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寶寶好甜;一次次的撞擊一次次的沖刺

      至于工人們的工作安排,單憑他一己之力,肯定沒有辦法。

        視察完畢, 王林來到醫院。

        周霞在陪著妹妹。

        錢玉英回家取飯菜去了。

        周粥的身材本就很好, 當初王林被她吸引, 就是因為她一個彎腰的側影, 那叫一個曲線玲瓏,妙不可言。

        這段時間,王林給周粥準備的伙食,自然是極好的,把她養得白白嫩嫩。

        周粥生完孩子以后,有就了初乳。

        周小米吃了一陣后,就吃得嘖嘖有聲。

        王林來到的時候,周粥正在喂奶。

        “奶水夠嗎?”王林問道。

        “還好,我媽說了,過兩天就更多了。”周粥柔聲笑道,“你看看你女兒,她好可愛。”

        王林坐在床沿,俯身看著小米,他臉上有胡茬,不敢碰女兒嬌嫩的小臉蛋。

        周霞笑道:“我去打點開水回來。你們要親熱可以,小心我媽忽然闖進來看到!”

        王林難得的老臉一紅:“霞姐!”

        周霞咯咯一笑,提著開水瓶,款款走了出去。

        周粥的臉上, 飛起兩朵紅霞。

        她將孩子抱好,拉好衣服。

        王林抱住了她,兩個人熱烈的吻在一起。

        “你高興嗎?生了個女兒。”

        “高興。你感覺怎么樣?”

        “挺好的,好輕松、好幸福!”周粥依偎在他懷里,說道,“我看看你的手。”

        王林把手給她看。

     文學

        他的右手虎口處,有一個大大的牙印,這是周粥生產時咬的。

        “痛不痛?”周粥心疼的吻了吻他手上的印子。

        “不痛。”王林笑道,“比起你生產時所受的痛來,我這點痛算什么?”

        “王林,你真好。”周粥依戀的說道,“我媽都夸你,說你是個好男人。我媽生我們兄妹三個人的時候,我爸從來沒有陪伴過。”

        “你爸那是工作忙。”

        “我媽生我們時,我爸那個時候,哪有多忙的工作?肯定比不上你現在忙。你現在管著幾萬人的吃喝,每年發工資就要上億。試問又有幾個人能做到你這樣?我媽要是知道你就是小米爸爸,她一定會很高興。”

        “你想多了。你千萬別說,***是個老古板,她要是知道我們的關系,不是打斷我的腿,就是打斷你的腿。”

        “還別說,我媽真是這種人。”周粥吃吃的笑道,“你害怕了吧?當初怎么不怕呢?在我家的時候,你也敢進我的房間!”

        “……”王林尷尬的笑了笑,“俗話說得好,色膽包天,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兩個人說著綿綿情話,仿佛又回到了初相識。

        不一時,門吱呀一聲響了。

        王林趕緊從床上下來,整理了一下衣服。

        周霞提著開水瓶進來,嘻嘻笑道:“沒嚇著你們吧?”

        王林道:“霞姐,你別拿我們打趣了。這幾天辛苦你了。”

        周霞道:“不管是在公司,還是在家里,我反正都是在幫你做事。公司里的事情也繁忙。你不是叫我和文娟查賬嗎?”

        “嗯,這事的確要抓緊,但也不急于這兩天。”王林道,“這樣好了,等周粥出院以后,你再回公司工作。”

        “我無所謂啊,在哪都是做事。”周霞泡了一杯茶,遞給王林,“小心燙。”

        周粥問道:“查什么賬?”

        王林把有人潛虧公司的事情說了。

        周粥震驚道:“有這種事?”

        周霞道:“這事也怪我,是我用人不明。”

        王林道:“不能這么說,壞人不會把壞字貼在自己腦門上。公司里那么多人,樹林子大了,自然什么鳥都有!”

