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看著鏡子我們怎么進去的*寶貝乖腿張開一點深一點更好

     她可是尚書的千金,卻要陪著他一路涉險。他無法想象一個嬌滴滴的富家小姐,是怎樣忍著身上的傷痛還背著一個比她魁梧的男人跋山涉水,如此赤誠,只為救一個一直對自己不冷不熱的男人。

        “你無需如此的,是我拖累了你。”

        她完全可以將他丟下,自己去逃生的。

        “什么拖累不拖累的,你是本姑娘看上的人,自然不能讓你死的。”

        輝月說著搬來了個木架,將端進來的那盆水放在架上,十分自然地伸手入水將里頭的巾帕沾濕再擰干。

        “你傷還未好全,衣服脫了,我幫你換藥!”

        “嗯?”

        綏遠下意識看向自己胸口,除了件薄薄的底衣,底下便是紗布綁帶,再脫……要光了啊。

        這地方不是注重男女大防麼?輝月這姑娘竟然能臉不紅心不跳讓他脫?

        他十分別扭暼了眼輝月,尷尬道:“咳,不用麻煩的,我自己來就好。”

        哪知輝月忽然杏眼一瞪,擰著秀眉沖他貼了過來。

        “不就換個藥麼!讓你脫衣又不是本姑娘脫!害羞個什么勁兒?你后背還有傷呢!一個人可怎么上藥?快脫!”

        額,輝月姑娘生猛,倒是將綏遠臊的慌。

        行吧,人家都不在意,他操心個啥?

        “那有勞了~”

        “不客氣!”

        輝月小臉微揚,眸中帶笑,手上的巾帕輕柔貼上了綏遠的傷口處,待將周圍的血跡擦拭干凈,上了藥復又綁好了紗布后,她才滿意起身。

        真沒想到這個看著傻兮兮的大小姐能有如此體貼溫柔的一面,綏遠下意識沖她點頭。

        “多謝~”

        結果輝月忽然賊笑沖他眨巴眼,冷不丁來了一句:“本姑娘看上的男子,自然得親力親為,你我夫妻之間,何必言謝?”

        綏遠當即傻眼,“夫,夫妻?!”

        “嘿嘿”

        輝月丫頭一邊齜牙笑,一邊撓頭。這突然強搶了名相公,她怪不好意思的。

        桃嬸站一旁靜靜看著他倆你一言我一語,二人因著夫妻一詞一個樂呵呵,一個滿臉窘迫,將桃嬸看得開心極了。

        “小兩口如此濃情蜜意,真叫人羨慕呢~”

        小兩口?

        綏遠一臉驚悚,忙搖著頭辯解,“我們不是……”

        “我們是!”

        輝月截住綏遠的話,搶先答道。

        這戶人家家中簡陋,除去主屋那間睡房,可就僅剩這一間客房,那日桃嬸誤以為他們是夫妻,便直接讓二人同睡了一張床。

        這事兒,也是輝月醒來后才知道的,對此她也不多做解釋,桃嬸一番好意,她也不好讓她為難,畢竟睡房就這么一間。

        眼看輝月神色有異,綏遠一臉莫名,卻隱隱知道她瞞了些事,于是勉強壓下心中的疑惑閉上了嘴。

        夫妻就夫妻吧,反正他又沒真玷污她??此@樣子,只怕夫妻只是臨時的說辭,權宜之計罷了。

        此時桃嬸沖綏遠投去了絲揶揄的目光,笑著調侃,“這位公子真是好福氣,你家娘子那日辛苦將你背來,如今照顧你又如此體貼入微,叫我這婦人看著都替你們開心呢!”

        綏遠又是一陣汗顏,這娘子他可不敢收啊~

        “是你救了我?多謝~”

        他看向一旁笑意盈盈的桃嬸,面露感激。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公子不必言謝。你那傷口染了毒,需多休養幾日,解毒的湯藥赫大夫已經配好了,公子且趁熱喝下。”

        說著她將手中的藥碗遞上,輝月很是及時上前接過。

        “我去準備午飯,你們身上都有傷,且趁這時間歇會兒吧。”

        桃嬸將空間留給二人,自己單獨出了門,綏遠這才注意到,輝月那手臂上也綁著紗布。

        想起來墜崖時,她也是受了傷的,綏遠又不由暗恨自己無能,好好的一姑娘,瞧給自己吭成什么樣了……

        “你何必呢……待這次平安回去,你便回南陽吧~”

        輝月乍一聽他又要趕自己走,忽的一臉郁悶,“ 本姑娘是走是留自由我自己做主,你少管!”

        時至今日了他還在趕她!這綏遠的心,當真是石頭做的不成!

        知道她心里不痛快了,綏遠卻并未死心,仍苦口婆心地勸,“你我無親無故,為我如此犧牲太不值了,我說過的,我心有所屬,再不會對別的女人生情。”

     文學

        哪怕她為自己做了許多事,不愛就是不愛。感激與心動,他綏遠分的清清楚楚。

        “你是尚書千金,想要什么樣的相公沒有?大可不必在我這浪費時間,我感激你對我付出的一切,可感情不能兒戲,大好的年華,你自有你的造化,我也有我的路。”

        這一番話綏遠已經說得格外直白了,尤其是見她手臂這會兒正傷著,卻還要強忍著疼為他上藥時,綏遠心里泛起陣陣苦澀,這傻姑娘如此不顧一切,他自是感動的,可她越是如此,他便越覺得虧欠。

        輝月靜靜倚在床頭,看著此時無比認真勸他的綏遠,心中漸漸發涼。

        他是真的對自己沒有一絲男女之情。

        “是我要跟著你的,走到如今非我所愿。若你是因為這個對我感到自責,那大可不必~”

        從來都是她自己一廂情愿,他又有什么錯?

