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同桌上課把我內衣脫了*與校草同居的日子

    由于沒有做什么前期準備工作,如今柯曉蓉的身體還十分干燥。

    可趙括不在乎這點疼痛感,因為他知道,趙曉榮絕對要比他更疼。

    果然,趙曉榮馬上發出了一陣痛呼,甚至眼角都出現了淚水。

    一股暴虐的快意出現在了趙括的腦海,讓他體內的腎上腺激素迅速提升。

    騎士手持長槍,不停的在馬上奔跑沖殺,殺得敵人花容盡失,殺得敵人慘叫連連。

    即便是這樣,趙括的心里面還是不滿足,他抬起手,再次朝著柯曉蓉的臉上甩了幾個耳光道:“給我哭,給我大聲地叫,給我求饒!我今天要把你們施加在我妻子身上的一切,全都討回來!”

    “??!別打了,你讓我做什么都可以,我都聽你的,我會好好配合你的,啊太爽了!”

    趙括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傻傻的看著身下的柯曉蓉。

    這都是些什么人啊,前半句話聽起來還挺正常的,后半句話直接就在變態的不歸路上越走越遠了??!

    趙括就這么一臉不解的看著柯曉蓉,不僅手上的動作停了,連身子的動作也停了。

    可是有人并不想讓他停下來,柯曉蓉扭動著自己纖細的腰肢,雙腿盤住趙括的腰,主動地逢迎道:“哎呦好人,你別停啊,繼續啊。”

    這句話可不得了,不僅勾起了趙括心中的怒火,還勾起了他的心火。

     

    她越求饒他動得越狠_不要了還咬得那么緊

    趙括一咬牙,再次提槍開始沖殺道:“我今天算是長見識了,你是真的賤!”

    正在迎合趙括的柯曉蓉居然面帶極其舒爽的笑容,公然承認道:“是啊,我就是賤,我就是喜歡男人在我身上撒歡。我就是喜歡被各種不同的男人干,有問題嗎?”

    這個問題問得好,從理論上來說,只要不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做這種事情,就都不算是問題,頂多是個人價值取向不同罷了。

    而且柯曉蓉都說了,自己就是個賤貨,在這種情況下,趙括再罵什么也沒用了。

    趙括突然有些茫然了,他之所以要侵犯柯曉蓉,就是為了報復柯曉蓉和王旭。

    可如今看來,柯曉蓉壓根就不在乎,在她看來和別的男人亂來就跟吃飯喝水一樣,實在是太普通了。

    既然這樣的話,自己做的這些事情還有什么意義?

    心中這樣想著,他就停下了沖刺的動作,突然覺得有些意興闌珊。

    見趙括停了下來,柯曉蓉反而不依不饒道:“別啊,我正來感覺了,你怎么讓人不上不下的!”

    趙括厭惡的看了對方一眼道:“把腿松開,你怎么這么賤?”

    可能是因為需求得不到滿足,此刻再被趙括罵了一句,柯曉蓉居然憤怒了。

    她咯咯冷笑了一聲道:“我賤?對,我的確很賤,我喜歡和各種各樣的男人亂來??墒俏以儋v,也比不上你老婆賤。你是沒看見你老婆被王旭玩弄的樣子,那才叫真的下賤呢,是發自內心的認為自己就是個賤貨!”

    “夠了!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你來??!反正我的人生已經爛成這個樣子了,有你給我陪葬我賺了!我說你這只王八是不是不行啊,難怪你老婆要在外面偷人!難怪她這么好上手!”

    柯曉蓉的這句話算是打到了趙括的七寸,他怒吼一聲,提槍便刺,騎士手中的槍再次插入了敵人的身體當中,給予眼前的敵人致命一擊。

    柯曉蓉哀鳴一聲,看似柔弱的嬌軀在暴風雨的洗禮之下,就像是海中的一葉扁舟,來回搖晃起伏不定,隨時都有傾覆的可能。

    而那一陣陣的呻吟聲,更像是臨死之前的哀鳴,將眼前這個男人心底最原始的欲望勾了出來。

    戰況愈演愈烈,騎士的攻擊看似兇猛,實則不能長久。小舟看起來下一秒就會沉入海底,可最終還是堅持了下來。

    這場戰斗最終的結果是被攻擊的一方堅持了下來,當騎士丟盔卸甲之后,他意興闌珊的點了一根煙,沖著身邊的柯曉蓉擺了擺手道:“你走吧。”

    沒能得到滿足的柯曉蓉更加不滿道:“難怪那個賤貨喜歡和別的男人玩,原來你真的不行??!”

    “柯曉蓉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說我妻子的壞話,我現在就殺了你!”

    “壞話?我說的都是事實!”

