄,終于歪倒在地上。

     

    “娜姐,快跑!”小龍拉著夏春娜沖出屋門,然后跑下樓梯。

     

    來到外面,黑黢黢的夜色,伸手不見五指,小龍料定那群人不敢貿然追趕,因為除了東霸天,他們都不是亡命之徒,何況剛才還編造了一個警察就要來了的謊言。

     

    “小龍,對不起,娜姐錯了!”夏春娜后悔極了,百感交集,覺得自己太對不起小龍了!

     

    “娜姐,啥也別說了,趁著天黑咱們趕緊回咱村兒吧!”

     

    “恩!”夏春娜點點頭,心有余悸,驚魂未定。

     

    他們在黑漆漆的夜里手拉手朝汽車站狂奔。

     

    走出小區的時候,夏春娜突然泣不成聲地哭了,“嗚嗚,小龍,劉文東明天一定會找人在學校造謠,小龍,娜姐還沒結婚,我以后可怎么活呀,一定沒人要我了!”夏春娜越哭越傷心。

     

    “娜姐,別哭了,有我在,別怕!”小龍男人似的把住夏春娜的肩頭,好生安慰。

     

    “嗚嗚嗚,我好害怕,我以后再也嫁不出去了!”夏春娜哭得寸斷肝腸!

     

    “娜姐,我娶你!”小龍一時心急,脫口而出,說出來之后,他才意識到了不妥,竟然臉有些紅,幸虧在夜里,娜姐看不到啦!

     

    夏春娜的哭聲嘎然而止,然后怔怔地看著小龍,“小龍——,嗚嗚!”夏春娜撲在小龍懷里,又哭了起來!

     

    最后,小龍攔截了一輛摩的朝汽車站絕塵而去。

     

    一路顛簸,期間小龍無微不至的照顧讓夏春娜很感動,對小龍另眼看待。

     

    到籬笆村時,已經是晚上10點了。小龍把夏春娜送到家門口,“娜姐,早點睡吧,明天是星期六,好好休息!”

     

    “小龍,謝謝你!”夏春娜的情緒好了一些。

     

    “謝啥,娜姐你只要記住了,小龍就是你的保護神,隨時隨地的保護你!永遠保護你!”小龍說道。

     

    夏春娜愣住了,然后凄美一笑,“小龍,你也回去休息吧,我的事,你別告訴你嫂子??!”

     

    “恩,放心吧,娜姐,我不會說的!”

     

    回到家里的時候,小龍發現嫂子已經睡了,他睡不著。

     

    第二天,周六,小龍帶著家里的狼狗去東霸天那村打探他的消息。

    小龍跑步到東風鄉,被小龍簡稱為阿東的狼狗也跟著一路狂奔。

     

    一口氣跑到東風鄉,五公里的路程,小龍臉不紅,心不跳。

     

    他以東霸天媳婦美玲的表弟的身份打聽東霸天家的位置。

     

    東霸天昨晚被開水燙傷,又被小龍打倒,現在肯定沒有回家,多半在縣城的醫院里正接受治療吧!

     

    想到這里,小龍得意地笑了!

     

    終于打聽到東霸天家的位置,小龍站在院子門口,準備進去時,卻聽見從東霸天家的堂屋里傳來嗚嗚的哭泣聲。

     

    小龍好奇,走進院子,來到堂屋,看見東霸天的媳婦正在哭。

     

    小龍故意咳嗽了一聲,美玲像是受到驚嚇似的,哭聲嘎然而至,慌忙起床,眼圈通紅地看見是小龍,這才安心下來,忙不迭不地擦淚,然后問道:“怎么樣,你阻止東子做壞事了嗎!”

     

    “嘿嘿,大嫂,放心吧,我阻止了!”小龍給她吃下一個定心丸。

     

    美玲如釋重負,“謝謝你!”

     

    “大嫂,你哭啥?”

     

    “剛才婆婆來我家,說東子成天不沾家,不務正業,就是因為我沒有生孩子的原因!還說我是不下蛋的母雞!嗚嗚嗚!”

     

    說到傷心處,美玲又哭起來,“這能怪我嗎,生孩子又不是我一個人的事!”

     

    “嘿嘿,大嫂,別哭了,我有時間勸勸東子哥!”小龍安慰道。

     

    突然,“咚咚咚”院子大門口傳來拍門的聲音。

     

    小龍就跑出堂屋,穿過院子,打開了院子里的大門,一打開,入眼之出是一個同齡女孩。

     

    這個女孩讓小龍眼睛一亮,無論身材還是長相,都是絕對一流的。竟然比他的同桌王雪還漂亮。

     

    “你是?”看到小龍,女孩也是一愣。

     

    “我是劉文東的親戚,我表姐生病了,我就過來看看她!”小龍微笑著說。

     

    “哦,我是來問問,你是帶狗來的吧?”

