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
  • 新郎結婚伴郎把新娘子的衣服| 晚上他是怎么弄你的

     更何況他根本沒有和妖獸/交往的經驗,看現場死相,也都是高級別的妖獸之爭。

        他看了下,懷中的小虎,自言自語的說道:“這一定是你族人吧,哎,你們到底沾惹什么樣的對手?我的確很想幫你,可是現在自己都泥菩薩過河,又如何去趟別人的渾水呢……希望你醒來不要怪我。”

        說完他一咬牙就要轉身出洞。

        忽然,一陣紛亂的聲音。好難受,我這是怎么了,du排出來了嗎。”莫曉梅緊張的問。

    老張想了想,說道“還差一些,也是最關鍵的一步,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你說,你讓我做什么,我都配合,只要可以治好我。”

    “你爬著,背對著我,把眼睛閉上,剩下的事,jiāo給我來就行了。”

    老張摟著她的小蠻腰,心里暗喜,從后面她就看不見他在做什么了。

    莫曉梅點點頭,翻過身來,爬在了床沿上,兩腿夾在一起,qiàotun對著老張,然后閉著眼。

     

     文學

    “好了,張醫生,你可以開始了。”

    老張心砰砰跳,莫曉梅的背影太美了,她那渾圓的i gu,雪白的肌膚,光滑的脊背,時刻都在誘惑著他。

    他緊張的過去看了看門窗,都關好了,他這才過來,輕輕的摟著莫曉梅的小蠻腰,緩緩的撫摸著她的qiàotun,然后伸手在前面揉搓著她那飽滿的酥xiong。

    隨后,他急切的把褲子脫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壯的東西拿出來了,緩緩的在后面,磨蹭著莫曉梅的兩腿間,試圖朝她的身子進入。

    “啊,好熱,好燙,張醫生你在干什么呀?”

    莫曉梅覺得不對勁,回頭看了看,發現老張兩腿間那根粗大的東西,嚇的臉色一變,非常緊張。

    老張也有點擔心,趕快捂著,這時候,要是莫曉梅說他是臭流氓,村里人知道了,他就完蛋了。

    莫曉梅也是正要大叫呢,老張靈機一動,立刻捂著她的嘴巴。
    老張隨著光棍漢,摸黑走了一段路,來到了村頭的一戶人家。

    老張朝里面看了看,有一丁點的光,從房間里露出來了。

    他發現光棍漢停下來了,就好奇的說道“你說的就是這里吧?”

    “對,就是這里呢,我經常來看,看見好幾次了,可過癮呢,都是男人,這樣的好事,我只會告訴你的呀。”光棍漢舔了舔舌頭,色瞇瞇的。

    老張笑了笑,光棍漢所說的要是屬實,那肯定是特別刺激的。

    這里是村頭最偏僻的一個屋子,在半山腰上,住的是姐妹倆。

    姐姐叫王妮妮,妹妹叫王小妮,兩個姐妹平時很少出門,但是老張見過,真的是如花似玉。

    姐妹倆平時相依為命,但是奇怪的是,眼看她們倆都到了出嫁的年齡了,上門提親的人都快要踏破門檻了,她們卻是只字不提嫁人的事,還經常讓提親的人碰一鼻子灰。

    所以,到現在,沒人敢隨便來上門提親了。

    但是很多人惦記著她們姐妹倆,尤其是村里的很多年輕小伙子們,甚至包括別的村的年輕人。

    只可惜,現在她們干脆看見男的來拜訪,直接不見了。

    “她們倆現在還沒睡呢,張醫生,我上次偷東西,偶然間發現的,可刺激了,說不定,現在她們又在做那樣的事呢。”光棍漢扒著門縫朝里面看。

    老張敲了敲他的頭,小聲的說道“你輕點聲音,要是讓她們發現了,可不好了。”

    “沒事的,她們聽不見的。”光棍漢似乎很有信心。

    “不是養的有狗嗎,你看院子里那邊。”老張指了指。

    果然,有兩只狗齜牙咧嘴,似乎要撲上來,隨時準備咬人了。

    “這都是小事,看我的。”光棍漢從懷里摸出了一個東西,扔過去后,兩只狗舔了舔就暈過去了。

    “哎呀,你小子還有兩下子啊,不錯。”老張點了點頭,沒想到他有這一手。

    “沒辦法啊,要謀生,總要點手段,不過張醫生,今天你給我上了一課,我以后保證不會做偷雞摸狗的勾當了,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我這算是送給你的好處,你慢慢欣賞吧,我去買點酒喝,我好幾天都沒喝著酒了。”