    柯曉蓉冷笑了一聲,居然翻身起床來到電腦前。

    她打開電腦,從里面找到了幾個視頻文件,打開了其中的一個,把屏幕轉向趙括道:“你自己看看,看看你心目當中潔白無垢的女神,在別的男人胯下是什么樣子的!”

    原本心情已經平復下來的趙括,在看到電腦上的畫面之后,整個人都呆住了。甚至手中夾著的煙燒到了他的手指,他都沒有意識到。

    如今屏幕上出現的女人正是他的嬌妻,柳語嫣就雙膝跪在這張床上,身子下面躺著一個男人,身前站著一個男人,身后還貼著身子趴著一個男人。

    六只手在妻子潔白如玉的身子上來回游走,這個畫面簡直讓人血脈噴張。

    柳語嫣那時而變粗的喉嚨,以及不停發出的嗚咽聲說明她現在正遭受著非人的待遇。

    趙括死死的捂著拳頭,他本以為自己的妻子只是跟王旭亂來過。

    可如今的這個視頻給了他重重的一拳,把他打醒了。

    柯曉蓉在一旁冷笑道:“怎么樣,我沒說錯吧,你老婆是不是超乎你想像的銀蕩啊。先別著急,好戲還在后頭呢!”

    說完柯曉蓉就按了快進,很快趙旭就聽見柳語嫣嗚咽的聲音越來越大,一道金黃色的液體緩緩的從她嘴角滑落。

    看到這一幕,趙括早已淚流滿面,他真的沒想到,妻子居然會被人如此作賤。

    更讓趙括難以接受的是,柯曉蓉居然跪到了他的面前,低著頭開始為他服務道:“你們男人果然都是變態,看見自己老婆被人這么玩弄,居然又硬了!”

    趙括也覺得自己是個變態,明明看到這幅畫面應該只是單純的憤怒和心疼,可望著那墮落的畫面,他居然有了一絲原始的沖動。

    見趙括的眼睛還是一眨不眨的盯著屏幕上的畫面,柯曉蓉嬌笑了一聲道:“行了別看了,你賣賣力氣讓我舒服下,我也讓你這樣做好不好?”

    趙括怒吼了一聲,朝著柯曉蓉就撲了過去,兩個人又大戰了半個小時,最后才雙方都十分滿意的偃旗息鼓。

    等戰斗結束,趙括抽著煙,眼神冰冷的看著屏幕上的畫面道:“其他的兩個人是誰?”

    “他們具體叫什么名字我不清楚,只知道外號叫鋼炮和水管,是王旭在某個論壇上認識的,他們經常一起交換著玩女人,我也被他們玩過好幾次。”

    聽了柯曉蓉的這些話,趙括一臉驚訝道:“你不是王旭的老婆嘛,他這么對你?”

    “老婆?呵呵!誰跟你說的,我只不過是個被王旭禍害了的女人而已,我也有自己的老公。在王旭的眼里面,我只不過是個用來泄欲的工具罷了,甚至連條狗都算不上。你想找王旭報仇對不對,我幫你!”

    趙括呆呆的看著柯曉蓉,他覺得這個女人不管是說話還是辦事,都相當有問題。

    首先柯曉蓉為什么要幫著他對付王旭,按理說柯曉蓉和王旭才是一伙的嘛。

    其次柯曉蓉又打算怎么幫他對付王旭?趙括可不認為在這件事情上,柯曉蓉能幫上什么忙。

    看著趙括一臉不信任的表情,柯曉蓉不在意的笑了笑,用纖細的手指戳著趙括的胸口道:“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是覺得我沒用?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王旭已經不在冬青市了,因為和你老婆的事情暴露,再加上剛好他在外地有一筆生意要談,他短時間之內是不可能回來了。”

    趙括咬了咬牙,狠狠的一拳砸在了床上,不能馬上報仇,這讓他心里面非常難受。

    不過很快他的注意力就又放到了電腦上,他指著電腦上的畫面道:“另外兩個人的資料你只知道多少。”

    “知道的也不算多,鋼炮這個人據說是個小老板,有自己的生意。至于水管嘛,好像是個美發師,可惜我不知道他具體是在什么地方工作。”

    “你把它們認識的那個論壇告訴我,順便把他們在其中的ID也跟我說一下,剩下的你就不用管了。”

    柯曉蓉把她知道的事情都說了,趙括點了點頭道:“好了,這里沒你什么事情了,你走吧。”

    柯曉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道:“加個微信吧,等王旭什么時候回來,我可以提前通知你。”

    趙括看了柯曉蓉一眼道:“既然你這么恨他,為什么還要跟他在一起?”

