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含著乳酥濕人妻/揉搓白嫩圓潤飽滿的雙乳

    白鷺這會兒快到達頂點了,正要進行最后沖刺,被忽然而來的聲音嚇一跳,就縮回去了,驚恐的立刻從馬桶蓋上面站了起來,把衣服拉好。

    曾大膽聽到聲音了,哪里還敢停留,立刻把自己塞了進去,飛快的朝著臥室跑了去,但動作也算比較輕手輕腳。

    關上門之后,曾大膽心中還狂跳不止,要知道他膽子是很大的,可是剛才那一剎那有被識破了的可能,讓他莫名覺得又刺激又有新意。

    白鷺問了一句是誰在外面,但并沒有人回應她。

     

    第十—章無遮大會四-覆雨翻云之逐艷曲

    曾大膽感覺她肯定會來看是不是自己,突然興起一個極其大膽的念頭,竟把門重新打開了,留一條不大不小的門縫,然后把外褲脫掉,躺到床腳邊的地板上,再把內內拉下一大半露出猙獰來,一柱擎天的,手放在底下作撓癢狀,就等白鷺了。

    白鷺等不到回應,果然走了出去,把家里面的燈都打開了。

    按道理來說不會招賊才對???因為他們住的樓層比較高。

    白鷺找來找去沒發現什么,突然看到曾大膽的房門微開著。

    她一下子就了然了,覺得這屋除了她和方志明之外,就只有那個曾大膽了??此拈T開著,難道剛才他偷看自己……

    白鷺一想到這臉就紅了,回想起剛才她和自己老公做這個事的時候,曾大膽可能就已經在門外偷聽了,后來見她出來,才偷偷摸摸看她自娛自樂。

    這樣想著,白鷺瞬間覺得又氣又惱,但不知怎么的,一想到曾大膽,她立刻又覺得心癢難耐。

    因為不確定事情是不是像自己想的那樣,于是她就去曾大膽的門縫那里想偷偷看一下,然后她就看到房間里曾大膽正仰躺在床下的地板上呢喃說著醉話,手在下面撓來撓去,那兒豎著很高的一桿黑影。

    白鷺一看就愣住了,難道剛才的聲音是他睡覺不老實摔下來的聲音?

    看他的樣子像,白鷺想確認一下,于是推開了門。

    門一開,外面的光線就跑進來了,白鷺看清曾大膽下面豎起的東西是什么后,頓時就不淡定了。

    “好大好長。”她暗暗咋舌,不自覺的就走了進去,然后蹲下來看,伸手想摸又不敢,看曾大膽的樣子倒像是真醉了,睡得還挺沉的。

    想到曾大膽確實喝了很多酒,可能現在是酒勁起來了,才會摔到地上都不知道。

    她輕輕喚了聲,曾大膽沒反應,推也沒效果,只是呢喃幾句,半點醒來的跡象都沒有。

    一看這情況,白鷺就咽了下口水。

    剛剛她還沒滿足呢,看到曾大膽現在這樣,再看他粗大的寶貝,白鷺抑制不住的去想被他撐滿的感覺,底下瞬間潤了,順著大腿滑到地上。

    白鷺往下一摸,臉頓時紅了,視線死死的盯在曾大膽那上面。

    她回身看一眼房門的方向,想到她老公都醉得不省人事了,而曾大膽也差不多,一個大膽的念頭頓時涌上心頭,一想就澎湃起來,壓都壓不住。

    她試探著拿手握了一下曾大膽,見曾大膽一點反應都沒有,于是便不再遲疑,掀起睡裙下擺,露出底下的光溜溜來,然后跨立在曾大膽身體的兩側,把自己扒開,找準方位后,緩緩的往下……

    就在這時,突然主臥的方向傳來一聲怒喝,嚇得白鷺腳一軟坐下去,但竟偏了,只在那兒一勾,然后就抵著她的翹臀一路往上,杵進裙子貼到了她的腰上。

    她砸坐下來,痛得曾大膽差點忍不住叫出來,感覺身體被一片肥美坐著,卻半點享受的感覺都沒有——實在太痛了。

    他死命忍著不吭聲,白鷺自己也嚇得要死,因為她聽出那是她老公的喊聲,以為被她老公發現了,幸好身子底下的曾大膽還睡著。

    一刻都耽誤不得,她起身整理了一下睡裙就跑出去了,奇怪的是她老公并不在門外,回房她才知道是她老公在說夢話,不知道夢里夢到什么糟心事了,不時爆喝幾聲,也不知道他說的什么。

    白鷺差點沒氣死,拍著胸口還在后怕,卻不敢再去找曾大膽了。

    一來是擔心她老公會醒,二來是后悔了,她其實并不想做對不起她老公的事,剛才只是意外。

    可身體還空虛著,那怎么辦?