     

    “對呀,怎么了!”

     

    “怎么了?”女孩顯得有氣急敗壞,“你的狗和我家的狗連在一起,分不開了!你家的狗也太壞了吧,看見我家小花,就撲了上去!哼!”女孩說著說著,臉就紅了。

     

    “嘿嘿,其實狗和人一樣,見到美麗的異性就蠢蠢欲動??!”小龍第一次對同齡女孩產生好感。

     

    因為眼前這枚小美女實在是太秀色可餐了,她長得有點像某個女明星,小龍在電視上見過,但一時也叫不出名字來,反正很漂亮,就連王雪和她站在一起會黯然失色。

     

    王雪的漂亮比較大眾化,充滿脂粉氣,而這個女孩,好像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

     

    女孩聽到小龍這句羞人的話,臉更紅了,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別貧了!你趕緊把你的狗叫過來吧,哼,我家小花可吃虧了!”

     

    “怎么會呢,我家阿東是往外送東西的,你家小花是收東西的,吃虧的還是我家阿東!”小龍意味深長地壞笑。

     

    “送什么東西!”女孩楞了一下,然后恍然頓悟,臉紅得像天邊的晚霞,忍不住罵了句:“真無賴,不愧是文東哥的親戚,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小龍跟那女孩并肩朝兩只狗連在一起的現場走去,那里已經圍了好幾個嘻皮笑臉的小孩,這些小孩其實都知道是咋回事,臉上都呈現出一種心照不宣古怪的笑!

     

    “你趕緊把你的狗叫回來吧!”女孩沒好氣又不好意思地說。

     

    “你看他們多恩愛呀,我怎么好意思破壞他們的雅興,俗話說的好,寧拆十座廟,不破一對親呀!”小龍依舊壞笑,做為難的樣子!

     

    “趕緊啦,你和你家狗一樣,都不是什么好東西!”女孩很小辣椒地急了!

     

    “好好好,別生氣,我叫就是了!”小龍吹流氓口哨,尖尖的聲音刺入女孩耳膜,女孩都感到隱隱作痛了!

     

    她兩只食指塞住耳孔,鳳眼圓睜,柳眉倒豎,“你干啥咧,別吹了,這么煩人!”

     

    “我不吹,我的狗咋會來呢!”小龍無辜地說。

     

    “那你吹了,它也沒有來??!”女孩懷疑地看著小龍。

     

    “阿東,過來!”小龍叫了一聲。

     

    可是,狗根本不理小龍。

     

    小龍急了,“東霸天,給我滾過來,再不過來,老子不要你了!”這一叫,奇跡發生了,阿東像個士兵一樣,敏感地接受命令,立刻甩掉花花,朝小龍跑來!

     

    大家聽見小龍喊東霸天狗才罷休,都轟然大笑。因為,劉文東的綽號,在村里人人皆知。

     

    女孩也跟著忍俊不禁,不過,她立刻把臉拉得老長,因為她家花花竟然又朝阿東跑來,兩條狗聚在一起,鼻子對鼻子的嗅著,小龍笑得直不起腰來。

     

    “有啥好笑的,哼!花花,跟我走!”女孩叫了一聲,花花沒反應,女孩氣得無可奈何,小辣椒地罵道:“我都郁悶了,他有啥好的,就是一個無賴嗎,你就喜歡他?”

     

    罵完,女孩壞壞一笑,看了小龍一眼,聽口氣,女孩好像連人帶狗一起罵了!

     

    小龍并不和她一般見識,因為眼前這個小美女很有趣,小龍想逗逗她,“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揚起清靈的小臉:“我干嘛要告訴你!”

     

    “交個朋友嗎!”小龍說。

     

    “切——!”女孩不以為然,沖她家母狗花花叫起來,“花花,跟我回家了!”可是,花花根本不聽她的話。

     

    女孩急了,“文東哥家本來沒有狗的,你串個親戚為啥要把這破狗帶來嘛!我如果知道今天他家有狗,就不會帶花花從他家門口經過!哼!”

