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大屁股中年美熟婦|醒來發現大的東西還在里面

    聽到我的回答,趙雅臉上的幸福更加深刻了。

    “小壞蛋,終于讓你得逞了。”趙雅感嘆似的說道:“那時候我只當你還不懂事,可我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就將你當成了我的全部了。”

    說到這里,趙雅的語氣中突然帶上了些許落寞。

    敏感的我并沒有忽略掉這點異樣。

    “雅姐,你怎么了?”

    “小川,你會不會嫌棄我年紀太大了,畢竟我比你大八歲……”

    我啞然失笑:“雅姐不嫌棄我年紀小就好,我怎么會嫌棄你。”

    我側身吻住了趙雅的嘴唇,良久,唇分之后,我才繼續說道:“在我心里,雅姐早和我母親一樣,是我最親近的人了。”

    “是這樣嗎……”

    趙雅陷入了沉默,不過她接下來的話卻讓我陷入了深深的糾結與自責之中。

    “小川,等你眼睛好了,就跟我一起回家吧。”

    趙雅提議道:“我爸媽這些年一直在催我結婚,這次領個男朋友回去,正好也滿足了他們的心愿……”

    這一次,換作我不聲不響了。

     

    【疼就對了,就是讓你疼】被同學征服的春藥巨RU寶寶

    直到此刻,我才意識到我對趙雅隱瞞復明的真相,到底是多么愚蠢的行為。

    我能想象得到,如果趙雅知道我已經復明,并且對她隱瞞了兩個月之久,她會有多么的傷心。

    這幾乎是相當于來自最親密的人的最嚴重的背叛。

    如果早知道趙雅心中是這樣的打算,我怎么可能隱瞞事情的真相?

    一時間,我只能支支吾吾的點頭。

    “好,等我眼睛好了,我就去雅姐家提親。”

    得到了我的承諾,趙雅似乎想到了什么,臉色微紅。

    “小川……”她的聲音充滿著誘惑。

    “嗯?”我正處于騎虎難下的狀態,有些心不在焉。

    “再要我一次吧。”

    沒有男人能夠承受這樣的誘惑,我也是如此。

    我整裝待發,再一次壓在了趙雅的身上。

    我工作的地方叫做“玫瑰苑”,是一家規模不大,但是卻頗為高檔的按摩會所。

    還記得16歲生日那天,趙雅忽然來了我家。

    她帶回來了一個生日蛋糕,為我慶祝生日。

    在一頓豐盛的晚餐之后,趙雅告訴我,她為我找了一份工作。

    顯然,趙雅對于我工作的事情,還是很上心的,她怕我在社會難以立足。

    現在一想,我才反應過來,趙雅對我的心思。

    工作地點是在離我家不遠的女人街上,有一家按摩會所在招聘學徒。趙雅告訴我,那家會所是她的朋友開的,服務的客人全是女人。

    我很好奇為什么那家會所會招聘我這樣一個盲人,趙雅告訴我,有些客人在按摩的時候,會嫌棄按摩師力氣太小,因為那里的按摩師都是女人。

    當得知我有機會養活自己的時候,我是興奮的,因為雖然這些年我被照顧的無微不至,可我終究已經是半大小子,不再像當年那樣懵懂迷茫。

    我知道,母親和趙雅不可能照顧我一輩子,我終究是要自立的,哪怕這個過程再艱難。

    所以我欣然接受了這份工作,第二天,趙雅就帶著我來到了那家按摩會所,一個叫做‘玫瑰苑’的地方。

    玫瑰苑的老板孫玉茹是一個25歲上下的女人,雖然還年輕,可是身上卻散發著成熟的誘人氣質。

    她總喜歡穿著一身艷紅的旗袍,緊致的旗袍和她近乎于完美的S型身材相得益彰,高開叉的旗袍側面,她那雪白的大腿來回晃動人,令人目眩神迷。

    甚至偶爾一不小心,甚至能從那旗袍開叉的地方,看到她那輕薄短褲。

    這是一個無時不刻不在誘惑著每一個看到她的男人的女人。

    即便是后來早已與她相熟的我,在重見光明之后,也被這熟悉的陌生人給迷的神魂顛倒。

    不過幸好這里是女人街,少有男士會出現在這里,所以這樣的誘惑終究沒有招來太多的餓虎群狼。

    趙雅帶我來到玫瑰苑,將我交給了孫玉茹,并囑咐我認真工作之后,便離開了。

    我有些怯生生的站在原地,感到了無比的恐懼。

    畢竟那時的我是一個盲人,目不能視的我呆在一個充滿了陌生人的陌生地方,我怎么可能不害怕!

    不過我很快就脫離了這種緊張的氣氛,因為孫玉茹告訴我,她希望將我打造成她們會館的頭牌按摩師。

    她告訴我,我長的很清秀,年紀小,而且還看不見,幾乎是天生為這一行而生的。

    初出茅廬的我,哪里是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了許久的玉茹姐的對手,所以我很快就被她所描繪的前景所打動,認真的學習起了按摩的技巧。

