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官場盡收美熟婦_男主睡覺含奶H 高官的床榻H

     即使是這樣,吳天成對漂亮的女人還是感興趣的,這也難怪,這是男人的普遍愛好嘛。我和唐茜在戀愛時,一直是偷偷的,從來沒帶她在眾人面前露過面,吳天成也是在結婚的那一天,才認識我的嬌妻。

      自此以后,吳天成沒事就約我,夸我艷福不淺,居然娶上了這么一位漂亮可人的小嬌妻,他這人說話從來沒有什么顧忌的,總是不停地向我打聽我和老婆私下的甜蜜細節。

      我是個馬大虎二的人,再說,我一直將吳天成當作好兄弟,有一次被他糾纏不過,我就將自己和老婆在床上的一些事情說了出來。吳天成聽得哈啦子直流,一連咂吧著嘴說:“亮子,我真羨慕死了,想不到弟妹這么會伺候你,什么時候將尊夫人借給我用兩天!”

      “算了吧,別說你弟妹不愿意,即使她同意了,你那方面行嗎?”我開玩笑地說道。

      話說出了嘴,我也是后悔,吳天成對我不錯,我說這話這不是傷人嗎?

     文學

      哪知,吳天成聽了一點也不生氣,哈哈一笑道:“亮子,如果弟妹同意了,你愿意嗎?”

      我當時就拍著胸脯,很是豪氣地說道:“放心,我一定會同意的!”

      在吳天成面前,我一向說話是有嘴無心的,自以為他這是純屬在開玩笑,只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他是認真的。

      事隔兩個月后,春節將臨近了,我也開始著手準備一些禮物,好帶著唐茜回皖南宣城鄉下過年。在我和唐茜結婚時,父母因年老體弱,沒能趕過來參加,因此,二老一再催促我,這次春節讓我一定帶上唐茜和他們見個面。

      唐茜也很想見到我的父母,偏偏就在這一天上午,我正在單位里上班,吳天成給我打來一個電話。

      在電話里,吳天成依然不改他一慣嬉皮笑臉的性格,哈哈大笑著問我道:“亮子,你還記得當初你答應借弟妹給我用兩天的事情了?”

      在聽了他的話后,我當即一愣,心想,這小子這時怎么提起這話茬兒了?

      我也是好奇,問道:“你小子是不是閑得牙疼,怎么沒事想起這個問題來了?”

      吳天成卻語氣鄭重地道:“亮子,實不相瞞,我說的是認真的!”

      一聽他說是認真的,我有些發急了,唐茜畢竟是我的嬌妻,她長得那么嫵媚可人,怎么可以隨便借給別的人男人用兩天?

      可我在朋友面前又是一個死要面子的人,特別在吳天成的面前,我不能說話不算數。

      在我想到吳天成是個“假男人”時,又不由得好笑地問:“吳哥,你說讓我將老婆借給你用兩天,你怎么用?”

     

      吳天成聽了我的問話后,在電話那邊沉吟了一下,這才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我。

      原來吳天成在那方面不行的事,早已經風言風語的傳到了他老家的村子里了,說什么閑話的都有,甚至有人說,雖然姓吳的家大業大,可兒子是一個不會下種的窩囊廢物,以后這么大的家業也不知道會便宜了哪個外姓人呢。

      吳天成的父親吳老大是一個極愛臉面的人,在聽到別人的這些議論后,氣得病倒在了床上。為了扳回這張老臉,早在幾個月前,吳老大就打電話給兒子,今年春節無論如何帶個女朋友回來。

      眼看春節沒幾天工夫了,吳老大幾乎一天一個電話催促兒子,問他什么時候將女朋友帶回來。

      吳天成也是被催急了,這才打電話向我求援。

      在了解到這些事情后,我也是醉了,笑道:“吳哥,你身邊好像最不缺的是女人吧,你身在百花叢,隨便帶一個回去應一下景就好了,怎么就將主意打到我老婆身上了呢?”

      在聽了我的話后,吳天成笑道:“亮子,你也不是不知道,和我在一起玩的那些女人,哪一個能比得上弟妹乖巧懂事又漂亮,而且她又是報社里的人,身上有一種特別氣質,只要她一出現,絕對能征服我的父母和鄉下那些人!”

      他說的倒也是,我的唐茜的確聰明伶俐、識大體懂得博取老人的歡心,這年頭像她這樣的女人實在稀少了。

      可是,我已經答應了父母,這次春節要帶嬌妻回老家的,如果推拒了,二老會怎么想呢?

      不過,話說回來,畢竟吳天成對我不錯,我也不好拒絕的。另外,問題是唐茜會同意嗎?

      當我將心中的猶豫說出來后,吳天成在電話那邊哈哈大笑道:“亮子,你同意了就行。我知道弟妹對你是百依百順,只要你在她面前做好了思想工作,我想她肯定會同意的!”

