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總裁腹肌下的巨龍H-壓著孕肚使勁作

    “先生,請問你需要拍什么樣的婚紗?”

    羅森瞅了老板娘一眼,這女人姿色雖然平庸,但是身材非常好,穿一件黑色的吊帶裙,胸前兩垛春山非常豐滿,皮膚也很白嫩,讓人覺得她很性感。“老板娘,我想拍一套那種最前衛的婚紗,不知道你們這里有沒有這種業務?”

    老板娘一笑說:“先生,你找對地方了。我們這兒的攝影師非常專業,尤其是拍攝那種前衛婚紗,保證你們滿意。不過我們這兒價格有點高哦。”

    羅森點點頭:“錢不是問題,關鍵是你們夠專業,老板娘,你這兒有樣板婚紗照沒有?我能不能先看看。如果我覺得你們拍攝的作品夠完美,我一定會花這個錢的。”

    羅森打算用這種方法,騙取老板娘的信任,然后查看妻子有沒有在這里拍攝那種婚紗照。誰料,老板娘一本正經地說:“先生,對不起。這個恐怕不能如你所愿,我們需要為我們的客戶保守秘密,怎么可以給你看他們夫妻的親密照?”

    羅森心里有點失望,“老板娘,如果不能看到拍攝效果,那我就沒有興趣消費了。你們做生意太死了,我不過是看看,又不會拍照外傳,你擔心什么?你要是不放心,我還可以交點保證金。”

    老板娘猶豫了一下,可能是因為羅森提出給錢,她有點心動了,就說:“如果你可以先交一部分訂金,成為我們這里的VIP會員,我可以給你看一些照片。”

     

    佞臣夫君猛如虎易水寒:夜夜玩弄她的高H文

    羅森毫不猶豫說:“可以。”說著他拿出錢包,錢包里有五百塊錢,這五百塊錢是他計劃用來請三元制藥客戶吃飯的經費,現在,為了調查妻子出軌的事,只好忍痛出血了,“老板娘,先交五百可以嗎?”

    看到羅森出手大方,老板娘笑盈盈把錢收起來,說:“先生,既然你這樣青睞我們白馬影樓,那好吧,我帶你看看樣本。不過事先聲明,這種事情需要高度保密的。”

    羅森說:“你放心,我保證不會泄密。”

    老板娘帶著羅森來到二樓,二樓貴賓室內,兩個年輕的男攝影師正在玩手機斗地主,老板娘從文件柜里拿出一個相冊給羅森看,“先生你看看,這就是我們拍攝的作品,你還能滿意嗎?”

    羅森打開相冊,看第一眼的時候就驚呆了,這張婚紗照太驚艷了,一對年輕男女真的內衣都沒穿,相擁在一起,新娘子身上披著潔白的婚紗,帶著一臉的笑容正在和丈夫蜜吻。

    更讓羅森驚訝的是,這個女人正是劉傳明的妻子張瑜,張瑜和林舒音是同事,羅森見過好幾次,他確定自己沒有認錯。再看那個男的,因為角度問題,相貌看的不是很清楚,不過很像劉傳明?;叵雱髅髡f過,他在這里的貴賓室看到妻子,那么可以肯定他來過這里,很有可能也是帶著妻子來拍前衛婚紗。

    想不到他們夫妻思想還挺豪放,張瑜的身材也挺不錯,不過,不論是容貌還是身材,都比妻子差一些,尤其是氣質比妻子更遜一籌。羅森繼續往后翻,后面幾張都是劉傳明和張瑜的婚紗照,只不過拍攝的尺度不是很暴露,新娘子那最關鍵的部位,始終是半隱半現。

    老板娘說:“這是我們剛接待的一對客戶,怎么樣?照片效果還不錯吧?”