    沒辦法,還得自己解決。

    可是進去的時候,她覺得自己的手指還是太細了,若換作是曾大膽那個,舒服的程度可就不止那么一點兩點了……

    一想到這里,白鷺頓時覺得越發的空虛了。但隨后一想,自己這樣的想法實在是太對不起老公了,于是趕緊的晃動了一下腦袋,收拾一下便進了屋子里面去。

    白鷺第二天一大早起來還特地的把自己老公的褲子拉下來,興奮的看著那已經抬頭的地方,當下心癢難耐,想起來做一番劇烈運動,可是沒有想到那小兄弟竟然不爭氣的又軟了下去,白鷺心中氣結。

    方志明醒過來以后并沒有發現白鷺的異狀,他抹了一把自己的臉,說今天有個同學聚會,中午的時候還要陪朋友去看車,所以沒有辦法能夠陪白鷺,讓白鷺在家里面和曾大膽吃個飯。

    白鷺心中是不甘不愿的,可方志明一大清早穿戴整齊之后就離開了。

    白鷺因為是私人教練,昨天才剛剛回到崗位,所以手頭上只有一個學生,正好這個學生今天跟自己說要晚上的時候才去上課,所以白鷺白天沒有什么事情做。

    本來她還想著和老公去逛一下的,畢竟那么久沒有見了,總是要甜甜蜜蜜一番??烧l曾想老公這個榆木腦袋,竟然已經把今天的日程安排得滿滿當當的了,而且還把她丟給那一個色膽包天的曾大膽。

    一想到這個白鷺就來氣。

    曾大膽昨天晚上回到房間之后還悄悄的聽了一下外面的情況,發現白鷺并沒有過來找他,這才安心的睡了下來,這一覺睡到了日上三竿。

    他想著今天方志明和白鷺兩個人應該都去上班了,于是大大咧咧的穿著一條內褲就從屋子里面走了出來,可沒有曾想到剛剛打開門就和白鷺打了一個照面。

    而此時白鷺正尋思著,怎么方志明都管曾大膽喊舅舅,她也不能太過冷淡,于是便想要把人叫起來吃個早餐。

    她剛剛去要敲門,誰知道門就已經打開了,曾大膽從里面走了出來,只穿了一條三角內褲,而這三角內褲里面鼓鼓囊囊的一團,已經將褲子給頂了起來。

    這可比今天早上她看見自己老公的那玩意兒要更精神的多,而且從外面看就能夠看得出它的尺寸有多雄偉。

    白鷺一下子看得有些傻眼了,可能是因為臉皮薄的緣故,看到那么囂張的大家伙,讓白鷺有些不知所措,她趕緊別開臉干咳了一聲,沒好氣的說:

    “舅舅,你在家里面怎么也不注意一下呀?穿著這褲子就走出來。”

    曾大膽本來是有那么一點不好意思的,但是看見白鷺這一副嬌羞的模樣,又想起昨天晚上她沒有得到滿足,當下便有些戲謔都看著她:

    “沒關系,反正大家都是一家人,再說了你都生了小孩了,又怎么可能會被我嚇到呢?”

    曾大膽說完這個話上前一步,這個動作正好落在了白鷺的眼中,白鷺看的有些心跳不已。

    “呵,要是被方志明知道了,不知道他會有怎么樣的反應!”

    白鷺一想起自己昨天晚上這為老不尊的站在外面的滾筒洗衣機上偷窺她,她心里面就覺得有點氣惱,忍不住的嗆出了這一句話來。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這又有什么關系呢?就是志明在這里估計也不會覺得怎么樣,不過既然你不喜歡的話,那我還是回去套上褲子吧,本來我也以為你們都去上班了,冒犯了你,真是對不起了。”

    曾大膽也是個老手了,雖然在電車對她動手動腳的時候沒有認出她是方志明的老婆,可經過昨天晚上這么一試探,他就知道這個女人絕對不是什么善茬,也不是省油的燈。

    一想起昨天晚上偷窺到的一切,他的內心又蠢蠢欲動了起來,或許自己可以下手勾搭一下這個寂寞少婦也說不定。

    曾大膽這人其實沒有什么節操,加上他和方志明那關系其實薄弱得很,弄一下也沒什么。

    他們家因為沒有男丁,可能因為他是男孩子的緣故,所以家里面的人特別的寵他,長那么大,他還真的沒有正兒八經的去上過班,一直都是游手好閑,自己想要錢,只要動動嘴皮子就行了。

    不過他最喜歡的還是到方志明這一邊來,因為方志明和他的年紀相差不算大,他比方志明只大了十歲多點。

    曾大膽眼光挺高的,當初家里面給他介紹的那些女人他通通看不上,不是嫌這個胸小,就是嫌那個屁股不夠大,反正想要跟他共度一生還真的是挺難,而且他自己還沒有定下心來。

    外面的鶯鶯燕燕那么多,他怎么可能單單獨獨的吊死在一棵樹上?這不,新的獵物不就出現在他的眼前了嗎?

