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抽插噴乳人妻【絲襪 美腿 精液 用力日肥屄】

    “你把我兄弟王小濤打進醫院,我們是來報仇的,小龍,今天要你好看!”

     

    一個家伙朝小龍踹來一腳,“麻痹的,***吧!”

     

    小龍打架都打出精了,早有防備,他一下可抓住了踹來的腳,然后兩手猛地朝上一推,把那家伙推坐在地。

     

    不等那家伙反應過來,小龍一個箭步上去,騎到他身上,拳打腳踢。

     

    其他三人這時一涌而上,小龍從地上那家伙身上躍起,一腳先揣倒撲來的中間那一個。

     

    而另外兩個見小龍如此利索給力,便僵持在原地。

     

    被揣倒在地的那個家伙叫王勝濤,他是王小濤的哥哥,他看到四個都對付不了一個小龍,覺得太丟人了。

     

    王勝濤從地上爬起來,靈機一動,說,“我覺得四個打一個太不人道,咱們來個文斗!”

     

    文斗是三中最近最流行的打架之法。

     文學

     

    并不是雙方舞文弄墨,而是雙方面對而立,我打你一拳,你打我一拳,一直打下去,直到一方受不了求饒為止。

     

    文斗期間,雙方不可躲閃,每個人都能打到對方,如有一方躲閃,也算輸。

     

    王勝濤這小子夠機靈,他覺得只有這樣他才可以打到小龍,給弟弟出口惡氣。

     

    為了讓小龍上當,他激將道:“怎么?不敢?想做縮頭烏龜?”

     

    “嘿嘿,你不用激將我,放心吧,沒有我不敢的,文斗就文斗!”

     

    說完,小龍和王勝濤心照不宣地面對而立。至于誰先出手打對方,要看運氣了,因為是由石頭剪刀布來決定誰先出手的。

     

    先出手者,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搶占優勢,如果你夠生猛,完全可以一拳打得對方求饒。

    兩人劃拳對決時,小龍握著右拳,給王勝濤造成一個要出“石頭”的假象。

     

    果然,那小子上當,出了個“布”,與此同時,小龍卻變戲法似地出了個剪刀,結果小龍勝。

     

    王勝濤氣急敗壞,臉色鐵青,但又無可奈何,只好說,“好,你贏了,你先來吧!”

     

    說完,他岔開馬步站穩,做隨時挨打的準備。

     

    “嘿嘿,你放心,我很善良,不會一招致命的!”小龍話音未落,霍地出擊右拳,狠狠地砸到王勝濤左臉頰。

     

    王勝濤被砸了個右側身,一下可歪倒在地,趁他伙伴們去攙扶的機會,小龍飛上電動車絕塵而去。

     

    按照文斗的規矩,小龍打過對方,就要讓對方還擊,可他卻耍賴一溜煙跑了。

     

    “媽的,無賴的家伙!”王勝濤等人氣的七竅生煙,嗷嗷直叫。

     

    “媽了個比的,凡是想文斗的家伙都是二百五,老子才不文斗呢,嘎嘎!”小龍騎單車上得意地想。

     

    一走進家門,小龍便聽見從堂屋傳來白蘭的求救聲。

     

    接著是男人的叫罵聲:“媽的,你裝什么清純啊”

     

    “媽了個比的!”小龍火冒三丈,撈摸著院子里的一把鐵鍬,一腳踹開了屋門。

     

    他二話不說,掄起鐵鍬就朝村里的老光棍夏老懶身上砸去。

     

    “媽了個比的,老不死的,就憑你還想對我嫂子動手動腳,我一鐵锨拍死你!”小龍罵道。

     

    四十多歲的夏老懶嚇得魂飛魄散,一下個軟在地上,給小龍跪了下來。

     

    “小龍,小龍,我錯了,我錯了!”

     

    “媽了個比的,還不快滾蛋!”小龍的目光都快殺人了。

     

    夏老懶慌不擇路地逃之夭夭。

     

    白蘭抿著香唇,直抹眼淚。

     

    “嫂子——!”小龍話說一半,呆住了。

     

    因為少婦白蘭的上衣剛才在掙扎中被夏老懶撕破。。。。。。

     

    白蘭和夏春娜是一個級別的大美人,唯一不同的是,夏春娜性格潑辣,白蘭性格溫順,甚至有點軟弱。

     

    看著這樣的畫面,小龍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了。

     

    “小龍——,你的臉怎么受傷了?”白蘭擔心地走近他,竟然不顧被撕破的衣服。

     

    或許她從心底把他當成十五六的小男孩而已。

     

    “你又打架了?”白蘭心疼地伸出右手,輕摸小龍臉頰,她柳眉微蹙,抿著香唇,像個母親擔心兒子一樣。

     

    看著白蘭白玉無瑕的面容,和擔心的表情,小龍內心升騰起陣陣悸動。

     

    “嘿嘿,一點輕傷,沒事的!嫂子!”小龍笑笑。

     

    白蘭似乎也意識到了小龍目光的異樣,她垂下頭來,秀發遮擋住半邊玉容,臉紅得發燙。

     

    “小龍,你去村里門診看看吧!”白蘭低著頭說。

     

    “沒事的,嫂子!”

     

    “怎么沒事嘛,你看你一回家就弄得全身是傷,小龍乖,還是去門診擦點跌打藥吧!”白蘭心疼地生小龍的氣。

     

    她生氣的樣子不怒,眉頭微皺成一個川字,美眸里閃著水汪汪的心疼,輕咬香唇,一臉擔憂,看起來很美。

     

    像是落入塵世間的仙女兒,一顰一笑都牽動你的心。

     

    小龍每次打架都像拼命三郎,村里人人敬畏,誰敢招惹他嫂子?

     

    今天夏老懶不過也是稀里糊涂的吃了豹子膽,結果被小龍這一嚇,以后縱使吃了豹子膽也不敢就范了。

    晚上,小龍去村頭超市買跌打藥酒的時候,超市已經關門。

     

    他正要返回,卻看一個黑影鬼鬼祟祟地敲響了超市老板娘香萍的門。

     

    借著開門剎那間投來的燈光,小龍目瞪口呆,那黑影居然是三中的王主任!

     

    “媽了個比的,你們休想得逞!”小龍暗道。

     

    小龍返回超市門前,大聲喊道:“香萍嬸兒,開門,我買跌打藥酒!”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