    羅森皺著眉頭說:“有點遺憾,你們拍攝的尺度,似乎太保守了,我想拍開放一些的。”羅森繼續往后翻,他想尋找妻子在這里留下的痕跡??墒?,連翻了好多頁,最后一直翻到底,婚紗換了男女主角,卻沒有找到妻子。

    老板娘幽幽一笑說:“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們白馬影樓可以為你量身定做那種攝影的。昨天這對新婚夫婦,丈夫都放入妻子身體中呢。只是,那種照片太露骨,我們不敢放樣本,并不是沒有拍。”老板娘指著劉傳明和張瑜的照片說。

    羅森吃了一驚,“劉傳明竟然開放到這種地步?真是不可思議。他為什么要拍這種大尺度婚紗影集?他還說在這里遇到我妻子,到底是不是真的?”因為沒有找到妻子拍攝的照片,羅森開始懷疑劉傳明的話??墒?,劉傳明為什么要騙自己?羅森想不通。

    “老板娘,只有這一本影集嗎?”羅森期待還有另外一本,或許妻子和她的情人的大尺度婚紗照,在另一本影集樣本上。

    老板娘說:“來自我們這兒拍攝婚紗的人很多,我們并沒有全部留下做樣本。因為有的客戶不同意這樣做的。”

    羅森問:“為什么這對夫妻同意把自己的裸照當樣本給別的客戶看?”

    老板娘解釋說:“我們這里有標價,拍一套A級婚紗照,全套價格6888元。如果客戶同意我們采樣做影集樣本,價格可以打六折。”

    羅森明白了,劉傳明和張瑜為了省錢,他們和自己一樣,屬于工薪族,沒有婚房,正在努力攢首付。東川市屬于沿海開放城市,這里的房價每平米都超兩萬了。

    “好的,我了解了。我回去跟我妻子商量一下,要不要享受這個打折待遇。”沒有找到妻子的照片,羅森心情很復雜,沒找到,不代表妻子沒有來過這里。相反,她的那個情人可能很有錢,有錢人自然不愿因為幾千塊錢暴露自己的隱私,那個男人究竟是誰?老子要是遇到他,非揍死他不可。

    羅森加了老板娘的微信,然后離開了白馬影樓。妻子的事情沒有弄明白,羅森工作起來也沒啥心情,稀里糊涂的一下午就過去了。

    “今天,不能允許她再去做家教了。”羅森下班后,趕到妻子的學校,剛好學校也放學,學生們正陸陸續續走出校門口。校門口停著好多小汽車,都是來接孩子的。

    終于看到妻子出來了,她依舊穿著那身職業裝,白襯衣和寶藍色裙子,妻子走路的時候,長長的秀發飄起來,更加增添她的女神范。

    羅森正要喊妻子,卻見她一轉身,鉆進了一輛黑色奧迪小轎車。羅森心中一緊,這是什么情況?黑色轎車啟動了,緩緩的從羅森身邊駛過,羅森透過車窗看到,一個中年男子正在和坐在副駕駛的妻子說笑。

    更可恨的是,那個男子一只手握著方向盤,另只手似乎放在下面摸索什么,按照位置分析,那里應該是妻子白皙修長的腿。

    他莫非就是哪個奸夫?羅森氣憤之下,就想沖上去當面質問??墒?,他冷靜了一下,又把腳步站住。“我不能這樣魯莽,沖上去質問,他們肯定不會承認,相反還會招來圍觀破壞妻子的聲譽?,F在事情沒有搞清楚,我不如悄悄跟蹤他們,看看能不能捉奸。”

    羅森趕緊找了一輛出租車,讓出租車師傅跟著那輛車??墒?,令羅森感到意外的是,那輛奧迪并沒有像他想象那樣,去賓館開房間。而是來到自己居住的小區。車子在小區外大街上的便道停下。

    難道,我誤會了妻子?那個男人的手垂在下面,也不一定就是在摸我妻子的腿。

    羅森付了錢,打發走出租車,然后等著妻子從那輛奧迪車里走出來,他心盤算,等會兒見了妻子,自己萬萬不能暴露剛剛跟蹤她。以免她加強戒備,更不容易找到她出軌的證據。

    可是令羅森沒料到的是,妻子乘坐的汽車雖然停下來,但是妻子遲遲沒有從車里出來。羅森一開始以為,妻子或許和那個人說一些必要的事情。交代完了就出來了??墒?,足足等了十多分鐘,妻子還是沒有動靜。

