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怎么判斷老板和誰有—腿,愛愛小說

    “呵呵,別緊張嘛,畢竟咱們昨晚都‘坦誠相待’了,現在應該算是朋友了吧,我特意給楊小姐問聲好的。”張強特意強調了坦誠相待這個詞,讓楊雪艷心里又感到了一陣羞恥。

    ?“抱歉,我現在很忙,沒時間跟你瞎扯,沒事我就掛了。”楊雪艷迫不及待的便準備掛電話。

    “等一下!干嘛這么急著掛電話啊,咱們的事情還沒完呢!”

    “你胡說什么!昨晚你要求的事我已經答應你了,而且你也做了承諾,難道你想反悔嗎?”楊雪艷忍不住了,惱羞成怒道。

    “嘿嘿,昨晚只是相互認識一下,我答應幫你保守秘密,不過你似乎沒有一點誠意,還帶著防狼噴霧,難道擔心我會非禮你嗎?我昨晚一夜沒睡著,心里有些生氣,所以想讓你再做一件事作為昨天對我不誠意的補償。”

    “無恥,混蛋!我不會再答應你任何事的,你要是再敢騷擾我我就打電話報警!”楊雪艷又驚又怒,自己就不應該相信張強的鬼話,昨晚按照他的要求去做!現在這猥鎖的死胖子還想得寸進尺,簡直癡心妄想!

    其實這也不能怪楊雪艷,雖然平時她非常理智和冷靜,做什么事都要考慮周全,但自己犯下的過錯實在太荒誕了,當張強昨天打來電話差點有種天要塌下來的感覺,為了保守自己的秘密,情急之下楊雪艷沒有多想,也根本沒法多想,只能選擇相信張強,希望對方有點良知,在自己滿足對方要求后,對方可以為自己保守秘密。

    然而她還是低估了自身的魅力和張強的執著。

     

    總裁在病房外焦急的等待夫人生產_虛有其表I車季夏江詞

    “報警?報警做什么?難道我有做過對你不利的事嗎?比如非禮?比如敲詐勒索?昨晚好像都是你自愿的吧。嘿嘿,幸虧我昨晚拍了視頻當做證據,不然還真被你反咬一口了。”

    “你說什么?什么視頻?”楊雪艷面色驟變,急忙追問。

    “就是昨晚咱倆見面的視頻啊,楊小姐,你也不要怪我,我是個老實人,沒你們這些大公司上班的白領心機多,只能選擇這種方式來保護自己了,我想你應該不會介意吧?”電話那頭的張強笑的十分得意。

    這一刻,楊雪艷整個人都僵住了,腦子一片空白。

    她做夢也沒想到,張強居然做出如此卑鄙齷蹉的事,盡管昨晚對方的條件已經讓她深刻認識到了這一點,但偷拍視頻這樣的事她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你是不是怕我不聽你的話,所以拿這種事騙我?不好意思,我不吃這套!該說的我都說了,我昨晚也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你要是敢反悔,我會報警的!大不了咱們來個魚死網破,我堅決不會再受你的威脅!”

    楊雪艷心里還抱著一絲僥幸,希望真如自己所說,對方根本沒拍視頻,只是騙自己的。

    雖然心里十分恐慌了,但她不能再受對方的要挾,不然張強一定還會得寸進尺。抱著半賭博的性質,楊雪艷一咬牙,把電話給掛了。

    掛了電話之后,她久久無法平息,面色因為驚怒顯得通紅。

    恰巧,有扣門聲響起。

    還沒回過神的楊雪艷嚇了一跳,深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沉聲道:“進來!”

