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老爺你太厲害了,啊,啊好舒服好爽好大

    徐平見到徐強臉色變化,額頭出汗的模樣,很是滿意的冷哼一聲:老爺你太厲害了,啊,啊好舒服好爽好大“別愣著啊,點開看看,效果很不錯,我都克制不住的看了兩遍呢!”

     文學

    “平哥……對不起,是我的錯,是我鬼迷心竅了!”徐強拿著手機,一邊說著,一邊想著要把視頻刪除,來個毀滅證據。

    徐平卻是一點都不擔心的模樣,揚著嘴角,看著徐強的動作:

    “如果你現在把我手機里面的視頻刪掉的話,我保證你,下一刻林雪就會收到一份同樣的視頻文件!”

    “強子,你以為我上學上的少,對這些高科技就不懂是么?不瞞你說,我來臨江市,最開始就是在電子城發傳單拉顧客糊口的。”

    “后來又跟著裝監控的老板干工程,干了十幾年,才混到了現在這樣的境地,電腦方面的能耐我可能不如你全面,但是,只要是跟監控沾邊的,恐怕十個現在的你,也不如我呢!”

    徐強拿著手機,手指哆嗦了幾下,然后將手機老老實實的還給徐平,心里那叫一個惶恐不安。

    “平哥,我真的錯了,只要你肯原諒我這一次,你讓我做什么我都答應,千萬別把這種事情告訴林雪,更不能讓我爸媽知道,不然,我這以后真的沒法做人了!”

    徐強急得眼圈通紅,老家農村人的思想還是相當守舊落后的,如果這種事情傳回老家那邊,爹媽那還不被氣死了?徐強想想都害怕!

    更何況,自己住在人家徐平家白吃白住,這些事情家里父母和徐平的爹媽都是知道的。

    自己現在還跟潔嫂勾搭,那不是白眼狼么?

    此刻的徐強,心中真是悔恨難當,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哪還有臉看徐平?

    將頭深深的低下,嘴里不斷的跟徐平道歉,罵自己不是東西,豬狗不如。

    見到徐強如此心虛,徐平瞇了瞇眼睛,知道徐強是真的害怕了,這正是他想看到的結果。

    看著徐強自我懺悔了片刻,徐平惆悵的嘆了口氣,說道:

    “強子,我一直把你當我親弟弟對待,也知道這件事情如果傳出去對你的厲害,哎……算了,那當哥的就求你幫個忙,只要你答應我,我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做什么都沒看到!”

    徐強就好像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立刻抬頭看向徐平,眼中放著光彩:

    “答應,平哥,別說是一件事情,就是十件事情,只要我徐強能辦得到,一定不含糊!”

    “這件事情對你來說并不難,既然你答應了,那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

    徐平頓了頓,繼續說道:“趁著我出差這段時間,你要讓夏潔懷上孩子!”

    徐強難以置信的看著徐平,瞳孔漸漸放大。

    而徐平,臉上的憤懣卻漸漸舒緩,露出平靜切認真的神色。

    “平哥……你……你別這樣,我真的知道錯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要不,我現在就收拾行李,卷鋪蓋滾蛋!”

    徐強覺得自己的后背冒涼風,他覺得徐平是被氣瘋了,如果不趕快讓徐平恢復正常的話,這件事情,肯定是要鬧大的。

    “強子,你這是干啥啊,你這個年紀,犯錯誤也是難免的,誰年輕的時候不走些彎路呢?”

    “再說了,你是我弟弟,俗話說,兄弟如手足,我總不能因為這事兒,就跟你斷了感情吧?”徐平說著,坐在了徐強的床上,語氣平淡。

    徐強心里打鼓,這種事情,咋還能是小事呢?

    如果是發生在老家,都有可能鬧出人命的,怎么可能像徐平說的這樣。

    別說只是發小,就算是親兄弟,小叔子勾搭嫂子,那也得鬧掰!

    徐平顯然看出了徐強的心思,伸手拍了拍徐強的肩膀,語氣誠懇的說道:

    “強子,我知道你現在肯定是覺得我受了打擊腦子不清楚,但是,我跟你保證,我現在清楚的很。”

    “這么跟你說吧,從發現你偷偷操控我房間的監控攝像頭,我就已經想到了會有今天的事情發生,那個時候,我就有了讓你幫我生個娃的打算!”

