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嫩模被啪的呻吟不斷-在桌子上把腿張開調教

      正好是個公的,嫩模被啪的呻吟不斷-在桌子上把腿張開調教跟家里那只能湊一對兒。

        不過這東西膽子小,受到驚嚇后得很久才恢復。

        而且平時紫貂都是獨居,許世彥也不敢貿貿然就把兩只紫貂放到一個籠子里,只能分別關起來,將兩個籠子挨著。

        一下子多了好幾只小動物,看參小房又不適合養殖。

        沒辦法,許世彥把倉房收拾出來,專門留作養殖用的場地。

        暫時也只能這樣,等著過一陣子天氣暖和了,他再另外想辦法給動物們重新安頓。

     文學

        自從多了這幾只動物,許世彥每天的工作量也增加了。

        不光要抓魚摸蝦,還得多下套子、夾子,弄一些肉食給倆紫貂吃。

        紫貂屬于雜食性動物,食物以小型鳥獸為主,也會吃一些松子、漿果、昆蟲。

        為了養它們,許世彥也是費了不少腦筋,還特地弄一批老鼠夾子,捕捉老鼠來喂養紫貂。

        除去這些,許世彥還到小黑河南面一片剛采伐沒幾年的林子里,鏟雪安放餌塊。

        那餌塊,是為了鹿專門準備的,里面有大量的鹽分,另外還有些麩皮、豆餅什么的,都是按照鹿喜歡的口味配制。

        鹿喜歡啃食樹皮、枝條、樹葉。

        砍伐過后的林子,有一些枝條會從樹根部重新冒出來,是鹿的最愛。

        之前許世彥就在這里獵過鹿,如今,他想出了另外的辦法。

        將餌塊放到雪里,然后吹響用樺樹皮做的號角,漸漸地,就會引來鹿群。

        鹿群發現了帶有鹽分而且很好吃的餌塊,就會時常在這附近盤桓。

        以后每次許世彥投放餌塊,都會吹號角喚鹿,一來二去的,那些鹿習慣了,聽見動靜就往這邊跑。

        如今這年月來說,鹿最值錢的就是鹿茸。

        其他像鹿心、鹿血、鹿筋、鹿胎等,收購站并不收,只能留著自家吃用或是送人。

        鹿茸要等到開春以后,長到兩個短短的丫杈,還沒骨質化之前,品質最好。

        所以許世彥并不打算再殺鹿,他要想辦法把鹿引過來,到那個時候再配合藥物,把鹿迷暈了割鹿茸。

        大山里的資源,是大自然的饋贈,但絕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如果不能夠合理利用,一味殺戮,最終也只能是山窮水盡,資源枯竭。

        打獵不僅僅只是為了吃那一口肉,更關鍵的還是要創造經濟價值。

        鹿茸值錢,可為了兩支鹿茸就殺一頭鹿,砍下鹿茸之后,肉只能吃了,很顯然這個有點兒浪費。

        若是能在不傷害鹿性命的前提下,割鹿茸賣錢,或許是更好的辦法。

        當然,這些都是許世彥的一廂情愿,具體實施起來困難很多,不過他愿意嘗試,萬一成功了呢?

        忙忙碌碌的,正月很快就過去,天氣也開始逐漸回暖,二大隊的小年輕兒,都上山來干活了。

        孫曉鋒和黃勝利他們,動不動就給許世彥捎上來一些吃的用的,都是蘇安瑛托他們帶上來,就怕許世彥在山上吃不好受苦。

        這天,許世彥一早就去二茬林子投放餌塊引鹿。

        剛回來,就看見隊里的馬車過來了,一群人從馬車上跳下來。

        “許哥,我許家大爺上山來了。”馮超第一個跳下車,扯著嗓子喊。

        許世彥一聽就愣了,趕緊過去,這時候,孫曉鋒和黃勝利扶著許成厚下了馬車。

        “爹,你咋上山來了?”參地的活都是壯小伙來干,這老爺子咋還上來了呢?

        許成厚瞅了三兒子一眼,也沒說話,只把手里的袋子遞給了他。

        “走,進屋說去。”一看,這就是有事兒。

        許世彥心里咯噔一下子,家里這是發生了什么要緊的事情?把自家老爹都給驚動了上山來?

        許世彥沒敢問,跟在老爹身后,倆人進了看參小房。

        一進屋,老爺子就回頭瞪了兒子兩眼。

        “你收拾收拾,回家住兩天,我在山上替你看著棒槌。”許成厚忽然冒出這么兩句話來。

        “???我回去,你替我看著?咋?”

        許世彥直接就懵了,家里這是發生啥事了,老爹擺不平,還需要他下山去?

        “咋?你說咋?你過年回家去都干啥了你自己不知道???

        源源才十一個月,還沒到斷奶的時候呢,你媳婦又懷了。

        你特么個混蛋,就不能避諱著點兒?”

        許成厚一看兒子那一臉蒙圈的表情,更來氣了,抬腿就踹了許世彥一腳。

        這混球玩意兒,害的他孫子沒奶喝,就是欠揍了。

        “???瑛子又懷了?”許世彥傻眼,不會吧?啥時候的事兒?

        我的天,媳婦這地也太好了吧,真打糧啊。

        可這也太頻了吧?老大才剛剛十一個月,不對,他正月十六上山的,那時候老大才十個月呢。

        這么早就懷老二,媳婦的身體能受得了么?

        “爹,你幫我在山上看一天啊,我回家看看去。”

        許世彥這會兒哪還能沉得住氣???他得趕緊回家去看看媳婦,領媳婦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

        女人不好懷孕太頻繁的,傷身子。

        “廢話,我上來干嘛的?不就是替你看參來了么?你個混賬玩意兒,一天天能讓你氣死。”

        許成厚翻了個白眼,感覺他家這兒子笨得要死。

        不是為了替兒子看參,他這么大歲數了,老天拔地的跑山上來干啥?

        “對了,爹,你來,我得囑咐你點兒事。”

        幸虧許世彥還沒懵到啥都記不住的程度,趕緊拽著許成厚到了倉房去,給許成厚看那幾只水獺和紫貂。

        《第一氏族》

        “爹,這是我抓的,打算自己養著,這些張口獸都得喂。

        你看見了沒有?這桶里的魚喂水獺,這邊的野雞、山雀、耗子,喂紫貂。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