      說到這兒,他也加重了語氣,道:“亮子,有一點我得向你說清楚,我帶唐茜回鄉下的話,父母一定會讓我和她同居的,這個你得有思想準備。”

      什么,他還要和我的老婆同居?

      想到自己的小嬌妻,和另一個男人同居在一個房間,也不知道會干出什么事兒來,這不是拿刀子往心上捅嗎?

      “吳哥,這……”

      我正猶豫著,電話那邊的吳天成又朗聲笑道:“亮子,你不是不知道我那方面不行,我還能對弟妹怎么樣?這個你放心,到時我一定讓弟妹絲毫無損的完璧歸趙!”

      吳天成似乎說的也有道理,但我在心理上還是接受不了,這家伙雖然那方面不行,可不代表手也廢了,他這個人最喜歡在女人身上毛手毛腳的了。

      想到自己的小嬌妻被別的男人在身上摸了一個遍,我當即心里有一種滴血的感覺了。

      還沒等我想出一個適合的理由說些什么時,吳天成笑道:“亮子,老哥求你了,這事兒你一定得幫幫我,我也不會讓你白幫的,我給你五十萬的報酬!”

      聽說有五十萬,我的心頓時動了,這家伙有的是錢,平時,他在別的女人身上,動輒就能花上好幾萬,不要白不要。

      再說,現在我和唐茜一直居住的是出租房,也急需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有了吳天成這一筆錢,加上我和唐茜的工資,再貸一些款,可以在這個三線城市購買一套房子了。

      這么想著,我笑著對吳天成說:“行,我晚上回家和唐茜商量一下!”

      “好,那我明天等你的好消息!”吳天成說到這里,就將電話給掛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兒,在和吳天成結束了通話后,我心里就好像抽空了似的,有些后悔了。特么的,我這不是出賣自己的老婆么?

      轉而又想,吳天成這家伙重情重義,雖然他手不老實,肯定不會在我的老婆身上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來的。

      再說,唐茜的性格我也了解,她一直將我當作她的一片天,我是她在這世上最溫馨的港灣,她絕對不會輕易讓別人男人在身上胡作非為的。

      這么一想,我的心情似乎又好了起來,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如何去說服我的唐茜配合吳天成來演這一出戲了。

      中午我和唐茜都在單位吃飯的,只有晚上我們才可以在一起聚餐,過上我們二人世界的日子。

      等到晚上我下班趕回家里的時候,唐茜早回來了,她已經做好了飯菜,等著我回來共聚晚餐了。

      我剛進門,唐茜笑靨如花地迎了上來,學著日本小女子的模樣,沖著我微微一彎腰,嬌俏嫵媚地說道:“歡迎夫君回來!”

      我哈哈一笑,趁機上前將她擁在懷里,在她額角上輕輕親了一下,笑道:“我的小美人,今天是什么日子,看你開心的!”

      “難道你忘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唐茜笑著說道。

      經她怎么一提醒,我立即想起自己的生日了。這時我這才發現在餐桌的中間,擺放了一個大大的生日蛋糕,周圍放滿了我平時最愛吃的好菜,旁邊還開了一瓶價格不菲的紅酒。

      在這里我不得不介紹一下,我的唐茜不僅人長得漂亮動人,她的廚藝更是一絕,再普通的菜,到了她的一雙妙手里,都能變成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讓人吃了戀戀不舍。

      她是一個懂得生活情趣的女人,再清苦的日子,有她在身邊,總會給我帶來新的感覺。

      望著這溫馨的場面,我感動地對唐茜說:“小茜,你對我真是太好了,這一輩子我都不知道如何報答你!”

      在聽了我的話后,唐茜嬌嗔地翻了我一個媚眼兒,佯裝生氣的樣子道:“你是我的老公,是我的一片天,你怎么能說出這種見外的話呢?”

      我連忙道歉:“對不起,我說錯了,我向我的小美人賠禮道歉!”

      這么一說,唐茜這才開心地道:“好啦,誰讓你道歉了?你稍等一會兒,今天我特地給你準備了一件生日禮物!”

      說著,她伸出兩手,將我按坐在了餐桌邊的椅子上,而她發出一串銀鈴一般的笑聲,一陣風似的卷向了臥室。

      臨到臥室門口,她轉過頭來,頑皮地一歪腦袋,沖我說:“亮哥,不許偷看,請你閉上眼睛,等我出來后,讓你睜眼就睜眼!”

      “行,小美人,我聽你的!”我也是好奇心爆棚,唐茜到底給我準備了什么貴重的禮物呢。

      在我閉上眼睛后,大約過了十來分鐘,我聽到一串細碎的腳步聲,由臥室里傳到了我的對面,這時,就聽唐茜聲音略帶嬌羞地道:“亮哥,請睜開你的二目,看看你的小嬌妻給你準備了什么禮物!”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