    徐強皺了皺眉頭,怔怔的看著徐平,依舊是云里霧里的摸不著頭腦。

    徐平笑了笑:“強子,你是聰明人,你想想,如果我真想把你咋地,早就在你偷看我給你潔嫂那個的時候就跟你鬧翻了,夏潔晚上自己弄的那些事情哪能給別的男人看呢?你說是不是?”

    徐強點點頭,徐平這話說的確實沒錯,潔嫂自娛自樂的場面,真的是太火爆了。

    而且正對著攝像頭的下面,那畫面被看到,跟被別的男人給那個了還真沒啥卻別,甚至還要更恥辱。

    腦子里想到了潔嫂自己弄的場面,徐強臉上又是一熱,跟覺得心中愧疚,將頭低下,說道:“平哥……我對不起你!”

    “哎,這個沒啥對得起對不起的,事情發展到這樣田地,我也脫不了責任,你應該也知道了,我那方面不行,夏潔根本得不到滿足,她沒出去給我亂搞,我就已經很知足了。”

    “但是,你潔嫂長得漂亮,給我戴綠是遲早的事情,所以啊,強子,哥不怨你,我只怪自己身體不行!”

    “平哥……你……你真這么想的?”徐強聽了徐平說了這么多,心里已然有幾分信了。

    “不然呢?”徐平笑了笑。

    “那……你說讓我幫你的忙?也是認真的?”

    “嗯!”徐平點點頭,“強子,你也知道的,我跟夏潔都結婚這么多年了,但是還沒有孩子,我爸媽整天催我,可我真是有苦說不出啊,你想想,不孝有三無后為大,我總得讓老兩口活著的時候抱上孫子不是?”

    徐強覺著徐平這話說的有道理,但是,讓他幫忙播種,這種事情,這是太難為情了。

    幫著出主意說道:“平哥,現在醫學發達,你可以去醫院做人工受孕啊,這樣豈不是更好一些?”

    “這個辦法我早就想過了,但是,我去醫院檢查過,我的種兒成活率太低,根本不行,就算做,也要用別人的。”

    “這事我一直瞞著夏潔,她只知道我身體不好,但是并不知道我不能生,強子,男人都要個面子,所以,這件事情,我想來想去,只能求你幫忙了。”

    徐平講述自己情況的時候,臉上盡是痛苦,讓徐強不禁心中為難。

    “強子,我知道突然跟你說這個,你肯定一時間無法接受,可你得替哥哥想想是不,況且你潔嫂也挺喜歡你的,你不是也想跟她那個么?”

    “以前你肯定會擔心我發現,現在我都表態了,你們完全可以肆無忌憚的在一起,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只要你做的時候,別采取什么措施就行啦,是不是很簡單?”

    “可是……平哥,我總感覺怪怪的,畢竟潔嫂是你老婆,我……我實在是過不去自己心里的坎兒!”

    徐強聽了徐平的訴求,不免新生惻隱,態度已經發生了一些變化。

    “強子,我能理解,但是,就算我不讓你幫忙,等我明天一走,你跟夏潔還不是要搞在一起?”

    “你也不用有心里負擔,就當是做好事了,現在城里代孕都成了一種職業了,你也要開放一下思維才行。”徐平誘導之后話鋒一轉。

    “我可是有言在先的,你幫我這個忙,我才不追究你們勾搭的事情,你想想,萬一你和夏潔的事情傳回老家那里,會是啥后果?”

    “我大不了把我爹媽接來城里,你爹媽咋辦呢?你總不想咱倆就此鬧翻吧?”

    徐平的旁敲側擊果然奏效,徐強立刻又心虛起來,心中的天平再次有了一些傾斜。

    徐強眼神的變化,立刻被徐平抓住,繼續說道:“這樣吧,強子,我也不讓你白幫忙,只要你幫我這個忙,事成之后,我就給你兩萬塊的辛苦費。”

    “我這樣,也算是對你夠義氣了,一邊是拿著錢繼續跟我做兄弟,一邊是一分錢拿不到,跟我鬧掰灰溜溜的回老家,怎么選擇,就看你了!”

