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老爺在水桶中要了我-上流貨色

     玉兒姐當然不會因為這一句話而心動,生活這么多年,不知道多少男人對自己說過這么一句話,但是結果又能如何呢?沒有結果,那些都只是空話罷了,沒有絲毫的意義,只是這一句話從吳良這個少年口中說出來,卻是平白多出了一些令人信服的味道,至少一個少年,心思純凈,沒有那么多的花花腸子。

      “對了,你今天怎么這么早回來,居然讓你,讓你撞到……”玉兒姐紅著臉龐,突然問道,后面的話,沒有說完,但是意思很明顯了,要不是今天吳良這么早回來,也不會被他撞到自己這么羞人的畫面。
     

     文學

      丟死人了啊,這一次,之前一直強撐下來的女強人的面貌,在這一刻轟然倒塌,居然被吳良看到了自己那么羞人的模樣,這個壞家伙,剛剛肯定已經將自己的身體看光了吧?

      想到這里,玉兒姐心中忍不住涌現出來一股羞澀的燥熱,畢竟吳良可是一個年輕小伙子,比起郭鎮長那個家伙,可是有活力的多呢。

      也難為玉兒姐了,本來被郭鎮長弄得上不上下不下的,后來經過了那么長時間,勉強壓抑的浴火,自然不會那么容易消除,臉上的表情,似乎都變得有些迷茫。

      聽到這話,吳良頓時感覺很是不好意思,有些羞澀的撓了撓頭:“咳咳,這個……這個……他們都嘲笑我,說我將來……將來討不到婆娘,所以,我一生氣,就回來了……”

      “嘻嘻……”這一句話,再配上吳良那有些憨憨的模樣,讓玉兒姐樂了,笑的花枝亂顫,讓吳良的呼吸,變得一陣急促,身體也不由自主有了反應。

      “怎么會呢,真的嗎?”不由自主的瞟了吳良一眼,玉兒姐畢竟是過來人,只是看著立馬就能推測出來,只怕……乖乖,這還只是一個未成年的男孩兒啊,那長大了以后還得了。

      “婆娘們只會高興,怎么會討不到婆娘呢,嘻嘻,將來你的婆娘不知道會多快活呢……”玉兒姐掩嘴輕笑,鮮紅的舌頭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唇瓣。

      “真的嗎?那些混蛋,居然敢騙我……可是,他們說婆娘們會害怕,將來討不到婆娘……”吳良還是有些擔憂。

      “好了,到時候你要是討不到婆娘,我就當你的婆娘好了……”幾乎是下意識的,玉兒姐說出了這么一句話。

      原本這只是玉兒姐下意識的話,卻是讓吳良立馬興奮起來:“真的,玉兒姐,你說真的,可不許蒙我……”

      “好了,好了,等你以后討不到老婆再說了,現在你先出去,對了,雁兒到她老師那里去補習功課去了,快到時候了,你去把雁兒接回來……”玉兒姐連推帶趕,總算是將吳良推了出去。

      只是就在吳良準備離開的時候,又一次被玉兒姐叫住了:“對了,阿良,記住了,今天的事情,誰都不要說,知道了嗎?這件事情,我自己會去處理,另外,以后你一個月的工錢,我給你加一百塊,行嗎?”

      吳良沉默了,幾秒鐘之后,吳良又一次抬起了腦袋:“我知道,今天的事情我不會亂說,不過那個姓郭的,早晚有一天,我捏爆他……”

      丟下了一句話之后,吳良轉身離開了,留下了玉兒姐一個人,靜靜的留在門口,就在剛剛那短暫的交流當中,玉兒姐明白了吳良的心思,玉兒姐明白,這個小男孩喜歡自己,可是……自己是個寡婦不說,外面還有野男人,誰要是娶了自己,肯定會是要倒霉的啊……而且,阿良也是個很有自尊心的人,自己剛剛的話,無疑傷害到了吳良。雖然表面上看起來什么事情都沒有,但是玉兒姐能夠感受到吳良心中的憤怒。

      無聲的淚水,順著玉兒姐的眼眸,緩緩滑落……

      憤怒,沒錯,此時此刻,吳良的心中充滿了憤怒,之前和玉兒姐交流帶來的欲望已經被憤怒壓制下來,從玉兒姐的話中,吳良很明白,玉兒姐以后還要繼續依靠那個郭鎮長……因為,這個果行就是有郭鎮長,才能開下來。

      自己口口聲聲說要保護玉兒姐,可是最終只能眼睜睜看著玉兒姐被那個該死的鎮長欺負,為什么,只因為那個家伙是鎮長,那個家伙有權利,那個家伙有勢力,就這么簡單……

      可惡,該死的,自己為什么那么沒用,連玉兒姐都保護不了,還***說什么大話……

      一腳踹在一塊石頭之上,反震過來的力氣,讓吳良的腳趾頭一陣生疼。

      可是,吳良就好像是渾然不覺一樣,臉孔扭曲,近乎猙獰。

      從果行里面走出來,吳良渾身上下,都滲透著濃濃的煞氣,臉上的表情扭曲在一塊兒,肌肉不斷的抖動著,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只厲鬼一樣令人不寒而栗。

