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吃飯時候連在一起*撞擊的速度越來越快

        “我知道。”侯少鴻說,“去吧,中午記得回來吃飯。”
     
        我說:“中午我會跟他一起吃飯,并且去看電影喝咖啡。”
     
        “好。”侯少鴻終于把注意力從冰箱轉到了我的身上,“你愿意的話就去吧,我在家等你。”
     
        行吧。
     
        我轉身來到玄關,想想又有些不甘心,便又回到廚房門口,對正在開洗碗機的那個家伙說:“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做家務有家政,而且做得比你好。”
     
        “知道了。”他忙著拉開洗碗機的拉籃翻找,語氣有點嫌棄,“還沒到更年期呢就這么啰嗦。”
     
        “要到也是你先到。”我說,“砂鍋被你洗壞了,我已經丟掉了。”
     
        直到見到了相親對象,我才知道侯少鴻為何如此自信。
     
        這個男人是個富家子,模樣也俊,離婚后,孩子由前妻帶走,乍看沒有任何問題。
     
        但問題是,他的離婚案是侯少鴻代理的。
     
        他老婆告訴侯少鴻,她之所以堅持要離婚,且無論如何都希望拿到大部分財產,是因為,她是個同妻。
     
        事實上,在離婚案里,被同妻是無法作為多分財產依據的,所以,侯少鴻采取的是其他辯護手段,前前后后歷時兩年多,讓他前妻賺了個盆滿缽滿。
     
        不過話說回來,我雖然不是被同妻,但也算是被替妻了吧?
     
        人家還落得了孩子跟財產,我卻……
     
        唉。
     
        我仍然記得他老婆到我家來,當著我的面跟侯少鴻哭,歷數她老公和情夫是如何一起欺負她的。
     
        面對著這男人,真是一口咖啡都喝不下去,找了個借口便匆匆回家了。
     

     文學

        到家的時候,侯少鴻正往高腳杯里倒酒,見到我,招呼道:“回來得正好,快來吃飯。”
     
        我坐到餐桌邊,看了看桌上的牛排和酒,說:“你怎會知道我要見的是他?”
     
        “我可是個律師。”他坐到我對面,笑著說,“調查這種小事有什么難度?”
     
        “好厲害呢。”
     
        我笑了笑,用叉子盛了一點沙拉菜,說:“味道還蠻好的。”
     
        “我在餐館做過工。”他笑著說,“化學也不錯。”
     
        “原來如此。”我雖不是大病初愈,但畢竟這幾日累得很,也沒心情多做應付,索性邊吃邊說,“你這是想讓我幫什么忙嗎?”
     
        侯少鴻也不生氣,執起酒杯說:“你是那種做頓飯就能搞定的人么?”
     
        我也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笑著說:“不是。”
     
        酒是利口酒,微苦,回甘。
     
        侯少鴻不僅準備了沙拉和主菜,還準備了湯及冰激凌。
     
        我倆吃吃聊聊,侯少鴻說:“繁玥醒了,說等身體恢復些,就來咱們家求婚。”
     
        我笑著說:“他會帶著勝男一起來吧?”
     
        “我想不會。”侯少鴻一邊挖著冰激凌,一邊說,“他跟我說,勝男患了產后抑郁,狀況很糟。”
     
        “哦……”
     
        我嘴里含著冰激凌,因此沒法說話。
     
        “我記得你那時候也患過。”他看著我說。
     
        我把嘴里的東西吐到餐巾上,說:“沒有的,我沒患過。”
     
        隨后將它擦了擦,放到桌上問:“你這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理解的那個意思。”侯少鴻笑著說,“繁玥問我是不是打算跟你復婚。”
     
        “……”
     
        “我跟他說是。”他說著,握住了我的手,“他以前根本和你沒有過來往。”
     
        我搖頭道:“有的,以前***媽把勝男關起來,不準她見繁玥,都是我把她放跑的。”
     
        侯少鴻笑了,問:“你干嘛做這種事?”
     
