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時鏡貧僧佛堂肉車 寶貝,你好甜

    欲望噴發,不受控制,腦袋也脹痛起來,而后張雨彤往下一坐,只覺得某處悄然滑進了秘境之中……

     

    我雖然沒被下藥,可欲望的膨脹,比下藥還厲害,只想徹底釋放出來。

     

    臥室里回蕩著張雨彤快樂和痛苦交織的嚶嚀,經久不息。

     

    大概十幾分鐘后,這種床上的征伐才偃旗息鼓,可房間里的喘息,卻沒有立即消失。張雨彤粉面微紅,殘留著剛才的興奮,無力地癱軟在我身上,只見鼻尖冒出一層細汗,嘴角卻噙著若有如無的滿足的微笑。

     

    一旁的婷姐,也因藥力消退,漸漸恢復了理智。

     

    看到張雨彤躺在我身上,某處還結合著,臉上的嫵媚一掃而盡,雙眼圓睜,睫毛輕輕地抖動著。

     

    這樣看了我們幾眼,隨即便收回目光,找到衣服穿好,走過去坐在了沙發上。

     

    我第一次做這種事情,沉浸在那種美妙的感覺中,無法醒來。良久后,才輕輕推開張雨彤,心里沒有開心,卻像針扎似的,隱隱作痛。

     

    “婷姐,我……”

     

    “別說了,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家。你們想睡酒店就睡酒店,不想睡酒店就回去。”不等我再說什么,婷姐就走了出去。

     

    說不上為什么,我心里好難受。

     

    這時,張雨彤忽然說:“婷婷喜歡你,可能是吃醋了。小飛,對不起,是我錯了。”

     

    我下意識看了眼張雨彤,當時她被下了藥,意識不清醒,也不能完全怪她。再說她沒有怪我趁人之危,就很不錯了,我還能說什么。

     

     文學

    “彤姐,別說了,我們回家吧。”

     

    等我和張雨彤到家的時候,婷姐正在臥室里收拾我的東西,全都抱進張雨彤的臥室,一邊說:“小飛,以后,以后你和彤彤住一起吧。”

     

    我愣住了,不可思議地看著婷姐。

     

    張雨彤見我不說話,頓了下走過去拉住婷姐,說:“婷婷,你干嘛呀,小飛和你住的好好的,怎么說般就般呢。再說我想一個人住,小飛還是和你住一起。”

     

    婷姐正色道:“張雨彤,你和小飛已經發生關系了,他不能再和我住一起。小飛,從今晚開始,你就和你彤姐睡。”說完,徑直走進臥室,砰地一聲鎖上門。

    婷姐看都沒看我一眼,直接進了臥室,客廳里回蕩著重重的關門聲。

     

    說真的,我心里真不是個滋味。

     

    張雨彤過來拉了下我的衣服,蹙著眉頭,輕聲說:“她吃醋了。”

     

    我又不是傻子,怎么會看不出來婷姐吃醋了,昨晚睡覺的時候,她還問我喜不喜歡她,我當時沒說話,可能傷了她的心,所以才決定陪周斌上床。

     

    我擠出一絲笑容說,沒事,休息吧,我睡沙發。

     

    說著,我就走過去躺在沙發上,其實我也說不出來,對張雨彤到底是怎樣的感覺,但有一點,我不想和她同居。

     

    “這幾天白天熱,但到了后半夜還是挺冷的,睡沙發容易感冒,要不你還是跟我去睡吧。”張雨彤走過來說。

     

    我說不用了,末了轉過身,面朝里面。

     

    張雨彤也沒再說什么,轉身走進臥室。

     

    很晚我才睡著,第二天是被婷姐做飯的聲音吵醒的,我笑著走過去打招呼,可婷姐沒有理我,甚至看都沒看我。

     

    熱臉碰了冷屁股,我干脆也不自討沒趣了,然后去洗漱。沒多久,張雨彤也起來了,我隱約聽到她和婷姐說話,婷姐只是淡漠地恩了一聲。

     

    氣氛隨之變得尷尬起來。

     

    吃飯的時候,婷姐忽然說道:“雨彤,小飛,周斌拍照的事情你們就別管了,我有辦法解決。還有小飛,你不是不上學了嗎,我看能不能給你找份工作,你今年20歲了,總這樣游手好閑也不是長久之計。”

     

    我張張嘴,可看到婷姐那張冷漠的臉,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張雨彤小心翼翼地問:“婷婷,你有什么好辦法?”

     

    “你們別管,反正我解決好就是了。我吃飽了,你們吃吧。”說著婷姐就去了臥室,換上工作裝,穿著高跟鞋,整個人都十分有氣質,然后去上班了。

     

    婷姐和張雨彤在一家服裝公司上班,這家公司在咱們白水市很有名氣,排的上行業前三。

     

    張雨彤見婷姐走了,也沒有再吃早餐,換了衣服出去了。

     

    我一個人閑得無聊,想到婷姐說我游手好閑,心里就不太舒服,中午我就出去找工作,在外面跑了一圈,下午才回來。

     

    正當我走進小區時,一輛黑色的奔馳轎車擦身而過,我嚇了一跳,有錢人都這么開車嗎?