     

    小龍壞笑,饒有興趣地看著女孩嬌急的俏麗模樣。

     

    最后,女孩回到家里,拿著一根骨頭出來,花花看到骨頭,便撲了上去,花花這才一步步被她騙走。

     

    而這個時候,阿東也想過去,卻被小龍罵住了。

     

    “都散了吧,笑啥笑,將來你們也有這一天!都滾開了!”小龍笑罵著。

     

    得知東霸天住院的消息,小龍便安心了,起碼最近要太平了。

    跑步回籬笆村,阿東在身后緊緊尾隨著。

     

    一路上,小龍很是高興,哼著小歌,抽著小煙,愜意無比。

     

    小龍趕到籬笆村頭時,正好看見村里的屠夫夏軍民在院子里殺牛,他平時殺豬殺得習慣,可殺牛,卻顯得很笨拙。

     

    因為牛的力氣很大,幾個男人死死摁著,都顯得很危險,牛竭力掙扎著,發出聲嘶竭力的叫。

     

    這頭??赡苁窍能娒耩B的,他對它產生了感情,拿著匕首不忍心下手,眼看那些摁牛的男人要被掙扎的牛掀翻,他還在猶豫著。

     

    小龍可能因為報復了東霸天,心里高興,看到這一幕,全身熱血沸騰,一下可來了精神,一個箭步沖進去夏軍民家院子,“軍民叔,把匕首給我!”

     

    “給你?你行嗎小龍,別看你平時打架厲害,可你要知道,這是一頭牛,弄不好它用牛角撞你!一邊玩去吧!”夏軍民說。

     

    雖然小龍打架心狠手辣出了名,但怕他的人多半是某些同齡人。

     

    大人一般不怕他,更何況夏軍民是殺豬的,有的是力氣和勇氣。

     

    “墨跡了,給我,快點!”小龍此可好像魔鬼附體,不由分說上去奪過匕首,滿嘴叫罵著:“我都不信殺不了你一個畜生!”

     

    說著,他如惡狼一般撲上去,一刀捅進了牛的脖子里,牛發出絕悶的慘叫,大幅度掙扎起來,幾個男人已經快摁不住了。

     

    “我草***,我草***!”小龍雙眼迷離,把牛當成東霸天,咬牙切齒地一刀接著一刀的捅下去,結果還弄了一臉牛血。

     

    當時院子里所有的人都看傻了。

     

    夏軍民目瞪口呆,良久,說了一句,:“這孩子不是人!”

     

    小龍一直捅下去,捅到牛徹底斷氣為止。

     

    “小龍,來來,趕緊洗洗吧,弄了一身血!”夏軍民的媳婦端著一盆水走來。

     

    小龍抬起頭來,軍民嬸子水靈一笑,夸贊道:“沒想到小龍這么牛,他們這幾個臭男人都搞不定的牛,竟然讓你給殺了,呵呵!厲害呀小龍!對了,小龍,嬸子看你不錯,給你說個媳婦咋樣!”

     

    “???嬸子,我還小吧,才十五六歲呀!”小龍做老實的樣子說。

     

    “哎,現在找個對象多不容易,什么彩禮呀,房子呀,摩托車呀,電動車呀,冰箱彩電什么的,不容易,說個你們先處著,也不錯啊,況且我說那姑娘,她家有錢,興許不會向男方索取那么多彩禮!”

     

    “嘿嘿!”小龍只笑不語。

     

    “小樣!笑啥!”軍民嬸也笑得花枝亂顫。

     

    洗完以后,小龍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出軍民嬸家的門口,臥在路上的阿東跟著站起來,尾隨小龍身后。

     

    小龍哼著小歌朝自己家里走去。

     

    一進家門,小龍就習慣性地喊:“嫂子,嫂子!”沒人應,大概嫂子又下地干活了,哎,嫂子就是勤快??!

     

    小龍在堂屋看電視,中午的時候,白蘭回家了,唉聲嘆氣的。

     

    “嫂子,你怎么了!”小龍問。

     

    白蘭凄然一笑,“你娜姐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整個人都看上去呆呆傻傻的,我上去找她玩,她心不在焉的,似乎有心事,我問她,她只是傷心地哭,不說什么事,難道她和劉文東分手了!”

     

    小龍的心有點疼,他忽然覺得,Http://wWw.jzOsta.nEt娜姐現在最需要人關心了,她心靈上受到了創傷,猶如驚弓之鳥,何況,不知道星期一東霸天會怎么造謠毀壞娜姐的名聲。

     

    “媽了個比的,誰敢造謠,我就揍誰!”小龍暗中握緊了拳頭!