        “繁玥很愛她嘛,她說他一直護著她,莫說不會打她,甚至重話都不會說一句。”我說,“我以為他可以愛她一輩子的。”
     
        侯少鴻神色溫柔起來:“想不到你也有過這么孩子氣的時候。”
     
        的確,這很孩子氣。
     
        我當然沒這么孩子氣。
     
        我放跑侯勝男,完全是因為候太太一直都對我有敵意,那種敵意很微妙、很令人惡心。
     
        但每當侯勝男在的時候,她都會毫不留情地戳穿候太太的嘴臉,搞得她臉上無光。
     
        所以,當侯勝男在后門門口徘徊時,我“一不小心”,就把后門打開,把人放跑了。
     
        我沒有接他這話,而是抽出手,把鉆戒放到了他的面前,說:“謝謝你的好意,但我要是沒記錯,我已經拒絕過一次了。”
     
        “我知道你還想跟林修在一起。”侯少鴻說,“但你也看到了,他心里有別人,跟你在一起,八成只是為了氣她。”
     
        我說:“我知道,所以我會繼續相親,有合適的就離開他。”
     
        侯少鴻抿了抿唇,說:“不可能有人合適,除了我和林修,沒人能攔得住繁玥。”
     
        我笑著說:“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不用裝傻。”侯少鴻的神情有些焦急,“你應該早點告訴我的。是你把真相告訴勝男,讓她轉告我,為什么不自己來呢?”
     
        “對呀。”我說,“你也知道嘛,做好事不留名,可不是我的性格。”
     
        不等他說什么,我繼續說:“而且,那段日子***媽被你爸爸攆出了侯家,而你后來又想辦法把她弄了回去。因為你很感激她,感激她養了那么愿意向著你的女兒??墒悄慊蛟S不知道,我很討厭***媽的,因為她總是挑撥,在你面前挑撥我,又在我面前挑撥你。”
     
        “……”
     
        侯少鴻沒說話。
     
        “把戒指收起來吧,這么貴,我怕丟在我家讓你訛上我。”我說著,站起身道,“感謝你的午餐,我要去公司,廚房你就不用收拾了。”
     
        我已經損失了一只寶貝砂鍋,不能再損失下去了。
     
        說完,我轉身推開廚房門,剛走出去,身后就傳來了腳步聲。
     
        我加緊步伐,但還是被拽住了手臂,他把我整個人都轉到面對他,雙手捏住了我的肩膀。
     
        “綺云。”此刻侯少鴻的目光有些急迫,并有不解,“你為什么總做這種事?”
     
        “……”
     
        “上次跟司繼也是,在關鍵時刻就開始犯糊涂。”他目光灼灼地盯著我,整個人都充滿了壓迫感,“你想死是嗎?”
     
        我說:“你捏疼我了。”
     
        “總比讓你死了好。”他更用力了,眼神越發凌厲,“這件事你必須答應。”
     
        頓了頓,他又道:“哪怕只是為了給淼淼一個交代。”
     
        我說:“也許淼淼更希望我早點去陪她呢。”
     
        “……”
     
        他當然接不上話。
     
        “而且你也別說什么為了給淼淼交代這種話,”我說,“你當初那么對我時,又何嘗想過那時淼淼才剛出生呢?”
     
        把我氣進ICU,然后又在病床上對我說那種話。
     
        倒是沒有想過,淼淼會因此而沒有媽媽呢。
     
        侯少鴻神色微微一軟,說:“那時是我對不起你。”
     
        隨后又堅定道:“但過去畢竟已經無可挽回,這次我不能再讓你出事。”
     
        我笑了,說:“這樣啊……看來你真的很關心我。”
     
        侯少鴻說:“當然,你……”
     
        “那你就幫幫忙,”我朝他拜了拜,“把小女孩娶回家,讓我嫁給林修吧。”
     
        侯少鴻一愣,當場呆住。
     
        “好不好嘛?”我看著他,柔聲問,“林修都說了,他要是沒有老婆,就要娶我。你都不知道我心里有多盼著這個,要不是為了討好他,我怎么會愿意這樣跟你……”
     
        “你恨我。”
     
        他的聲音不高,但成功截住了我的話。
     
        我微怔,隨即笑道:“那是以前了。”
     
        “綺云。”侯少鴻很快就調整了一下神情,說,“我也是最近才明白,我心里有你。”
     
        “我也是最近才明白,”不得不說,我已經笑不出來了,“我心里已經沒有你了。”
     
