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啊快—點對著鏡子被撐開|口述真實亂愛故事

    而蘭姐剛才既然對我做出了這番承諾,我覺得這可能是我的一個機會。

     

    所以在蘭姐說完沒多久,我幾乎沒怎么猶豫,直接一口應承了下來。

     

    當然,我倒不是很擔心治不好蘭姐,因為我相信自己的手法絕對能夠讓蘭姐滿意。

     

    由于催汝需要準備些工具,我讓蘭姐在這里稍等片刻,而我則是回到了二樓上班的地方,找到了那個小工具箱。

     

     

    扒開她的陰毛,插進去_吃飯還在頂

    等我再次折返回來的時候,蘭姐已經換好了一件黑色魅惑的套裙出現在我面前。

     

    平時在帝豪見慣了她的高冷霸道范,當她以這種極盡魅惑的形象出現在我眼皮底下的時候,我內心還是忍不住狠狠的顫倀抖了兩下。

     

    看著她那豐倀腴迷人的誘人身段,我不禁有些癡了。

     

    她見我傻傻站在原地看著她,蘭姐突然笑了起來,隨后冷不丁地說了一句:“好看嗎?”

     

    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涼氣,在意識到自己的窘態后,我倀干笑了幾聲,隨后便讓她躺在床倀上,直接道:“那什么,蘭姐,你自己脫一下吧,我先衛生間把這些工具消一遍dú。”

     

    等我拿著消完dú的工具回來,看到床倀上的絕美倀人兒時,我震倀驚得差點沒把手頭上的家伙什給扔出去。我將蓋在她身上的外套往下拉了幾下,在捋衣服的時候突然發現,蘭姐的鎖骨竟是格外的精致姓感,明明有著一副凹凸有致的豐倀腴身材,但她身上又絲毫不缺乏那種骨倀感之美。

     

    看得出來,蘭姐在平時應該也沒少把時間花在健身上面。

     

    她聽了我的話后,絲毫不以為然,那張嫵媚的臉上露倀出了一絲罕見的媚倀態,“脫都脫了,難道你還準備讓我穿回去不成,更何況,我都沒說什么,你在意什么?”

     

    蘭姐的聲音軟倀綿無力,嬌糯糯的,但落在我耳間,卻仿佛是這個世間上最令人鬼迷心竅的催晴藥。

     

    再加上她那張妖倀嬈無比的絕美臉蛋以及凹凸有致的玲瓏身段,基本上沒有幾個男人能夠禁受得住她這樣的誘倀惑。

     

    我同樣也不例外,如果不是因為她是蘭姐的話,我估計早就化身為狼了。

     

    我咽了下口水,強行壓住內心的躁動,小心翼翼道:“蘭姐,你先躺下吧,我檢倀查一下你那里的情況。”

     

    面倀臨這頗為香倀艷的一幕,即便我心里再有想法,但我還是得竭力保持著理智。

     

    跟治療李雨桐的那幾次有所不同,蘭姐我是才開始跟她接倀觸的,她的姓子我有些摸不準。

     

    所以,她讓我給她治療,那我就只是治療,不敢有絲毫的逾越。

     

    否則一不小心冒犯了她,下一秒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她面前,我把男人心里的那點小心思全都收了起來。

     

    將蓋在她身上的外套往下拉了點位置,我盯著蘭姐那半露在外的匈脯,拿出了最標準的手法,在其兩側的邊緣位置試探著。

     

    起初,蘭姐倒也沒有什么過激的反應。

     

    只是她那雙魅惑的眸子一直在盯著我看,似乎是想通倀過我的面部表情看出我此刻內心的心理狀態。

     

    但最先沒能忍住的還是她,因為當我的手剛觸及蘭姐身前柔.軟的邊緣位置時,我明顯感覺得到,她整個人都顫栗了一下。

     

    我沒有去理會這些,而是繼續在她這病患位置的周邊認真仔細的探索著。

     

    終于——

     

    我發現自己右手觸及的部位,那里面有一個硬倀梆倀梆的硬塊,只是稍稍用倀力捏了一下,床倀上的蘭姐便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嬌倀吟。

     

    “對,就是這里,你現在摸的這個地方,最近這幾天總感覺脹倀脹的。”

     

    聽蘭姐這么一說,我更加確定了自己內心的猜想,這里應該就是導致她汝房堵塞的主要位置。

     

    確認好了具體的位置,我直接用雙手將其托住,然后對準那處留有硬塊的位置,力道均勻的揉倀捏著。

     

    起初力道不大,蘭姐雖說有些不大習慣,但也還能禁受得住。

     

    可隨著我的手勁加大,每按倀壓一次,蘭姐全身就會顫倀抖一次。

     

    到得最后,她更是軟趴趴的癱在床倀上,在那里大口的喘著粗氣。

     

    趁著這會功夫,我準備一鼓作氣將她那里的硬塊給徹底的揉碎,但蘭姐卻突然抓倀住我的雙手,那雙媚眼如絲的眼眸此刻已經籠上了一層迷離。

     

    “張強,你可不可以再快一點,我,我……”平日我們帝豪那個高冷霸氣的女王蘭姐,在剛才竟然當著我的面就丟倀了。

     

    “蘭姐,你還醒著嗎?”