    進來的是業務部的王偉,是公司新員工,前兩個月剛入職,到現在還沒開單。

    看到楊雪艷臉色似乎不太好,王偉謹慎的叫了一聲:“楊經理。”

    “找我什么事,說吧。”雖然剛才經歷了很不愉快的通話,但此刻的她還是刻意保持作為上司的威嚴和從容,冷冷說道。

    “是這樣的,剛才我在電話里約了一個客戶,想要從我們這里進貨,而且量很大,我和他約定下午見面,但又擔心自己搞不定,部門其他老員工下午也沒空,所以想請楊經理下午陪我去見那個客戶,幫我談一下。”王偉小心翼翼的說道。

    聽到這話,楊雪艷心思也被拉回了工作中,點了點頭說道:“這是個意向客戶,跟我說說你們在電話中怎么談的,還有客戶的資料,我都要知道,越詳細越好。”

    王偉大喜過望,連忙找椅子坐下,跟楊雪艷聊了起來。

    楊雪艷正認真的聽著,收到了一條短信,正是張強發來的,居然是一段視頻,下面還配有一句話:“你要是不聽我的話,我保證待會你丈夫就會收到這條短信的。”

    楊雪艷面色瞬間白了,心跳加速,呼吸也急促起來,趕忙將手機調到靜音狀態,然后打開了視頻。

    視頻只有三十多秒,明顯是經過剪輯過的,卻正是昨晚楊雪艷脫裙子和內褲的場景。

    讓她完全呆住了,整個人如同被雷劈中一般,腦子一片混亂,看著手機發呆。

    正在描述客戶情況的王偉注意到女上司不對勁,疑惑的問道:“楊經理,你怎么了?”

    “沒事沒事,你繼續說。”楊雪艷面色立即紅了,連忙說道。

    在王偉繼續談話的過程中,楊雪艷一直處于心不在焉的狀態,終于忍不住,給張強回復了一條短信:“王八蛋,你究竟想怎么樣?”

    “聽從我的話,完成一件事,我會保守秘密的。”

    “無恥之徒,你這得寸進尺的行為!”

    “我就當你是在夸我了。不過你放心,我要求的事并不過分,絕不會提出想和你愛愛的過分的要求,只是讓你在公司把內褲脫了,下面保持真空狀態,今天工作一整天,直到回到家里才能穿上。”

    看到這條短信,楊雪艷臉色紅到了耳根,她怎么可能在公司做這種事情?而且她也不敢保證做完這事,張強就不再糾纏自己了。

    “是不是按照你說的做,你就愿意刪掉視頻,為我保守秘密?”

    “當然。”

    “我憑什么相信你???”

    “呵呵,因為你別無選擇。”

    張強的一條短信讓楊雪艷升起一種深深的無力和沮喪感。

    難道自己以后就要任憑這個丑陋肥胖的老男人擺布嗎?

    確實如同張強所說,她已經別無選擇。

    沉默了良久,楊雪艷回復了一句:“好,我答應你。”

    “呵呵,還是楊小姐識趣,相信你會享受這個過程的。”

    正在這時,王偉說道:“楊經理,我已經說完了,您有什么意見或建議嗎?”

    楊雪艷的思緒一下子被拉回現實,趕忙說道:“行,我知道了,下午我會陪你去的,提前半小時跟我說一聲,你先出去吧。”

    將王偉打發走后,辦公室只剩下楊雪艷,她看著短信的內容,陷入了猶豫。

    難道自己真的要聽從張強的命令,脫了內褲工作一整天,在公司里做這種事實在太羞恥了,何況她下午還要賠王強去見客戶,萬一中間出現什么差池就糟糕了。

    猶豫了半晌,楊雪艷咬了咬牙,決定不理會張強的要求。

    反正對方根本看不見,她做不做又有什么區別呢?

    楊雪艷還特意回復一條信息:“我已經脫了。”

    “那太好了,祝楊小姐工作愉快。不過你最好不要欺騙我哦,否則我會讓你后悔的。”

    沒有短信再發來,楊雪艷長長松了口氣。

    她沒把張強的話當真,盡量將這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拋諸腦后,開始了一整天的工作。

    下午她跟著王偉去談判,談判很順利,不過客戶有些猶豫要考慮幾天,二人失望而歸。

    下了班,楊雪艷像往常一樣,先去婆婆家,把俊俊接回來,然后帶著兒子一起回家。

    沒想到剛走到自己小區門口,就看到一個黝黑矮胖的老男人正站那笑瞇瞇的看著自己。

    楊雪艷面色驟變,嚇的手一抖,買的菜差點落在地上,趕緊拉著兒子的手轉身就走。

    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個猥瑣的家伙居然找到了自己家里!