        我甚至,都已經不再恨他了。
     
    ===
     
    https://www.AiyyzX.com/第726章 我娶你===
     
    https://www.AiyyzX.com/
     
    侯少鴻沒說話。
     
        我露出禮貌性的微笑,說:“你能在這種時候想到回護我,我真的很開心。我們至少可以是朋友了。”
     
        說著,我拉開他的手:“所以作為朋友,我必須得告訴你一個真相。就是那位去找過你奶奶的高人,是我安排的。”
     
        侯少鴻先是一愣,隨即笑了。
     
        他正要說話,我又道:“因為那時不想給你分錢,卻又想讓你出力。又怕你背后有別的招數,才用淼淼提醒你。”
     
        隨著我的話,侯少鴻的笑容已經逐漸僵硬了。
     
        待我說完,他似乎好半天才緩過神,說:“你的意思是,你利用淼淼,就為了那點錢?”
     
        我攏了攏頭發,笑著說:“別說得這么難聽嘛,只是提醒你罷了。”
     
        侯少鴻又不說話了,用極度陌生的眼神看了我好一會兒。
     
        我眼看著他的拳頭攥緊然后又松開,最后逃也似的沖出了門。
     
        林修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在吃蛋糕。
     
        是侯少鴻昨天訂的,上面用奶油雕刻著玫瑰花。
     
        顯然他很自信,覺得我一定會答應,然后再一起度過一個涂滿奶油的夜晚。
     
        我把事情告訴林修,并說:“我是搞不定他了,所以幫不上你了。”
     
        林修倒也沒抱怨,而是頗為緊張地問:“你不會真的想死吧?”
     
        我說:“只是覺得以前那種生活還不如死。”
     
        林修說:“不是跟你說了嘛,他都素了好幾年了。”
     
        我說:“那也不是為了我呀。他讓我痛苦的也從來都不是外面的那些女人。”
     
        我甚至覺得,如果侯少紅只是一個花心的爛人,我都不至于那么痛苦。
     
        可他分明愛著一個人,那個人的存在讓我明白他不是不愛我,只是不肯。
     
        或者說……如果沒有那個人,他可能都不會娶我。
     
        畢竟我跟她長得真的很像,而那種令他厭惡的虛偽氣質,卻是我獨有的。
     
        林修嘆了一口氣,說:“他也是蠢,就騙騙你說他想你了,愛你了,不就是了嗎?扯什么玥玥,搞得好像你沒他不行一樣,多傷人自尊。”
     
        我笑著說:“因為這是個籌碼呀,事實如此。”
     
        “怎么就事實如此了?”林修說,“我娶你!”
     
        “你再胡扯,我要生氣了。”我本來心情就不好。
     
        “我沒胡扯,我娶你!她一簽字咱們就領證。”林修說,“領完了咱倆立刻就生個孩子,玥玥絕對不會再動你的。”
     
        “你又碰釘子了?”
     
        “她說她從來沒有愛過我。”林修說,“正好,我也不用浪費時間愛她了。”
     
        “……你就逞強吧。”
     
        “我沒開玩笑。”林修說,“我已經把我兒子搞回來了,隨她去了。你別介意,我對每個孩子都會公平的,不會因為他是長子就虧待你生的。”
     
        “……我不可能給你生孩子的。”
     
        “不生也行。”林修說,“我護著你,玥玥要是敢動你,我就敢動他老婆,我就看看……”
     
        “喂!”我加重了語氣,“我不會嫁給你!”
     
        “……”
     
        他總算閉嘴了。
     
        “我不會嫁給你,你也不要再說這種任性的話。”我說,“如果不想繼續努力,就放她走,再去愛別人吧。”
     
        林修說:“對啊,我去愛你。”
     
        “我是垃圾嗎?”我說,“總是要別人不要了才輪到我?我不能尋找一個全心全意愛我的男人嗎?”
     
        “……你意思是我是個垃圾唄。”林修語氣不爽地說。
     
        我說:“你非要這么想也沒問題。”
     
        “唉……”林修嘆了一口氣,“我不是開玩笑,你考慮考慮吧。別看我家玥玥現在不聲不響的,那完全是因為他沒恢復過來,還沒得勢。姓候那句話至少說對了,要么當他嫂子,要么當他老婆的嫂子,不然等這小子好了,你活不過仨月。”
     
        “……”
     
        “別不信邪,上一個欺負勝男被玥玥收拾的,你猜是誰?”
     
