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性口述完小說我和岳-(快穿肉文)最新章節列表

     沈小峰臉上嘻嘻笑著,他看著嫂子嬌媚動人的臉蛋性口述完小說我和岳-(快穿肉文)最新章節列表,又瞄了瞄她被擋住的胸口,吞了吞口水說道:“嫂子,你這里這么壯觀,平時干活肯定會很辛苦吧?”

      “還說呢,不知道害臊,不怕被人說啊……”李甜一只玉手遮著頭頂,一手那衣服擋在胸口,慢慢走著,臉上的嬌羞仍舊沒有褪下。

      “荒郊野外的哪里有人??!”沈小峰嘿嘿笑著,看她羞不可耐的樣子,心肝那個亂顫啊,李甜其實平日里是個性格開朗的人,但是一觸及男女那事就顯得嬌羞無比,模樣誘人,沈小峰最大的愛好就是在言語上調戲兩句,樂此不彼。

      “嫂子,我哥走了這么久,你又這么年輕,難道心里不想嗎?”沈小峰對李甜擠眉弄眼。

     文學

      李甜是去年嫁過來的,看到美麗的嫂子那一刻,沈小峰就對她有了好感,非常羨慕自己的大哥沈小山,可惜大哥命薄,過了年就死了,他不懂其中原因,但村里人說沈小山是因為女人得病死的,可他哪里會相信,嫂子在他眼里就是仙女,哥哥的死怎么會是因為她呢?

      “你……你說這干什么?真不知道害臊……”李甜是結過婚的婦人,自然知道沈小峰口中的“想”是什么,臉色立馬紅潤了起來,羞惱地看著沈小峰。

      矜持嬌羞的模樣讓沈小峰暗暗吞口水,他忍不住說道:“我要是我哥就好了,嫂子你好像是個仙女啊。”

      “你再說我就揍你!”李甜有些惱火,揚起拳頭朝著沈小峰揮去。

      “嫂子你要是肯把我當成我哥,你就算打死我,我都樂意。”沈小峰又調戲了一句,嘻嘻笑著跑開。

      “你這孩子,再說我就生氣了!”李甜氣惱不已,追了上來,沈小峰就趕緊往一邊躲。

      七月的天說變就變,大雨點忽然就落下來了。沈小峰大喊一聲:“下大雨啦,快跑??!”

      “你等等我!”