    “呵呵,因為我爛啊,因為我破罐子破摔了。如果今天不是遇上了你,我可能會跟他繼續廝混下去。不過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或許我可以和你聯手報仇,你如果找到另外的兩個人,記得給我打電話。”

    就這樣趙括也離開了這個地方,臨走的時候還不忘直接把電腦的硬盤拆了帶回去,里面裝著妻子還有其他女人被王旭作賤的視頻,趙括不想讓這些視頻流傳出去。

    回到了家中已經是深夜凌晨時分了,柳語嫣居然還沒睡,硬是呆呆的坐在客廳當中,等著趙括回來。

    等她看見趙括開門走進來之后,她兩三步沖上前,一把抱住了趙括,趴在他的胸口放聲大哭道:“老公,你可算回來了,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我求求你了,你別沖動,就算你真的想把他怎么樣,你也讓我來動手,你別臟了手好嗎?”

    看著柳語嫣楚楚可憐的樣子,趙括滿腦子居然都是今天在電腦上看見的那個畫面。

    他明知道這一切都不是柳語嫣自愿的,都是被王旭逼迫威脅的,可一想到面前的妻子曾經被三個男人圍在中間,肆意的玩弄過,還喝過那種東西,趙括就覺得心里面一陣陣的反胃。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之后,趙括才緩過來道:“好了,你別擔心我,一切我自有分寸。就算是要去找那個王旭的麻煩,我也會讓李廣幫忙的。我辦事可能會沖動,你還不放心李廣嘛。”

    柳語嫣認識李廣,也知道李廣的為人很靠譜。她這才松了一口氣道:“那好吧,這樣我就放心了。老公我給你煮了夜宵,你要不要吃一點?”

    看著廚房當中霧氣騰騰的樣子,趙括想了想就意興闌珊的搖頭道:“算了,沒什么胃口,我今天折騰了一天,有些累了。”

    “嗯,怪我沒有考慮周全,那我伺候你洗澡吧好不好?”說著柳語嫣就打算伸手脫掉趙括的衣服。

    趙括想了想,搖頭道:“你先睡吧,我剛想起來,手上還有公司的一些工作沒完成,需要我加個班。”

    其實趙括是在撒謊,他現在只是單純的不想和柳語嫣有身體上的接觸,因為只要一看見妻子,他滿腦子都是妻子和別人群P的畫面。

    柳語嫣也不是傻子,看見趙括的這個表情,她立刻就明白了一切。在她身上發生了這種事情,丈夫就算嘴上不說,心里面怎么可能會不介意。

    如今夫妻雙方之間,好像有一條看不見的裂縫已經產生了,并且有著越來越大的趨勢。

    現在的她只能強顏歡笑道:“那好,那我先去休息了,你要是累了餓了想吃東西就叫我,我起來給你把東西熱一熱。”

    趙括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等柳語嫣走到臥室門口的時候,她突然轉頭,咬著下唇淚眼婆娑的問:“老公,我們兩個還能回到從前嗎?”

    看著妻子那搖搖欲墜的身子,趙括深吸了一口氣,把自己的眼淚壓回去,給了妻子一個笑容道:“老婆,你放心吧,我會妥善的把這件事情處理好的。等這邊的事情處理完了,到時候咱們就換個環境生活,把這件事情徹底忘記。”

    柳語嫣感動的點了點頭,望著趙括說:“嗯,老公我愛你。”

    “嗯,我知道的,快去睡吧!”趙括也微笑著回應道。

    等柳語嫣關上了房門,趙括的眼中寒光一閃,轉身來到了書房。

    他是做IT的,雖然沒有做過黑客,但是很多黑客的手段他都知道。

    至少想要在網上人肉一個人,應該不是多難的事情。

    打開電腦連接網絡,很快趙括就找到了柯曉蓉口中的那個論壇。

    然后通過ID搜索,鎖定了那個叫水管的美發師。這是一個25歲的年輕人,本名張天碩。

    看來王旭并沒有告訴兩個人事情暴露了,如今的水管仍舊還在論壇上活躍。

    趙括翻看了對方之前的發帖紀錄,這才知道為什么他會用水管這個外號。

    按照張天碩的說法,因為他每次射出來的量都特別大,這才取了一個水管的外號。

    通過翻看對方最近一段時間的發帖記錄,趙括的殺心也越來越重。

    從兩個月之前,對方就開始更新了一個名為半熟~女系列的帖子。內容就是他們三個人玩弄女人的照片和視頻,并且加上口述的經過。

    雖然照片跟視頻都已經打碼了,可趙括還是能通過女人的身材和皮膚以及發型看出來,這個人就是他的妻子柳語嫣。

    看著視頻上妻子被這群人當做玩具,擺出了各種羞人的樣子,身上還用了各種SM的道具,趙括的心都要氣炸了。

    他伸手拿起了電話,直接給柯曉蓉打了過去。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