    因為我是盲人的緣故,玉茹姐并沒有讓我在人體模具上練習,因為看不到,我自然也不知道那些繁雜穴位的位置。

    為了讓我更快的學習,身為老板的玉茹姐,成為了我的練習工具。

    后來,在我學有所成的時候,玉茹姐還告訴我,有些顧客會有一些特殊的要求。

    我問什么要求,玉茹姐卻不說,只是讓我在她的身上嘗試著各種各樣按摩手法。而這些手法大多數都作用在玉茹身上的一些敏感部位。

    或許玉茹姐并不知道,這些東西我早就在趙雅的身上學會了,如今在另一個女人身上施展,除了手感有些不同之外,我早已經輕車熟路。

    而也正因為如此,我也有幸成為了第一個,將玉茹姐的美妙身體探索的淋漓盡致的男人。

    ……

    周末,是玫瑰苑最忙碌的時候。

    我與趙雅結伴來到玫瑰苑,她今天休息,閑來無事,恰好來玫瑰苑放松放松。

    因為前些天,我和趙雅已經發生了關系,所以現在,我和趙雅的關系很親密,基本上和戀人差不多了。

    剛剛走進會所的大門,我們就見到了老板孫玉茹,她正站在門口,與一名風韻猶存的少婦交談著。

    那少婦姓張,會所的人都叫她張姐,我也是如此。

    她是會所的熟客,也是我最忠實的客人之一,每次來會所按摩都會點名讓我替她服務。

    “小川來了,不過今天可沒時間讓你幫我按摩了。”張姐笑著與我打了聲招呼。

    “張姐是會所的貴客,只要說一聲,無論什么時候我都會為你服務的。”我連忙答道。

    “這小子,越來越會說話了。”張姐被我的回答逗笑了,轉而又對孫玉茹說道:“玉茹,咱們也是老朋友了,你說的事情我沒意見,但是你得想清楚了,畢竟這玫瑰苑可是你安身立命的本錢。”

    “再說了,還有小川這么優秀的員工在,我可聽說了,咱們市其他的幾家按摩會所,不是一次想要挖走小川了。”

    見話題轉到我身上,我連忙擺手道:“張姐,我能有今天全是玉茹姐的栽培,我哪都不會去的。”

    “瞧瞧,這小嘴甜的。”

    就在這時,孫玉茹卻輕嘆道:“張姐,實不相瞞,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也不會出此下策,實在是……哎。”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也不多說什么了。”張姐勸道:“這事情再急也不急這一會,你回去再考慮幾天,然后給我答復吧。”

    說完,張姐便走進了停在會所門口的豪車,揚長而去。

    孫玉茹目送張姐離開之后,又將目光放在了我和趙雅身上。

    “小川,等會來給我按按肩膀,這幾天一直沒怎么休息好。”

    說著,孫玉茹又對趙雅笑道:“阿雅,我先借你家小川用用了,你不介意吧。”

    趙雅不介意的擺了擺手,有些擔憂的問道:“玉茹,出什么事了?你剛才……”

    “沒什么大事,你不用擔心了。”孫玉茹打斷了趙雅的詢問,步履匆忙的走進了會所。

    我能感覺得到,孫玉茹的狀態很不好,她的心里一定藏著什么事情,而剛剛她和張姐的對話也同樣證明了這點。

    但是既然她選擇不說,我也沒辦法去追問,只是在心中替她暗暗擔憂。

    是孫玉茹將我培養成了一名優秀的按摩師,我每個月還從她這里拿到不菲的薪水,對于這個女人我是懷著感激之情的。

    也正因為如此,我自然希望在孫玉茹遇到困難的時候,能夠幫上她的忙。

    我說道:“雅姐,我先去找玉茹姐了。”

    “去吧,不用管我。”趙雅也是玫瑰苑的熟客,自然無需我來招呼。

    我點點頭,告別趙雅之后,迫不及待的快步朝著孫玉茹的辦公室走去。

    來到孫玉茹的辦公室外,我發現門并沒有關上,而是留了一道縫隙。

    我知道這是孫玉茹給我留的門,所以我沒有敲門,而是輕手輕腳的走了進去,坐在辦公室會客的沙發上等候著。

    孫玉茹顯然已經發現了我,但是她卻沒有說話,依然在辦公桌前忙碌著。

    此時此刻,我正好有機會細細的打量著這個風韻的老板娘。

    今天的孫玉茹沒有穿她平時的那身旗袍,反而一反常態的用一件寬松的短袖搭配了一條短得不能再短的牛仔熱褲。

    上身那件寬松的短袖,根本無法遮掩孫玉茹的傲人飽滿,相比于趙雅的飽滿,孫玉茹則給人一種圓潤且完美的感覺。

    我順著辦公桌下看去,能看到的僅僅只有她穿著涼鞋的精致腳丫,那粉嘟嘟的樣子,讓我忍不住將其與趙雅相比,得到的結果,卻是不分伯仲。

    大約十分鐘后,孫玉茹終于放下了手中的事情。

    “小川,過來準備吧。”

    孫玉茹起身,帶著我走進她辦公室后面的按摩室。

    這間按摩室是孫玉茹為自己準備的,在過去的兩年里,有很大一部分時間,我都是在這里,為孫玉茹按摩。

    走進按摩室,孫玉茹也不避諱,當著我的面就開始脫衣服。

    當那件輕薄的短袖被從孫玉茹身上褪去的時候,孫玉茹和我坦誠相見,基本上是一覽無余。

    我暗暗咽了口口水,繼續目不轉睛的看著。

    孫玉茹脫掉衣服之后,便趴在了小床上。

    “來吧,今天我需要發泄發泄。”孫玉茹的聲音變得細不可聞。

    這句話意有所指,這也是我和孫玉茹之間的小小默契。

    每當孫玉茹說需要發泄的時候,我就會在她身上用出那些特殊的手法,那些手法不是用來按摩的,而是用來取悅女人的。

    “玉茹姐,我來了。”

    我來到了小床邊上,看著孫玉茹略顯纖瘦的背影。

    這是個與趙雅截然不同,卻同樣令人血脈噴張的美妙軀體。

    我伸手撫上了孫玉茹的后背,用指尖輕輕在她薄嫩的肌膚上劃過。

    “嗯……”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