    白鷺進廚房里端出一盤煎雞蛋,還有一碗粥放在桌子上就開始吃了起來。

    曾大膽進去穿好了衣服之后便走了出來,坐在了飯桌上面對面看著白鷺,不得不說白鷺真的是身材十分完美。

    今天白鷺身上只穿了一件寬領的白色T恤,底下則是高腰的熱褲。青春靚麗的模樣一點都看不出來是生過小孩的,那白色的布料壓根就沒有辦法包裹的住那對波濤洶涌。

    而且那布料十分透明,很明顯可以看到包裹著那一對渾圓的應該是一件黑色蕾絲邊的內衣,曾大膽還十分清楚的看到那印出來的花邊。

    白鷺胸前那深深的溝壑似乎在向他人招手,邀請別人深陷其中,曾大膽色瞇瞇的看了一下,又繼續的把眼睛往下瞥,可惜的是她身下的位置被餐桌擋住了,看不到那底下的風景。

    曾大膽自然而然坐下來,往嘴里面塞了一塊面包,有些含糊不清的詢問說:

    “你今天怎么沒去上班呀?志明呢?他去哪里了?”

    白鷺瞧見老公不在屋子里面,本來不是很想要搭理這人的,但別人都開口問話了,她也不好不回答。

    “他今天沒空,被朋友叫去幫忙看一下車,晚上還有一個同學聚會。”

    白鷺沒好氣的說出了這一段話,便匆匆忙忙的把早餐給吃掉,隨后砰的一聲就把門給關上,進了屋子里面去。

    曾大膽在餐桌上面眉頭一挑,尋思著方志明要是今天一天都沒事兒的話,那他還真的是可以和白鷺有一些接觸,不過白鷺現在對他有戒備心,他得想想辦法才是。

    白鷺在屋子里面聽著歌練了一下瑜伽,快下午的時候,忽然間接到了健身房經理的電話,她立刻接通了,健身房經理和白鷺說有客人到了,但健身房的教練因為比較少的緣故,基本上都有客人了,現在他手頭上還有一個學生,問她要不要來帶帶。

    白鷺當然愿意了,她心中巴不得多帶點學生呢!靠著自己老公的那一點錢還房貸車貸,又沒有多余的給她買護膚品之類的,白鷺心里面還是有些不太高興,她心想,還是得靠自己多掙點錢,保養保養這張臉。

    “你得來快一點,這客人有點猶豫不決,剛才還是給她看你的照片,她才下定決心要訓練的,這可是一條肥魚,回頭你多推薦一下咱們家的產品,讓她連帶著多給一點錢,你也好多拿點提成。”

    白鷺聽了十分的激動,二話不說穿戴整齊就提著包跑了出去。

    她出去的時候曾大膽還在外面看著電視,見她火急火燎的跑出去了,想也沒想就問她要去哪里,可惜白鷺根本就不想理他,也不愿意回答他。

    白鷺去了健身房那里,談好了之后,那個客人當天晚上就要求開始訓練,可白鷺還沒有制定好計劃呢,想了想只能先給她上了一節體能課,上完體能課之后,另外一個學生又來了,她只能夠又繼續上課,而這一忙就到了晚上9點半,這才下了班。

    白鷺拖著有些疲憊的身軀下了樓,教學生訓練,其實當教練的也是非常吃力的。她累的連路都不想走了。

    好在下了樓,遠遠的便看到了一輛車停在對面商場附近,那輛車的車牌有點眼熟,像是自己老公的,白鷺當下就覺得非常的開心,她心想難不成那個榆木腦袋開竅了?趕緊興沖沖的跑了過去。

    而此時,坐在駕駛位上面的曾大膽看著白鷺一路跑過來,那一對波濤洶涌左右搖晃,她的臉上則是露出了一陣欣喜的笑容。

    明知道她會才會露出這樣的笑容跑過來,應該是以為開車來接她的人是方志明。想到這里,曾大膽心中有點不是滋味,可一想到這兩個人畢竟是夫妻關系,也就釋懷了。

    曾大膽把車窗搖晃了下來,白鷺走到了跟前,看著坐在駕駛室里面的并不是自己老公,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我還以為是志明呢,原來是舅舅呀?”

    曾大膽點了點頭說:

    “嗯,我尋思著你們這邊挺難打到車的,所以我就過來這里接你回去,我一個人呆在家里面也沒有什么事兒,你餓不餓?要不要去吃點東西?”

    可白鷺委婉的拒絕了。

    “哪有健身教練那么晚的還去吃東西的,要是在路上碰到了學員,豈不是太尷尬啦?”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