    怎么回事?他們倆有那么多話可說嗎?羅森耐不住性子,往前走了一段路,現在他距離那輛黑色奧迪只有不到三十米的距離了。羅森突然發現,那輛黑色奧迪在夜幕的掩蓋下,正在輕微的晃動,很有節奏。

    這段路路燈稀少,加上樹蔭茂密,剛才離得遠,羅森一直未察覺這輛車在晃動。走近了才發現這個情況。羅森的腦門頓時熱血上涌,“我操!難道他們在車震?草泥馬,這對狗男女,怪不得這么長時間不下車,原來是干這個。老子都沒有享受過和妻子當街車震的銷魂味道,卻被別人捷足先登了。”

    羅森沒有車,當然沒有玩過車震,不過,他堅決不能容忍,自己漂亮的妻子,正其他男人壓在汽車的后排座椅上,肆意沖頂她那嬌嫩的洞府,那個屬于我私人擁有的銷魂妙地,決不容侵犯!羅森咬咬牙,雙拳緊握就要沖上去砸車門。

    偏偏在這個時候,一輛電摩在羅森身邊停下,他的銷售主管沈燕停車后,一臉陰沉地說:“羅森,今天下午公司剛剛開了會??偨浝韽娬{,你這個月要是再完不成預定任務,就要被辭退,就連我也要被調離崗位。”

    “燕姐,怎么會這樣?公司不是說,試用期沒有結束前,不會被辭退嗎?我這才兩個月啊。只要再給我一些時間,我一定會用業績回報公司的。”

    沈燕苦笑,說:“羅森,我明白你現在的心情,可是你最近兩個月業績很差,在公司是倒數第一名。今天開會,總經理點了你的名字。是我向總經理保證,你一定會出成績,總經理才決定再給你一些時間。”

    羅森松了一口氣,說:“雁姐,我一定會努力的。”

    沈燕點點頭說:“羅森,我對你也抱滿了希望,你在工作上如果有什么困難,盡管跟我說。我可以幫助你。前兩天,我看到你去財務預支了業務經費。財務總監和我很熟的,是她告訴我的。按照公司規定,新員工最多預支五百塊錢。我知道,這五百塊錢請客戶吃飯不太夠,你要是經濟緊張,我可以借給你一點。”

    羅森感激地說:“雁姐,多謝你的關心。我目前的經濟狀況還過得去,需要幫助的時候,我會找你的。”

    沈燕又囑咐了羅森幾句,這才離去。羅森扭過頭,正準備繼續去捉奸,誰料,一轉身妻子竟然站在她身后。林舒音臉上帶著一絲不悅,問:“老公,剛才那女的是誰?你跟她說什么呀,這么半天?”

    羅森驚訝不已,好啊,我本來是捉你的奸,沒想到你卻懷疑我?羅森沒好氣地說:“她是我業務主管。沈燕。”

    妻子恍然大悟,羅森曾經多次跟她提及沈燕的名字,妻子知道這個主管不錯,所以,抱歉一笑,說:“老公,原來是談工作,今天我不去給學生補課了,我們一起回家做飯吃。好嗎?”

    看著妻子溫柔,體貼的樣子,羅森心里不是滋味,妻子要是沒有出軌該多好?可是事實擺在面前,她真的背叛了自己。都怪是不湊巧,剛才和沈燕說話,耽誤了捉奸?,F在質問她,她一定不承認。

    回家的路上,羅森很懊悔,如果沒有遇到沈燕,說不定自己就把妻子捉奸在車了,羅森幻想自己沖過去,砸開車門。里面的男女頓時驚呆,那個混蛋家伙正趴在妻子潔白的身上,因為事發突然,他還沒有來及撤離陣地,堅硬的武器還留在妻子體內。自己的妻子一臉羞愧……

    自己揪住那個奸夫,一頓爆揍,揍得他連他親爹都認不出他是誰。然后,再恨恨地罵妻子是蕩婦,跟她離婚,她必須凈身出戶。雖然自己沒有什么財產,但是,讓出軌的妻子凈身出戶,這是維護自己的尊嚴。