    光棍漢笑了笑,朝老張抱了抱拳頭,就要走。

    “別走啊,把門搞開,你在這里等著好有個伴兒,我平時可不做這樣的事。”

    老張心里癢癢的,這偷窺的事,他不是不想做,而是為了以防萬一。

    要不是剛才沒有看見蘇希兒洗澡,他覺得遺憾,自然不會來這里偷窺王家兩姐妹。

    “你翻墻進去不就好了。”光棍漢撓撓頭。

    “男人爬什么墻壁,直接走門,怕什么,快點。”老張催促道。

    光棍漢還真有幾把刷子,很快就把門打開了,慢慢的推開了,說道“我在外面守著,給你放哨,你快點去。”

    老張點點頭,慢慢的走到了房間外面的窗戶。

    當他接著亮光,朝里面看過去,頓時睜大了眼睛。

    只見王家兩姐妹,此時穿的特別少,只有內衣裹著嬌嫩的身子,兩個人抱在一起,居然在互相的親著,眼神迷離十分投入。

    老張幾十歲的男人了,還是很少看見這樣的畫面,以前頂多是在電影里看,現實中這是真刺激。

    怪不得,光棍漢說很過癮呢,老張瞬間就血液沸騰的,非常的有感覺。

    王妮妮和王小妮完全沒有意識到,外面有人在偷看,她們慢慢的互相把對方的內衣褪去了,兩個人光著身子,摟抱在一起,彼此磨蹭著,似乎很是享受。

    老張瞬間就明白了,她們倆不嫁人,不找男人,是有原因的,原來是好這一口。

    如果現在,自己要是在她們倆中間,那不是要幸福死啊,太有感覺了。

    “姐,你這里越來越大了噢,簡直是水蜜桃呀。”王小妮低頭埋在王妮妮的胸前,輕輕的用舌頭挑逗著。

    “嗯,你這小壞蛋,你的也不小呀,我看你今晚似乎特別的浪。”王妮妮在妹妹兩腿間摸索著,弄的她輕輕的嬌喘起來,滿面緋紅。

    “姐,你嘗過男人的滋味嗎,我們要一直這樣一輩子嗎?”王小妮問道。

    王妮妮忽然生氣了,使勁的抓她一把酥胸,說道“你別跟我提男人了,男人不是好東西,他們都是毒物,還會讓女人生不如死,根本沒用的,我們姐妹倆在一起才是最好的。”

    “為什么呀,那,那我們怎么生孩子,這樣可以嗎?”王小妮懵懵懂懂的問。

    “怎么不行呀,我說行就行,你別多嘴了,好好的躺著,我來感覺了。”王妮妮壓著妹妹,扭動著小蠻腰,姐妹倆開始糾纏不清的。

    老張看的血脈噴張,姐妹的話他也聽清楚了,也明白了,怪不得她們不找男人,原來是妹妹不懂這樣是不能生孩子的,這豈不是留給他機會了?
    老張進去后,莫曉梅正緊張的等著他呢。

    “他們來找我的嗎,是不是發現我在這里呀,要把我抓他們家里去,我不嫁給馮小壯,他居然是個傻子呢,還很丑。”

    莫曉梅害怕的依偎在老張懷里,有些發抖。

    老張摸摸她的臉蛋,安慰道“沒事,我會處理好的,你放心吧,你在房間里哪兒都別去,我知道該怎么辦。”

    “嗯呢,那你快點回來。”莫曉梅楚楚可憐的,眨著大眼睛。

    老張拿著yào出去,給馮小壯打了一針,又給他吃了一些yào。

    “好了,你把這yào按時給他吃,記住教他說那些話,我都寫在紙上了。”老張把一張紙遞過去了。

    “這些話,他學的會嗎?我怕是很難啊。”馮大壯唉聲嘆氣的。

    “沒關系的,你多教幾次,每次教他的時候,就給他愛吃的東西,就好像訓練動物那樣,會形成一種條件反shè,到時候,再去村長那里見面,你就拿好吃的出來,他自然會說了。”

    老張的話,無疑給馮大壯一顆定心丸,馮大壯簡直是千恩萬謝的,特別感激,帶著馮小壯離開了。

    老張松口氣,回去房間里。

    莫曉梅朝外面看了看,說道“走了嗎,怎么辦呀?”