      沈小峰和嫂子李甜奔跑在田野小路上,兩個人都淋濕了,雖然有些狼狽,但是涼爽的雨水打在身上,也將一上午的燥熱驅散得無影無蹤。

      沈小峰腳程快,光著膀子跑在了前面,他的衣服給了嫂子李甜遮著腦袋。

      和李甜并肩跑著,沈小峰的眼神不由自主地朝著她身上瞄了過去。

      此時李甜上身的衣物全被雨水給打濕了,汗衫也變成了半透明,緊貼在她豐滿的身子上。

      奔跑之中,李甜那里起起伏伏,里面的黑色性感里衣在這夸張的動作下,都有點不夠用的感覺,感覺隨時會跳出來。

      “我草!”光看嫂子的風景了,沒注意前面有個水坑,沈小峰一腳踩下去身子直接跌在了泥水中,后面的李甜被他腳給一拌,也倒了下來,直接在沈小峰身上坐了個滿懷。

      “好美??!”沈小峰半躺在了泥水中,李甜在她身上坐著,一手撐在他胸口,彎著腰將胸前的風景展現的一覽無遺。

      “我去!”沈小峰這一看立馬起了反應,不偏不倚,正好碰在李甜的那處,柔軟的感覺令他心中不由得激動。

      “什么東西???”敏感的部位受到刺激,李甜往后伸出手,臉色不由一呆,她立刻明白手里的是什么,令她霎時間一顆芳心都亂了,都忘記撒手。

      “嘶——”那被嫂子給碰到了,舒爽的感覺讓沈小峰倒吸了一口涼氣,眼睛死死盯著她的傲人。

      “呀!對不起對不起!小峰你沒事吧?”李甜急忙松手起身,嬌羞的俏臉布滿了紅暈,讓人恨不得啃兩口。

      沈小峰也爬起來,身上滴著泥水,十分狼狽,農村的路一下雨就坑坑洼洼,他現在渾身泥濘,連嫂子的白色汗衫也沾滿了污泥。

      那里的反應讓他有些尷尬,趕緊用手給擋住。

      “快回去吧,就到家了,去我那里把衣服換了,我給你洗洗——”李甜理了理凌亂的發絲說道,臉色顯得很平靜。

      “謝謝嫂子!”沈小峰笑得燦爛,他沒有多想,知道嫂子是好心,因為他父母早死,一直都是他和大哥相依為命,自從大哥死后,李甜有時候也會承擔起照顧沈小峰的責任。

      李甜家的土磚房在村尾,一個很偏的地方,這里本來是沈小峰家的老屋,自從大哥死了之后,村里人暗罵嫂子是克夫命,她受不了這樣的指責,索性從紅磚房里搬了出來,在破舊的老屋里住著,一住就快半年了,原來殘破不堪的老屋也被李甜收拾得有模有樣。

      進了屋里,沈小峰就看到墻角在滴水,李甜連忙拿了一只木桶過去裝水。

      看到老屋家徒四壁的模樣,沈小峰黯然傷神,他多么想接嫂子回去自己那里住,可惜李甜不肯,村里人也都攔著,說會克死自己。

      “嫂子,等雨停了我幫你補幾片瓦吧。”沈小峰開口說道,他平時能幫李甜的都會幫,盡管她經常拒絕。

      “嗯好,你快脫了衣服去洗一洗吧,我這里留了你哥的衣服,你要是不嫌棄的話……”說到最后,李甜黯然傷神,俏臉露出一陣落寞的神色。

     沈小峰看得心疼,連忙走了過去:“嫂子我肯定不嫌棄啊,我就愛穿我哥的衣服,那樣你就會把我當成我哥了!”

      “你是你,你哥是你哥,我怎么會看錯人呢!”李甜噗嗤一笑,嫵媚動人,眉眼流露的風情看得沈小峰一呆。

      “快去吧!”孤男寡女在一間屋子里,李甜被小叔子的眼神看得心慌,趕緊推了推他,腦子里想起了剛才抓到的那種火熱的感覺。

      “好咧!”沈小峰咧嘴一笑,走向了角落的一扇門,本來廁所是在外邊的,但是李甜怕村里的老油條們騷擾,就將以前屋里的一個小房子改成了廁所,洗澡上廁所都很方便。

      “你哥的衣服我放門口了,你把衣服給我,我幫你洗一洗。”李甜來到了門口,沈小峰立馬打開了半邊門,露出半截健壯的體魄,下面的一抹陰影在李甜眼前閃過,嚇得她叫了一聲連忙捂住了眼睛。

      “你再這樣嫂子就生氣了!”李甜轉過了身子氣惱說道。

      “意外意外!”沈小峰得意的笑著,將脫下的衣服扔在了旁邊。

      洗完了澡,沈小峰穿好衣服出來,正好看到李甜蹲在桌旁擰自己的衣服,因為蹲著,雙手還抬起,領口大開,看得他心跳加速。

      “你洗完啦!”聽到動靜李甜抬頭一看,連忙起來,招呼沈小峰過來:“你自己拿去晾吧,嫂子也去洗洗,難受死了。”

      “嗯嗯——”李甜衣服還沒有換,還是那件半透明的白色汗衫,她扭著柳腰走進了里屋,絕美的背影上清楚的印著黑色內衣帶子。

      李甜拿了衣服進了廁所,很快水聲就傳來,沈小峰在屋檐下晾好了衣服,他坐在桌子旁,耳里聽著廁所傳來的水聲,腦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現起李甜動人的嬌軀,有點想偷看。