    可惜,因為和沈燕談公司的事,耽誤了五六分鐘,那個混蛋一定利用這幾分鐘完成了最后的沖刺,搞不好還把種子灑在了里面。妻子穿好衣服,下車正好看到自己和沈燕談話。

    我應該檢查一下她的身體,到時候看她還有何話說。羅森打定主意,所以一進家門就把妻子擁到懷中,大嘴堵住她的櫻桃小口,用力親吻起來。妻子被吻得嬌喘連連,“老公,你真壞,一回家就要……人家先去洗個澡,再來好嗎?”

    羅森心道:“你想去洗掉自己的犯罪證據?沒門。我今天就是要拆穿你的虛偽面目,你這個銀蕩女人??隙ㄗ屇莻€混蛋射里面了。”

    羅森繼續吻著妻子,“親愛的,不要洗了,我受不了了??煨┙o我。”

    羅森猴急地脫著妻子的衣服,裙子和內褲都被他扒下來,羅森分開她的一雙玉腿,朝那誘人的禁區瞧去,妻子嬌羞地倒在沙發上,說:“老公別看。”

    羅森看到妻子的禁區一片凌亂,那濃密的森林中竟然充滿了水澤,尤其兩扇玉門還有點微微的紅腫,“麻痹!肯定被搞過了。”羅森牙齒咬得咯咯直響,打算用手指去翻開洞門,查看里面的情況,妻子卻用手擋住,“老公,不要嘛。你要來就快點來。袁強和文睿今天晚上回來,被他們看到我們在客廳做這個,多不好啊。”

    “裝什么純潔?你還怕別人看?在白馬影樓和相好的拍那種照片,我可是親眼見了,兩個攝影都是男的。老板娘親口說過,劉傳明夫妻倆拍的時候,都放進去了。妻子一定夜允許奸夫放進去了,然后拍各種姿勢,恩愛無間道。”

    不知道為什么,羅森越是這樣想,下面越堅硬,已經硬到了快要爆炸的節奏,如果不能馬上緩解一下,羅森擔心自己精神會崩潰。本來他想立刻審問妻子私處為什么會這樣濕?是不是在車里被人家操了?可是,現在腦子一熱,迫切需要先釋放一下。

    羅森解開腰帶,扶著妻子柔軟的腰肢,狠狠地拱了進去,里面很滑,很潤。羅森馬上歡快地動起來,運動期間,羅森懷疑那個奸夫噴在了妻子的里面,要不然怎么會這樣潤滑?尼瑪,這個該死的奸夫,我要是知道是誰,絕不會放過他。羅森攻擊速度越來越快,妻子也因此嬌喘連連,高潮迭起。

    眼看兩人就要達到快樂的巔峰,偏偏這時候,防盜門外面傳來鑰匙開門聲,還有人說話,“羅森和嫂子應該在家吧。問問他們吃飯沒有,沒有的話,一起吃。”

    “天啊,是袁強和文?;貋砹?。”林舒音驚慌的說。同時,她飛快地推開羅森,連衣服都沒顧上拿,就跑回自己房間。

    羅森也感到很意外,也挺掃興,想遮掩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對方有鑰匙,直接開門走進來。這對度蜜月歸來的新婚夫婦,看到客廳沙發上赤裸裸的羅森,以及扔在一旁的林舒音的裙子,內衣,他們倆倍感吃驚。

    羅森也趕緊穿褲子。袁強有點尷尬滴說:“羅森,不好意思啊。我們回來太匆忙,沒想到你和嫂子在……親熱。”

    羅森苦笑一下說:“算了,你們夫妻倆度完蜜月了?”

    文睿是個漂亮,聰明,伶俐的小姑娘,她撇了一眼羅森剛剛裝進內褲的雄壯本錢,心里暗自吃驚——森哥好威武?。?!她打破尷尬局面說:“森哥,你們還沒吃飯吧?我正好叫了外面,大家一起吃吧。袁強,你把朋友送的那瓶茅臺拿出來,今天晚上慶祝一下。”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