        周粥道:“這可不是一般人干得出來的!應該容易查出來。”

        王林道:“所以我們才要出其不意,借年末盤點的機會,進行審計。”

        周粥道:“姐,那你還是回公司工作吧!我這里有媽媽照顧,還有兩個保姆呢!人手足夠了。我也沒有什么大事,就在醫院躺三天而已。”

        周霞道:“你說了不算,我聽王林的。”

        周粥:“……”

        王林笑道:“這樣好了,霞姐,你明天回公司,我叫我姐過來照顧周粥兩天。她休假相對來說容易,也不會有大的影響。”

        周霞道:“你是老總,你發了話,我自然聽你的。”

        周粥道:“王林,這事你得重視起來,快刀斬亂麻,將犯罪斬殺于苗頭。等到他們做成氣候了,那公司都可能被他們搬空。多少企業,就是被這些蛀蟲掏空的。企業年年虧損,這些人卻個個富得流油!”

        王林劍眉一挑,沉聲說道:“嗯,一個星期之內,就能收網!霞姐,這事你得抓緊行動。”

        周粥道:“可惜我現在不能上班,不然我也能幫你。等我坐完月子,我就上班。”

        “你先別急。”王林道,“你養好身子再說。”

        錢玉英帶著保姆,提著飯菜過來,看到王林在場,笑道:“王林,我不知道你在,沒給你帶飯。”

        王林道:“我等下回家去吃。”

        周粥道:“你快回去吧,回去晚了,他們以為你在外面有應酬,又不給你留飯。”

        王林點點頭,自行離開。

        他回到家里吃過飯,跟堂姐說了一聲,讓她去醫院照顧周粥兩天,王琳自是滿口答應。

        第二天開始,周霞和李文娟領銜,正式對愛秀集團進行年終盤點和審計核查。

        王林仍然按部就班的工作。

        公司里的人,完全感覺不到一場浩大的清查工作正在進行當中。

        周粥在醫院住了三天便出院。

        她出院這天,王林去接她回家。

        沈雪臨產在即,出行不便,等周粥回家后,她才過來看望周粥。

        看著周小米那可愛的模樣,沈雪心里柔情泛濫:“我也想生一個女兒!”

        周粥在二樓坐月子。

        家里有兩個傭人,張艷芬和許芳,一人負責飯菜家務,一人幫助錢玉英看孩子。

        周粥每天就是躺在床上,給孩子喂喂奶,得閑就看看書。

        王林怕她無聊,說要買電視機和錄像機放到臥室里來。

        周粥說不必,看電視怕吵著孩子,孩子這個時期睡得多,除了吃,就是睡,睜著眼睛玩的時間很短。

        人類的幼崽,成長期漫長。

        錢玉英對女兒的要求更高,就連看書,也不準周粥看久了,說是傷神。坐月子大意不得,你再無聊,也只有45天。

        周粥笑著說,媽,坐月子不是30天嗎?到你這里,怎么又變成45天了?

        錢玉英說,正規的坐月子,就是45天,不信你問王林,他家文秀就坐滿了45天。

        王林說這倒是真的,李文秀的確坐了45天的月子,因為他岳母周愛群也是過來人,對女兒的要求也是坐滿45天。

        事實證明,李文秀這月子坐得好,現在身體健康,比做女兒時還要棒。

        周粥一聽,苦笑一聲:“那今年春節,我只能在床上度過?”

        沈雪笑道:“我也是一樣的,我預產期還有一個星期,比你晚不了幾天。”

        王林道:“沈雪,你到時也坐滿45天的月子,對身體好。”

        沈雪輕輕柔柔的答應了一聲:“我曉得。”

        周粥看著沈雪道:“你身材保持得真好!你懷孕期間,是不是沒怎么吃?”

        沈雪道:“我吃得多。我以前早餐只吃一碗陽春面,現在都是吃飯菜了。不過我每天都堅持做一些簡單的運動。”

        錢玉英聽了,吃驚道:“沈雪,你還運動呢?千萬小心!”

        沈雪道:“阿姨,沒事的,我只活動一下手腳,爬爬樓梯啥的。醫生說了,這樣做有助于生產。”

        錢玉英道:“對,這倒是真的。我家周粥就是懶,生產前,我叫她多爬樓梯,她就是不肯。所以才難以生產,痛得她要命!”

        周粥道:“媽,你不知道挺著大肚子爬樓梯有多艱難!我倒寧可生產時痛一會兒!反正已經過去了!”