        輝月心中苦悶,手中端著的那碗湯藥似乎都比之前的燙了不少。

        “喝藥吧,待你傷好了,我們就離開。”

        至于她日后的去留,還需從長計議。終究還是心中執念太深,無法將他忘懷~

        他救過自己的命,如今自己陪著他走過最危險的時刻,便算是與他兩不相欠吧~

        她心里如此自我安慰著。

        只是到底是還對他心存幻想,亦或是僅為了報恩,那只有她自己明白了。

        夜里輝月跟著去了桃嬸房里,學做男子衣衫。

        綏遠來時那套錦衣在那日打斗時已然破敗不堪了,如今也沒個合體的衣衫,她便想著幫他臨時縫制一件外衫。

        此時桃嬸飛快的穿針引線,嫻熟的手法讓輝月看得嘆為觀止。

        她滿臉艷羨端詳著新做好的那件男子外衫,上頭是桃嬸剛綉上的卷云紋,如此精巧的繡工,比那宮中繡娘的手法絲毫不差!

        “桃嬸,這衣衫上的云紋綉的好生精致!”

        桃嬸緩緩收了線,淡笑著緩緩抬頭,“年輕時學的手藝罷了,好些年沒綉過了,如今倒是生疏許多。”

        她抬眼看著那云紋,眸光恍惚了一陣,似是透過那絲絲綉線,憶起了許多往事。

        在想到那位高高在上的人后,桃嬸眸子一暗,臉上閃過陣陣失落。

        “桃嬸,這香囊也是你綉的么?真好看!”

        輝月忽然從線簍里拿出了一個精美的香包在手里細細端詳,見著上頭也繡著對戲水鴛鴦,她又止不住樂,“我那時候還送了個香囊給綏遠呢,不過那鴛鴦綉的不好,比桃嬸這個差遠了。”

        這一對比才知道,她那鴛鴦綉得屬實差勁了些。

        此時桃嬸見著那香囊,神色有那么一瞬的不自然,那香囊她也曾想著送人的,只可惜,那人從來對自己不屑一顧。

        “嗯,這香囊也是年輕時綉的,一直收在簍里,時間久了,我倒是忘了。”

        見輝月很是稀罕拿著那香囊左看右看,桃嬸笑了笑,道:“你若喜歡,這香囊嬸子送你了~”

        “這,這怎么好意思,既是嬸子年輕時的綉品,能保留到如今,想來對你意義非凡,不好奪人所愛的~”

        喜歡是真喜歡,畢竟她自己綉的那鴛鴦香囊,活像大胖鵝……

        “不礙事的,一個香囊而已,嬸子送你了,日后就當個留念吧~”

        輝月立時眉開眼笑,“那要謝謝桃嬸了!”

        當晚輝月拎著香囊興高采烈回了客房。

        綏遠倚在床頭正想事情出神,猛地見這姑娘歡歡喜喜竄進了房,俊眉下意識輕挑,“什么事這么高興?”

        “嘿嘿,瞧,我同桃嬸學做的衣衫,你試試?”

        她將新做好的外衫給綏遠遞了過去,順手將手里那香囊往小桌上一放,轉身的空檔見著綏遠呆呆看著那衣衫不知所措。

        “發什么呆?這可是本姑娘第一次給男子做衣衫!”

        說著也不等他動手,輝月直接上手將那衣衫往綏遠身上套去。

        不一會兒衣衫系好,綏遠僵硬著身子在她眼前愣著,輝月瞇眼一瞧,倒是笑得很是明媚,“哈哈,本小姐繡工不行,裁剪衣衫倒是頗為得心應手!”

        她一臉嘚瑟,綏遠倒是不大自在。

        “你手臂還有傷,做這些費神的事干什么。”

        普天之下,這倒是唯一一個為他縫制衣衫的女人。衣衫看著普通,綏遠卻是滿心感動。

        “謝謝”

        他欠她的人情,現在是越來越多了……

        眸光掃到桌上那香囊,綏遠好奇拿了過來,“這香囊哪來的?看著跟宮里繡娘的手藝不相上下啊~”

        瞧這鴛鴦,一點也不像不胖鵝。

        他似笑非笑睨了眼輝月,惹得她很是難為情,“我…我那鴛鴦確實綉的差勁,可這桃嬸的手藝真是出奇的好!這香囊便是她送我的,據說是年輕時候的手藝呢!”

        “哦?桃嬸居然會刺繡女紅?”

        “嗯嗯,豈止會!那手藝精巧得很,一點也不輸宮里的繡娘!”

        “那倒奇了。”

        她一個普通村婦,會刺繡已是難得,若說不輸宮里的,那綏遠可就更好奇了。

        他仔細看了眼手里那香囊,上頭那鴛鴦綉的確實精致??赡敲媪纤麉s看不懂了,用的是絲綢錦緞!

        桃嬸一村婦,哪里來的絲綢錦緞綉香囊?

        目光往后,看到香囊背面那倆字后,他雙目一凝。

        “桃兒?!”

        “什么桃兒?”

        輝月納悶湊了過來,就見在香囊上面,由細細絲線綉出的人名——桃兒

        轉過頭看向綏遠,她遲疑問:“這個桃兒……與容嬤嬤所說的那個桃兒,不會是一個人吧?”

        綏遠盯著那香囊,眸色深深,擰眉思索了許久才道:“是與不是,找機會試試便知。”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