     

    那輛奔馳停在了我們住的樓下,車門打開,下來了一個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西裝革履,戴著眼鏡,人瘦瘦的,看起來挺斯文。

     

    這時,后排車門開了,下來了兩個年輕漂亮的女人,居然正是婷姐和張雨彤。

     

    看到這里,我忍不住皺起眉頭,怎么回事,以前她們上下班,可從沒有人送過她們啊。

     

    “小劉,那我就不上去了,明早我過來接你們上班。周斌偽造證據誣陷你們的事情,我一定會處理好的,他敢毀壞你們的形象,我就敢開除他。你們不必擔心。”中年男人的聲音不大,卻很渾厚,有種毋庸置疑的味道。

     

    婷姐聞言便笑了下,說道:“陳總,周斌這件事麻煩您了。”

     

    中年男人擺擺手,笑道:“誒,小劉,你說的哪里話呀,只要是你小劉的事情,再麻煩都不是麻煩,我樂意幫你。那你們上樓吧,我先走了。”

     

    中年男人開車走了,我幾步走到婷姐面前,問:“婷姐,那個男人是誰,為什么要送你們回來?”

     

    婷姐看了眼我,卻沒有說話,直接上了樓。

     

    我準備追上去,張雨彤卻忽然拉住我,等婷姐消失在樓道里,才小聲對我說:“他是公司的經理陳澤華,周斌那件事,就是他幫忙處理的。”

     

    我凝眉說,那他為什么要幫忙?

     

    “因為,劉婷答應做他的女朋友。”說完,張雨彤也上了樓。

    陳澤華少說也快四十歲了,婷姐才二十五,年齡相差也太大了。而且婷姐為什么忽然間同意,做他的女朋友?我不得不認為,婷姐是有求于他,才迫不得已答應的。

     

    既然是這樣,那就說明婷姐不喜歡陳澤華,她也不會幸福。

     

    我走回家里,婷姐正好換了居家服出來,我忍不住說:“婷姐,剛才那個男人是你的男朋友?”

     

    婷姐捋了下鬢角的發絲,看了眼我說:“是啊,怎么了?”

     

    聽到這話,我就氣不打一處來,我說難道你就沒發現,他比你老很多嘛!周斌的事情,我們可以想其他辦法,你沒必要犧牲自己的幸福。

     

    婷姐語氣平穩地說:“他老嗎?我怎么沒覺得?而且,我就喜歡他那種成熟型的男人。”說著,婷姐就走進廚房,準備做飯。

     

    我們雖然是合租的,但從我搬到這里,就一直是婷姐在做飯,張雨彤幾乎沒進過廚房,我懷疑她會不會做飯。

     

    我也快步走進去,說:“你撒謊,你根本就不喜歡他!”

     

    “哦,是嗎?”婷姐轉身看著我,眼神出奇的冰冷,那種感覺著實不好,“那你告訴我,我喜歡的人是誰?”

     

    “是……”我卻說不出口。

     

    我原以為,我對婷姐只有尊敬和類似于親情的情感,可當我看到張澤華開著奔馳送她下班的時候,我心里卻特別的不安,好像自己最寶貴最喜歡的東西,被別人霸占似的。

     

    這件事讓我意識到,其實我是喜歡她的,只不過這種感情被我藏在心底,不敢表露出來。

     

    我好后悔,如果昨晚婷姐問我的時候,我說我喜歡她,那她是不是就不會去酒店,后來我就不會跟張雨彤發生那種關系,婷姐也不會對我這么的冷漠。

     

    婷姐見我不語,忽然苦笑一下,說:“說不出來嗎?那以后你就別管我的事情了,也別管我和誰在一起,這是我的自由,和你無關。”

     

    說完,婷姐就忙著做飯,但表情卻失望透頂,我知道她在等我說喜歡她,可我始終都說不出口。

     

    正當我走出廚房時,婷姐忽然又說:“我幫你找好工作了,夜宴酒吧的服務員,你先做一段時間,等你熟悉那里的環境后,我再想辦法讓你做領班。”

     

    我知道夜宴酒吧,就在小區附近的白云路,那里算是酒吧街。

     

    我說我為什么要去酒吧上班?而且我自己的工作,我自己可以解決,用不著你操心。

     

    “你父母不在家,我就是你的監護人,你必須聽我的。明天你就去上班。”婷姐想了想,又說:“夜宴酒吧的老板就是陳澤華,你去那里上班,我多多少少可以照顧你。”

     

    我沒忍住,直接冷笑出聲:“呵呵。原來夜宴酒吧是你家開的,既然是這樣,那我還用做服務生嗎?干脆給我一個經理讓我當當??!”