    兩萬塊,對于徐強來說,確實是個不小的數目。

    當然,如果僅僅是因為錢,徐強會果斷拒絕,但是,現在被徐平抓了把柄,徐強思來想去,最后選擇了妥協。

    “那……那我就試試看……不過,平哥,咱們有言在先,我愿意幫你這個忙,但是,如果潔嫂她不同意,那我就沒辦法了,你可不能怪我!”

    “放心吧,你們倆就水到渠成的該做什么就做什么,她怎么會不同意呢?”

    “當然,你可不能把咱倆這個約定告訴夏潔,不然她一定得跟我翻臉,只要記住,做的時候,別采取措施就行!”

    徐強想了想:“還有……如果真成了,我不要兩萬,我就要三千塊,夠我出去租個房子就行!”

    徐強堅定的看著徐平:“還有,你要當著我的面,把剛才視頻的所有備份都徹底銷毀!”

    “行,只要你幫了哥哥這個大忙,其他的,哥都聽你的!”徐平拍了拍徐強的肩膀,繼續說道:

    “那我一會就收拾行李,今晚就不回來了,你可千萬別放不開,一定把你潔嫂給弄舒服了,也讓她嘗嘗男人啥滋味!”

    “好啦,強子,時間不早了,我單位還有事情要處理,你好好準備準備吧,我們再聯系!”

    說完之后,徐平起身離開,走出房門的時候,臉上露出莫名的得意表情。

    徐強呆呆的坐在床上,有一種像是做夢的感覺,直到徐平將他的房門關上,他臉上依舊是難以置信的表情,覺得這一切都是天方夜譚一樣。

    畢竟徐強只是個大學剛畢業的學生,社會經驗少的可憐,面對徐平這種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將近二十年的老/江湖,自然被牽著鼻子走。

    更何況人徐平還著實的抓到了徐強的小辮子呢。

    坐在床上發呆良久,徐強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事到如今,也只好按著人徐平的要求來做了。

    一想到可以明目張膽不計后果的跟潔嫂那個,徐強心頭不禁又有些活絡起來。

    徐平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又跟徐強打了個招呼,叮囑徐強隨時保持聯絡暢通后,提著行李箱出門而去。

    徐強本來想著起身去送送徐平,但是起來之后才發現自己仍然穿著“簡陋”。

    現穿衣服顯然是來不及了,只好站在臥室門口,跟徐平說了聲“一切順利!”

    徐平回頭笑了笑:“你這邊一切順利,我才能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啊。”

    徐強撓了撓頭,望著已經被徐平反手關上的房門,徐強又不禁一陣臉紅心跳,心里想著,接下來該如何單獨面對潔嫂。

    難道說,跟潔嫂那個的時候,真的要弄到潔嫂肚子里面?

    想到這里,徐強突然想起了自己房間棚頂的隱秘攝像頭,立刻找來膠帶,用東西將攝像頭遮擋住。

    他可不希望自己跟潔嫂嗨的時候,被徐平全程錄像。

    遮擋好自己發現的那個攝像頭之后,徐強又認真仔細的查找了其他角落,包括客廳和衛生間。

    確定并沒有再發現其他的攝像頭,才算放心下來。

    然而答應了徐平的事情,徐強還是要完成的,徐平所說的后果,可是徐強沒辦法承受的。

    所以,徐強苦惱著,坐在電腦前查找關于受孕的相關知識。

    學校里面對于這方面的教育幾乎是可以忽略不計的,所以,傳宗接代的事情,都要靠自學的。

    正在徐強對著電腦認真研究的時候,夏潔突然打來電話,興奮的告訴徐強,徐平今天晚上就不回家了。

    讓徐強出去買瓶紅酒,再點幾道愛吃的小菜,晚上要好好慶祝一下。

    徐強答應后,掛斷了電話,心里卻無法像潔嫂那樣興奮。

    因為在自學的時候,徐強知道了,女人只有在排卵期跟男人那個,才有幾率受孕成功,如果時間不對,就算把男人累死了,也是白搭。

    但是,徐強又沒辦法直接去問潔嫂的生理周期問題,如果沒完成徐平交代的事情,徐平真的生氣,把事情宣揚出去,那可咋辦?

    這件事情,就好像一塊千斤巨石一樣,壓在徐強的心頭,讓徐強呼吸都覺得困難。

    畢竟,他只是一個剛離開學校初涉人世的農村娃!