      偷看的想法像是野火一樣在心里燒著,怎么都撲不滅,因為沈小峰知道廁所的木門有口窟窿,可以看到里面的光景。

      “膽小怕事不是男人!”沈小峰心一橫,脫了鞋躡手躡腳地走了過去。

      剛到門口,忽然里面的李甜發出了一聲尖叫。

      “嫂子怎么了???”沈小峰驚慌問道。

      “你怎么在這里……??!有蟲子咬我!好疼??!”里面腳步凌亂,噠噠噠的,李甜在亂跳。

      “我來幫你!”這簡直是天賜的良機啊,每次下大雨都會有蟲子往屋里飛,剛才沖涼的時候沈小峰就注意到了,還捏死了幾只。

      “不要!嫂子沒穿衣服!”李甜連忙拒絕。

      這機會來之不易,沈小峰怎么會放過,直接推門,沒想到推不開,被東西給擋住了,沈小峰頓時哭笑不得,嫂子這是在防狼啊。

      心一橫,沈小峰蠻橫地將門強行推開,衛生間的角落里,李甜慌張地蹲在了地上,用手帕擋住了大半邊身子。

      “嫂子,蟲子呢?”沈小峰瞪圓了眼睛,此時的李甜是沒有穿衣服的啊,好可惜她已經做好了防范措施,什么都看不到了。

      “你快出去,蟲子被我拍死了!快出去??!”李甜急得快哭了。

      “好好,我現在出去!”看到嫂子驚慌失措的樣子,沈小峰不敢太放肆,連忙出去,把門給關上。

      坐在凳子上,沈小峰一顆心砰砰跳,他有些后悔了,剛才自己也太冒失了,就這樣沖進去,嫂子肯定嚇壞了,想到這里他也不敢逗留了,朝著廁所方向喊了一句:“嫂子我先回去了,等雨停了我再過來幫你摘玉米。”

      “好,你去吧,路上小心點。”李甜的聲音恢復了平靜。

      這時候的雨已經沒那么大了,沈小峰一路小跑著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家里邊空蕩蕩的,條件自然是比李甜那里好,但沈小峰卻情愿一輩子住在李甜的那間老屋。

      干了一上午的活,沈小峰也有些餓了,他簡單地下了個面條吃過,便回屋里躺著。

      迷迷糊糊睡著,沈小峰醒來的時候看了下手機,都下午三點多了,外邊也沒下雨。

      “嫂子怎么沒叫我去干活???”他匆忙起來,漱了下口就急匆匆出門。

      沈小峰來到了李甜家,木門緊閉著,他敲了敲門喊嫂子,里面卻沒人應,屋檐下晾著的衣服也收進去了,他知道李甜下地干活去了,又急忙趕往地里。

      “糟了,嫂子是生我氣了嗎?”路上,沈小峰想起上午他硬闖廁所的事情,李甜明顯被嚇壞了,他便感覺更加后悔了。

      正值農忙季節,村外的農田里種著大片的花生玉米,都到了豐收的時候。

      沈小峰來到上午干活的地方,田邊放著兩個竹簍,其中一只已經裝了大半的玉米棒子,一人多高的玉米地里也傳來了唦唦響的動靜,他急忙鉆了進去。

      “嫂子,你怎么不叫我啊,我都睡過頭了。”沈小峰找到了李甜,小心翼翼地開口喊了一聲。

      李甜換了一身長袖花衫,下身是一條寬松的牛仔長褲,身材看起來沒有了上午那般誘惑,但是她轉過身的時候,懷里的四五根玉米棒卻將那一對擠得更加挺拔。

      “嫂子怕你也是累了,就沒叫你,來,把玉米抱出去。”李甜走了過來,帶來了一抹清香,讓沈小峰心頭一蕩。

      “嫂子,你不生我氣了嗎?”沈小峰趕緊伸手。

      “生你氣干啥呢?嫂子知道你關心我,下次別這么魯莽了,嫂子叫你你才過來,不然你就離我遠一點,知道嗎?”李甜嗔怪說了一句。

      “哎哎,我以后不會了。”沈小峰松了口氣,有些臉熱,李甜被蟲子咬的時候自己當時就在廁所門口,她現在也明白了,沈小峰當時肯定是躲在廁所門口偷看。

    沈小峰伸手去接玉米,可幾根玉米挨著李甜傲人的部位,如果去接,那肯定要碰到那突出的地方,這是占便宜的好機會,但他也不敢這么冒失了。兩只手在空氣中擺弄換著姿勢,想抓又不敢抓,最后只好將衣服一掀,形成了一個兜,讓李甜把玉米放進來。

