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女子口述老外太猛受不了【公Y蕩亂Y】

      他走到了莫心右的面前,居高臨下看著他。

        噗通!

        莫云城立馬就跪下了!

        “放過他!

        我求你了,我就剩這一個兒子了,你饒他一命吧!”

        刀雷笑罵道:“老頭,你這轉變的也太快了吧?

        剛才不是還威脅我老板,做鬼也不會放過他嗎?”

        莫云城用額頭砰砰在地上磕著,嘴里說道:

        “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

        陳先生你大人有大量,給我兒子一個機會吧!

        我兒子還年輕,我替他死!

        你殺了我,放了我兒子行不行?”

        陳心安面無表情的看著他說道:“機會,我給過他了。

        包括你的大兒子,我都曾經饒過他們一命!

        可是換來的,卻是對我更大的冒犯!

        沒有人性的畜生?

        這種話你也有臉說?

        幫助莫家,勾引外賊,對付同胞,欺辱婦孺!

     文學

        這是有人性的人能干出的事?

        這樣的畜生,我需要一次又一次的給機會?

        真以為我陳心安是個佛系大善人,悲憫蒼生?

        是人是鬼來欺我辱我都不會去計較?

        你錯了!”

        隨著話音一落,陳心安抬起右腳,砰的一聲,狠狠的跺在莫心右的頭上!

        “??!”

        莫云城看著面前的兒子趴在地上,面孔跟地面接觸的地方溢出大量鮮血,身體一陣劇烈的抽搐之后,一動不動。

        他整個人像是被雷劈中,大叫一聲之后呆滯不動。

        刀雷站在一旁,大氣不敢喘。

        可是看著陳心安的雙眼,卻充滿了興奮和崇拜。

        殺伐果斷,這才是男人中的男人!

        “你這個畜生!還我兒子的命來!”莫云城嘶叫一聲,向陳心安沖了過去。

        陳心安看著他,面無表情的說道:“送你去跟你兒子團聚!”

        攥緊右拳,中指關節突出,在莫云城沖過來的瞬間,一拳擊中他的心口!

        旁邊的刀雷清晰聽到老頭胸口傳來的骨折脆響,口鼻在瞬間噴出鮮血,人倒在地上抽搐了幾下,慢慢僵直不動,氣絕身亡!

        殺了這父子三人,陳心安讓刀雷將尸體拖到一邊。

        然后將淺草平也、宮本信哲、伊川藤三人拖過來,讓他們跪成了一排。

        琢本五次郎已經死透了。

        身體被陳心安的拳頭砸進了墻洞里,羅小滿和刀雷兩人費了好大勁才把他摳出來,拖到了這間包廂。

        陳心安給跪地三人下了針,此刻他們三人全都醒了過來。

        卻不能動,只能痛苦的跪著。

        羅小滿拿著手機一邊拍攝,一邊對著三人招招手說道:

        “來,別拉著臉,跟死了老娘似的。

        笑一個,說茄子!”

        “該死的華夏人!”淺草平也冷嗤一聲,一臉不屑的看著陳心安說道:

        “趕緊放了我,否則我會讓你后悔今天所作的一切!

        你們這些卑賤的華夏人,根本不知道我們大瀛人的厲害!

        你們面對的,將是櫻花社最瘋狂的報復!

        你們的家人,你們的朋友,所有跟你們有關系的人,都會因為你們而死!”

        伊川藤叫罵道:“你們這些卑鄙的華夏人,難道只能欺負已經無法戰斗的對手嗎?

        這就是你們華夏武者的實力?

        簡直是丟武人的臉……”

        不等他說完,羅小滿就沖過來一腳正蹬踹在了這家伙的面門上!

        “你特么的,老子剛才不是給你公平一戰的機會了嗎?

        拿著把刀還被我一根棍子砸的跟豬頭似的,你也有臉說實力?

        你們三人都打不過人家一個人,被人家當場干掉一個,還有臉說我們欺負人?

        你們這些大瀛人,撒謊成性,歪曲事實。

        最特么沒德沒品的就是你們,做人都不配!”

        “行了好好拍你的!”陳心安對著他擺擺手,冷哼一聲說道:

        “收拾這幫畜生,哪里還用這么費勁?

        大雷子,你過來,我做的每一步,你都仔仔細細去看清楚。

        我看你雙手上的功夫受過苦練,底子不錯,所以現在教你一手!”

        刀雷一臉的驚喜,瞪大了眼睛,看著陳心安問道:“老板,是什么拳?”

        陳心安只是咧嘴一笑,并沒有回答。

        他走到了淺草平也的背后,一巴掌抽在了他的后腦勺上!

        淺草平也咬著牙,低下了頭,一聲不吭。

        陳心安用手指著他頸后露出來的頸椎關節,對刀雷說道:

        “看這一排骨節,找到第四根,用中指第二關節用力鑿進去!

        記住,千萬不能找錯位置。

        否則對方就癱瘓了,那就沒意思了。

        所以最開始的時候,你要用手摸清楚。

        以后熟練了,一眼望過去就知道準確位置。

        還要注意鑿的力度,不能太輕,否則不起作用。

        也不能太重,否則一次之后,他就變成了活死人,連話都說不出來。

        力量控制在鑿進去之后,一拍旁邊位置,能夠彈回來為最佳。

        練好這個之后,再用兩手拇指,按住這個地方,順著經絡往下用力摁,要看到前面鼓起一個大包……”

        刀雷一聲不吭,只是仔細的聽著。

        但是他始終不明白這是在干什么,怎么還給這三個大瀛混蛋安排上馬殺雞了?

        只有羅小滿看出了其中玄妙,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看著陳心安笑罵道:

        “我以為我夠狠的了,沒想倒你比我還要狠的多!靠,真是個混蛋!不過我喜歡!”

        滾蛋!

        陳心安翻了他一眼,老子需要你這個糙貨來喜歡?

        他邊講解,邊動手。

        面前的淺草平也在頸椎關節被鑿下去的時候就想大聲慘叫。

        卻被陳心安一針封喉,想叫都叫不出來。

        然后隨著陳心安的手法不斷深入,他的整張臉已經變的跟茄子一樣。

        額頭上的青筋根根暴起,看起來非常的痛苦!

        “好了!”松開雙手,陳心安退后一步。

        面前的淺草平也依然跪在地上,可是脖子使勁向前伸。

        整個腦袋呈現青紫顏色,血管和筋絡全都凸起來。

        身體也在痙攣,似乎每一塊肌肉都在不受控制的抖動。

        陳心安也沒有讓刀雷繼續迷糊,對他解釋道:“這是真正的分筋錯骨法。

        就算是一個鋼鐵漢子,也受不了五分鐘。

        口鼻流血就是承受力的極限。

        再繼續下去就會對身體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這些所謂的大瀛劍客,撐兩分鐘應該是可以的……”

        話音剛落,身旁的淺草平也就噗的一聲噴出了一口血。

        陳心安臉都黑了,一腳踹在他身上大罵道: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