    然而,徐強又要在潔嫂面前裝作一副很興奮很高興的模樣,不能讓潔嫂感覺出自己有問題。

    不然的話,事情同樣會搞砸,徐強覺得眼前將要面對的這個問題,比方程代碼還要復雜一百倍。

    想到頭都大了,也沒想出覺得滿意的方法,只能是硬著頭皮走一步算一步了,換了衣服,拿著買菜用的小拖車,離開了家。

    徐強突然覺得回到徐平和夏潔的家有一種壓抑感,所以在外邊足足轉悠了一下午時間。

    直到夏潔又打來電話,告訴徐強自己已經坐上地鐵,半個小時左右就能到家,徐強才匆匆買了東西,趕緊回家。

    徐強正在布置餐桌,突然感覺到身后有動靜。

    一回頭,夏潔那高挑曼妙的身姿,就好似一團柔曼般,撲在了徐強的身上。

    “嘻嘻,本來想嚇你一跳的,卻被你發現了!”夏潔的頭靠在徐強的胸前,就如同是你粘膩的戀愛情侶。

    徐強感受到潔嫂溫柔的身體,還有撲鼻而來的女人香,頓時感覺渾身發燒起來。

    像潔嫂這樣的女人,對男人的殺傷力簡直是太大了,更何況,徐強這樣精力旺盛的年紀!

    不由自主的,徐強一把將潔嫂抱?。?ldquo;你身上的女人味,老遠我就聞到了!”

    夏潔嗤笑一聲:“你還真是人小鬼大,才遇到過幾個女人?知道啥叫女人味!”

    “當然知道,潔嫂身上的香味,就是女人味,這樣的味道,讓我聞著就心里發癢!”徐強用鼻子又吸了吸,一副享受的表情。

    本來心里還有很多焦慮疑惑的徐強,此刻擁著潔嫂在懷,竟然什么都想不起來,心里頭只盼著跟潔嫂盡情的纏綿一番。

    夏潔亦是浴火中燒,被徐強摟著說了兩句蜜話,渾身都泛起了春朝。

    一雙眼睛閃著光彩,看著徐強英俊的樣貌,心跳開始變快,說道:“強子,我好熱,你幫我洗洗澡吧!”

    說完,不等著徐強反應,便拉著徐強朝浴室走去,打算跟徐強來一次鴛鴦/戲水!

    徐強很聽話的被潔嫂拉著,一聲不吭。

    徐強連給女人洗頭都是第一次,更別說是洗鴛鴦/浴了。

    心里頭想著接下來的景象,徐強只覺得身上的每個毛孔都跟著躁動起來。

    剛走到衛生間門口,那里已經抬起了老高。

    夏潔見到徐強的反應,臉上饞的泛起一抹紅潤,笑著說道:“控制一下你兄弟,太沖動的話,不持久!”

    徐強尷尬著點點頭,然而看著如此主動撩撥的潔嫂,恨不得立刻就過去把潔嫂給征服了。

    這時,徐強口袋里的手機卻傳來一連串的微信消息提示音。

    徐強皺了皺眉頭,沒有理會,從口袋里掏出手機,丟在了衛生間門口的臺子上。

    然后將眼前面帶嬌紅百媚生的潔嫂攔腰抱起,打開了衛生間門。

    然而,還沒等徐強的腳邁進衛生間,一旁的手機屏幕亮了起來,是林雪發來的微信視頻。

    “誰???”夏潔的呼吸已經變得有些急促,語氣中帶著不耐煩。

    “是林雪!”徐強說道,但是卻沒有再繼續走。

    徐強心里有個擔心,徐平早上說過如果徐強不聽話,就把今天早上跟夏潔那個的視頻發給林雪。

    這時候見到林雪的視頻聊天,徐強心里頓時忐忑起來。

    “你放我下來吧,先接視頻,如果沒啥要緊事,說幾句就找個理由掛斷,我在浴室等你!”夏潔很是善解人意的說道。

    徐強點點頭,輕輕將夏潔放下,拿著手機快步返回自己的房間,同時點了接受。

    “老公,你干嘛呢?給你發微信都不回我!”視頻那頭的林雪,嘟著小嘴,一臉的不高興。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