    “你回家吧,免得一會兒你爸媽回去了擔心,這件事我辦妥了的。”老張說道。

    “可是,你為什么要幫他們治療呀,他們就是想騙我的,我都聽見了。你不會站在他們那邊吧,你不喜歡人家了?”莫曉梅很委屈的撅嘴。

    “說什么呢,怎么可能,別瞎說了,我疼你還來不及呢,我在騙他們呢。”老張笑了笑,捏了捏她的臉蛋。

    “噢,可是到時候他們騙過我爸媽怎么辦。”莫曉梅還是憂心忡忡的。

    “你到時候就知道了,走吧,我送送你。”

    老張把莫曉梅送出去后,他沒有繼續跟著,免得別人看見了說閑話,只是遠遠的看著。

    等莫曉梅回家了,他才回去診所。

    到了傍晚,天氣依然很熱,老張吃過飯之后,打算去河邊洗個澡沖沖涼。

    這時候夕陽下來了,河邊的景色很美,波光粼粼的,微風吹過來,帶來青草的花香。

    老張心情不錯,哼著小曲,剛到河岸邊,發現那里有一個美麗姑娘,正在畫畫。

    走近一看,老張認出來了。

    這不是那個學美術的女大學生王嬌嬌嗎,還挺有情調的。

    這會兒,微風拂過她的發絲,夕陽映照她的臉龐,她衣裙隨風漫飛,倒是

    別有一番韻味,真的是美輪美奐,一種視覺的享受。

    老張有些看呆了,來到她身邊,有些情不自禁的。

    王嬌嬌正在寫生,非常認真,一筆一畫的,但是很快,她有個地方,不知道怎么落筆了。

    老張情不自禁的,伸手過去幫她畫了一筆。

    王嬌嬌很驚訝,回頭一看是老張,不由俏臉微紅。

    她想起來那天夜里,和老張親熱纏綿的時光,頓時心里小兔亂撞。

    “是你呀張醫生,這么巧。”

    “是呀,寫生呢,很有雅興,畫的不錯呢。”老張笑了笑。

    “哪兒有,剛才你這一筆才是畫龍點睛呢,我正不知道怎么落筆,你果然很厲害,不愧是拿過大獎的人,真的佩服。”

    王嬌嬌覺得老張真有才,甚至特別有內涵,多了更多的好感了。

    “也就那樣吧,我老了,比不上你們這些年輕人,年輕就是好啊,我那些歲月,一去不復返了。”老張忍不住感嘆。

    “哪兒有呢,才不是呢,我覺得你很厲害,而且一點也不老,甚至很壯碩。”王嬌嬌嫣然一笑,有些害羞的看了看他。

    “是嗎,你高看我了,不過我剛才看你在這里作畫,那個場景真美,我沒有帶照相機,要不然就給你拍下來了。”老張微笑道。

    “真的呀,那要不然你畫下來吧,我還沒有看過你現場作畫呢,我還想學習下。”王嬌嬌讓開了,把畫筆遞給了老張。

    老張覺得,應該在她面前一展身手了,給她留下來一個好的印象。

    “畫一個速寫吧,這樣節省時間。眼看就要天黑了。”

    老張立刻開始在畫紙上,龍飛鳳舞,筆走龍蛇,簡直是如同行云流水,很快,一副素描畫出現了。

    畫上有山有水,更重要的是,主要的人物王嬌嬌,居然是那么的生動,躍然紙上,栩栩如生。

    王嬌嬌看的驚呆了,睜大了眼睛,覺得不可思議。

    “天吶,張醫生,我知道你畫的好,沒想到這樣好呢,你這簡直可以成為大師級別了。”

    王嬌嬌眼里的崇拜之情,幾乎是掩飾不住。

    “其實吧,這個不算什么,我最擅長畫的是人體畫。”老張故意試探她,然后看她什么反應。

    王嬌嬌卻脫口說道,“好呀,那你畫一個我看看嘛。”

    “不好吧,不方便,沒有模特呀,除非讓你當模特,但是不方便。”老張搖搖頭。

    “哎呀,可以的,我給你當模特,你來嘛。”王嬌嬌開心的搖著老張的胳膊。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寝室侵犯的人妻中文字幕
  • <menu id="0iei0"><menu id="0iei0"></menu></menu>
  • <menu id="0iei0"></menu>