    “楊小姐,別走??!連老朋友也不認識了嗎?”張強叫道,快步追了上來。

    “媽媽,有個叔叔在后面叫你。”背著書包的俊俊提醒道。

    俊俊走不快,楊雪艷也不知道去哪里,被張強三兩步趕了上來。

    楊雪艷無奈,轉過身面容冰冷的瞪向張強,冷喝道:“你個陰魂不散的家伙,你到底想怎么樣!”

    “楊小姐,干嘛這么激動啊,看看你,把孩子都嚇到了。”張強笑著蹲下來,從身后拿出一個玩具汽車,遞給俊俊道:“小朋友,這是叔叔送給你的見面禮,拿著。”

    俊俊一雙小眼亮了起來,露出欣喜的神色,正要伸手,卻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即縮回手,眼巴巴的抬頭看向楊雪艷,用眼神尋求她的同意。

    “俊俊,我們走。”楊雪艷面色冰冷,根本不再理會張強,拉著俊俊的手繞過對方,快步往小區走去。

    看著楊雪艷婀娜的身材,不斷扭動的翹臀,張強咽了咽口水,嘿嘿一笑,快步跟了上去。

    走到小區門口的時候,楊雪艷停頓了一下,本想向小區保安求助,哪知道張強卻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在后面笑著提醒:“別忘了,你的視頻還在我手里。”

    楊雪艷心里一涼,露出頹然之色,只得繼續往自己所在的樓棟走。

    走到樓棟門口的時候,楊雪艷實在忍不住了,又停下來問道:“我今天已經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你刪掉短信,別再糾纏我了,行不行?”

    “真的按照我說的做了嗎?我要檢查一下。”張強色瞇瞇的看向楊雪艷的包臀裙。

    楊雪艷花容失色,驚道:“不行!我兒子還在!”

    “媽媽,你們在說什么呀?”俊俊直覺媽媽對眼前的叔叔有些害怕和憤怒,但卻聽不懂二人在聊什么。

    “那到你家坐坐吧。”張強笑了起來,面帶和善的又將玩具遞了過去,“小朋友,拿著,沒關系,叔叔送給你的。”

    俊俊從剛才就一直盯著張強手里的玩具,忍不住再次抬頭看向母親,眼中充滿了渴望之色。

    楊雪艷不忍拒絕兒子,只能嘆了口氣,沒有多說,算表示默認了。

    俊俊頓時興高采烈的說道:“謝謝叔叔!”說著一把接過張強手里的玩具汽車,擺弄起來。

    楊雪艷知道沒法趕張強走,可自己包臀裙里面有內褲,如果進屋被對方檢查發現自己穿了,張強惱羞成怒之下會不會將視頻發給丈夫李海洋,如果是那樣,自己就真的完了。

    “張先生,我家有孩子在,真的不方便,要不……你改天再過來,行嗎?”平時一向高冷自負的楊雪艷面對張強這樣的無賴再也無計可施,只得客氣的勸說,希望把對方勸走。

    “不行,等我檢查完才行。”張強淡然說道。

    楊雪艷心里拔涼拔涼的,不再多說了,任命般的拉著俊俊上樓。

    張強一直在后面尾隨,欣賞楊雪艷婀娜多姿的背影及包臀裙包裹的渾圓挺翹的香臀,和兩條肉絲的修長大白腿。

    到了家,楊雪艷拿鑰匙打開門,雖然不情愿,但還是讓張強進了屋。

    “張先生,你……你先坐一會,我去上個洗手間。”楊雪艷客氣道,俏臉擠出一絲笑容。

    沒想到卻被張強攔住了:“呵呵,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F在已經進屋了,你也沒必要擔心了,是當著你兒子的面讓我檢查,還是讓他先離開一會?”

    楊雪艷本想趁著去洗手間的功夫脫下裙里的內褲,結果被張強拆穿了。

    無奈之下,她只得說道:“俊俊,你先回自己房間玩一會玩具,我和叔叔有話要說。”

    俊俊捧著玩具汽車高高興興的進了屋,關上房門。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