        大家說說笑笑,陪了周粥半天。

        在周粥家吃過中飯后,王林送沈雪回家。

        沈雪懷孕期間,是幾個女人中最輕松的。

        她身體底子好,又知道怎么樣保持運動、營養的平衡,人也自律,每天作息習慣保持良好。

        別看她馬上就要臨產了,身子跟沒懷孕時一樣的輕盈。

        王林送她到王氏別業。

        這段時間,王林每天都會抽空來一趟,有時實在沒空,就一天打幾個電話過來詢問。

        沈奶奶已經過來,她在這邊住了幾天,都沒看到王林在家里睡過覺。

        雖然沈雪一再說王林很忙,天天在外面出差。

        但沈奶奶還是有些埋怨,說現在的女人,一生就懷一次孩子,王林還不多回來陪陪你?賺那么多的錢做什么用?

        沈雪說,奶奶你有所不知,王林現在的公司很大,有三萬多人呢!每年發工資就要發一億多!他要是不努力工作,三萬多工人都要沒飯吃了。

        沈奶奶也是個通情達理的人,聽孫女這么一說,也就不再怪罪王林了。

        在沈奶奶看來,王林的確是個有大本事的男人。

        一個人能養活三萬多個工人,就算是當年的沈萬三,也沒請過這么多的工人呢!

        能者多勞,公私不能兼顧,這是成功人士都有的煩惱。

        今天,王林送沈雪回來,沈奶奶拉著他的手,說了許多語重心長的話。

        “王林,你是個大人物。”沈奶奶滿臉慈愛的說道,“你的事業做得這么大,天天在外面跑,你要照顧好自己。沈雪現在懷孕,這一段時間也不能在你身邊陪伴你、照顧你。”

        王林沒想到沈奶奶這么懂事明理,還這么偏愛自己,心生感動,說道:“奶奶,你放心,我身邊有秘書、有司機,有保鏢,我在外面不會有事的。”

        沈奶奶道:“男人就應該有事業心,有事業的男人,才值得女人付托終身。年輕時候的愛啊、情啊,歸根結底,還是生活。生活就得花錢??!我們沈家以前也闊過,現在家道中落了,多虧了你,我們現在又過上了好日子!”

        王林笑道:“奶奶,你這次來申城,多住一段時間再回去了吧?”

        “等沈雪出了月子,我就走。”沈奶奶道,“奶奶年紀大了,幫你們帶孩子,你們也會嫌我手腳慢、眼神不好、做事不仔細,和你們年輕人的觀念不合。這邊有小靜和方芝在,我很放心。這兩個孩子,做事伶俐,乖巧聽話。我還是回家鄉去,城里啊,是你們年輕人闖天下的世界!”

        王林對沈奶奶真的是愛戴有加,因為這是個值得他敬重的老人。

        沈奶奶問道:“你今天回來了,不出去了吧?”

        王林笑道:“我下午還得去趟公司,我晚上回來睡覺。”

        沈奶奶笑瞇瞇的道:“這就對了,多回來陪陪小雪。你別看她很堅強,其實她一個人也很孤獨。”

        王林暗叫一聲慚愧!

        這段時間,因為周粥生產,他的確沒多少時間來陪伴沈雪。

        周粥出院以后,那邊有錢玉英在照顧,王林反倒不方便經常前去,偶爾去看看就行。

        所以,王林現在可以騰出時間來照顧沈雪了。

        沈雪坐在沙發上,聽著奶奶和王林聊天,臉上露出甜蜜幸福的微笑。

        這天下午,王林來公司上班。

        他的車子剛開到公司門口,看到院子里全是人,擠擠密密,黑壓壓一片!

        王林心想,小百靈大劇院的生意有這么好嗎?這全是買票的人不成?

        忠叔卻看出不對勁來,說道:“王總,這些人是做什么的?怎么來這么多的人?他們不像是來買票看戲的。”

        院子里的人看到王林的車子過來,自覺的讓開了一條路。

        忠叔小心翼翼的駕駛車子,開到臺階下,他停好車后,趕緊下車,給王林打開車門。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