     

    看著蘭姐滿臉愜意的躺在床倀上,那模樣像是暈厥了一般,我連忙在邊上輕喚了一聲。

     

    一連喚了好幾聲后,蘭姐這才輕嗯了一聲,然后緩緩睜開惺忪的眼皮打量著我,說道:“怎么樣,弄好了嗎?”

     

    我并沒有在第一時間里回答她,而是用目光示意她看一下我的庫子,讓她也看一下剛剛留在我身上的罪證。

     

    誰知道蘭姐整個人跟個沒事人一樣,她沒有理會我的目光,而是繼續向我發問:“張強,你看我的汝腺還能疏通嗎?”

     

    見蘭姐死不認賬,我也不敢再深究下去,當即將工具箱放到邊上,說道:“疏通的話倒不是很難,就是在接下來的治療過程中,蘭姐你可能需要稍微忍耐一下。”

     

    “忍耐什么?”蘭姐皺了皺眉。

     

    “嗯,你先等一下。”

     

    說完,我便從工具箱里面拿出一顆甜度很高的大白兔乃糖,撕倀開包裝袋,對蘭姐說道,“蘭姐,你先張一下嘴,把這顆糖給吃了。”

     

    即便是對我的這番行為感到些許疑惑,但蘭姐倒也沒有顧忌什么。

     

    只見她朱倀唇輕啟,小口微張,我這才留意到,原來蘭姐不僅人長得美,就連她的嘴巴也這么好看。

     

    微微上揚的上唇那翹倀起來的弧度,彰顯出了極度完美的魅惑線條,再加上她唇倀瓣上涂抹著誘人的唇釉,看上去像極了一款誘人的美食,讓人有種迫不及待想要沖上去將其含在嘴里的急切感。

     

    可還沒等我來得及把腦海中的這個念頭落實,蘭姐卻突然把她那條粉倀嫩的香舌伸了出來,對我張著嘴“啊”了一聲。

     

    我當場就有些愣了!

     

    我沒想到咱們帝豪的女王蘭姐,私下里,竟然還有這么俏皮的一面。

     

    不過別說,她這種反差的可愛倒還別有一番滋味。

     

    強行壓住內心那股難以抑制的沖動,我迫使自己冷靜下來,然后直接將手里的那顆大白兔乃糖放到了蘭姐的舌倀頭上。

     

    蘭姐舌倀頭一卷,把糖含在嘴里,然后滿臉困惑的問道,“這東西你從哪弄來的?”

     

    我輕聲解釋道:“蘭姐,我打小血糖就有些偏低,所以不管到哪里,身上都會帶著幾顆糖的。”

     

    蘭姐搖了搖頭道:“不不,我的意思是,你給我吃糖跟你接下來的治療又有什么關系?”

     

    蘭姐直接這么一問,反倒是令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尷尬地笑了笑,然后便如實回道:“那什么,主要還是想刺倀激一下你的味蕾,借此來轉移你的生理注意力,不然等下治療的時候有什么不適,就怕蘭姐你忍不住…”

     

    蘭姐聽完,整個人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嘴角便泛起了一絲冷笑,“張強,你倒是真看得起你自己啊,你安心做好你的本分就行了,不用去倀操.心那些有的沒的。”

     

    蘭姐這么一說,當下我也不再顧忌。

     

    深吸一口氣后,我讓她先將身倀子平躺在床倀上,然后雙手順勢放在她的匈前按倀壓著,先活絡一下她病患位置的血脈。

     

    不過在接下來的治療過程中,蘭姐倒是跟先前的模樣截然不同,任我怎么施展,她愣是沒有半點反應。

     

    見我眉頭微皺,她看向我的眼神似乎還帶了一絲挑釁的味道,沖我笑了笑,道:“你只管按照你的那套來,我心里有數,就是你得快一些,我晚點還有些事。”

     

    聽到蘭姐的話,當下我手法一變,雙手的食指按在了蘭姐匈前的蓓倀蕾上輕輕劃動。

     

    隨著我手指靈敏的滑倀動,我明顯看到了蘭姐那羊脂般的雪白肌膚迅速彌漫起了一層情倀欲.的粉紅。

     

    但是這一次,我倒是不得不佩服蘭姐的忍耐力。

     

    因為在我換了一種手法替她治療了快兩分鐘的時間,這兩分鐘里,她愣是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可兩分鐘過后,我留意到她的額頭已經布滿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只見她黛眉微簇,目光迷離,在其貝齒咬住下唇的同時,她那蒙上了一層粉色的肌膚也開始激起了大片的雞皮疙瘩。

     

    她最終還是沒能禁受住,就連說話的聲音也有些含糊不清。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