      路邊的人們,看到吳良這個模樣,一個個連忙躲開,乖乖,誰又惹到這個混小子了,居然這幅模樣,好像要砍人似得,還別說,這小子就是個二愣子脾氣,還真***砍過人啊。

      沒錯,吳良這小子還真砍過人,這家伙就是一個二愣子的脾氣,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顧的家伙,小的時候,因為父母雙亡,一個人流浪,在這個貧窮的山村里面,也屬于那種最悲慘的一類人。

      有一次可能是餓暈了,剛好玉兒姐給了他一個梨子充饑,結果旁邊幾個大孩子故意過來欺負人,想要搶,那時候的吳良,第一次展現出了自己的狠辣,就好像是一個瘋子一樣,死死地抱著梨子不肯松手,結果被一通狠揍。

      小孩子打架嗎,很正常,旁邊的大人們也就樂呵呵的看著,誰也沒有過來管,結果,吳良不知道怎么回事兒,突然沖出去,抓起旁邊一個賣西瓜的老漢手里的西瓜刀,轉身就沖著那個揍自己揍得最狠的一個家伙肩膀上面來了一刀……當時只記得是鮮血狂噴啊,那種畫面不知道驚呆了多少人。

      那個小孩的家長總算是反應過來,尖叫著想要過去將吳良狠揍一頓,但是被吳良在小孩他爸腿上來了兩下之后,最終老實起來,從那個時候當看到那一雙血紅的眼睛的時候,附近的人們都明白了,千萬別把這個家伙逼到了絕路上,不然的話,這個小孩子做出來的事情,連大人都感覺到害怕。

      雖然這些事情已經過去了很長時間,但是每當想到那一副畫面的時候,就算是成年人也是不由自主感覺到心寒,無法想象,一個小男孩直接拿著一把鋒利的西瓜刀,切開皮膚,鮮血狂噴,那是一種什么樣的畫面。

      不過,就算是有些人害怕吳良,但是有些人不會,兒時的感情,最為純真,所以,有些人不會害怕吳良,那些都是吳良的朋友,甚至之前嘲笑吳良的朋友,那只是善意的嘲笑。眼看到吳良這個模樣,那些狐朋狗友看到之后,一個個都是面面相覷,誰也不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兒,但是現在的吳良的確讓他們這些好朋友都感覺到有些危險。

      “喂,我說良娃子,你咋這個樣子哩?是不是我們說嘲笑你娶不到婆娘,你小子生氣了,我說不用這么小心眼兒吧……我們是開玩笑的,不要這么嚇人好不好?”旁邊一個之前取笑吳良的狐朋狗友,看到吳良這個模樣,忍不住說道。

      “滾,老子正心煩著呢,滾遠點兒……”吳良沒好氣的嘟囔了一句,罵罵咧咧的離開了,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小伙伴。

      心里正煩躁著呢,吳良甚至尋摸著要不要自己去弄一把西瓜刀,將郭鎮長那個家伙給廢了……其實也不用去弄,那玩意兒一直別在褲腰帶上面呢,這玩意兒自從吳良見識到這個東西的威力之后,就一直帶在身上,從來沒取下來過。

      別小看吳良,山村里面的少年,雖然淳樸,但是性子里面自然有一種狠辣,在被逼到了死路上面的時候,所能爆發出來的恐怖,將會令成年人都感覺到恐懼。

      甩開自己那些朋友們,心里面就這么尋摸著,臉上的表情也逐漸的恢復過來,不知不覺中,已經離開了村子,沖著村子外面走了過去。

      這里相當的落后,附近五六個村子,公用一個學校,在幾個村子中間,距離太平村有著七八里路呢,一群小學生每天都要走著這七八里路過去上學,相當的艱苦。

      上學?這玩意兒吳良還從來沒經歷過,沒那個資本呢,要不是在果行里面幫工,有的時候能認識幾個字兒,順便學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幾個數字之外,吳良只怕還是大字兒不識一個。

      一路上晃晃悠悠,跑到了河邊兒,學校就在這個河邊兒的下游,距離傍晚還有一段時間,只怕雁兒也沒那么容易放學,吳良也不著急,慢慢悠悠的走過去,順便從石頭下面摸了一大把的螃蟹,今天晚上回去之后還能打打牙祭,別看這里窮,但是這里風水不錯,這一條小溪里面,草魚數不勝數,而且一個個都是笨蛋,弄個縫衣裳的針,燒紅弄晚了,在弄個蚯蚓上去,一抓一大把,至于河里面的螃蟹也是不少,小的時候要不是這些東西的話,吳良早就餓死了。

      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突然傳來了一陣吵聲音,抬頭一看,三個男子正順著河邊兒,沖著上游走去,看起來面生,不認識,也不知道是從什么地方過來的人。

      不認識,吳良也就懶得去打招呼,但是吳良看到這些人的時候,這三個人也看到了吳良,一個個滿臉喜色,連忙沖著吳良所在的位置趕了過來。

      該死的,這***什么地方啊,新中國居然還有這么落后的地方,這都改革開放多少年了,居然還有這么貧窮落后的地方?而且,這地方,***的,什么都沒有,鳥不拉屎,連個人影都很少見?,F在好不容易看到了一個人影,自然不會錯過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