     

    我承認我說的是氣話,就想氣一氣婷姐。

     

    果然,婷姐聽到這話,臉色瞬間一凜,看了看我,眼眸忽然紅了,猛地將菜刀扔掉,轉身跑進了臥室。

     

    看到這幕,我又感覺剛才說的話太重了,想過去給她道歉,可始終開不了口。

     

    隨后張雨彤進來了,勸我說,婷姐這樣做也是為我好,現在狼多肉少,工作太不好找了,讓我別和婷姐賭氣,也不要氣她。

     

    后來是張雨彤做的飯,味道真不能和婷姐的手藝相比,吃過飯婷姐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本想跟她道歉的,可她的手機忽然響了,我偷偷瞄了一眼,正是陳澤華打來的。

     

    頓了下,婷姐便笑著接通說:“陳總,這么晚了打電話有事兒嗎?”

     

    對我冷冰冰的,對陳澤華那個老男人卻柔情似水,我心里特別不舒服。只聽陳澤華笑呵呵地說:“也沒什么重要事,就是想你,打電話問問你睡了沒?”

     

    我越聽越生氣,最后蹭的一下站了起來,對張雨彤說:“彤姐,我先睡了,你也早點睡。”說著,我就走向張雨彤的臥室。

     

    張雨彤眼神里面帶著些許驚訝,婷姐也復雜地看著我,笑容忽然散盡。

    余光看到婷姐的眼神變得復雜,我心里卻特別舒暢,可能是因為目的達到了吧,她不是氣我嗎,我也氣她,看誰最難受。

     

    我走進張雨彤的臥室,里面的布局很簡單,沒有婷姐的臥室溫馨,看得出來,張雨彤是個性格隨便的女人。

     

    臥室里只放著一張床,晚上怎么睡,難道真要睡一起?

     

    不久,張雨彤也進來了,看到我坐在床上,張雨彤的臉微微一紅,輕聲說:“小飛,你先睡,我去洗澡。”不等我說什么,她就拿著一件干凈的睡裙出去了。

     

    我心里毛毛躁躁的,想從張雨彤的臥室出去,可我又不想在婷姐面前丟面子。

     

    張雨彤洗完澡進來的時候,肌膚特別粉嫩光滑,睡裙里面應該什么都沒穿,隱約可見誘人的部位。

     

    “你還沒睡呀?”張雨彤瞟了我一眼,很奇怪的是,此刻她居然也露出些許羞意,按理來說,她這么開放的女人不應該啊。

     

    我恩了一聲,急忙從床上站起來,說:“彤姐,你先睡吧。我出去看會兒電視。”

     

    我不否認,張雨彤確實有很大的魅力,身材婀娜多姿,將少婦階段的女性的魅力,展現得淋漓盡致,要說對她沒想法,肯定是假的,可也不知怎么了,就是不想再和她發生那種關系。

     

    我說著就往出走,經過張雨彤身邊時,她忽然將我拉住,說:“這么晚了,還看什么電視呀,難道我還沒電視好看嗎?”

     

    “彤姐,我……”我眉頭凝重。

     

    “睡覺吧,別看電視了。”張雨彤拽著我來到床上,關掉燈,臥室瞬間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見,只能聽到張雨彤均勻的呼吸聲。

     

    也說不上為什么,我心里猛跳,緊張得不行,腦子里胡思亂想起來。

     

    忽然間,我感覺一只手落在胸口,輕輕地撫摸,酥酥癢癢的,我趕緊握住張雨彤的手,不敢再讓她亂動。

     

    可我沒想到的是,張雨彤居然直接翻身騎在我身上,這種姿勢,讓我不得不想到那些事情,腦子一亂,下意識就把張雨彤推下去,“彤姐,睡覺吧。”

     

    半分鐘內,張雨彤都坐著沒動,而后她再次躺在床上,整晚都沒有說一句話。

     

    晚上我想了很多,當然不是我和張雨彤的事情,而是婷姐給我找工作的事情,我到底該不該去夜宴上班。

     

    拋開我和婷姐的情感,她幫我找工作,也是為我好,就沖這我也不能讓她失望。

     

    可夜宴的老板是陳澤華,我總有種吃軟飯的感覺。

     

    第二天下午,我去夜宴酒吧報到,一個叫夏莉莉的女人帶我上崗,三十歲左右,是ktv部的經理。

     

    第一次見面,人倒是挺不錯的,對我還算熱情。安排完我的工作,夏莉莉就走了,我正式工作。

     

    晚上天剛黑下來,婷姐和陳澤華就來了,兩人有說有笑,看起來關系很曖昧。

     

    我心里不爽,假裝沒看到他們,也沒打招呼。陳澤華卻笑著走過來,說道:“小飛,以后工作上有什么困難,就去找夏經理,我會給她打聲招呼,讓她照看你,當然你也可以直接來找我,都行。”

     

    當時旁邊還有幾個同事,他們聽到陳澤華這樣說,忍不住將目光看過來,包羅萬象,特別復雜。

     

    我淡淡地嗯了一聲。

     

    見狀,陳澤華也沒有生氣,只是微微一笑,便對婷姐說:“婷婷,我先去包廂里,你等會自己過去。”

     

    陳澤華走后,婷姐說:“小飛,以后他跟你說事情的時候,你態度好點兒,他畢竟是老板,你不能讓他沒有面子,你說是不是?”

     

    我哼道,我的態度已經算不錯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