     

    星期一,天朦朧亮,小龍便起床上學了。

     

    他和往常一樣,故意在書包里裝好多本書,增加重量,背在肩頭,跑步而行。

     

    時間一長,他就習慣了,這些重重的書,現在他背起來竟沒有一點感覺。

     

    阿東也緊緊跟在他身后,寸步不離。一人,一狗,在鄉間小路上奔跑。

     

    這時候,籬笆村通往東風鄉中學的必經之路上,也出現一些騎車上學的同齡人,他們一路上有說有笑,見到小龍寒暄幾句,便騎車走遠了。

     

    在籬笆村的同齡人中,小龍是孤獨的。

     

    不是因為他是孤兒沒人愿意和他一起,而是因為他的名聲。他經常跟人打架,并且心狠手辣,學習成績又差,十足的小痞子一個,同齡人的父母們都暗地里教育自己的孩子,最好別跟小龍一起,怕被小龍帶壞。

     

    早晨第一節課是早讀,每當這個時候,班主任夏春娜都習慣到班里轉一圈,于是一些背語文課文的學生,或者是背物理化學數學公式的學生,都會很驚慌又討好地拿起英語書濫竽充數。

     

    大家都知道,班主任教英語,如果當著她的面復習其它科目,這不是找死嗎?

     

    其實這種情況,老師們早就知道。所以,只要早上第二節有課的老師,都會陸續的在第一節課晨讀的時候,先后走進教室轉一圈。

     

    于是乎,學生們忙得不亦樂乎,剛讀完英語,代數老師來了,好不容易應付完代數老師,歷史老師又來了!

     

    可是,今天,班主任夏春娜卻沒有來!小龍心想:“娜姐準是心情不好,請假了!”想到這里,他又握緊了拳頭,有種要保護娜姐的堅持!

     

    同桌王雪左手托左腮,睜大水汪汪的眼睛,津津有味凝望著小龍,眉眼帶笑。

     

    小龍已經習慣了她的花癡,有時候他也不明白,老子到底有哪里好的,王雪這么迷戀我!

     

    某些花季少女,迷戀叛逆少年,實屬正常。況且小龍對她的態度與眾不同,更加讓她迷戀。

     

    別的男生,屁顛屁顛的給她獻殷勤,而小龍,從來沒有過,小龍也總對她愛理不理的。

     

    “小龍,以后放學我送你回家吧,你每天都跑步難道不累嗎。人家很心疼啦!”王雪笑瞇瞇地說。

     

    “謝謝,不過我還是喜歡跑步,生命在于運動嘛!”

     

    “哼,不讓送就算了!”王雪假裝不高興起來,每當這個時候,她多么希望小龍能像其他男生一樣哄她,可是每次都大失所望。

     

    晨讀快下課的時候,歷史老師周麗娟穿著斑馬條紋的緊身長裙走進班里,于是,學生們趕緊拿出歷史書朗讀起來。

     

    周麗娟讓大家停止讀書,然后對大家說,“同學們,你們班主任最近有事,從今天開始我做大家的代理班主任,希望大家配合一下!”

     

    話音一落,班里竊竊私語,夏春娜的潑辣嚴厲,害得那些調皮搗蛋的同學憋屈夠了,如今聽說溫柔的周老師做班主任,某些同學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好像突然之間輕松了很多。

     

    尤其王小濤,曾經被小龍打進醫院的家伙,高興得快跳了起來,竟然大聲說,:“放心吧,周老師,我們都配合你,大家鼓掌,歡迎周老師做我們的班主任!”

     

    說完,他率先鼓掌,跟著稀稀拉拉的掌聲越來越響,變成了全班一致的如潮水般的掌聲。

     

    “謝謝大家!”周麗娟有些不好意思的臉紅了。

     

    然后她對著門外,說,“進來吧白小朵”說話間,一個背著書包的女孩亭亭玉立地走上講臺,瞬間女生們羨慕嫉妒恨的目光匯聚而來。不得不說,這個叫白小朵的女孩太美了,整個人看起來猶如玉皇大帝的七仙女,靈氣逼人。

     

    而除了小龍外,所有男生的眼睛都為之一亮,感覺好舒服好養眼。

     

    “怎么是她?原來她叫白小朵!”小龍自言自語。

     

    “哼,長得也不過如此嘛!”王雪嫉妒地說,聽見小龍的自語,問道,“你認識她?”

     

    “昨天剛認識的,她家養了一只母狗!和我家的阿東在談戀愛!”小龍說。

     

    “同學們,大家歡迎新同學!”周麗娟率先鼓掌。男生們“啪啪啪”一個勁兒地歡迎,把手都拍疼了。三二班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小朵,做個自我介紹吧!”周麗娟說。

     

    “恩!”只見白小朵點點頭,然后面向大家,落落大方地說,“大家好,我叫白小朵,剛轉學來的插班生,希望大家多多關照!”然后,還深深鞠了個躬。聲音清脆可人,婉轉動聽,想必唱歌一定好聽。

     

    潮水般的掌聲又響起來。

     

    “小朵,我先給你安排個座位吧!不過你看,沒有多余的座位,只能讓你跟別的同學擠一擠了!”周麗娟說。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