        聽他這賊兮兮的語氣。
     
        我笑著問:“難道是候太太?”
     
        “對嘍!”
     
        “他打他岳母?”
     
        我只因為放侯勝男見過繁玥幾次,他總是顯得很溫柔,看著她的眼神從來都滿是寵溺。
     
        “沒打。”林修嘿然道,“怎么能打她呢?又不是已經把勝男娶了。”
     
        我問:“那是怎么收拾的?”
     
        “就……”林修挺沒底氣地說,“就踹了她椅子一腳,她就掉到地上了……”
     
        “……然后?”
     
        “拎起她的領子,把槍口塞她嘴里了。”林修說,“不過沒開槍,就是嚇唬嚇唬,嘿嘿。”
     
        “……”
     
        好像并不比打好多少。
     
        “主要是這老女人太過分了,當著我們的面就開始打罵勝男,”林修說,“看那動作熟得很,八成平時就不少打。”
     
        我問:“她為什么打勝男?”
     
        “勝男被人騙跑了,玥玥把她救回來了,受了一點傷。”林修說,“我倆就把她送回家,把事情跟她交代了一下,是想告訴她現在不太平,讓勝男呆在家里。結果她一聽勝男犯錯,立刻就給了她一個耳光,罵她蠢啊什么的。玥玥本來就好幾天沒休息好,脾氣也不好,就動手了。”
     
        “就一個耳光???”
     
        “主要是……”林修強辯了一下,嘆了一口氣,說,“怎么說呢,玥玥這個事做的確實不太好,畢竟是準岳母嘛……也不知道他天是怎么了。”
     
        候太太總是打侯勝男,頻率之高,連我這個每周只去侯家一兩次的人都碰見過好幾次。
     
        侯勝男的衣服底下經常青一塊紫一塊,且她打侯勝男不光是用手,也上工具。
     
        我所知最嚴重的一次是拿狗鏈抽得渾身血印,最輕的一次也扇腫了一側臉。
     
        當然,扇耳光很不常見,只有侯少鴻確定出差不來、同時侯勝男確實犯錯的時候才會有這種狀況。
     
        畢竟,侯少鴻看到侯勝男有傷就會說她。
     
        不過誰都沒有真正的懲罰過她。
     
        不僅旁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連侯少鴻都理解地說,***媽壓力太大了,她也很辛苦。
     
        嗯……被打的壓力不大,打人的反而很辛苦呢~
     
        還真是……同我父親一樣的人渣。
     
        遇到我只能算她倒霉,作為她的宿敵,我當然不能讓她舒服。
     
        所以我在侯勝男的臥室里裝了個攝像頭,把錄下來的視頻剪了幾段,“一不小心”,把它落到了繁玥的手里。
     
        林修的岳父覺得林修是大魔王,但其實林修只能算小的,大的應該是他二姨,據說她又兇又狠,得罪了她,不死也得脫層皮。
     
        繁玥是***媽的左膀右臂,據說在壞這方面盡得他母親真傳,當然,他肯定不會殺他岳母的。
     
        不過,嘴里被塞槍口的滋味兒肯定也特別難忘吧~
     
        難怪她后來變成打家里的狗,而不再動侯勝男一根手指了。
     
        侯少鴻這一走,便有段日子沒再來找我。
     
        倒是林修總來,也不提他老婆了,就是找我吃吃喝喝,大有準備跟我交往的架勢。
     
        我又去相了幾次親都沒有合適的,倒是談成了幾筆生意——我們公司是做婚慶策劃的,有幾個相親對象雖然沒看上我,但覺得我們公司能力不錯,決定合作了。
     
        于是我更喜歡相親了,相完了把公司宣傳冊發給他們。
     
        很快就招攬到了新的生意。
     
        是總抽空找借口約我的傅先生,他在電話里說:“我未婚妻看到了你留給我的宣傳冊,說很喜歡你們公司,想在你們公司辦結婚典禮。”
     
        我說:“沒問題呀,傅總。”
     
        “那其他的事……”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