      “你這小鬼,上午的膽兒去哪了?”看到小叔子緊張的模樣,李甜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笑顏如花,前面起伏著,看到沈小峰臉色一呆。

      “嫂子,我剛都說了,以后不會了。”沈小峰大義凜然說道。

      “嗯,那才是乖孩子,快干活吧。”李甜笑得燦爛。

      放下了玉米,沈小峰直接將另一只空簍給搬了進來,和李甜一人一條道開始干活。

      “嫂子,你太能干了,今年的玉米都好大個啊,我從來沒見我哥以前種出這么大的。”沈小峰腦袋從兩顆玉米中間冒了出來,將一根男人手臂粗細的玉米給李甜看。

      “哇——這根怎么這么大……”李甜也滿臉驚訝走過來,兩手接住,仔細掂量了下,頓時眉開眼笑了起來:“我看這根得有兩斤半吧。”

      看著這根玉米棒子被嫂子白嫩小手緊握的樣子,沈小峰有些浮現連篇,想起了村里老油條們經常講的笑話,說村里的寡婦桃香嫂子晚上寂寞,拿著玉米棒子伺候自個,說人家那里長著嘴,拿出來的時候玉米粒全在里面了。

      要是在之前,沈小峰肯定要講一講這個葷笑話,但是經過上午的插曲,他已經不敢這么放肆了,只能隱晦說道:“嫂子,這根你留著用吧。”

      “我一個人吃不完,還是拿去賣吧。”李甜嫣然一笑,放下玉米繼續干活。

      沈小峰有些尷尬,嫂子沒聽懂這句話的意思啊,不過他也立即明白,嫂子守寡大半年了,好像沒有用過這種輔助工具啊。

      “我的好嫂子啊,你難道要守一輩子寡嗎?”沈小峰內心在呼喊。

      一塊玉米地很快就摘完,沈小峰承擔起了挑擔子的重任,李甜緊緊地跟在后頭。

      到了家里放下一擔玉米,沈小峰已經一身汗,黏糊糊的難受,索性直接脫了上衣,赤裸的胸膛展露在李甜面前,她嬌嗔了一句讓沈小峰注意點,隨即進屋給沈小峰倒了杯水。

      “小峰,你先回家去吧,明天嫂子去鎮里賣玉米,你自己去你那塊花生地里看看,可以拔的話你先干著,嫂子賣完了就回來幫你。”李甜拿著掃把清掃著門口的樹葉。

      “嫂子,你一個人去能成嗎?”沈小峰倒不是怕她挑不動這擔玉米,而是怕有人想占嫂子的便宜。

      “怎么不行,又不是第一回了,你快回家去吧,天都要黑了,一會兒讓人看到了不好。”寡婦門前是非多,李甜一直都很害怕這個,也從來沒有讓沈小峰留下來吃過晚飯。

      “還早呢,我回了家也是一個人,我想在這里多陪你一會兒。”沈小峰目光灼灼盯著李甜,隨著她掃地的動作,前面的豐滿也隨之動著,像是注水了水的氣球一樣,他多想知道碰一下是什么滋味。

      “哎,你這孩子,又不聽話了……”李甜回頭笑著說了一句,眼里帶著一絲寵溺,忽然她皺起眉頭,放下掃把,一只手在身后腰間摸索著,哎呀一聲叫了起來。

      “怎么了?扭到腰了嗎?”沈小峰立馬上前圍著李甜轉著。

      “不是……我…我腰那里有點火辣辣的痛,好像是蟲子咬的那個地方。”李甜蹙起眉頭,模樣惹人憐愛。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